导航:

我单身,缺个你

姜及及 2020-04-30 10:00:42

1

对楼一户人家养了只肥橘,冬日过后,经常躺在阳台上懒洋洋的晒太阳。

喻敏不爱自拍,但对摄影颇有兴趣,情人节那天还买了一个价值过万的高配置摄影机送给自己,以抚慰自己单身狗……哦不,单身贵族的娇弱心灵。

总而言之,对楼那只可爱得犯规的肥橘,最近成为了她的摄影嘉宾。

喻敏对可爱的猫猫狗狗毫无抵抗力,自己就养有一只二哈的兄弟——阿拉斯加犬。

于是每每喻敏在阳台上兴致勃勃的给对楼肥猫摄影时,总会有一只阿拉斯加站在她的脚边,把狗头伸出栏杆,吐着舌头一副傻兮兮的模样。

举着摄影机的女生、一只憨到极致的傻狗,这样的组合怎么看,怎么好笑。

某日,就被对楼某户业主拍下来发到了小区业主交流大群里。

“喻敏!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提着菜篮子的喻母一踏进家门,就将手机怼到了沙发上正啃着鸡爪的喻敏脸上。

喻敏云里雾里的,也没看清手机上什么内容,实在不知自己做了什么触犯龙颜的错事。

喻母索性一屁股坐在她旁边,一边翻动手机屏幕上的内容指给她看,一边毫不客气的数落着她。

“你爱玩摄影我也不拦着你,但是你不必玩到这种地步吧?”

“你看你一天天的抱着个机器对对楼的那只肥猫瞎拍,像个偷窥狂似的,都被对楼的人拍下来发到了业主交流大群里。”

“我是希望你这辈子有出息,但没让你出息到用这种方式红遍整个小区吧?”

喻母一串话说的不带停顿的,见喻敏还一脸懵,气得一把拧住她白嫩的左耳:“你这丫头什么反应,咋的你还敢做不敢当哪?”

喻敏疼得龇牙咧嘴,眼角都泛起了泪花。

看着她这副可怜的小样,喻母又想起了什么,冷哼一声,开口命令道:“那人还问你‘尊姓大名’,估计就是养肥猫的那户业主,你明天自觉的过去说明清楚情况,不然到时候全小区的人真把你当偷窥狂了,你看我揍不揍你。”

勉强消化完所有信息的喻敏心里颇为委屈,蠕动着嘴想说些什么,奈何母上大人的眼神太犀利,她忙不迭点头。

“好的好的,保证完成任务!”

2

喻敏手里提着一个可爱的礼盒袋,看着眼前的棕色大门有些犹豫,其实她拍摄肥橘的这些日子,从未见到过肥橘的主人。

但是母令如山,喻敏还是鼓起勇气按下了门铃。

等了一会儿,门开了。

她原以为开门的会是个二三十岁的人,毕竟当下养宠物的人群年龄都差不多在这范围,然而却是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

老太太戴着一副金边老花眼镜,看喻敏容貌清清秀秀的,眉目慈祥:“小姑娘,你是?”

“您好,我是你对楼住的那户人家,我经常在阳台上拍你家的猫,您应该有印象吧?”喻敏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脸颊微红。

老太太沉默了一会儿,面露几分歉意:“不好意思啊小姑娘,我没有什么印象呢。”

诶不对啊,怎么会没有印象呢?

喻敏瞪大了眼睛,急急追问:“难道不是您把我拍下来发到小区业主大群的吗?”

老太太表情疑惑,似是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完了,看来果然是弄错了。

喻敏手里的礼盒袋装着的是早上到宠物店买来‘赔罪’的小鱼干和鱼罐头,然而目前已没有拿它‘赔罪’的必要……

可是肥橘真的超级无敌爆可爱啊!

不行,就冲可爱的肥橘,小鱼干和鱼罐头还是要送出去的!

想着,喻敏嘿嘿一笑,热情的把东西递向老太太:“对不起啊,我弄错了一些事情,刚刚说的话您可不要介意啊。还有,我很喜欢你家的猫哦,这是送给它的一些小零食,希望您可以收下。”

“这样吗,那就谢谢你了小姑娘。”

老太太接过东西,对于她的好意忍不住笑道:“说来也巧,楼上有个孩子和你一样,也是非常喜欢我家的猫,昨天还送来一些宠物穿的小衣服,还有一些小玩具。我啊,是老了,都不知道现在的宠物啊,原来可以这样娇养。”

说到这儿,老太太突然目光直直的打量起喻敏来。

今日的喻敏穿着简单、随意,宽大的红色体恤,搭配着一条宽松的牛仔裤,举止礼貌又乖巧,看起来就很讨人喜欢。

老太太不由脱口而出这么句话来:“你和楼上那孩子,还挺合适。”

喻敏瞬间懵了,老太太这话该不是想给她牵红线吧?

楼上的‘孩子’她可没见过,也不感兴趣,为避免老太太深入这个话题,喻敏赶紧脚底抹油,打着哈哈道:“您说笑了,我家里还有事,就不和您唠嗑了。有空再来看你呀,我先走了。”

说着,便摆摆手,头也不回的溜了。

3

夜晚,喻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手摸着趴在身边的阿拉斯加,一手翻动母上大人的手机,从业主交流大群里找到了发出那张无形在说她行为‘变态’的照片的人。

那人网名叫‘南凛’,嘿,还挺好听。

另外不得不说,这人抓拍技术真是独到得一批。

他非常完美的拍下了她摄影时被肥橘萌得傻笑的表情,导致她与她脚边的憨货阿拉斯加合影在一起,分外的猥琐。

喻敏越看是越觉得,自己在这个小区待不下去了——太他妈丢脸了有木有!!!

打算去厨房倒水喝而恰巧路过的喻母瞟了她一眼,见她在看那张照片,冷哼了一声:“今天你隔壁的李阿姨跟我说了这事儿,还问我你是不是真的有偷窥的癖好。你今天到底有没有找人说清楚啊,怎么到现在也没见他在群里出个说明帮你澄清一下。”

“我当然去了啊!”喻敏心态要炸了,“这根本就不是肥橘的主人发出来的!”

所以她才会翻聊天记录找出‘南凛’这人。

她要添加他的好友,问个清楚、说个明白。

然而……好友添加不大顺利。

喻敏看了眼手机显示的时间,好吧,现在是23:17分,大概时间晚了些,对方已经睡着了。

如此安慰着内心暴躁不已的自己,喻敏回房睡觉去了。

而在对楼的某个房间里,名为‘南凛’的网友正沉迷于工作之中无法自拔,认真的编写着新活动的策划书。

策划编写在深夜两点多终于完成,‘南凛’关闭电脑前再次检查了一遍,最后在策划书前面补上了他的名字——顾南凛。

是的了,他的真名叫顾南凛。

长时间的工作令他面色有些疲乏的暗淡,顾南凛顺手拿起手边的玻璃水杯仰头喝了半杯水,随即起身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

待他出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了喻敏的微信好友申请。

【我叫喻敏,你对楼的,你拍过我的照片。】

文字描述分明是平静的,可却夹带着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仿佛在暗戳戳的威胁着——你要是不同意,你就死定了!

顾南凛忍俊不禁,点下了申请消息旁边的‘同意’。

其实她的好友申请来得要比意料中慢了一些。

还有,原来她叫喻敏。

他忍不住轻声念了出口,像是对宠物格外宠溺的字字温柔。

“喻敏~”

4

今日,顾南凛起得比平时还要早一些,他端着豆浆机磨好的热豆浆站在阳台上轻呷了几口,视线一瞬不瞬的落在对楼特别的那户人家。

不知道她现在起床没有,他期待她给自己发来微信消息。

一杯豆浆饮尽,身后搁置在桌面上的手机依然毫无动静,他叹了口气,他和她总会说上话的。

想着,顾南凛转身回到屋内,系好领带,套上西装,拿上车钥匙出门上班。

没想到的是,他刚下楼就遇见了正在遛着阿拉斯加的喻母。

喻敏养的阿拉斯加性子就跟她本人一样,她喜欢可爱的小动物,它就喜欢长得好看的人。

一身西装的顾南凛身躯凛凛、仪表堂堂,阿拉斯加非常不客气的往他狂奔而去,若不是他躲闪得及时,恐怕裤子就要印上几个梅花蹄子了。

“哎呀,实在不好意思。”

喻母脸色微白,没想到自己就一时没有拉着牵引绳,这傻狗就往人身上扑,幸好没发生什么。

顾南凛认出了这狗是喻敏的,不在意的笑了笑:“没关系,狗挺可爱的。”

“可爱啥,被我女儿养得忒花痴的,见谁好看就扑谁。”喻母说着就打量起眼前的年轻男人来,心里嘀咕着:这傻狗还真挺会扑人,扑的这人……一看就是自己女儿得不到的优质青年。

啧,太可惜了。

谁知自己女儿得不到的‘优质青年’轻轻笑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被您女儿扑一扑?”

喻母的眼睛瞬间大放精光,哎呀她没听错吧?这小伙子也太上道了吧!

似乎怕她没领会到他话里的意思,顾南凛又添了一句:“你的女儿喻敏非常可爱。”

天哪天哪,喻母心里要乐疯了,自家闺女到底怎么引起了这位优质青年的注意啊!

经过一段短暂而深入的沟通,遛完阿拉斯加回来的喻母心情异常美丽。

接着顶着一个鸡窝头从房间出来的喻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自家母上大人按住了肩膀。

“果然是我的女儿,把我的魅力遗传得百分百的,不错不错。”

喻敏瑟瑟发抖,自家母上大人可从未对自己如此温柔认可过,实在太不对劲了。

她没来得及去深究母上大人为何今日对自己格外和颜悦色,因为她发现‘南凛’同意了自己的好友申请。

5

【在吗?】

顾南凛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看到这喻敏发过来的消息失神了一下。

她太直接了,连客气都算不上。

抿了抿薄唇,他回复了。

【在的。不知,喻小姐你有什么事吗?】

嘿,这人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吗?他心里难道没有一点B数?

喻敏颇为不爽:【你不知道你在业主交流大群里发的照片,问的那句‘这个女生是谁’,对我的形象与声誉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吗?现在不少人误以为我有偷窥他人生活的特殊癖好,我希望你可以在群里澄清一下。】

顾南凛是知道的,不然这两天也不会看不见她抱着她的摄影机出现在阳台上了。

最新推荐

  • 金鱼精

    就在尧家烧出釉里红之前的一个月,尧为民不声不响地突然就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而且这个大美人姓甚名谁没有一个人知道。

  • 点穴杀

    如此穴地,难得一遇,不能浪费了,风水师决定去碰碰运气,说不定那往生之人恰恰就是牛年牛月牛日牛时出生的人呢?

  • 乡村古话系列之打魂桩

    说来也怪,安葬任师傅后,这水闸修起来无比顺利,很快建成投入使用。只是刚投入使用前一周,就有过闸的渔船翻了……

  • 妖怪们的妖怪事:鹤女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孙哲脑海中浮现,看着走进屋子的何文远,孙哲舔了舔嘴唇。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