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飞蛾扑火,你是我的心甘情愿(上)

Small斯默 2020-04-30 17:03:11

当初,展无年是被赶出展家的。

10年了,她回来了。

那时的她,可真的是狼狈呀。大半夜,外面还下着大雨,展家的人便把她从阁楼里赶了出来。在瓢泼大雨里,她曾经充满着希冀,看向那座房子第二层最中间的那个房间亮着的灯光,在那时,那点灯光就是她最后的念想。她多希望那个人能像以前一样,从天而降……然而,在那个雨夜里,她只能被泡在雨水里,眼看着那一扇窗的亮光,熄灭。

从那时起,展无年心里的光也熄灭了。

那时,她手里一分钱也没有,只是凭着自己的毅力,投入了展家的对手,贺家门下,并得到了贺家的支援,出国深造。现在的展无年,已经不再是那个可以被随意驱逐的小女孩了,她现在,是贺家用来打击展家最好的一把刀。

10年,整整十年,没有一个人知道展无年在外面过的是怎样的生活。

贺家给的自助,是很有限的。交够了学费,生活费就不够了,可谓是捉襟见肘。展无年当时在国外举目无亲,只能靠着自己硬撑下去——生活费不够,就只能兼职打工,一边做长期家教,一边在餐馆做兼职;同时,她所念的商科,是那所大学的热门专业,竞争激烈,课业繁重,但,展无年还是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几乎年年都是绩点第一。她不是为了争夺所谓的荣光,而是,只有绩点足够高,她才能够拿到奖学金,减轻生活负担,同时不参加课外活动,节省更多的时间,打工和学习。

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遇见善意的,至少在国外的这些年,展无年尝遍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心酸,看遍了人世间的豺狼虎豹。

她本来可以很幸福地,像个小公主似的,在美丽的象牙塔里长大,但是,一切的一切,都要从展老太爷去世的那一个夜晚说起。

1

展无年不是展家的孩子。那是展老太爷,当时的光吉国际外贸公司的董事长,领养回来的孩子。当时无年只有九岁。无年的父亲被光吉收购之后,心有不甘,突发急病而亡,而无年的母亲也早早地过世了。心善的展老太爷便收养了无年,改姓了展,让她做了展家的孩子。

虽然,父亲的死和展爷爷有点关联,但是,商海浮沉,其实也怪不得谁。无年也并不记恨展老太爷,倒是很记着展老太爷的养育之恩。所以,这些年,一老一小倒也过的很快乐。

而展老太爷的膝下,有一儿一孙,儿子展禁碾孙子展存时。展存时与展无年年龄相仿,展老太爷也原先也是有意要把无年当成孙媳妇一样养着的,只是,展存时的母亲,范合华似乎并不赞同,平日里也总是对展无年诸多刁难。

等到展无年进了展家,大戏的序幕就这样拉开了。

2

展存时小小年纪,便已是天资初成,面冠如玉,才华横溢。但唯有一点,便是少年老成。所以,整个家里,虽说是展老太爷年岁最高,但是,他也不敢和自家的小孙子比稳重。平时里,就总喜欢板着一张脸,叮嘱这个叮嘱那个,俨然已经有一个家主的风范了。展老太爷还总是打趣道:“我这孙子,只怕以后是个操心的命哟!”

展无年初入展家时,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展存时。那时候,还有着一颗少女心的展无年便对展存时的颜值心动得不行,只是,下一秒便被展存时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给生生吓了回去。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展无年和展存时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再也没有过交集。

展无年那时虽然年纪尚小,但是,她也明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她不能仗着展爷爷的疼爱,就真的成为展家的小姐。至少,她能感觉到,展存时的阿妈对她的,深藏着的,敌意。

这种小透明的日子,就这样,持续了五年。

展无年和展存时都上了初中,同一所初中,同一个班。但是,从没有人把展无年和展存时联系起来。因为,展存时继续着他的灿烂和光芒,展无年也还是班里那种成绩好但是很普通的女孩子,是那种毕业之后就再也想不起来的那种人。不像展存时,身份,才能,样貌,智慧都兼而有之的,无时无刻都在闪闪发光的人,再加上相比起同龄的男生都不具有的成熟和稳重,展存时在每一段校园生活里,都是不一样的存在。

展无年也很喜欢这样耀眼的人。她总是会在意,那一个人高挑,沉稳,让人觉得很安心的背影。只是,在展家寄人篱下的生活,让她没有这样的自信去和他说话,尽管他们已经在同一个屋檐下住的那样近。他住在二楼,而她就在他的房间上面,三楼的小阁楼——那是无年自己挑的地方。尽管小阁楼的层高很矮,但无年觉得,好像只有自己住的足够高,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就能少一点。

二人的交集,是在那一个放学的午后。

那段时间,学校为了提升升学率,把晚自习开放到了低年级的学生,所以,展无年他们要开始晚自习了,放学的时间也变晚了。

通常,走的比较早的是无年,她总是在下课铃响的一瞬间,便起身离开了座位。而存时会稍微晚一点。

那一天放学后,无年刚离开校门没多远,就被校外的小混混盯上了。其实,之前这些小混混也来勒索过这附近的高中。这附近的高中都是师资比较好的省重点学校,来这里上学的多半是有钱人,所以,小混混们都能勒索到很多钱。但是,无年可不是冤大头。无年的父亲让无年学过几年的武术,所以,对付这么三四个小混混不是什么问题。只是,偶尔也会有受伤的时候。就像是这次,无年就被暗算了——这些不上道的小流氓带了几根粗木棍,无年赤手空拳白白挨了几记闷棍,但好在最后还是脱身了。但是,脸上,手上,还是挂了彩,后背上也有一些伤。

回到家的时候,展家人已经开始吃晚饭了。由于和小混混打了一架,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所以,当无年回到家时,展存时已经在饭桌上了。

这几天,展爷爷出国会见老友去了,所以没在家。展无年脸上的伤根本藏不住,她便戴着外套的连帽,头也不转的直接上了楼,只是经过饭桌的时候说:“今天身体不舒服,晚饭我就不吃了,叔叔阿姨你们慢慢吃。”

展禁碾还是一贯的老好人的样子:“行行,不舒服就先去休息吧,现在不吃,等会让阿姨给你煮点别的好不好?”

展无年轻轻点头:“好,谢谢叔叔。”

而范合华,则一言不发,永远都是那张冰块脸。

展无年安安静静地上了楼。

展无年洗了个澡,准备处理一下伤口,涂点药油什么的,却发现,背上的伤,她根本涂不到。试了好几次之后,她便放弃了。想着说就让它自生自灭吧,反正过几天就会散掉了。

就在此时,有人敲门,展无年在外面套了一件外套,便去开了门。她没想到的是,敲门的是展存时。

那一天,是展存时帮展无年在后背的伤口上涂的药油。展无年觉得,那是她涂过的,最舒服的一次药。

3

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展存时便开始和展无年一起上下学了。从此之后,小混混再也没来找过展无年。

也是后来,展无年才知道,是展存时找了那些小混混,给他们找了几份正经职业,让那些小混混离开了那片区域,从了良。但展无年一直都不知道的是,范合华本来是打算把无年打架的事情告到展老太爷面前,但是,幸好被展存时及时压了下来。

也因为这件事,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一点点被拉近,尽管两个人之间很少有语言的交流,但是,有些话,于他们而言,根本不用说。

就这样,两个人一起考上了高中,但是这一次,他们被硬生生地分开了。

在出录取通知的那几天里,展无年异常焦灼。

那个谁动她一下就奓毛的样子总是让展存时忍不住逗她一下:“着什么急,我帮你对过好几次试卷了,上一中,分数足够了。”

“可是,你都已经收到电话通知了,为什么我还没有呢?”展无年心里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展存时看了她这个样子,只觉得很可爱:“怎么,这么想和我上同一所高中?”

展无年被说中心事,只觉得脸上一片燥热:“哪……哪有,我才没有,我没有!”

展存时欣赏着眼前的少女,微微的弯了弯唇,眼里是漾着微波的笑意。

展无年被他看得不自在,便躲回了小阁楼。就在阁楼们关上的一刹那,口袋里的电话响了。展无年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录取热线”,手心忍不住冒汗。

“喂?”展无年的语气里都带着小心翼翼。

“喂,你好。请问是展无年同学吗?”

“是,我是。”

“恭喜你,以优异的成绩被圣华中学录取了。”

“等等,不是一中吗?为什么是圣华?”展无年很慌。

“哦,是这样的,你的志愿填报表上面的第一志愿就是圣华。”

那一瞬间,展无年体会到了血液倒流的感觉,身体里面凉飕飕的,好像自己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不能和阿时一个高中了,她想想就觉得难过,为什么?她的第一志愿明明就是一中,可为什么最后却是圣华?她想不明白,是谁改了她的志愿,展无年像是一下子被抽干了力气,跌坐在地板上……

展存时看着无年上了楼之后,就没下来了,便想上去找找她。可是敲了许久的门,里面仍然是无人回应,正当存时想用备用钥匙开门时,眼前的门突然开了。

还没等展存时反应过来,展无年已经缩在他怀里了。展存时听见了怀里的人的微弱的抽泣声,他微微把自己的身子降到和无年一样的高度,果不其然,就看见了一双红红的眼睛。

“怎么了?”展存时轻声询问道。

“我,我,我接到电话了,招生办的老师说,说,我的志愿填的是圣华,我,明明,明明,没有,我不能去一中了,我,我不能,我,我不想去圣华……”展无年还没说完,那股委屈的感觉再次涌起。她真的,很想和展存时一起去一中,很想很想。

展存时没想到,这丫头哭的这么伤心是因为不能去一中,刚刚看见她哭的时候,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展存时轻轻地把手放在无年的头上:“没关系的,圣华也很好的,如果不能一起去一中,那就好好学习,然后一起考同一所大学好不好?”

展无年没有想到展存时会这样说,她以为,他会明白自己对于一中的执着。

什么嘛,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展无年当时就觉得自己逊爆了:“嗯,我明白了,我会好好学习的。”

展存时敏锐的察觉到了,无年语气中突然出现的一丝丝疏离。但展存时也并未多想,只当无年是因为志愿的事情心情低落,便也随她去了。

4

但实际上,展无年其实也只是闹了一下小脾气,别扭闹完了,两人仍旧如往常一般。

然后,快乐的假期便结束了。开学之后,两人就很少再见面了。毕竟是在两个学校,彼此也有了自己的交际圈,也有自己的学习任务……所以,展存时和展无年平时也没有什么机会联系对方。有好几次,展无年和展存时在聊天时,总是被这样那样的事情打断。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两个人都很优秀,总是被拜托各种各样的事情。展存时更是做了校学生会的主席,简直就是大忙人一个。展无年也是,总是被拜托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忙于参加各种集训。

所以,好不容易趁着五一劳动节放假,两个人约定了一起去玩。展存时把地方和时间都全权交给无年决定,最后,无年决定去成城郊的万林山徒步登山。无年已经把消息发给展存时了,只是迟迟没有回复。算了,他可能看到了,只是太忙了没来得及回复。

展无年很高兴,因为可以和阿时一起去登山,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想到这里,无年就忍不住想笑……

很快,约定好的日子就到了。那一天一大早展无年就背上了背包,去到了城郊。但展无年没有想到的是,直到她到了万林山的山脚下,她才收到展存时的消息:

“阿年,不好意思,我这边有点事,现在走不开。所以,今天不能陪你了,我们下次再一起去吧。”

说实话,展无年看见这条消息的时候,是很生气的。她这是被放鸽子了吗?那一瞬间,她是真的很想问问展存时,为什么要爽约?但是,编辑好的消息,还是被她一点点删除。没他展存时又不是不行,她自己也可以登山。

于是,她便加入了几个登山客的队伍,一起向着万林山进发。

城郊的空气,确实很清新。浓密的树叶遮挡了一大片阳光,使得山间的径道十分阴凉。呼吸进身体里的每一口空气,都带着树木植物,花花草草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

在路上,展无年和几个登山客聊得也很开心。可以说,这一次的出行真的让展无年超满足的。

等到下午一点的时候,他们终于到达了山顶。等到了山顶的时候,展无年才发现,已经有一拨登山客到达了山顶了,现在正在修整。

“哦,展无年展同学,好巧!”

展无年回头,这才发现,原来那一波登山客里,有个熟人——白昊坤。是展无年他们班的体委,展无年没想到自己能在这里遇见他:“哇,真的好巧!你怎么在这?”

白昊坤翻了一个白眼:“废话,来这里登山啊,倒是你,我怎么之前没见过你?”

展无年笑了:“害,这不是趁着放假来登山,顺便刷刷步数,好称霸朋友圈呗!”

白昊坤倒是被逗笑了。

于是两拨人就一起在山顶上修整,打算半个小时后一起下山。但是,这时,却有人带来了一个坏消息:“诶,气象台刚刚发布了暴雨预警,可能下午有中到暴雨。”

突如其来的消息打乱了一行人的计划——由于天气原因,他们现在必须马上下山。一行人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背包,开始抄小路,准备迅速下山。只是可惜,尽管他们紧赶慢赶,但在半山腰的时候,雨就已经开始下了,而且雨势越来越大。小路没有大路平整,到处都是碎石,还有被雨水冲刷下来的黄泥。道路极其泥泞,很不好走。展无年也因此摔了好几跤,手上脚上擦伤了很多地方。幸好有白昊坤帮着展无年,扶着她一路下了山。等到他们走到山间脚下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雨声如雷。但好在他们最后还是安全的回到了市区。白昊坤则陪着展无年去了医院,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就送展无年回家了。

白昊坤扶着展无年一步一步小心地走着,但这让展无年有了一种自己是残障人士的感觉,可是又不好意思拒绝别人的好意,于是就由着白昊坤搀扶着自己,一直到了家门口。

展存时很担心,因为展无年不接电话。外面一片漆黑,而且还下着大雨,展存时还是能看到展无年是被一个男生送回家的,他没有见过那个男生,也许是无年班里的男同学吧,可心里就是莫名的有一种不爽。

其实,展无年伤的并不重,并没有伤到筋骨。展无年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都没有开灯。看了一下时间,回来的有点晚,可能都睡了吧。正当展无年打算悄咪咪地回房间的时候,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展存时。

“回来了,去哪儿了?这么晚?”展存时的语气都是质问的语气。

“没去哪里?就是和同学去玩了。”展无年此刻只是想回房间好好睡一觉,并不想搭理这个今天放她鸽子的人。

“那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可能没电了吧。”

说罢,展无年就准备回房间。

“你就没有别的想和我说的了吗?”展存时问。

“那你呢?你就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展无年面上虽然还过的去,可是心里却已经爆发了:明明该解释的人不是你吗?今天放我鸽子的人不是你吗?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让你今天放了我的鸽子?

“与你无关。”展存时一想到刚刚那个男生和展无年手挽手的回来,而且两个人今天不知道去干了些什么,展存时的心里就变得很烦躁。

“那我今天做了什么也与你无关。”展无年非常不喜欢展存时用这种审犯人的口吻和那种很淡漠疏离的口吻和她说话。她也懒得和他说话,于是便上楼了。

其实,展存时当时并没有觉得两个人不在同一所高中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两所高中离得也并不远。可是直到今天,他才意识到,正是因为两人在不一样的高中,所以也有了不一样的交际圈。他们之间终归会越来越远的,慢慢的阿年会变成他不再熟悉的模样。展存时突然有些后悔,又有些害怕:如果这样的距离越来越大,他该怎么办呢?

也许,当初见面的第一眼,动心的,并不只是展无年一人。

但其实两个人的小别扭也没有持续很久,慢慢的,没过个三两天,也就不了了之了。一切都像往常一样,但这样快乐的日子也并不会持续太久了。

5

人,是会老的。

展老太爷的身体每况愈下,到了后面,老人家清醒的时间就越来越短了。结果,没等展无年高一结业,展老爷子就因病去世了。

平日里,展老爷子最疼的就是无年。只是可惜,展无年还来不及伤心,便被范合华赶出了展家。原因是:展老爷子在遗嘱中,把自己名下的股份和展家人现在住的的这套房子都赠送给了展无年。

这让范合华无法接受。这算什么?再加上范合华本来就不喜欢展无年,所以这次,范合华索性联合展家的其他长辈一起,企图把展无年赶出展家。尽管展无年已经声明:她不会要那些股份和这栋宅子,可是范合华已经下定决心要把展无年赶出家门。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