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家庭 欲乱小说,嗯 不要在教室里吸-攻略X教授的X项课程

隔壁小王 2020-01-29 20:01:25

变种人相较于人类来说,细胞的分裂能力更强,因此恢复力也快得多,瑞雯一觉醒来之后,已经可以行走自如。尽管她还不太适应不能变身的身体,不过能找回眼睛和手脚就算谢天谢地了。

瑞雯来找查尔斯的时候,发现门没有关严,一如生命里前十几年中所养成的习惯,瑞雯直接推门进去,看到的就是一副叫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瑞雯本就性格火爆叛逆,历经多年在外漂泊摔打,更是养出一身匪气,眼见自己亲如兄长的男人衣衫不整,她非但没有不好意思,反倒盯着他的重点部位吹口哨。

可他的XX像是被打上马赛克一样,瑞雯什么也没看清,并且下一秒,在她眼前出现一位身穿酒红色长裙的红发美人,眼窝深邃的眸子沉沉地看过来,叫瑞雯瞬间后退了两步,脖子上的蓝色鳞片都竖了起来。

“你是……琴·格蕾?”瑞雯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神色,她没忘记她们此前身处对立阵营,彼此相互伤害的经历。

“很高兴再见到你。”琴礼貌客套地笑道,“你的身体还好吗?”

“果然,救了我的人是你吗?”瑞雯的表情并不显得十分惊讶,显然在她来之前,已经有人对她说过些什么。

琴矜持地笑了笑:“给我多一点时间,了解你的细胞构成,我能为你做得更多。”

瑞雯感激地冲她点点头,尔后陷入了自我的思考。

在这期间,查尔斯整顿好了自己,虽然西装上的褶皱一时半会没法抚平,不过好歹恢复了衣冠端正的模样。

他轻咳一声,引来两位女士的注目后,柔声对瑞雯说:“你来得正好,把你的细胞交给琴取样,我会协助她的研究,很快你会恢复得和以前一样好的。”

瑞雯心不在焉地听着,游离的视线被门框的金属镶边的倒映里,自己的模样吸引住。

首先是一双普通的人类眼睛,再不是她先前那双爬行类一般金色的竖瞳。蓝色的皮肤上布满蜥蜴装的鳞片,这是琴为她塑造身体时,顺便做出的外观。瑞雯知道如果自己要求的话,对方能将她新的身体塑造得和人类一样——在她少女时期,曾经无数次梦寐以求的,和周围人一模一样。

为什么总是在她要放弃的时候,才能得到呢?可到了这个时候,曾经梦寐以求的东西,她真的不确定自己该不该去追求了。

“你不需要。”瑞雯陡然抬起头,看见那个好似女巫一般神秘又强大的女人,正缓缓地绽开笑容:“人类的外表、遗弃你的男人,对你来说都不是必须品,你的心告诉了我。”

瑞雯最终选择了保留原本的外貌。琴在查尔斯的帮助下,分析她的细胞结构,掌握好之后,眨眼间就为她重塑了身体。

之后,琴把空间留给这对分离已久的兄妹。

在她走后,瑞雯对查尔斯说:“她变得很不一样了……”

查尔斯不喜欢在背后议论他人,可是当评价者是他的家人,评价的对象又是他深爱之人,他也想知道瑞雯的想法:“你是指?”

“过去那孩子有些孤僻、还有怯弱,”瑞雯回忆着她曾训练过的那个女孩子,空有让人羡慕不已的巨大潜力,却畏惧着自我而不甚自信,如今她却大变样了。

“现在她给人的感觉非常危险,叫人琢磨不透。”

查尔斯大失所望:“瑞雯,她才刚刚救了你!任何人都有理由恐惧她,但也不该是你。”

瑞雯摊开手耸耸肩,做了个毫无诚意的道歉:“很抱歉,没有顺着你的意思对她大夸特夸。我知道这让我听起来像是个白眼狼——”

“你就是。”查尔斯毫不客气地戳穿她。

瑞雯翻了个白眼,提高了声音:“你没有发现她对你有一种不正常的占有欲吗!刚才她在威胁我!就只因为我多看了你一眼!”

“那根本就是你不对在先!”说到刚才的事故,查尔斯的耳朵悄悄地羞红了,算是彻底站在了琴的那边。他完全不觉得琴挡住不让他走光有任何不对,如果硬要说的话,他反倒觉得琴的这点小心眼都显得异常可爱。

瑞雯也算是领教到了男人和女人在看女人眼光上的不同。她对琴没有偏见,但是死而复生的琴,给人的感觉太过深不可测,让她感到本能的威胁。这是一种无数次游走在生死之间培养出的超常直觉。

“你醒醒吧,查尔斯!她根本不再是从前那个趴在你膝盖上缠着你读枕边故事的小可爱了!她甚至能做到天启做不到的事情——你的能力,再加上天启的能力……天哪,你确定,以她这种偏执的精神状态,不会再次毁灭世界吗?”

查尔斯抚着额头,无可奈何地说:“瑞雯,如果不是她拼尽全力,你和我,这一飞机的变种人,早就不存在了。”

瑞雯立刻噼里啪啦地回击:“你就只会这么一句吗,我当然知道她救了我!可是,你看女人的眼光一向不靠谱,想想莫拉吧,害你瘫痪至今的罪魁祸首!我该庆幸你这次总算找了一个我们变种人吗?”

查尔斯苦恼地连连揉捏额头,“听着,瑞雯,我和你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好好交谈过了,我不想和你把时间浪费在争论过去的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好吧。”瑞雯耸耸肩,作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心里却暗暗打着主意。

送走了瑞雯后,查尔斯安顿好自己,在床上躺好后,思维沉入意识空间里。

这个空间的外观依旧是西彻斯特那所老宅,查尔斯没有在自己的套间里找到琴,他轻车熟路地来到二楼的楼梯旁边第三间宿舍,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

他的小姑娘正在床上安稳地睡着,长长的睫毛,莹白发亮的皮肤,让她看上去可爱得像是洋娃娃一样。

查尔斯的心瞬间宁静下来。他压低脚步,不发出声音地走到床边,半蹲下来,捧起枕边的一缕红发,放在唇边亲吻。

外界那些烦扰着他的一切,人类和变种人的未来,故意使坏把门打开的艾瑞克,和一点也不看好他们的瑞雯,都被他抛诸脑后。

此时此刻,男人的全部心神都被安放在这犹如世外桃源一般的方寸之地,得到了片刻的歇息。

查尔斯轻轻吻在她的眼睛上,就好像童话里一样,他的小睡美人睁开了双眸,冲他绽放美丽的笑容,然后将身上的被单拉到了鼻尖上方,只露出一对琥珀般炫目迷人的咖啡色眼瞳。

查尔斯露出了他招牌式的甜蜜笑容,隔着被单,吻上她的唇。

琴笑着定定地看着他,缓缓将被单拉下去,眼看着查尔斯的表情从惊讶,变得惊艳,她吃吃地笑了起来。

她变回到自己最为成熟美丽的阶段,并且,她里面什么也没有穿。

HHH

第二天上午,查尔斯推开门,就看到一个胡子拉碴满脸憔悴的皮衣男人,正背靠着墙死死盯着这里。看地下的雪茄头,搞不好他在这里等了一整夜。

“早,教授。”金刚狼掐了抽了一半的雪茄,声音沙哑地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罗根。”查尔斯略带迟疑地回应他,心中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我听说,她……她没有死……我是说,琴,”罗根的眼神越过他的肩膀,直往门里瞟:“她在你那里,是真的吗?”

查尔斯很心塞,正犹豫着要怎么回答的时候,琴从他身后走了出来。

“琴!”罗根眼睛都亮了,两步并作一步地冲上前,一把将琴用力抱在怀中。

大概是没吃早饭的缘故,查尔斯只觉得胃里阵阵泛酸,脸上却不得不摆出一副大度的神色:“哦,当然,她在。不要堵在走廊上,这不是个谈话的好地方,进来。”

这番冠冕堂皇的话没能起到任何作用,罗根完全没有放开琴的意思,反倒越抱越紧,激动得连声音都颤抖起来:“我不是在做梦吧?真的是你吗,琴?你没死!哦天哪,这真是太TMD好了!”

早在昨天让瑞雯看到自己的时候,琴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幕。或许有一度对立的种种因素,不过琴认为瑞雯更多的是不满她对艾瑞克的举动,于是也给自己来了这么个小报复。

既然如此,就顺带把事情解决掉吧。

琴柔顺地任由罗根抱着,拍了拍他厚实的肩膀,又安慰地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

罗根微微放开她,然后牢牢地抓住她的肩膀,急不可耐地上下扫视着她。

当他粗糙的手掌将要触碰上她的脸时,动作突然被制止了。

查尔斯用心灵感应控制了他,并冲他露出一个标准的X教授式微笑。

罗根诧异的视线从查尔斯身上,移回到琴这里,拧紧眉头疑惑道:“琴,你和教授,你们的关系竟然变成这样了吗?”

琴没有回答这显而易见的问题,只准备开解他的心结:“罗根,那时你只是做了不得不做的事情,而现在,我也回来了。你心中的包袱,该放下了。”

罗根久久地凝视着她的眼睛:“那时我说过的话,是真心的,我爱你。”

琴微笑着看着他:“谢谢你,罗根。”

罗根直视着她,她的目光是那么的温和、友善,罗根瞬间像是被泼了一头一脸的凉水,脸上露出挫败的表情。

琴永远是这样,优雅迷人,又带着丝丝神秘感,在罗根的心目中,就像女神一样高高在上。

哪怕情敌是X教授他也无所畏惧,可是,他输给了琴的选择。

先有斯科特,现在又是查尔斯,琴永远是别人的,从未属于过他。

也许从未得到过,就不会那么伤心了吧,罗根自嘲地想。

眼瞅着金刚狼像是斗败了的大狗一样,耷拉着尾巴垂头丧气地走掉了,查尔斯挑起一边的眉毛看向琴。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