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浮云遮月

Miss萤和阿十 2020-01-16 13:47:37

1

符嫣站在一处屋檐下,十指搅缠在一起,微微垂头,正好露出一截纤白的脖颈。

才下过雨,檐上仍有水滴不时落下。

“啪嗒”,极细小的声音响起,却让符嫣不易察觉地晃晃身子,已泛白的十指也不自觉分开。

她抬头,正好瞧见屋檐下方的梁柱上,一只浑身乌黑的蜘蛛在飞速结网。

离她两三米远的地方,有人一袭黑衣,负手而立。

符嫣握了握拳,噔噔上前两步,止住。

她对着那人笔直的背影,深吸一口气,方小心翼翼开口:“少爷,您不是喜欢吃风记点心铺的芙蓉糕,奴婢去给您买点儿?”

“不用。”

黑衣男子身姿未变,声音比雨水还凉。

符嫣的肩膀瞬间垮了下来。

这已经不知是少爷一个多月里第几次拒绝她了。

少爷姓沐,名言,字子淇,刚及弱冠。

符嫣跟在沐言身边有五六年,他性子素来温和,即便她偶尔稍稍逾矩,沐言也不会与她计较。

可这一个多月以来,沐言不止性子喜怒无常,喜好也和从前不一样了。

之前他喜欢着白衣,翩翩公子,温润如玉。眉目温和,每每让人如沐春风。

现在,他总是一身黑,眉目阴沉,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吓得腿软。

要说沐言为何会变成这样,这中间,似乎也有符嫣的责任。

2

一个多月前,中秋佳节之际。

沐府隔一条街的地方,晚上有花灯会。

符嫣想去很久了,不过她一个小丫鬟,并没有太多自由,就央求着沐言要出府。

沐言细细问了缘由,答是答应她了,不过要随她一起去。

符嫣倒是没什么意见,只要让她去花灯会就行。

就这样,傍晚时分,主仆二人便去了临街。

整条街上,卖花灯的摊子一个接一个,大大小小的花灯挂满摊子。

一时间,亮如白昼。

符嫣兴奋得小脸通红,拽着沐言衣角,随人群自入口进去。

“符嫣,慢点儿。”

沐言温声叮嘱,可是人太多了,他的声音完全被淹没在一片嘈杂中。

幸亏符嫣拽着他衣角的手没被挤开,否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们分开后几时能汇合就是个大问题。

挤了许久之后,他们身边的人才少了些。

符嫣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这儿瞧瞧,那儿看看,满满的好奇。

长这么大,她头一次来花灯节。

从前都是听别人和她说,所以,很快地,她手里就塞了不少小玩意儿和吃食。

也是因为东西太多,符嫣另一只本来拽着沐言衣角的手,不自觉就松开了。

等她发现时,身边已经不见了沐言的影子。

吓得符嫣差点儿把手里的东西全扔了,一边懊恼自己的疏忽,一边着急地四处喊着“沐言少爷”。

人潮汹涌,本来已经宽松一些的街道,又变得狭窄起来。

符嫣没头苍蝇似的转了有一刻钟,忽然一只不知道是谁的手,捏住了她的手腕。

她刚要大叫,在看清来人的脸时,眼睛笑弯成两道月牙。

“少爷!”

沐言点点头,就这么拉着符嫣的手腕,带她挤出花灯会。

符嫣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自己俩手里的东西有没有事,在仔细检查后,看到都没什么破损时,才轻吁一口气。

“这些,对你很重要?”

沐言站在离符嫣不到两米的地方,月华如练,倾泻在他一袭白衣上,让他好似谪仙一般。

符嫣回头便看到这个场景,话不自觉脱口而出:“少爷,您真好看。”

沐言愣了一下,嘴角微微翘起。

“走,回府。”

符嫣立刻狗腿地小跑到沐言身边,随着他,慢慢往沐府而去。

直到这里,沐言都没有半分异样。

可第二天,他就开始不对劲儿了。

先是对着符嫣摆在他床头的白色衣袍发了一通脾气,紧接着,让人以最快的速度,买了许多黑色衣袍回来。

之后,性情亦是大变。

符嫣直觉他的变化和那天他们去花灯会有关,但具体怎么个有关法,她也不知道。

3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符嫣生病之时。

她正为眉目阴沉的沐言更衣呢,忽然一阵强烈的眩晕袭来,然后,符嫣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她再度恢复意识,眼睛下意识四下逡巡一番,察觉自己竟躺在沐言的床上!

这个发现吓得她赶忙爬起来,也不知是不是起得太猛了,符嫣就这么直直朝地面倒栽葱下去。

她紧紧闭上眼睛,等着磕到地面的疼痛来临。

等了好久,也没等到。

而且,手下的触感,也不像地面。

倒像是……

符嫣悄悄把眼睛睁开一道缝,看到的,是笑意盎然的沐言。

“没事吧?”

声音轻轻的,像生怕吓着符嫣。

符嫣很久很久没见过这么温柔的沐言了,又想起自己这段时间受的委屈,鼻子一抽,就开始嚎啕大哭。

对面的沐言温声安慰,一下一下拍着她的后背。

符嫣脸上涕泗横流,愤愤拽过沐言的袖子就是一抹。

抹完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又委委屈屈抬眼偷觑他。

沐言无奈地把外袍一脱,随手放在旁边。

“你啊。”

符嫣看着戳在自己额头那根骨节分明的食指,以及沐言眸子里的纵容,嘴角控制不住地往上扬起。

4

自那以后,沐言又恢复了白衣温和的模样。

可不知怎么的,符嫣心里,总隐隐有些不安。

这种不安,在看到沐言眸子里越来越多的血丝时,达到了极致。

而且,她也明白了一件事。

她对沐言少爷,并非单纯的主仆情。

盯着咕嘟咕嘟冒泡的茶具,符嫣将手抚上自己的胸口。

她清楚地记得,当沐言又恢复温和时,这里跳得有多厉害。

所以,她一定要弄清沐言究竟怎么了。

即使她和他的身份有天壤之别,即使他未来注定会娶别人,也没关系。

她只想他一生平安健康、事事顺遂。

符嫣知道,沐言夜里是不需要人伺候的。至于白天,她基本上时时跟在他身边,并未发现任何异样。

因此她认为,问题一定出现在晚上。

于是,沐言再叫她去休息时,她表面上答应了,之后又偷偷折返,在他门外站了许久,直到里面的油灯熄灭,才悄悄推门进去。

借着清亮的月光,符嫣望着睡着的沐言。

羽睫如扇,垂在眼睛下方,形成两道小小的阴影。

挺鼻如峰,七分冷峻,亦有三分秀气。

薄唇微抿,只露出浅浅的粉色。

符嫣撑着脸,不自觉坐在椅子上。

“少爷可真好看呐。”

她小小声嘀咕了一句,接着猛地醒悟,她来可不是为这个。

但是,过了很久,屋里都非常平静。

符嫣都要睡着了,心想该不会是她猜错了吧?

5

就在欲起身离开时,沐言忽地坐了起来,然后,“刷”地睁开了眸子,看向符嫣的方向!

符嫣吓得瞌睡都跑了,她按着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脏,安慰自己:“他肯定是在做梦……”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