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只是不得见你

暮晓啊xiao 2020-01-15 10:31:02

我从图书馆出来,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感觉自己要变成一摊烤肉了。操场上一群学弟学妹在军训,他们现在一定觉得自己很苦逼。可我这个上学期高数光荣挂科的大三老学姐,却有点羡慕他们,相比于在图书馆学高数,我还是更愿意去军训。今天,注定又是泡在图书馆的一天。

新学期,新气象!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刚才收到林易给我发的信息,说让我直接到食堂去找她吃午饭。周末食堂的人并不多,大部分学生只是过来买饭然后打包回宿舍。我一进食堂就看到了林易,坐在西北角的老位置咧着嘴向我招手,桌子上摆着两份鸡丝拌面。

我没好气地坐到她对面,把书包随手扔在旁边的椅子上,问她:“大小姐,你是真不担心你的高数再挂科呀?”

“早上太困了,睡到现在是我的错,没陪你去图书馆是我的错,对不起嘛。”她又开始跟我撒娇。“再说了,我这个凭成绩挂科的就算了,你一个凭逃课挂科的这么拼干嘛?”

林易不愧是和我穿一条裤子的好姐妹,戳我痛处从不手软。因为逃课挂科,很值得高兴吗?我没理她,继续低头吃面。可林易的话匣打开就合不上了。

“程星野昨天答应那个女生了吗?”我抬头看见林易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我,她问我高数题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样的求知欲。但是我真要让她失望了,我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哪个女生?你在说什么?”我问她。这回换我带着满满的求知欲望。

林易放下筷子,一脸难以置信并且一本正经地给我解释道:“这你都不知道?我看你是学高数学傻了吧!昨天,程星野他们学校艺术学院的一个女生跑到他们计算机系去跟程星野表白,闹得轰轰烈烈的,他们学校的人全都知道了。”临了,林易又补充了一句:“哦,我们学校的也都知道了,除了你。”

我确实不知道这件事情,程星野也没有跟我说过。不过被人表白这种事情,他倒是经常经历,处理起来也是得心应手的。

我喜欢的人又被人表白了,我好像应该难过一下。不过我还没来得及难过,就听到林易接着说:“我觉得他不会答应那个女生,听说那个女生长得是挺好看的,身材也特别棒,不过性格嘛,好像有点儿彪悍……”她故意停顿一下,扫了我一眼接着说:“就跟你差不多。”

“你想死吗?”我握紧筷子使劲杵进碗里看着她问道。

“你看看人家,喜欢就表白,你再看看你。成天就知道问我想不想死,你要是再不表白,我就真的要死了,你这场暗恋戏码到底什么时候能到头啊?追剧的我表示很累。”

“我怕烂尾!我现在的隐忍都是为了给你一个美满大结局。”我回答。

林易一个白眼翻到了天边。

我望向食堂窗外,一只鸽子正好飞过,落在了旁边的梧桐树上。记得我第一次注意到程星野就是高一军训的时候,在学校门口的那棵梧桐树下。他皮肤白皙,是那样一个干干净净的少年,笑着过来问我叫什么名字。

晚上回宿舍后,我很想问问程星野那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但是最后我还是没有问。

我和程星野是很好的朋友,可却也不是。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我问他,他也不说,他每次都是嘻嘻哈哈的岔开话题。他好像一直都知道和我之间该保持着一个什么样的距离,有着怎样的分寸。慢慢地,我也就识趣的不再过多过问。但是我知道,他不会答应那个女孩子的。这些年向程星野表白的人有很多,可是他却一直都没有谈过一个女朋友。他甚至已经给我造成一种错觉,他是不是也在等待着我?就这样,经过了我无数次的疯狂试探之后,我发现,我错了。

开学到现在,我忙着补考的事情,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过程星野了。可我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就在食堂遇到了他。

每周一食堂都有我最爱的糖醋排骨,我美滋滋地打好饭菜准备去找林易,可是却被吴霖拦住了去路。

程星野总说自己平时招的是烂桃花,可如果他招的那些美女是烂桃花,那我招的就是臭桃花,能臭上好几十里的那种。

这个吴霖他就是一个奇葩。他上学期向我表白,被我拒绝了之后,鬼知道他脑子里哪两个神奇的脑回路搭上线了,他就开始脱粉回踩我了。对此,我十分不理解,我觉得我拒绝的挺委婉的呀,既没有让他下不来台失去面子,更没有开口辱骂他,怎么就让他对我有这么大敌意?

那之后,他就在我们院里乐此不疲地造我的谣,最让我生气的是他居然把我高数逃了两节课的事情告诉了我们高数教授,直接导致了我高数挂科。

我微微叹了一口气,不想跟这种人过多纠缠,准备绕过他。可谁知道他像一块狗皮膏药,转身又把我给拦住了。

我用尽了自己的耐心与涵养,非常有礼貌地说了一句:“好狗不挡道。”

他面无表情,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好像我做了什么十分对不起他的事情。

“你喜欢程星野吧?”他突然开口问我。

周围都是赶着上晚自习的学生,吵吵嚷嚷的就像进了菜市场。可我的耳边却再也听不到这些声音,只剩吴霖问我的那句话在我耳边回荡。

这算秘密吗?好像并不算什么秘密。记得刚上大学,林易第一次见到程星野的时候,她就这样问过我。或许,这本就是一件很难隐藏的事情。就像现在的吴霖,说的是问句,可其实根本是陈述语气。

他见我分神没有说话,或许觉得我是默认,便气急败坏地说:“你居然和那些肤浅的女人是一样的,你以为他会喜欢你吗?在他眼里你只不过就是一个备胎而已。你配得上他吗?”

听到吴霖这段话我倒是没有很生气,就是很想跟他们系主任建议一下,让他父母赶紧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他这前言不搭后语的,到底在说些什么呀?而且他这话说的,他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程星野?这孩子拿错剧本了吧?

正当我想着要如何应对眼前局势的时候,程星野出现了。而且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怀疑程星野可能是刚在宿舍里看完一出偶像剧过来的。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他站在我身旁,右手搂过我的肩膀,眉宇间尽是不屑,甚至有些微怒。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他这个样子,在我的印象里,他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也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和谁生过气。

我看着他,嘴角不自觉挂起微笑,在心里对自己说:“陆第,你看,你在他那里其实还是不一样的。他还是护着你的。”

“备胎?我就算拿她当女儿养,也和你没有半点关系。我警告你,你以后再纠缠她,走夜路的时候就小心一点。”说完她就拉着我推开吴霖离开了。速度快到我还没来得及看吴霖脸上的表情。

他就这样拉着我穿过食堂热闹的人潮,这还是我第一次被他拉着走。以前,都是我亦步亦趋的跟着他,追着他。我看着现在在我眼前的身影,他的臂膀已经比高中时候宽厚许多,这些年我们都有了变化,可唯一不变的就是我一直注视着他的目光。

程星野,只要你回头,就一定会看到我。

程星野坐在食堂前面的石凳上,我去超市买了两瓶可乐和一袋面包。经吴霖这么一闹,我的晚饭都没吃好。我把一瓶可乐扔进他怀里,转身坐在他的旁边。

“还得是和我们阿第在一起,喝水都能喝到一起去。”说着他就举起手里的那瓶可乐,要和我干杯。

程星野喜欢喝可乐,所以每次和他在一起,我都习惯性买可乐。时间久了,他就以为我好像也是喜欢喝的,可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

我低头拧了半天的可乐瓶盖都没有拧开,我不是柔弱,可有时真的会有拧的很紧的饮料瓶,像是厂家故意和你开的玩笑,你需要费劲力气才能喝到,可也许,到最后你还是拧不开。我松开右手,微微甩了甩手腕,看到自己的虎口通红,还印上了一条条的竖纹。

程星野见我一直没有什么反应,伸手拿过我的可乐瓶,帮我拧开了。我接过来,没有喝。

“刚才谢谢你了。”我对他说。

“我觉得应该感谢我的人不应该是你,而是刚才那个胖头鱼。”他语气轻松平常,好像是怕我尴尬。

我想起吴霖肉眼可见的大头围,胖头鱼这个称呼确实有些贴切,没忍住笑了一声。

“此话怎讲呀?”我侧目看他,作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我要是再不出现,我觉得你可能就要动手了。那货还在那儿不知死活的跟你叫嚣。”说完他就笑了,他笑起来真好看,眼角微微翘起,带着少年人的灵动和俏皮,彷如冬日的暖阳,温暖又柔和。他的笑,好像永远都会带给我力量。

看着他,我也不自觉地跟着笑了起来。“我哪有你说的那么暴力?”

“怎么没有?你高中的时候打我,可是从来不手软。那时候你拿着拖把追了我两层楼,最后冲进二楼男厕所打我的。”

“是,从此我就一战成名,江湖人送外号所长陆哥。”说完,我们两个就都笑了。

高中那段时间仿佛就在昨日,那时的程星野性格温和又带着点飞扬,比现在又有烟火气得多。而那时的我,粗鲁暴躁,更像个男孩子。可这些年,我变得越来越温和,程星野身上的飞扬也不见了踪影。

我将思绪拉回,不自觉问出一句:“你就没想过吗?”

程星野不明所以,转头看我。

我呼出一口气,下了一个好大的决心,手里的面包也被我抓成了一个面团:“或许有一天我们真的会在一起呢?”

正在喝可乐的程星野一口喷出来:“大姐,天还没黑呢!讲什么鬼故事?”

我闭上眼睛。他又是这样,无数句正经和深情的话语到他那里都变成了一句玩笑,而我明明知道他会是这样的反应,会知道他是这样的答案。我明明知道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可我却总是不死心。一次又一次的试探,究竟有着什么用处?

虽是晚间,却还是感觉到空气里仿佛有一团一团的小火苗直往人身上扑。本该炎热无比,可我的脚底却感到一丝冰凉,一直凉到了心底,冻住我周身血液。

换做平时,我一定会暴揍他一顿来抚慰我受伤的心灵,可今天我是真的有点累了。

“你怎么过来了?最近不是挺忙的吗?”这些年我阴阳怪气说话的能力已经练的炉火纯青,可是程星野却从来都听不出来我到底是生气还是难过了。或者说他听出来了,只是装作没有。

程星野靠在石凳的座椅上,吊儿郎当地说:“谁说我忙了?”

“忙着被告白啊!”

“你知道啦?”

“您老人家闹出那么大动静,我想不知道也难。”

“那小姑娘就是闹着玩的,不说这个了。我来找你是有正事儿的,你高数挂科了怎么没跟我说?”

“跟你说有什么用?你是我教授啊?”我瞪他一眼。

他伸手亲昵的打了一下我梳的马尾辫,说道:“我这个三好学霸可以帮你补习呀!高数那点东西我闭着眼睛都能学会。以后每晚晚自习,我过来给你补习,一直到你补考结束。”

高二那年,我在理科各科成绩都不及格的情况下,鬼使神差的学了理科,成绩也是老太太过年一天不如一天。那时候,我的三好同桌程星野同学每晚放学后都会给我补习功课,并且每天都会夸赞我的挑战精神,说我理科烂成这样也敢学理科。不负众望,我的高考成绩勉强过了二本线,而程星野考了635分。更令人惊讶的是,最后录取我的学校就在他学校对面。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跟着他填报志愿,虽然我很想这么做,但是我的分数还不够让我猖狂到那个地步。这一切真的就是巧合,但我还是怀疑这一切可能是老天爷故意的,故意整我。可我后来又发现了,老天爷根本没空搭理我。

程星野是一个天生会发光的人,高中的时候是这样,上了大学也一样,好像没有什么东西是他学不会的,也没有什么人是不喜欢他的。而我,我就像我的名字一样,陆第,陆地,注定就是一个黯淡无光的存在。

“我不需要!”其实我很开心,但是一开口却是拒绝,我残存的自尊在我心里开始作祟,我变得越来越别扭。

“咋?还客气上了?高中的时候不就是这样补习过来的。”

我知道他的话并无恶意,可我还是不受控制地想,是不是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什么都做不好的人?

我骤然起身,碰掉了我身边的可乐,我的盖子没拧紧,可乐撒了一地。我看着他喊道:“高中是高中,现在是现在,现在我不需要!”

程星野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我也反应过来自己实在有点莫名其妙。最后,我遵循着让自己开心的原则答应他了。毕竟,能天天见到他,是我这些年一直心心念念的事情。何况,我本就是因为他才挂科的,就当他还债了。

上学期,程星野学校举行校园十佳歌手大赛,我们不放过任何一个出风头机会的程大帅哥当然也参加了。比赛前几天,他跟我说他紧张,我原本打算去后台一直陪他的,想着我就算不能缓解他的紧张,有我在也总是好的。可那天高数教授却临时通知把下周的课改到晚上,我一咬牙一跺脚,就把晚上两节高数课给翘了。幸运的是,那两节课林易帮我把点名糊弄过去了。不幸的是,吴霖那个杀千刀的拍下了我在现场的照片,拿给我的教授看了。我一个在及格边缘晃荡的人,直接不晃荡了,挂了。

程星野上台之前特别开心,笑得花枝乱颤,我当时还想,我这么有作用吗?这就不紧张了?后来我知道了,作用是有了,但不是我的作用。

我在台下,聚光灯打在舞台中央。周围人的呐喊声让我觉得十分吵闹,我把自己的思绪放空,让自己的心里稍微安静一些。

所谓放空,也只不过是想些有的没的。从什么时候起,仰望变成了我唯一注视程星野的方式?我这么努力的向上走,为什么现在还是要抬头看着他?可我还没来得及伤春悲秋,我就发现台上除了立着一个麦克风之外,还有一架钢琴。随后,我听到身边观众一阵欢呼,只见舞台上程星野牵着夏琳的手,从幕布后面缓缓走出。

程星野唱歌是什么水平我自然是知道的,高中的时候没少在我旁边乱嚎。可我没想到夏琳的钢琴居然弹得那么好,两人配合默契,一首刘若英的《后来》让人有了想哭的冲动。

表演结束后,不知道是谁在台下起了头,喊着:“在一起!在一起!”然后台下观众开始一起起哄。俊男靓女,势均力敌。而我,是他们的观众,是旁观者。

台上的程星野笑着,他就是这样,遇到什么事情,都是一副笑颜。

我转身挤出人群,走出文体馆,我得回学校了。我越走越快,而后近乎在奔跑。我在心里不停地责怪自己,不停地问自己:“你这是在做什么!你在这里做什么!你现在应该在上课!你跑来这里干什么!”我飞快地跑着,我得回去上课了,而不是在这里。

可是在路过图书馆门口的时候,我跑的太急,左脚拌了右脚,摔倒了。膝盖重重地磕在地上,右手也被地上的石子划出了几道口子。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脸上早已被泪水浸湿。我在心里委屈的问自己:“你跑什么呀?”

我已经不知道那晚我是怎么走回的宿舍,我的意识好像随着摔的那一跤四散各地,只剩下一副躯壳。我回到宿舍后倒头就睡,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下午一点。林易还说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干了一天一夜的力气活回来的,累成这个样子。是呀!我的确很累。

那件事后的半个月,我都没有联系过程星野,而他也没有找过我。我固执地守着自己的骄傲、卑微甚至愤恨,再一次决定远离他。可就在一天中午我俩在校外意外碰见,他向我解释没有跟夏琳在一起的时候,我的远离再一次付诸东流。

夏琳是程星野的同班同学,听说他们系的特等奖学金每年都是从他们两个中产生。我第一次见到夏琳是在大一下学期,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气质”这种东西存在。

大一那一年,我特别喜欢赖着程星野,没事的时候就去宿舍楼下等他,给他送一些新奇的小礼物,陪他去上专业课,参加社团活动。久而久之,他学校的朋友们就都认识我了。而我好像是自动过滤掉了旁人看我的眼光,也不顾程星野几次委婉表现出的拒绝,一腔孤勇。

大一下学期的时候,程星野说喜欢喝我们食堂刘大叔家的豆浆,我没觉得刘大叔家的豆浆有什么特别的,可程星野说就是有一股不一样的味道。那段时间,程星野有早课的时候,我就会先去我们学校食堂打包两杯豆浆,然后再跑到他们学校食堂陪他一起吃早饭。林易经常说我,活得像一个老妈子,就差把程星野放在心尖尖上疼爱了。

那是我第一次如此喜欢一个人,纵然有些手足无措不得方法,但就是想把一切好的都给他。

我以为他有早课的时候我们一起吃早饭已经变成了我们之间的默契。可后来的几天,我却在食堂找不到他的身影了。我发信息问他,他说他最近课上任务重,先去上课了,叫我不要再来。

那天之后,我又早起了半个小时去食堂等他。可第二天早上我坐在食堂等了好久他也没来,我起身要走的时候,发现他在食堂南边的角落里,对面坐着一个女生,两人面前摆着两杯可乐。

程星野开心的时候最喜欢喝可乐。

我拎着那两杯已经快要凉透了的豆浆,一声不吭地坐到他旁边。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过去,或许心里是急于想要证明什么的。

程星野看到我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你没过来呢!以后早上别过来了,还得早起,我喝什么不行。”

我把手里的豆浆摔在桌子上:“我怕你大早上喝可乐消化不良!”

程星野像是自动忽略了我身上带着的怒气,把两杯豆浆其中一杯给了那个女生,给她插上吸管说:“你尝尝,挺好喝的。”

那女生没有接过来,而是看向我说:“你是陆第吧?你好,我叫夏琳,程星野同学。”

正当我要回复她的时候,旁边路过了他们班的几个男生,他们冲夏琳和程星野打招呼,对程星野笑容里带着几分戏谑。我知道,那是因为我。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笑话。

那几个男生走后,夏琳也起身对程星野说:“那个课题就按你说的改吧!”她又看向我:“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

过了一会儿,程星野把他的那杯豆浆喝完,也去上课了。我坐在椅子上,心里好像被什么重物撞击过。他们班同学的笑,夏琳聪明的向我解释他们只是在研究课题,都让我觉得自己有些可悲。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