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贩卖恐惧的夜晚:小丑(上)

cheese王臻 2020-01-14 22:03:04

“未知无需投币,恐惧自动贩卖。献给所有深夜还未入眠的人。”

城市里的人是喜欢黑夜的,他们不喜欢白天,因为自然的光线太过枯燥,而在黑夜中,各种妖艳的灯光彻夜闪烁着,这才是理想中夜生活的开始,人们因为这样可以掩盖煮黑夜的,然而这些灯火只是在短暂地欺骗自己的视野,抬头看,仍是叫被无限的黑暗笼罩着。

游乐场的嘉年华,在晚上往往是人们大批聚集的地方,所处城市的心脏,这里汇聚了各路的车流和人流,车子在这里鸣笛,人们在这里雀跃,五颜六色的灯光装点着这个刺激而又兴奋的地方,惊险而又恐怖的项目长久不息地回荡着人们的荡气回肠的尖叫声。

赵鹏喜欢在游乐场里的感觉,在灯火渲染下的游乐场,像极了海洋中的冒着幽光的岛屿,让人神经感到振奋,在这里他不必在课堂上听着枯燥的课,不必受到老师的拘束,自在极了。

赵鹏嘴里放肆地嚼着口香糖,他抬起手里的气枪,扛在肩头,眯着眼睛,瞄准。

嘭!嘭!嘭!

每声枪响都伴随着气球的破裂,各色的气球在绽开后迸射处五彩斑斓的彩丝。

“十枪十中!”拥簇在赵鹏周围的同学们发出了羡慕般的惊叹。

“嘚嘚嘚,全打中了,这是你的奖励。”

老板很不情愿的将用彩带包装着的奖品交给了赵鹏,他看着眼前这个跋扈不羁的男孩,心中暗暗祈祷下次摆摊别再让自己碰到。

赵鹏得意地接过奖品,在手中掂量了下后,然后甩给了跟在他身后死党高丘。

“拿好了!”

高丘此时手中已经提满了他今夜里缴获而来的”战利品“,肩上还看着他们两个人的书包。

“听说这里新建了座超大的摩天轮,不如我们去都玩下?”站在高丘旁边的何宇提议道,他戴着银色勾边的眼镜框,眼神中流露着傲人的气质。

四周围的同学都表示同意,毕竟大家高中学业本就繁忙,好不容易有空一起出来玩一趟,自然对所有新奇的事物都充满了欣喜。

“但是那个怪胎呢?”

同学中不知谁提了一句,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离他们好几步远的傅树。那就是他们口里说的那个“怪胎”。

此时的傅树正站在路灯底下,一个人低着头,目光胆怯的斜睨着赵鹏他们,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瘦弱的脸蛋上,白得反光,看起来像个涂着脂粉的小丑。

傅树或许生来就是受群体排挤的那个人,性格孤僻,不会说话也不敢开口讲话,家世背景也不显赫,成绩也是最为普通的,这类人最容易在人海里淹没自己,谁都不会去刻意注意这个不起眼的角色,随着时间,独来独往的傅树反而成为旁人厌恶的对象,班上的人都觉得他是个闷油瓶一样的怪胎。

“他?”何宇提了下眼镜,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他对傅树怪癖的性格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反感,“谁会在意他要做什么,我们自己玩自己的就好了。”

高丘点头附和:“这个怪胎总是独来独往的,谁会把他做同学看,你看他现在那个样子,像不像一个小丑?”

“你还别说,哈,他那滑稽的脸,要是再搓团红泥巴粘鼻子上,更像了!”赵鹏脸上露出了鄙夷的笑容,他朝着众人使了个眼色,“走,上去耍一耍他。”

赵鹏和同学们朝着傅树走去。

傅树看到眼前走来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心里感到些许的不安和恐惧,他畏缩着脑袋,一动不动地看着那群人朝着自己越来越近。

“喂!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赵鹏毫不客气地朝着傅树喊道。

但傅树没有做声,而是像做错了什么事的小孩一样把头垂得很低,这也是在赵鹏的意料之中的。随着四周围的人对他越来越的疏远和冷漠,他反而是习惯了独自一人的生活,若是有人朝着自己说话,他总是会感到不知所措,仿佛丧失了语言能力一样。

赵鹏从兜里摸出了几张皱巴巴的纸币,硬生生地塞到傅树的手里,说:“我们同学几个逛了半天路腿都酸了口也渴了,你拿这些钱去给我们买几瓶水。诺,看到十几米开外的那台贩卖机吗?”

赵鹏指向远处角落,那里有着一台闪着霓虹灯的贩卖机孤零零地坐落在黑暗之中。

傅树畏畏缩缩的看了眼赵鹏塞到自己的手里的钱,这些钱只买两瓶最廉价的饮料。

“喂!和你说话听到没?”赵鹏朝着目光呆滞的傅树喊道,“你这个怪胎不会连贩卖机都不知道是什么吧?”

众人传来阵阵嘲笑。

这时傅树忽然抬起头,对着赵鹏说道:“那待会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做摩天轮吗?”

傅树的眼神里带着恳求,甚至是乞求。

赵鹏愣了下,他没有想到傅树会提这么一个要求,但他只是不耐烦地搪塞了句:“先去给我们买水,待会的事待会再说。”

傅树失落地再次垂下了脑袋,手里攥着那寥寥无几的钞票,朝着黑暗里的那台贩卖机走去。

“这怪胎真是好笑!”

背后又传来赵鹏他们的讥讽和嘲笑。

傅树迈着孤独的步伐,渐渐从光线里步入黑暗里的那个角落中,他看到的赵鹏嘴里说的那台贩卖机,蜡黄的外壳,略带锈迹,九十年代般的小霓虹灯,一颗颗地装饰在外延。中间的那块玻璃是模糊的,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摆放着什么东西,怪异的是,这台机器没有投币口,唯独在机器的右下角,有着一个漆黑的方形口子,在旁边还写着一行小字:

无需投币,自动贩卖

霓虹灯上的光是这片黑暗里仅存的光芒,它像是黑夜里的篝火,点亮了傅树苍白的脸。

没有投币口,那自己怎么给同学们买饮料呢?

傅树在这台贩卖机上摸索着,但除了那个漆黑的方形缺口,并没有任何可以塞得下手里钞票的入口。傅树着急了起来,这是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可以讨好同学们的机会啊!

傅树其实也不喜欢孤僻,他也希望自己能融入团体中,但孤僻似乎成了自己的影子,只要有光的地方,形影不离。

寻找了一会儿的时间,仍然没有什么发现,傅树隐约听到身后传来了赵鹏他们不耐烦的抱怨声。只能尝试下了。于是乎,他从兜里摸出一叠皱巴巴的钞票,仔细数着摸出了买饮料要补贴的钱数,连着赵鹏给自己的那几张,递向了那个漆黑的口子里。

但就当要将钱塞入那里的时候,只听到一阵悉悉窣窣的响声,一个红色东西从那个缺口里滚了出来,掉落在地上,骨碌碌的滚了几下,静悄悄的停在自己的脚下。

傅树低下头看,发现那是一个红色的绒球。

在那一瞬间,傅树突然有着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他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这个东西,那种熟悉就像是曾今一直陪伴自己左右的东西,但即便自己努力想去回想,仍然是记不起来。

红色的绒球在霓虹灯的照射下散发处艳丽的视觉感,像是将底下冰冷的水泥地撕扯开了一个血口,散发出吸引野兽的血腥。那东西似乎有着什么说不明白的魔力,牵引着心中的好奇,傅树将其捡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傅树忽然感觉到四周围好像好什么动静。常年的孤僻使得他常常独自一人走夜路,久而久之,在黑暗的环境下里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敏感,很快,他的余光注意到,在黑暗深处,似乎有着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凭着感觉扭头看去,傅树发现在这台贩卖机的背后,躲着一个穿着滑稽的小丑!惨白的脸上涂着各异的图案,嘴唇勾勒上一层厚厚的鲜红色的颜料,颜料似乎还没有彻底风干,有些从嘴角两边淌了下来,一直流到下巴,看起来宛如刚喝了鲜血一样。他露出半个脑袋,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注视着傅树。

傅树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他最害怕小丑了。

从小到大傅树对小丑有着一股难以解释的畏惧,即便他们的表情和装扮看起来再滑稽,傅树也觉得可怕,所以来游乐场玩,他从来不敢接小丑手里的气球。

“你要,你要干什么?”傅树朝着小丑警惕地问。

只见小丑流露除了出可怜的颜色,他低沉着眉毛,指着指自己白色的鼻尖,又指了指傅树手里的红绒球。傅树这才发现自己手上的原来是小丑的“鼻子”。

“这是你的吗?”傅树抬起捏着红绒球的手。

小丑点了点头。

傅树仍是不敢直接靠经面前的那个小丑,把手里的东西归还给他:“那你站在那里别动,我把红绒球丢过去。”

小丑朝着傅树笑,这是一个怪异的笑容,蜡白的腮帮高高鼓起,嘴角露着夸张的弧度,那表情似乎在笑,但傅树总感觉有些阴森,像是隐匿在黑暗中的精神病病人,露出的神志癫痫的笑容。

傅树蹲下身,把手里的红绒球朝着地上滚了出去。

红绒球咕噜噜地滚了一阵子,停在小丑的跟前。

几乎是同时,一只穿着运动球鞋的脚却狠狠地踩在了红绒球上。

傅树抬头看,是赵鹏。他左右站着高丘和何宇。

“大家都在等你送水呢,让你买个东西怎么买这么久,原来是在这里和小丑玩啊。”赵鹏的眼睛注视着躲在贩卖机后面的小丑,这小丑的打扮似乎和往常的有些不一样,面前的这个不论服饰还是妆容都更加的怪异。不过不论如何,小丑这个形象在赵鹏的心中是很厌恶的,就像他厌恶傅树一样。

赵鹏狠狠地碾了碾脚底下的红绒球,恶狠狠的看着一旁的傅树“你也是个小丑。”

傅树像是被误会似的慌忙地摇头,他想开口告诉赵鹏自己刚才事情的原委,但始终没有胆量说出口。

而那个小丑,见到赵鹏做出此番动作后,像是被弄坏玩具的小孩子一样,哭丧着脸,咧着那张鲜血般艳红的厚嘴唇,眼睛汪汪地看着自己被踩在脚下的“鼻子”,带着白手套的双手在半空中比划着,似乎像在挽留什么。

“哈哈哈,你们瞧瞧他那滑稽的样子!”

小丑此时的模样让赵鹏捧腹大笑起来,他指着小丑光秃秃的鼻尖,朝着两旁的伙伴做了个露出了胜利般的嘴角,“小丑没想到还会哭鼻子,原来是个傻大个。”

赵鹏和他的两个伙伴都笑了起来,他们拿出手机来,对着拍照,嘲笑他身上的每一匹衣布,嘲笑他的每一寸肌肤。

刺眼的闪光灯在小丑的脸上闪着,使得他本就惨白的链家变得更加毫无血色,小丑像是畏惧光线一般,用双手捂着脸,透过手指间的缝隙,似乎可以看到他可怜的眼神。

傅树看着眼前躲在贩卖机后遮掩着自己的小丑,他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在频频闪动的灯光下,傅树仿佛看到自己,在学校被同学用墨汁捉弄涂了一脸,大家用手机疯狂拍照嘲笑的场景。傅树想上前制止赵鹏他们,但是突然间,自己竟然害怕起来,不知所措地看着小丑,隐约间,他仿佛看到小丑竟然在向自己笑。

赵鹏拍够了照片,得意的看了眼自己的“杰作”,脸上的笑容愈发猖狂,他看着小丑,好不留余地地讥讽道:“你真应该瞧瞧自己的模样,你就是一辈子当小丑的料!”

话音刚落,却见刚才还遮掩躲闪、畏畏缩缩的小丑,突然猛地放下了挡在脸上手,露出他那阴森森的脸,眼睛瞪得滚圆,咬着牙,直勾勾地盯着赵鹏。

赵鹏吓了一跳,松开了踩在红绒球上的脚,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其余的两个人也是一样,他们紧张地看着眼前这个神情徒然变得凶恶的小丑,生怕他做出什么举动出来。

小丑的苍白的腮帮上浮现着明显的青丝,眼睛里好像有些发红,他一眨也不眨、一动也不动的看着赵鹏他们,在怪异的妆容的映衬下,使得他的表情更加的诡异。

对峙了四五秒的时间,小丑迅速的伸出了自己手,捡起了那个被踩得灰蒙蒙的红绒球,然后又迅速缩回去,紧接着整个身子躲进了贩卖机后的黑暗之中。

赵鹏回过神来,看着小丑消失的那片黑暗,骂道:“装腔作势的家伙,靠!要是早点反应过来非得拉过来狠狠揍一顿!”

何宇也被刚才的景象吓得有些不轻,他缓了缓,道:“别搭理这种人,小丑就是用来供人捧腹的可笑角色。”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真是个有病的丑东西!”高丘道。

赵鹏看着站在一旁不敢做声的傅树,劈头盖脸就是骂道:“瞧瞧你自己,真是个怪胎,让你买个水这么简单的事情你做的都拖泥带水的。”

赵鹏走进傅树,蛮横地夺过了傅树兜里的一叠叠钞票,像是命令般的说道:“这些钱先放在我这里,我改天再给大家买水。”

傅树心里清楚赵鹏只是想将这些年占为己有,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变相“抢劫”了,但自己能做什么呢,始终不敢当面对他说什么。甚至他还荒唐的心想,这些钱如果能换来赵鹏对自己的些许好感也是值得的。

“行了,我们先过去,大家都在那里等着我们呢。”何宇说道。

“走吧。”赵鹏没好气地朝着傅树道。

但是,当四个人回到原来等待的位置的时候,却奇怪的发现,同学们都已经不见了。四处张望了番,仍不见踪影。

赵鹏皱着眉头:“人怎么都消失了?”

“应该是天色太晚了,他们的家长叫他们回去了。”何宇看着自己的手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十点多了。

高丘抱怨道:“真是群无聊的家伙,多等我们会儿会死吗?”

赵鹏恼怒地瞪了傅树一眼:“瞧你做的好事,扫了大家伙的兴致。”

傅树低着头,不敢作声。

“我们几个先去新建的摩天轮那里玩吧,反正有的是时间。”赵鹏说着,就朝着售票的地方走去,其他人也紧跟其后。

傅树悄悄地抬起头,也慢慢地跟在他们的后面。但就在自己抬头端详四周围的时候,他却发现十分钟前还人潮涌动的游乐场,此时竟然变得空荡荡的,除了自己和赵鹏他们四个人外,没有看到半个人的踪影。

这让傅树感到有些恐惧,因为这个时候离游乐场闭馆的时间还有两三个小时,而所有游客突然宛如蒸发了一般莫名奇妙的凭空消失,实在让人感到诡异。

游乐场的器械和灯光都在一如既往的正常运行着,旋转木马的童谣声,过山车的摩擦声,电玩机的游戏声,混杂在一起,幽幽的回荡再游乐场的上空,五彩斑斓的灯光,还是通透明亮,没有暗淡半点亮度,但在此时空无一人的环境下,热闹,更显得安静,光明,更显得黑暗。

赵鹏他们似乎好像都没有察觉到这个端倪。

此时的他们已经站在售票口了。

“怎么没有人?”高丘疑惑,售票窗口里的灯还亮着,但是座位上却不见人影。

“这个岗位没人值班吗?”赵鹏将头稍微探进窗口里,左右环顾了下,仍是没有看到人,他大声地喊道:“喂!有人吗?有没有人?我们要坐摩天轮!”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