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结果花坊:黑暗的人生

一月的浅浅 2019-11-18 19:02:46

1

李军是某公司某片区的外卖送餐员,他做这一行已经三年多时间了。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有不得不提的一件事儿。

有一位老小区的三零二室住户一年365天,一天三五次顿顿点外卖,三年多的时间风雨无阻。哦不,时间可能会更长,在李军还没开始做这行的时候可能就开始了。

这个住户从来没有露过面,每次都会在外卖订单上备注:将外卖直接放在门口,敲门三下就可以离开了。

有一次下大雪,李军送外卖迟到了半个小时,送的餐都冷透了。他本来想当面给住户道个歉,可是他站在门口说话,却一直没有等来对方开门或者应答的声音。

半晌,李军只等来了住户的一条短信,说他不介意,并且催促着李军快点离开。

因为着急着送餐,所以李军并没有再多作停留,但是这件事也让李军对302这位住户更多了一份关注。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李军也不例外。

什么样的人会整年整年地顿顿点外卖?而且不愿意露面,也不愿意说话。

住在这个老小区的多半是老人,对方可能是一个独居老人,有可能还是个哑巴。

他对这位住户的好奇在日积月累之下越发强烈,有时候真想撞开门看看里面到底住着什么样的人。当然,他也只是这么想想,每次他都是规规矩矩地把餐送到门口再敲门三下便离开。

因为他有一大家子需要养活,还有下一餐等着他去送,他也没有时间在这件事上多作计较。

今天不一样,因为今天是李军作为送餐员的最后一天,这餐也是他送的最后一餐。

李军照例将餐摆在302室门口,敲了敲门后清清嗓子大声说道:“今天是我最后一天给您送餐了,明天我就离职了。这几年咱们也算朋友了,能见一面吗?”

李军的声音很大,在这稍显破败的楼道里回响了两遍,他能保证,屋里的人就算是个听力有欠缺的老人,也该听见他的话了。

可是李军依旧没有等到对方的回答,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而充满忐忑的,特别是他现在身处于一个偏僻且人烟稀少的老小区,天色也已经暗下来了,只有头顶那盏昏黄的灯在微微闪动。

李军掏出手机准备在等待的时间里找点事情来做,却正巧在这时收到了302室住户的短信。

“谢谢你,再见。”

简单的几个字表明了对方的态度,谢谢他这几年送餐的辛苦,只在短信上的再见也说明了不会见他的意思。

李军收回手机,并没有露出什么别的表情,只是冲着门内大声告别:“好吧,那再见。”

说完后李军头也不回地下了楼,下楼的声音在寂静的楼道里格外清晰。

几分钟之后,302室的门慢慢打开了,假装下了楼然后又悄悄回头的李军看见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长长的头发杂乱,一张脸畸形扭曲,脸上颜色不一,没有一根眉毛的人从302室走了出来。那张脸李军再也不敢看第二眼,只能从他的穿着来判断,这是一个年轻男人。他蹲下身取走外卖,然后快速地回了房间,只留下一阵在楼道里经久不散的恶臭。

李军捂住口鼻也阻挡不了那臭味的侵袭,他不敢出声,头也不回地跑出了这栋楼。

这一生,他都不会再踏入这栋了,李军想。

2

金鑫是农村出来的孩子,他家人对他的期望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可是偏偏他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人。

来到大城市后,金鑫越混越差,充分演绎了郁郁且不得志这句话的精髓。

这不,因为没有钱,他只能租住在一个破旧的老小区内,小区里基本住的都是老年人。虽然房子的主人信誓旦旦地说这房子绝对没有死过人,但金鑫并不相信。

没有死过人这房子租金能这么便宜?

金鑫是无神论者,他一个大男人也不怕这些,于是便搬了进来。

住进来一个月后,金鑫才发现问题所在,这个楼道经常散发着一股恶臭,特别是住他对面的302周围。

并不是金鑫反射弧太长,而是他作为一个加班狗,每天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回到家基本都是累瘫了直接睡觉。而且他之前不仅有鼻炎还有点感冒,所以一直没察觉到这件事。

那天金鑫难得休假在家,本来看外面天气好想打开门窗透透气,结果这气不透还好,这一透反倒越透越难闻。

金鑫赶紧关上门窗,找寻半天后终于发现恶臭的来源是对面302室。那恶臭并不是普通的臭味,而是一种腐烂的味道。

臭得实在受不了,金鑫敲了敲302室的门,可是门内并没有任何回应。

也许是不在家吧?

金鑫一阵郁闷,但也别无他法,只能就此作罢。

但是就此以后,也不知是金鑫的鼻炎彻底好了的原因还是心理原因,他之前没有发现的臭味,在他发现后,只要他一进这栋楼就觉得那臭味如影随形,到处都存在。

这日子过得寝食难安,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为了解决问题,金鑫也顾不得礼貌问题了,每天上班之前下班之后都会去敲敲302室的门,期待能找出主人解决问题。

可是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个月,并没有任何成效,反倒是金鑫因为吃不好睡不好本就不健硕的身体被磨得更加消瘦。

金鑫给房东打电话询问302室的情况,房东却总是故左右而言其他,金鑫问得急了,他就支支吾吾地不肯回答。金鑫着急上火,嚷嚷着要退房,房东只留下一句话就挂了电话:“咱们可是签了合同的。”

是啊,金鑫可是交了半年的房租呢,这才住了一个多月,他其实也不想搬,这房子本身没什么问题,就是对面那个302室太害人。

挂了电话,金鑫决定请假来解决这个问题。

金鑫走访了这栋楼其他的住户询问情况,本来年纪大的人都比较和善,金鑫先还和他们聊得好好的,可是一提起302室,他们的态度就变了。有的人摇头叹气,有的人变了脸色,有的人闭口不谈,除此之外再没有多说什么。

探听一圈下来,金鑫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只是一个老婆婆隐晦地告诉他:“那也是一个可怜人,你不要难为他。”

这句话告诉了金鑫两个消息,一是302室的确住着一个人,二是302室住的的确是一个人。

一个人的话,那就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金鑫并没有深思老婆婆的话,只是飞奔上了楼,他心底想的却是:正是因为有这些人的容忍,所以才导致303室的人如此肆无忌惮。他找了对方那么多次,居然都被无视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况且,他只是维护自己的权益而已。

金鑫打定主意要和302室的人谈一谈,可是无论他怎样拍门叫嚷都没有引起门内人丝毫的反应,只有腐烂的气息不停地往鼻子里钻。

闻着这味道,金鑫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这楼里住的都是孤寡老人,会不会302室的人发生了什么意外?

不然为什么屋内一直没有什么反应,还有这样腐烂的味道?

金鑫越想越觉得心惊,他慌忙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3

赵慧刚被调来这个社区居委会,对其他人都不熟悉,唯一熟识的就是她妈妈的好友孟大妈了。

孟大妈在这个居委会工作了二十几年,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用文艺一点的说法就是,她为这里奉献了整个青春。

赵慧妈妈经常和孟大妈一起逛街串门,赵慧和孟大妈也经常接触,所以关系比较亲近。

这不,赵慧调来这个居委会后,不用赵慧妈妈关照,孟大妈就对赵慧多有照拂,赵慧和孟大妈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

今天赵慧看见孟大妈急匆匆往外赶,以为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赶紧也追了上去。

“慧慧,我要去一个老小区处理点事,你就别跟着我了。”孟大妈难得地拒绝了赵慧的陪同。

“我正好也没什么事,孟妈妈你就让我去吧。”赵慧扯着孟大妈的袖子撒娇。

居委会里呆着都是些枯燥无味的工作,哪里有到外面去好玩。而且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孟妈妈越不让她去,她就越想去。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就别耽搁了,我来不及了。”孟大妈着急,看着赵慧撒娇的模样,又有些哭笑不得。

“是啊,是啊,来不及了,我们快走吧。”赵慧说着就拉起孟大妈往居委会外面走去。

“我真是怕了你了,你知道我是要去干什么吗?你就上赶着往里凑。”也不知是不是真来不及了,孟大妈也不再计较,只是边走边轻叹。

“您说吧,我洗耳恭听。”赵慧打了个哈哈,并没有将孟大妈的凝重放在心上。

孟大妈吐出一口气摇摇头,想着等下要面对的事情,只能将情况大概向赵慧介绍了一下。

老小区302室住着一个可怜人。

在一场大火中,他全家都被烧死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那场起因成迷的大火不止夺去了他家人的生命,也让他惨遭毁容,那年他才十二岁。

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去读过书,独自一人生活在政府分配的居民楼内。

一蹶不振的他每天不愿意出门,也不愿意与人交流,他生活的303室常年飘散异味。因为那栋居民楼生活的都是受那场火灾影响的原居民,所以对他很是忍让。

直到最近有人报警,才将这件事铺到明面上来。有媒体记者关注到了这件事,社区也要配合媒体将这件事处理一下。

“慧慧,等下你就不要进去了。”孟大妈关心地叮嘱着赵慧。

一个单身男独自生活了十几年的房子,孟大妈实在不想让还没有结婚的赵慧一起进去。

“没事的,我什么场面没见过啊。”

赵慧不以为意,却在闻到那臭味后忍不住皱了眉头。

看到已经有清洁人员运出来大堆的垃圾,赵慧忍不住一阵反胃,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你还是和我先去接待记者吧。”孟大妈不忍心,拉着赵慧走向了一旁的记者那里。

来采访的记者叫许梦娇,和赵慧年龄差不多。

几人聊天还算愉快,许梦娇也不扭捏,直接将之前采访的内容分享了出来。

一个是以前经常给302室送外卖的人,一个是之前租住在302室对面的人。这两人都站在自己的角度讲解了302室的一切,给这次采访带来了一个良好的铺垫。

赵慧听完有些唏嘘,对302室也多了几分好奇。思考片刻,最终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她决定和她们一起去302室看看。

4

我的人生是充满黑暗的。

这些黑暗不止在身边,也在我心中。

我时常想,即使脱离了这具丑陋的躯壳,我的灵魂也依旧见不到光明,得不到救赎。

我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

没有人知道当年那场大火是如何烧起来的,只有我知道。

所以我日日夜夜受此折磨,无法与人言说,也不可与人言说。

今天,是我独自生活十四年来最热闹的一天,当然,这种热闹是对302室这间房子而言,与我无关。

很多人在这间房内进进出出,清理着我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我假装不在意,心底却产生了另一个想法:如果我死了,自己在这里生活过的印记也会这样被清理掉吧?

这不是我第一次想过死,却是我第一次想死后的事。

我曾经不敢想,因为我没有一个家人了,以后也不会有,所以这注定我死后没有人会记得。

但今天这样想想,其实也不错,我这样的人,还是不要有人记得的好。

房间被清理得差不多的时候,有几个女人闯了进来,她们穿着讲究,与这里格格不入。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