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拐卖一只狼

千雪寻城 2019-10-20 17:04:43

1.您还是人类吗?

深秋了,天凉了,像这种山区的风更是凛冽,而黎溪只是穿着酒红色的连帽衫,牛仔裤,站在路边打着伞,漫不经心的打量着远方。

任谁往这边看,都能知道这肯定是个美女,还是个不怕冷的美女。

黎溪无所事事,在心里惦记着自己的猎物。

她打开手机扫了一眼,QQ记录上是言柯十分钟前发来的消息,说他快到了。当时她也快到了,只不过拐到这儿的时候,手机就基本没信号了。

黎溪合上手机,忽然听到一阵车辆行驶的声音,发动机的轰鸣声不大,她却听得十分清晰,过了一会儿,声音停了,黎溪歪头看向前方山路,过了一会儿,远处一个人影遥遥向这边跑来。

“不好意思,山路太绕,久等啦!”大男孩清亮的声音响起。

在看清言柯的一张脸时,黎溪的笑容愈发的深厚,她默默吞了吞口水。

她耐性一向很好的,没关系呀,而且这也不久啊。

黎溪眼看着他快步走过来,然后一脚踏进被树叶掩盖住的大网上。

上钩了,猎物!

大网猛地一收缩,言柯却飞快紧紧抓住网的一端,用的力气很大,大到……网居然没收上去!

黎溪无声的张了张嘴。

什么情况?

言柯发现自己的一只脚被不知哪儿来的网给绊住了,眉头微皱,另一只手在身后背包处摸索,并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剪刀,咔嚓,咔嚓,咔嚓。

他成功把自己从网中解救了出来。

然后毫不在意的把网往旁边一扔,走过来傻笑道:“那个…你好,之前说过了,我是言柯,你就是‘笑笙歌’吗?”

“……”我……

黎溪轻轻捂了捂心头位置,又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笑的有些勉强:“是啊,我叫黎溪。”

言柯看着她笑,更高兴了:“美女啊,本人比照片还漂亮!”

“哈哈,客气。”

然后,黎溪就不知道还能和言柯说啥了,也没打算继续下去,她笑着又偷偷打了个响指,用法力控制着不远处几支羽箭飞过来,可还没等她象征性的装作受惊大喊大叫,言柯就也注意到,一个转身,空手接羽箭,随后依旧特潇洒的把箭一折,丢向一边。

这次黎溪是真的被惊得目瞪口呆了。

“我去,你是人类吗?!”

“啊?哈哈哈哈哈哈不然呢?”言柯想来也发现自己身手过于矫健,只好使劲儿的笑。

黎溪耸了耸肩:“那你为什么这么厉害?又是网又是箭的,正常人早就一举玩完了。”说完,她忽然想起自己漏了挺重要的一句话,连忙一拍大腿:“哎呀!光顾着看你了,我都忘了问,这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啊?”

她这样看起来好像确实不太正常,黎溪也知道,正警惕着,谁知言柯半点没有奇怪,挠了挠后脑勺,笑道:“因为……我练过,跆拳道黑带。然后有这种东西的话,可能是有人在打猎吧。虽说大网摆这儿是有点缺心眼,又没人守着,网到路人怎么办。”

那叫一个不当回事儿啊,就好像对这些多习惯一样。

黎溪依旧一脸诧异的盯着他。

言柯忽然道:“诶,又没下雨你干嘛要打伞啊?”

黎溪难得受了挫,心情不太好,凉嗖嗖道:“因为晒。”

说完,转头便往前走。

言柯在后面傻站了一会儿,看了眼天上的太阳,被冷风吹的打了个喷嚏。

深秋的太阳……晒吗?

他也耸了耸肩,快走几步跟上了黎溪。

美人不愧是美人,活的就是精致。

2.你像个吸血鬼

言柯和黎溪并肩走着,黎溪总觉得自己旁边那位仿佛是个傻子。

就是,言柯,走一会儿,看她一眼,笑一会儿;再走一会儿,再看她一眼,再笑一会儿,黎溪终于忍无可忍,狠狠瞪了他一眼:“看什么呢?”

言柯笑:“看你啊。”

“看我做什么?”

言柯说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啊:“因为你好看。”

黎溪被夸的没了脾气,鼓着嘴将脸转向了一旁。

行吧,你说得对。

两人一同到了旁边的镇子,山清水秀,秋高气爽,黎溪心情中午好了起来,她知道,这次的偷血计划大概是废了。鉴于对手过于强大,黎溪决定放他一马。

走进一家小吃,黎溪菜单都没看就开始点菜:“老板,一盘血肠,一份毛血旺!”

“好嘞!”

言柯也跟着她坐下点了菜。

这种比较偏的小镇,平时来的人也少,等菜期间,店长也没事干,靠在一边便同他们攀谈了起来:“你们今年多大?”

黎溪:“二十一。”

言柯:“二十二。”

言柯看了黎溪一眼,忽然歪头笑眯眯道:“那我比你大一岁啊。”

黎溪没接话,在心里默默吐槽:我比你大一百岁。

店老板笑吟吟的看着他们,又问道:“是情侣吗?”

没等黎溪说不,言柯便飞快回他:“还不是呢!”

店老板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黎溪无声看向言柯。

他几个意思?

没等多久,黎溪的血肠便先上来了,黎溪安静吃菜,言柯便和店老板你一言我一语的攀谈了起来,那架势简直是一见如故啊!她听老板那话里话外,乱点鸳鸯谱的意味十分明显,而每当说到这个话题时,言柯也不反驳,就是一个劲儿的笑。

黎溪不禁有些纳闷,言柯是不是喜欢她啊?虽说网上已经聊了近一个月,可毕竟他们才刚见。

过了一会儿,菜品上全,店老板终于意犹未尽的离开了,这场没什么意思的闲谈里,黎溪唯一听到比较重点的内容就是,言柯在Z大上学!巧了,她现在也在那所大学!

这……不太好办啊。

于是,在又听清他是哪个系的后,黎溪暗暗下定决心,那片活动区她以后大不了就不去了。

言柯吃饭速度令人,黎溪还没吃多少呢,他已经一盘子都扒拉完了,他闲的没事干,单手撑着头看她,道:“黎溪,你知道吗?我总觉得你和女孩不太一样。额…我不是搭讪,是真这么觉得。”

废话,血族和人能一样吗?

黎溪专心吃菜,听他胡扯。

言柯认真回忆道:“就比如……就我刚才所见,你手特别凉,脸特别白,出门打伞躲太阳,还爱吃带血的东西,不像个人类,倒像是吸血鬼。”

黎溪手中筷子顿了一下,但她很快便反应过来,翻了个白眼,道:“你西幻电影看的是不是有点多啊?”

作风问题很难掩饰,生活中,其实也不止一个人跟黎溪说过她像吸血鬼了,当然,通常也只是说说,她就算承认了也没人信,所以黎溪不怕别人说。

言柯点头:“是有点多,但问题不在这里啊。电影里有些东西其实现实中也是存在的,就比如……狼人,吸血鬼……”

言柯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的报种族名。

黎溪回答的漫不经心:“哦,你见过?”

“何止啊,我就……”

黎溪终于抬头看他,掩饰着目光中的情绪。

言柯道:“我舅也见过。”

“厉害!”黎溪也说不清自己这算是放松还是失望,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

言柯继续兴致盎然:“待会儿去哪儿玩啊?这地方我熟,我带你走!咱上午好好玩,下午早点走。”

“嗯?”黎溪擦了擦嘴角,茫然而无辜的看着他。

这地方不是她约言柯来的吗?他为什么会熟?!

“哈哈,你不知道啊?这小镇是我老家啊!”

黎溪强作镇定,内心抽痛。

强龙打不过地头蛇!这个人果然不能吃了!

言柯见她盘里的东西快要吃完了,立马抢着结了账,拉着黎溪就往外跑。

“喂,你慢点,我跑不动!”

言柯立马听话慢了下来,黎溪冷漠的抽出了手:“走你就好好走,拉我干嘛?”

言柯笑道:“对不起啊,不好意思,我着急了。”

黎溪考察过地形,认识这里的路,知道前面是一片枫树林,就是从来没来过。

主要原因是从前步骤完全进行不到这里,大多数人开局倒地,她抽过血后从来都是留下车票钱原地开溜,并将对方完全彻底打入黑名单,所以,镇里她反而没有言柯熟。

言柯带着黎溪兴冲冲的左拐右拐,走了一会儿忽然停下脚步,手指指着前方一声高呼:“看!”

黎溪抬头看过去,登时被惊艳到了。

此时正是好季节,枫叶被秋意染的火红,绚烂而热烈,一排排的站在道路两边,小路上也散落着已经飘落下来的黄叶,金红色的路,湛蓝色的天,乍一看,美好得不像话。

男孩正要率先冲进去,跑了几步又想起了什么,折了回来,像个绅士一样微微躬身单手指着那好像没有尽头的路,笑道:“公主,请。”

黎溪走进去,表情波澜不惊,可一路看着左右枫叶,走到身后的人完全看不见表情的地方,嘴角又忍不住的微微上扬,她觉得……有点甜啊。

她径直向前走着,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唤她:“黎溪。”

黎溪回头,镜头前的闪光灯咔嚓一闪,还没来得及收敛的笑意悉数收入照片,男孩手中抱着刚才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相机,冲她大大咧咧的一笑。

“好看吗?”黎溪凑过去,有些好奇。

“特别的美,像个仙女。”

哪有那么夸张?

黎溪撇了撇嘴:“舔狗。”

言柯拍手:“评价到位!”

黎溪终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