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老女人扑倒二十出头的小帅哥

Ann 2019-08-30 15:02:56

1.合租

刘国,男,二十五岁,一名普通超市保安,月收入三千左右。为省下房租,与一名四十多岁的富婆王然,人称然姐合租。该名富婆,来自农村,自己一人经商,稍有成就,一人收入养活一家七人。

搬入合租公寓的时候,看到前凸后翘的王然,刘国心身荡漾,说,然姐,很庆幸能与你成为室友。并主动握了然姐的白嫩细手,他脸颊有点微红。

然姐,说,“小伙子蛮不错的哦,小小年纪可以养活自己,不像现在的一些年轻人只会在家啃老。利落点,收拾好行李,入住第一天,姐请你吃顿好的。”听到然姐的诚心邀请,刘国这个没谈过恋爱的小伙子,这次不仅仅脸红了,连耳朵都带点红晕了。连忙反应过来,提着自己的行李,一边进屋,一边说“好啊,然姐,马上就好了”。

半个小时后,刘国满头大汗,想想还要出去和然姐吃饭,利落地换了套衣服。临出房门前,还再三确认自己的衣服搭配有没有失误,准备出去时,还依依不舍地照了镜子,看看自个的帅气发型,刘国猛感信心十足。

此时,然姐在走廊等得有些许不耐烦,便催到“小伙子,你好了没有

啊,再晚点,饭店要打烊了”。刘国有点紧张地应到,“好啦,马上就来”。不一会儿,刘国就急急地赶到然姐面前,额间发须有点微乱。注意形象的然姐,伸手前去捋了捋他额间的碎发,还说“年轻人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不然,怎么能找到女朋友呢?”。然姐一米65高,刘国一米75高,两两站在一起,也不觉得谁较高一点。被然姐的动作与话,刘国先是觉得高兴,听到然姐的话,觉得有点失落。但又不敢表现得十分明显,便说道,“然姐,开什么玩笑,我还没玩够。”

2.入伙的第一顿

然姐,“不说那么多,走坐我的车去吃饭吧”。刘国,“好啊,然姐都有车了,我得好好努力,争取快点买辆车才行”。

十分钟后,到了饭店,然姐轻车熟路地点了一桌的招牌菜,还点了半打威士忌。然姐,是个好酒之人,平时经商没少喝酒,酒量那是没得说。

十五分钟后,菜上齐了,酒也备着了。看看着那半打的酒,刘国这个平时很少碰酒的人,微微有点一愣。热情的然姐,道:“别愣着啊,别害羞啊,赶紧开动啊。来姐敬你一杯,干了!”。面对然姐的热情,刘国,不好拒绝,和然姐碰了一下杯,连忙低头喝掉。几杯酒下肚,然姐脸颊有点微红,看起来更有韵味,刘国则有点晕了。急忙对然姐道:“姐,我真不行了,平时基本不碰杯的。”

看着这小伙子,然姐想到自个年轻的时候,便让刘国自个吃菜,她自己接着喝。就这样,半打酒悉数进了然姐的肚子里。酒过三旬,两人都喝饱吃足。

3.回家醒酒

微醉的刘国扶着已经很醉的然姐,回到租住的公寓。醉得不醒人事的然姐,一打开门就直接趴在大厅的沙发上。此时,门窗并没有全开,空气有些许闷热,气氛有点不同寻常。

半醉的刘国摸进厨房,准备做醒酒汤。大厅里的然姐,满口嚷嚷着“热”,领口的纽扣被扯得很低,就如往常她自己一个人居住一样,衬衫上的扣子解了几个。醉得不行的然姐继续睡了。

过了一些时间,醒酒汤做好了,刘国端着醒酒汤出来,口里喊着“然姐,醒酒汤好了,喝了再睡吧。”。他抬头一看,入眼的是,国色生香。嗓子有点沙哑,口有点干,身体有点热,他微微咳嗽了几声,又生怕吵醒然姐。于是,他自己端起醒酒汤就自己灌下去了。人开始有些许清醒,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时,有点尴尬,有点开心,如同一个恋爱中的小男生一般。

“热,热,我好累啊,”,“为什么你不理解我”,“呜呜”,在沙发上的然姐咽语着,翻了个身,衣服扯得更开了。眼睛有些许睁开,朦胧间,看到眼前的人,好像看到了自个丈夫的样子,心中苦涩不已。然姐,猛然站起来,抱住刘国直接哭起来,“你个死没良心的”,锤着他的心口。

还没娶妻生子的刘国,不知道怎么安慰然姐。只是凭着男人的感觉,轻轻抚摸着然姐的背部。好像有些许奏效,原本聒噪激动的然姐已经安静下来,有点困,她的眼睛又闭起来了。

心想醒酒汤她是喝不了的,刘国把她抱回了房间。把她放平在床上,脱掉她的鞋子,找来热毛巾,擦了擦她的脸,盖上了被子。窝在被子里的她睡得十分香甜,虽然岁数已经不小,可是睡颜却是很美。刘国看着她,轻轻地用手抚摸着然姐的脸,指腹在她的唇部停下,有点不舍移开,娇滴滴的样子很想亲一口芳泽。他这样子想着,有点不舍地对着亲下去,软软的触感,内心的那股冲动又被激起来了。

“嗯,嗯,嗯······”,王然被吻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他慌张且不舍地放开了她的唇。重新把她的被子盖好,急匆匆地跑回自己的房间,他连忙洗了冷水澡。回想起,刚刚隔壁房间那一幕,刚刚灭下的火又冒起来了,“该死”。洗了多次冷水澡的刘国,火终于稍微灭下去一点,躺着床上,该死的清醒,最后,都不知自己数了多少只绵羊。

4.美梦失去的清晨

“早啊,然姐,吃点早餐吧。我亲手做的”,刘国有点期待。已经梳洗好的然姐,给了漂亮的笑容,“好啊,真期待你的手艺。”。说完,动手就拿起了一个包子,刘国主动给她倒了杯豆浆。

“好喝,早餐味道不错,辛苦了。”。

想起昨晚的事情,刘国内心还是有点高兴,不知道她还记得多少。“然姐,昨晚,你喝醉了,你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然姐,一脸懵地回答:“哈?我昨晚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吗?不太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

“这样啊,也没什么事。对了,该出门了,时间不早了。”,刘国些许失落地回应道。说完,刘国就出门上班去了。

接着,然姐也开车去上班了,开着车,心里想着昨晚的事情,好像委屈诉完,心情也不错。

忙完一天的事情,两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公寓,肚子还是空空的。

5.二次醉酒,失控

两人今晚还是出去吃饭,不过,今天请客的人换了。

“然姐,别客气,吃吧,今天,换我来请你。”,说完,刘国递了一杯酒给她。

然姐,二话不说就接起来,喝下去,杯子里的酒已经空了。他连忙满上一杯酒,跟然姐碰一下杯,两人又喝下了一杯。鉴于昨天的好梦,然姐今晚是放开肚皮来喝的酒。

一来二去,今天,两人又喝了不少酒,有点不太清醒。距离公寓不远,两人互相搂着回去,路上聊了不少东西。

看着然姐的样子,红红的脸蛋,不凡的谈吐,心神荡漾,一次又一次,趁着醉酒,刘国的胆子也壮了不少,摇了摇她。“然姐,你在听吗?我喜欢你,接受我好吗?嗯!”

“好,好,我有在听。你在开我玩笑,哈?胆子不小啊,臭小子。”,边说边指着他的胸腔。

呃,哈哈,他大笑了几声,“没有,我说的就是真。我怎么敢开你的玩笑!”。娇滴滴的唇,好像咬一口,他也是这么做的,凑到她脸前,偷偷亲了一口,赶忙跑开一大步,生怕惹怒她。

她摸摸自己的唇,好熟悉的感觉,“多久,没有这样子了”。

“你别跑啊。等等我。”,说完,她错乱地跑起来,紧追着刘国。两人,你追我赶,很快就回到公寓。

醉了的然姐已经分不清,眼前的男人究竟是谁。只是,当成自己丈夫最初追自己的毛头男人,她搂着刘国,“我也很喜欢你,爱你”。

刘国开心得像个小孩一样,抱起然姐就是一直亲。

“要我,我想你”,然姐有点害羞地说道。

“可以吗?”,他问道。“嗯,嗯”,她回答。

接着,一室旖旎,忘却烦恼,沉醉其中,世界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

6.果断撇清关系

最终,两人在然姐的大床上,睡着了,两人体力耗尽。

次日,早晨,然姐,醒来,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和熟悉的地方,没有一点慌张。她动了动身子,发现身体未着片缕,身边还躺着一个男人,细看是隔壁小伙子。她轻身起来。跑到浴室洗澡,看着身上的痕迹,“该死的,没吃过的人,太猛了”,腿间还有点疼。自言自语道:“多久,没经历了,果然,承受不起了”。心想,他还蛮年轻,还有其他机会,应该跟他讲清楚。

彼时,刘国已经醒了,正想着怎么解释好,有点无措地叹了一口气。还没想好怎么跟她说,她已经洗完出来了。

两两碰面,没有火花四射,四目相对,发愣不知该怎么开口。

咳咳,“那个小刘啊,昨晚的事,我们一时冲动,忘了吧。那个你没问题吧?”,然姐有些许羞愧地低下头,不敢直视他的双目。

“不,不,然姐,我会对你负责的,相信我。”,他激动地抱着然姐,“我喜欢你,你也是,对吗?我们试一试吧!”。

“别这样,你我都是成年人。忘了吧,对你我都好,我还有家庭,你还年轻。就这样吧,还有你搬走吧,房租我不要了。”,然姐边说边用力地将他往外推出去。接着,她自己锁起了门,小声地哭泣。门外,他垂头丧气,一直敲着门。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