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顾而一生

叶颐 2019-05-16 16:06:59

1

零点二十,知秋窝在沙发上等着顾秋笙,电视机里播放的是顾秋笙主演的剧《谋权》:亭台水榭,残荷听雨,身着白衣的顾秋笙在棋盘上落下一子:“我想要的,自是会牢牢把它攥在手里。”

顾秋笙用的是原声,即便是从屏幕里传来的,知秋还是觉得好听。

顾秋笙出道以来就一直拍电影,《谋权》是他第一次出演电视剧,顾秋笙原不想涉足电视剧圈,本想着推了,但知秋说想看他演古装剧,顾秋笙看了剧本,皇权争夺的权谋题材,也没有亲密戏,导演和制作团队也十分靠谱,便接了这部戏。

皇权争夺,权谋天下,虽然没有任何感情线,但这部剧依旧爆火,播完几个月了,热度仍然不减。

等着顾秋笙的知秋瞧着电视时有些心不在焉,等了片刻,开门声响起,她便立即穿上鞋跑到玄关处。

顾秋笙被经纪人周礼扶着进门,还没靠近,知秋就闻到浓烈的酒味:“怎么喝了这么多?”

“没喝多少,就是有些晕。”顾秋笙推开周礼,揉了揉太阳穴,随即掀开眼皮望向知秋:“不是让你别等我嘛?”

知秋走上前给他按了按眉角,温声说道:“反正也睡不着,就看了会电视,你先去洗漱,待会我给你泡杯蜂蜜水进去。”

“嗯。”

望着顾秋笙往卧室走去,知秋回头向周礼道谢:“麻烦你了礼哥,进去喝杯茶吧。”

周礼摆摆手:“不用了,这么晚了,我就先回去了,笙歌这边秋姐你多费心了。”说完和知秋道了别便走,知秋送他到电梯口,等电梯时,周礼想到顾秋笙推了的戏还是觉得可惜,索性向知秋说了事情始末:“秋姐,笙哥昨天推了张学为的戏。”

“《归来》那部戏?”《归来》是张学为筹备了五年的作品,如今终于要选角开拍,圈子里都暗地里在抢夺这部戏的角色,张学为拍的戏不多但都是上乘之作,流量指着这部戏给自己傍身,演员是真的不想错过一个好的剧本。

周礼点了点头,斟酌片刻说道:“嗯,那部戏有感情线和亲密戏,所以他给推了。笙哥对剧本挑剔,自从拍了谋权后,找上门的电视剧剧本不是水平太低就是团队不靠谱,他也看不上,如今国内的电影圈不景气,张学为这部作品无论剧本还是团队之类的都很有质量,笙哥推了挺可惜的。”

周礼说完,电梯刚好到了,知秋挡了一下正欲合上的门,望向周礼:“这件事我会和他谈的,礼哥你先回去,开车小心些。”

周礼走后,知秋便进屋到厨房给顾秋笙泡蜂蜜水,望着蜂蜜在水里漾开,知秋出神地想到了张学为和她说的话:“知秋啊,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归来》这部戏的女主角除了你,没有人合适,你也知道我拍戏一根筋,你卖个面子给张叔。”

“张叔,你知道的,我已经三年没拍过戏了,而且现在娱乐圈那么多新人,不存在必须只有我才能出演的角色。”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轴呢,你也先别忙着拒绝,回去再好好考虑考虑,张叔先走了,你考虑好了跟我联系。”说完不等知秋回答便溜了。

2

知秋端着蜂蜜水进了卧室,顾秋笙已经洗完澡,换了睡衣靠在床上闭目养神,知秋走到他身旁,摸了摸他的额头:“头还晕吗?”

顾秋笙摇摇头,接过她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喝完后他把杯子放到床头柜,示意知秋:“赶紧睡吧,我关灯。”

知秋应了声,脱了穿在睡衣外的外套便躺到另一侧,随着灯光的消失,知秋也被顾秋笙抱在怀里,头顶传来他略显疲惫的声音:“以后早点休息,不用等我。”

知秋伸出手抱他,往他怀里蹭了蹭:“嗯,知道了。”

顾秋笙闻言轻吻她的发顶:“等这几天忙完了我带你出去玩。”

“好。”

顾秋笙轻拍着知秋的背,本想着先哄着知秋入睡,但因太过疲惫慢慢地便睡了过去,知秋听着顾秋笙平缓的呼吸便知他睡着了,她轻手轻脚地从他怀里退开,去了洗手间。

知秋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又望了望洗漱台上成双成对的洗漱用品,不知不觉她和顾秋笙都在一起三年了,不知不觉她也有三年没拍过戏了。

《归来》那个剧本在张学为找她的时候她看过,一部关于缉毒卧底的题材,但是选取的切点不大,能够保证影片的节奏和充实,一个本是卧底却沦陷在毒品里的女毒枭和一个执行任务却失去记忆被女毒枭包养的卧底,主线清晰明了,后续冲突也抓人心绪,一个上乘的剧本遇上一个靠谱的团队,想来《归来》这部作品绝对会成为佳作。

周礼说得对,近年来国内电影圈已然不景气,就连电视剧也难出精品,顾秋笙自出道以来不接感情戏和亲密戏本就让他的选择变少了,虽说拍了五部电影一部电视剧让他揽获许多大奖,但是在如今影视圈的状态下,以他对剧本团队十分挑剔的情况,有上乘剧本就不应该放过,否则过个两三年就没有他拍戏的份了。

女卧底、毒品、女毒枭......每一个元素都十分沉重,人物角色情绪起伏亦很强烈,知秋心里是极其欣赏这个角色的,太鲜活了,无论如何,她只能拼尽全力去演绎,或许,三年的空白期会给她带来新的惊喜。

重新躺回床上,顾秋笙被吵醒了,他把知秋重新揽进怀里,带着浓浓的睡腔问她:“做噩梦了?”

知秋伸手搂他的腰,答道:“没有,去上厕所了。”

睡意又席卷了顾秋笙,他亲了亲知秋,迷迷糊糊地说着话:“嗯,知秋乖,睡觉。”

3

“张学为新作《归来》确定由影帝顾秋笙与阔别娱乐圈三年的影后叶知秋出演”

“自《沉沦》斩获影后之后却暂退圈子的叶知秋确定出演《归来》女主”

“继定情之作《沉沦》后,顾秋笙与叶知秋二度合作”

“童星出身再到斩获影后,叶知秋阔别影坛三年携新作‘归来’”

“张学为打磨五年新作即将开拍,是否又将书写一代传奇”

......

自《归来》官博公布主演后各式各样的新闻扑面而来,三年后重新拍戏的知秋热度竟一时盖过了顾秋笙。

被热议的两位主角此时正相拥在沙发上看电影,顾秋笙摩挲着知秋的手,问得有些漫不经心:“怎么突然接了这部戏?”

“没有什么原因啊,就是觉得,不应该错过这么好的作品。”语气里听不出不该错过的人到底是她自己,还是顾秋笙。

顾秋笙没再问下去,随着影片里男女主开始亲吻,他亦低头亲吻怀里的知秋。

几天之后,顾秋笙和叶知秋准备进组,没想到公寓楼下依旧堵着很多记者,周礼带着保安护送二人,记者看到叶知秋便疯狂提问拍摄。

“叶小姐,请问是什么原因让你复出拍戏?”

“叶小姐,为什么你当初获奖后就推了一切工作?其中是否有隐情?”

“叶小姐,此次复出后你将再次重回影坛吗?后续有计划安排吗?”

“叶小姐,请回答一下我们的问题。”

“叶小姐,当年隐情是否与顾影帝有关?”

“叶小姐......”

......

当年叶知秋在获奖后便推掉了所有工作,没有官方回应,想采访也堵不到人,只能在顾秋笙的微博上得知两人恋爱、同居,除此之外关于叶知秋的消息根本找不到,故而,在叶知秋复出之际,所有媒体记者都闻风而来,想要得到第一手信息。

父亲是著名导演,母亲是国际影后,自小就有着非凡演艺天赋的叶知秋,从来不缺媒体想从她身上挖料。

顾秋笙在周礼和保安的护送下护着叶知秋上了车,车驶离公寓,终于隔绝了一切喧嚣。

4

进组后,便开始紧张的拍摄,张学为拍戏要求高,知秋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后面顾秋笙带着她,她也渐渐找到了感觉。拍戏渐入佳境,第二天的戏份除却床戏还有些冲突性较强的戏。张学为提前收工让顾秋笙和叶知秋回酒店对对戏,争取明天一条过。

回到酒店洗漱完后顾秋笙便带着叶知秋对戏,把一些冲突性的戏份对完,在知秋以为可以睡觉时,顾秋笙突然放了一部情色电影。

知秋见状,问道:“床戏就不用对了吧?”

顾秋笙捣鼓好一切,一本正经地回道:“还是需要的,毕竟做事情不能半途而废。”

半途而废个鬼啊!知秋不用脑子都知道顾秋笙在想什么,还装得那么正经。

说来就来,顾秋笙拉过叶知秋到沙发上,电影也在不疾不徐地放着。

知秋调整好情绪开始说词:“你说,这人,是不是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知秋饰演的宁秋本名白夏,是一个卧底,但是被识破身份注射了毒品,从此便沉沦在毒品中,嗜毒成瘾、杀人、贩毒.......一步一步成了女毒枭。而顾秋笙饰演的男主方树文为执行任务成为卧底,一方面亦要寻找两年前消失信息的白夏,潜伏成功后却在一次意外中失去记忆,而宁秋刚好看上了他,给了他一段新记忆,一面养着他,一面让他帮助自己贩毒。

这一段床戏发生的背景是在方树文恢复记忆,宁秋怀疑方树文之下。

两人望着眼前的屏幕,情欲的声音透过屏幕传来,听到宁秋的询问,方树文答道:“那得看,怎么养了。”说完轻笑了两声。

宁秋起身跨坐在方树文腿上,四目而视,她抚摸着他的眉眼:“那你呢,你要怎样才能养熟?”

方树文凑到她耳旁,滚烫的呼吸带着声音钻进她的耳朵:“我重欲。”

说完,他开始亲吻她耳垂,密集的吻一点点流连在颈肩。他抱住她,把她压在沙发上,开始激烈地亲吻她的唇。

一吻之后,知秋终于得以喘口气,谁知道顾秋笙继续亲吻她。

“阿笙......唔......戏演完了。”

顾秋笙离开她的唇,用带着欲色的眸光望着她:“戏是演完了,你勾的火还没灭呢,知秋。”

他低头继续亲吻她。

知秋用软弱的力气推拒着顾秋笙:“明天还要拍戏呢?”

他一边亲,一边回:“我有分寸。”知秋便半推半就的从了他。

5

第二天的戏拍得很顺利,尤其是床戏,连张学为都戏谑说:“还是情侣好,拍亲密戏都不用顾虑太多。”

副导演在一旁接话:“话说回来这还是顾影帝和叶影后的荧幕初吻呢,这会子两人一起连首个床戏都交代了。”

知秋听罢开玩笑道:“我比不过顾影帝,他粉丝多,顾影帝首次触电亲密戏,到时候连宣传费都省了。”

知秋此言让大家都笑了,而顾秋笙站在一旁一言不发,漫不经心的帮知秋理着拍戏时滚乱的头发。

剧组的氛围一直都挺好的,知秋话落也有人附和,一时之间笑成一团。自知秋进组后在相处过程中很多人都对对她有了新看法,家世好,童星出身又有影后加持,一直以为叶知秋是个清冷孤高的御姐人设,没想到却是一个在男朋友面前撒娇卖萌的小可爱。

戏不紧不慢的拍着,知秋终于要迎来她整部戏中情绪最为强烈的戏份:识破身份、被迫注射毒品、在毒品中沦陷、杀人、贩毒......虽说只是几幕带过,但是人物该有的情绪一点都不能缺。

镜面上铺着一层雾气,知秋望着镜子里模糊的自己,入戏简单,但是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和三年前一样,走不出戏。

次日的戏一如既往的顺利,张学为一高兴就放了大家半天的假。

而知秋亦和三年前一样。

和顾秋笙回了酒店,知秋便说要洗澡就跑进了浴室。

站在喷头之下,冷水浸透全身,知秋拼命平复情绪让自己走出去,但是情绪却在脑海里却越绕越复杂,以前表现宁秋对方树文的情绪更多的是玩,人物内心是观众去结合情节自我分析的,但是知秋拍完白夏的戏,宁秋白夏两个人的情绪再加上她作为观众立场去揣摩人物内心的想法,这三种情绪不仅让她走不出白夏被折磨的心理创伤,更让她绕进了宁秋对方树文的情感里。

知秋洗完澡后顾秋笙也在另一个浴室整理好了自己,望着知秋魂不守舍的模样,顾秋笙走过去摸了摸她的脸颊:“怎么这么凉,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方树文,你爱过我吗?”她抬头问顾秋笙。

顾秋笙以为她在找情绪,正想回她,突然发现剧本里根本就没有这句台词,而且,这感觉不对,像是白夏但又带着宁秋的情绪,剧本里也没有。顾秋笙否定了脑海中的可能,却想起了三年前她和他们拍沉沦时,她也是像刚才那样带着戏里的情绪,喊着他戏里的名字。

顾秋笙双手捧着她的脸,一声声唤她:“知秋,知秋,是我,顾秋笙,知秋。”

回过神来的知秋猛地抬眼望顾秋笙,他知道了。

安静了许久,顾秋笙才开口问知秋。

“什么时候的事?”见知秋不答,他继续追问:“拍《沉沦》时?还是之前?”

知秋攥着衣摆,依旧不答。

“说话,叶知秋。”他语气低沉,知秋知道,他生气了。

“拍《沉沦》的时候。”

静默片刻,顾秋笙突然嗤笑一声:“所以,你当初追着我让我跟你在一起就是因为入戏太深?”

知秋本就情绪不好,听到顾秋笙的话一生气,口不择言:“对,就是入戏太深,你不也一样嘛,第一次拍感情戏就走不出去。”

“叶知秋。”

顾秋笙在生气,知秋也犟着不服软,蓦地,顾秋笙直接拉过她压在床上,粗暴地吻着她,撕扯她的衣服。

“顾秋笙,你放开我,顾秋笙......”话语淹没在唇舌之间。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