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八号殡仪馆之失路女孩

唐行人 2019-02-19 14:05:06

人生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离别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原以为人生才有苦,没曾想鬼亦苦,执念不消,不得轮回,化为阴魂,游荡人间。

1

初秋,风萧索。

应铎浩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半旧的毛衣开衫穿在身上,才坐到桌前看书。

杨小小窝在摇椅里摇摇摆摆:“一个术士还怕冷?”

“术士为什么不怕冷?”

“自有神功护体嘛。”

应铎浩白了她一眼:“你那是神棍。”

咚咚咚……

“送餐的吧。”看应铎浩不动,杨小小说道:“要我去开门?”

应铎浩没好气地站起身,嘀咕道:“不劳您大驾。一开门,没有一个人,餐自动飞起来,再把人吓坏了,我还要想办法善后。”身后传来杨小小愉悦的笑声。

“您的餐到了,祝您用餐愉快。”送餐小哥将餐双手递给应铎浩,一抬头透过门缝瞧见阳台的摇椅无风自动,想来是主人刚从摇椅上起来,谁知摇椅竟越摇越快,吓他一跳,匆匆离去。

应铎浩无奈地看着躺在摇椅上悠哉悠哉的始作俑者,不想说话。

“救命啊,救命!”应铎浩正要关门的手一顿,留了空隙。

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嗖地下钻了进来,回身将门一关,开始找地方躲避。看见杨小小时,像看到救星:“姐姐,姐姐,救救我,有人要强奸我。”

杨小小一条腿踏地,让摇椅停止摆动,站起身,眼神闪烁,看着小姑娘问:“你在跟我说话?”

小姑娘使劲点头,眼里充满渴望:“姐姐,救我,那坏人一直在我身后追我。”

杨小小叹了口气,抓住小姑娘的手,指指应铎浩,安慰道:“不要急,那个哥哥很厉害,坏人伤不到你。”

小姑娘舒了一口气,双腿无力,差点跌倒。杨小小上前一步,将其拉住,扶到沙发上,她用眼神示意应铎浩。

应铎浩放下餐盒,坐到小姑娘对面的椅子上:“小妹妹,别担心,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不,不,不!坏人,快走开。”小姑娘似乎受到惊吓,蜷缩一团,窝在沙发里。

应铎浩满脸尴尬,用手指指自己,无声道:“我像坏人吗?”

杨小小一本正经点头。

气得应铎浩起身,拿着餐盒到阳台上吃饭去了,但还是留心客厅里两人的交谈。

杨小小安抚好小姑娘,待她情绪稳定后又问道:“小妹妹,你不回家,家里人要伤心的。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小姑娘点点头,满是鼻音道:“好。可是我不认路。”

杨小小一呆,不知说什么。

小姑娘又说:“我只知道我家旁边有个富博超市。”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自小在外地长大,逢年过节才回来看奶奶。”

杨小小面色缓和,目中充满对她的爱怜,温柔地摸摸她的丸子头:“好,姐姐送你回家。”

闻言应铎浩拿出一张符,杨小小摇头制止,开口说道:“查查高德地图看看。”

应铎浩看向小姑娘布满泪痕又懵懂的脸,默默收回符纸,打开手机,还真的让他找到了富博超市。

一人一鬼带着小姑娘赶到超市门口,小姑娘开心地跑进超市:“奶奶昨天说想和酸奶,我去买点。”

应铎浩抢先一步,拿起酸奶,付了款,小姑娘不好意思笑笑:“大哥哥,你真是一个好人。”应铎浩轻笑一声,也不多言。

他们在小区里七拐八拐,找到了小姑娘的家,上了三楼,左手边的房门并未关紧,小姑娘直接进去,应铎浩赶忙敲门。

小姑娘回身摆手招呼他:“大哥哥,不用敲门,快进来,我爸妈很好客的。”

一个中年男子满脸憔悴地过来开门:“你是?”

小姑娘欢乐地跳到男子身边:“爸爸,这个大哥哥和大姐姐救了我,你快请他进来坐啊。”

谁知男子并无反应。应铎浩目光在小姑娘和男子身上扫了一个来回,才道:“我是您女儿的朋友。”

“我女儿的朋友?胡说,我女儿在这根本不可能有朋友!”男子眼眸充血,他夙夜未睡,一直在找女儿:“是不是你劫了我女儿,你把我女儿藏哪了?”

“爸,你在说什么?”小姑娘担心她爸爸会打大哥哥,赶忙上前拉住他爸,谁知,她竟从爸爸的身体里穿了过去,她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又看看爸爸,双手突然颤抖起来。

应铎浩叹了一口,将酸奶交给男子:“这是你女儿让我买的,她说奶奶想喝。”

房间里的老人家听见动静,挣扎着起身,由同样憔悴的儿媳扶着出来,焦急道:“小伙子,笑笑啥时候和你说我想喝酸奶的,她一个晚上没回来。你知道她在哪儿不,让她赶紧回来。”

应铎浩口中苦涩,看看呆愣的小姑娘,不知如何开口。

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男子怕是有关女儿的消息,赶忙接起:“是,是,我是。你说什么?”

哐当,手机落地。

男子呆愣一瞬,突然推开应铎浩夺门而出,连鞋都忘记了穿。

“阿霞啊,你快跟去看看。”老人家急忙拍拍儿媳的手,极为不放心:“给他带双鞋。”

妇女赶忙拿鞋,也不穿外套,匆匆追了出去。一时间,只留应铎浩和老人家,一室寂静。杨小小飘到小姑娘身边,搂住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我死了,对吗?”笑笑突然开口,声音颤抖得厉害。

“我是度鬼师,人是看不见我的。”杨小小叹气,任小姑娘在她怀里哭泣。

“姐姐,我想去看看凶手落网。”

2

警局。

一男一女飞奔入内。

男子一见警察,瞬间扑上去问:“我女儿呢?”

“你女儿是谁?”警察反问。

“你们叫……叫我来……认领……”尸体二字男子是死活都说不出来,但从楼梯下来的两个警察似乎懂了。

李队叹气,又一对可怜的父母,对着身边的小警察道:“你带他们去吧。”

小警察耷拉肩膀,最怕面对这样的情景。

两人跟在小警察身后,待看到血肉模糊的女儿时,两人的情绪瞬间崩溃。

女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男子紧紧搂着妻子,将妻子的头按在怀里,不让她再看女儿的凄惨模样。

小警察安慰着两人,待两人情绪稍微平复,才道:“她是在外环被撞的,交警鉴定,机动车无过错,是你女儿冲出马路撞上车辆的。”

“啥?”女子根本没有听清警察的话,她只知道自己的女儿死了,死了……

“笑笑,你对于死前一点记忆都没有了?”杨小小带着笑笑飘在半空中,方才的尸体她们也已看过,但笑笑竟然一点也记不起自己被撞的事。

“记不起了,可能我从坏蛋家跑出来,不小心被车撞了吧。”笑笑已经接受自己已死的消息,但她舍不得爸妈,舍不得奶奶:“姐姐,我能一直陪在爸妈身边吗?”

杨小小摇头:“身死如灯灭,不可留恋凡间。”她默默拿出pad,是沧溟前几日给她的,说八号殡仪馆的度鬼师不能太寒酸,连个通讯工具都没有。

她在上面点点滑滑,突然抬头,盯着笑笑:“笑笑,你不能预约火化。”

“太好了,是不是我可以留下了!”

杨小小摇头:“不能预约,说明凶手并未落网。你不是被撞死的。”

杨小小拉着笑笑快速出了警局,找到应铎浩,说明情况。

应铎浩道:“不是你的pad不好使吧。”

“你忘了我的情况了?”杨小小没好气道。应铎浩不吱声,看看茫然无知的笑笑,颇为头疼:“她死前的记忆除非自己想起来,我是没有办法帮她的。不过……”

“不过什么?”

他看着对面的警局,道:“不过,我们可以从旁人身上入手。”

3

半个小时后,应铎浩一身正装地坐在肇事司机面前:“我是你家里请来的律师,有些情况需要你如实回答。”

肇事司机道:“律师?”

“对。”

“哦,那你问吧。”虽然不知道刚才老婆为何没提请律师的事情,但有律师肯定更好。

“出事时,你车速多少?”

“55,那是外环,限速60,我没有违规。”

“你精力集中吗?”

“集中啊。我看见她一冲出来,就赶紧刹车了,可太快了,我也没办法。”

“那你觉得那小姑娘状态如何?”

肇事司机好好想了想:“她好像喝醉了,根本站不稳。”

应铎浩眸中闪过一丝精光,又道:“她身后有没有别人,比如有没有人在追她?”

司机挠挠头,仔细想,突然眼睛一亮:“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她身边有人!”他激动地拍着桌子:“是个男的,看见她撞死了,赶忙跑了。我当时光顾查看伤者,没太关注旁的。”

一个小时后,警局。

“李队,我们查了录像,出事那段路没有监控。”小警察将资料递给李队:“但我们查了两边的监控,查到出事时,有两个行迹诡异的男子出现在附近。”

李队快速翻查资料:“初步尸检报告出来了吗?”

“出来了,交通事故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死亡时间是昨晚十一点到凌晨一点之间。”

啪……李队把资料摔在桌上:“要不是肇事司机坚持,我们就要结案了。”小警察知道李队生气了,但谁也没想到明明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竟是谋杀。

“查到这两人身份了吗?”

“查到了。”

“走,去看看何方神圣?”

4

一个老城区里,一座座旧楼彼此相邻,警车开进去,李队和小警察下了车。

“李队,你看车,是王强的车。”

李队走过去,围着车转了几圈,抬头看看楼上:“走,上去。”

咚咚咚……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