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诡童:显灵

炎昕 2019-02-17 16:05:18

1

何语心去世之后,她的好友王恩如搬了进去。

她在宿舍实在是住厌了。新加进来的两个同学,一来跟她不熟,二来她们性格也不合适。

何语心去世之后,她的骨灰由她的父母带回去了。她父母把语心的东西都转送给了恩如。顺便把语心租的这房子,因租约未到期,也一并给了她。

于是她把自己的男朋友文致也叫进来一块住了。

文致刚搬来的第一天。他好奇地打量了一下房子,时不时地查看一下角落或者窗台。

“这房子怪怪的。”

“怪什么呀。我同学生前就住在这里,我也一起住过。”

她想到在这房子住的那一个晚上,做的那个噩梦,就不寒而栗。因为舍不得放弃这么好的房子不住,才把男友哄骗到这里来住。

“什么?你同学生前?你别吓我啊。这房子死过人?”文致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他再也不敢碰这客厅里的一样东西。

“不是的。这房子没有死过人。我同学是在外面发生车祸去世了。”她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纠正。

他又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遍客厅,细微到就差拿个放大镜去找瑕疵了。

“我劝你还是不要贪小便宜的好。得不偿失。”

“我是那样的人吗?”王恩如不服气地嚷嚷道,拿眼睛瞪他。“我跟语心是好朋友。”

“你还提她?她要不是被男人包养,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吗?她现在死了。否则我是不会同意你们两人继续来往。不过我在这里最多住一个礼拜。“

她转过头,发现文致的样子并不像是在撒谎。这下轮到她疑惑了:“为什么啊?”

“我妈出国公干,我才能在这里住一个礼拜。等她回来之前,我就要回家去,不能让她发现。”

“为什么不能让你妈发现?住在我这里是有多见不得人?你到底有没有跟你妈说清楚?”

一提到文致的母亲,她气打从一处来。文致的家境不错,父亲是商人,母亲是大学教授。他母亲知道儿子找了一个女朋友,但一直处于既不同意也不反对的状态。

“当然说过了。那天回家试探着跟我妈说,她就发了飙,差点把我禁闭了。”

她叹了口气。自己家境普通,在文致母亲的眼里,自己是一万个配不上她的儿子。即使她的学习成绩再怎么出色,也改变不了她的出身。

“你真是没用啊。到现在还没搞定你妈。你一辈子都受你妈摆布好了。以后结婚也跟你妈一块去结吧。”

有的时候她免不了对自己这个看起来窝囊木讷的男友发脾气。

“你看看你又生气了吧。我说实话你又不爱听,听了又不高兴。自讨苦吃。你放心,只要我一有空,就会来你这边陪你。“

他边说边走进主卧。

“这房子是挺不错的,装修风格我也蛮喜欢,可不知怎么的,鬼气森森的。”

“晚上我们别睡这间了。我们睡次卧吧。”她不愿意在这间房里久呆。因为何语心临死前一天,就跟她睡在这张床上过。她怕自己做噩梦。

“为什么啊。这间不是挺好的。床够大,又舒服。”他不解地问道,却已经被她拉出了卧室。

“我同学一直睡在这间房啊。她刚刚才去世,我不想睡。”

“哦。”他恍然大悟。“这里房租要多少钱?”

“五千块吧。”

“哇,好贵。你忙你的吧,我自己先去参观一下。”

2

于是她走到次卧,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物。一个人如果呆在这套房子,心里有点毛毛的。

幸好她找了文致来陪自己。可一个星期之后,他就走了,到时她该怎么办呢。要不找自己的好朋友李思?

她正琢磨着,文致从房里跑出来,惊慌失措地对她说:“我刚才看到了……”

“看到什么了呀。鬼啊?”她没好气地说道。别看文致长得高高大大,阳光青年,实际上多年来一直处于他母亲的保护之下,胆子比针尖还小。

上次看到一只小狗冲出来朝他狂吠,吓得路都走不动了。

“是……是……我看到床底下有个老旧的旅行袋,想拖出来看看,谁知道一打开,那气味让人作呕。黑糊糊的一团,好像还有血,不知道是不是尸体。”

“尸……尸体?”她感到凉意从她的后颈项悄悄地爬过,她摩挲着胳膊上起的鸡皮疙瘩毛骨悚然。“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不是人的尸体,应该是动物的吧。”他连比带划地说道。一张白净的脸吓得比纸还要苍白。

她走进主卧,越是接近床,越是放慢了脚步。想到那天晚上的噩梦,想到梦中的人在啃咬着一个女子的小腿。那个梦中的人,好像也不能称之为人,那是个类似于玩具娃娃之类的小人,长得一点也不可爱,相反有一种成年人的狰狞。

那只老旧的行李袋就被摊放在地板上。如同文致所说的那样,黑不溜秋的,上面还沾有一些凝结的血渍。这个行李袋的周围弥漫着腐朽糜烂的味道,让人隐隐的作呕。

她找出一根羽毛球拍,去拨弄那个旅行袋。

“拿出去扔了吧。”

“啊,什么?”他一头雾水。

“你拿去丢垃圾房啊。哪不成让它一直留在这里?”她没好气地回道。

“我不知道垃圾房在哪里啊。”

“出门右转就到了。”

“明天倒行不行?”

“当然不行了,再留着它,等下发酵就更臭了。”

“明天再倒行不行?第一天搬进来住就遇到这种事,真是不吉利。”

“当然不行了。要是白天拿出去倒了,人家还以为你虐杀小动物,等下把你抓起来。“她吓唬他。

他嘴里嘀嘀咕咕的,但还是把那只旅行袋拎出去了。一走到外面,他揣在裤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喂。妈,怎么了?你到那边了吧。”

“嗯,上午就到了。你呢?作业做完了没?”

“妈,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要把我当成还没长大。”

“那你现在在家吧。没跟你女朋友一起出去玩吧。”

“当然没有了。“

“那就好。你千万不要跟你现在的女朋友在一起。我看过,你们两人不会有结果的。与其这样,为什么还浪费时间呢。有这时间不如去找个新的。”

“妈,恩如她这个人其实挺好的,你不要对她有偏见。”他刚才在女朋友前说了一个小小的谎言。他母亲一直不喜欢恩如,只是他没跟她挑明。

“妈希望你找个本地人,不要找外地的。这次我们领导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子,各方面都很出色,等我回来就给你张罗起来。”

他一听急了:“妈,我还在念书呢。这么快就让我去相亲?”

“你都二十三了,不年轻了。妈在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有你了。何况好女孩要提前预定,不然早被人下手了。妈总归不会害你的。“

这样苦口婆心的话,从小到大他听了不下数千遍。

“好了,先不说了。妈,你在那边自己当心点。”

“嗯,乖孩子。”

随后他就挂了电话走回家。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是不是跟别人聊电话去了?”

他刚一进门,恩如劈头盖耳地问他。

“我妈刚刚打电话来了。”他坦白说。

“是不是又讲我的坏话?”

“没有。她没提过你。“

“你当我不知道吗?你妈表面上好像对我没什么,总是在你地方说我的坏话,最好让我早点离开你。说不定还给你介绍对象呢。”

听着女友无意间的一番话,他的心也跟着抖了抖。女人的直觉真的是灵到了极点。

“别胡说了。我们进去吧。你东西还没收拾好吧。我来帮你。”

“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结果文致在她家住了不到三天就走了,说是经常半夜听到女人的哭声还有惨叫声。她说了许多好话,他也不肯留下。结果她自己住下去,发现什么事都没有。一想到这里,她就赌气不去联系他。

3

过了两个星期,还是文致最先忍不住来找她了。

她打开门,见是文致,自然没有好脸色给他看。

“我的宝贝,别生气了。我这不是给你来道歉了吗?”他嘻皮笑脸地将脸贴近她,却被她狠狠地推开。

好在他也并不生气。

“回自己家当你妈的心肝宝贝去吧。我这破庙放不下你这尊大菩萨!”

本来她以为与文致分开之后,自己会不适应,会撕心裂肺的痛。可谁想到,没他的生活反而更好。她更逍遥自在。

“别生气了。我带你去吃饭看电影吧。”他笑嘻嘻地凑近她,热脸贴她的冷屁股。

她的脸色还是相当地难看:”你不是交了新女友了?干嘛又来找我?”

他愣怔了一下,笑容在脸上凝固:”什么女朋友?除了你,我哪有别的人。你别让我吃套路了。”

“前两天有人看到你跟一个女孩子在看电影。你别给我装失忆!”

见他不吭声,她又连珠炮似的吼道:“文致,你想要分手就趁早说。这世上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我不会赖着你。请你不要做这么下流龌蹉的事!”

“你误会了。我真的没有喜欢上别人。有你一个就够了。”他又像以前那样,像赖皮狗一样地黏着她。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不说实话的话,我们就完了。”

她拿眼瞪着他,心里早就对这份感情下了定义。他的母亲说的对,她跟文致是没有将来的。如果硬要在一起,她会很辛苦。对于文致来说,他不过是从母亲的怀里躲到了女友的怀里。横竖损失不大。

“好,我说。上个星期六,我妈给我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说是条件还不错。硬要我去。我硬着头皮去了,还跟那个女孩子吃了一顿饭看了部电影。就没有然后了。”

“滚!不要用碰过那女孩的手再来碰我!“她送了一个大白眼给他。

“别这样嘛。我跟她见面,只是为了应付我妈。除此之外,什么表示也没有。在我的心里,只有你。你才是我的宝贝,最爱的女人。”

他说着说着就要去吻她。

“别了。我承受不起。你们家那么高贵,我是进不了了。你另觅佳偶吧。”她气得把他往外推。

没有文致在她身边,她觉得自己活得很快乐。

谁说生活中一定要有男友。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