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鱼芋同居记

闻浅苏 2019-02-09 22:05:29

引语:年少的喜欢是教师刚好打落在侧脸的光,是少年奔跑在篮球场上的跳跃,我想要的是我和慕良辰不是陌生人。是少女的蠢迷糊,是平平平无奇的校服唯有那个他或她会发光,我想要的不是你得白头到老,但至始至终是你就好。

鱼是活泼的但记忆力比较弱,人们说鱼只有七秒。叶秋想说那是鱼不想搭理你,你看从鱼钩脱的还会再上当吗?慕良辰打开门变嗅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便有种心痛的感觉,从厨房揪出一个小鬼头。

“我错了”某人举双手投降

“叶秋”

“我错了,称子”

“我上辈子到底欠了你多少”慕良辰扯扯领带朝书房去了。

某女眼见卖萌失败心里默默给南柯这个小子记了一笔:我个一米七四的女汉子卖萌,呵呵!你给我等着。

慕良辰工作起来不是人,等他琢磨完剧本出来,时间已经是半夜了。看着沙发上睡着得某人,他视而不见。“秤子”终还是脚步一顿默默拿了毯子。温暖的灯光下,眉眼已经不是少女模样,可还是让慕良辰心动的样子。咕噜,咕噜

“咕噜,咕噜噜。”这个声音显然已经打扰到全班,中年的班主任看着得意学生旁边的顽劣分子,一个粉鼻头丢过去。

“叶秋你给我出去”当真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好生带差生太难!难道就是俩个世界的……不行。

叶秋感觉自己不可思议:慕良辰作为乖学生被老师教育一顿,而睡觉的自己却被安慰一番。摇摇头叶秋还是决定问题太难懒得思考,回家。却被人拉住书包带,嘿我这暴脾气。少女怒气腾腾的转过脸,看到了一张同样愤愤不平的脸。

“补课!”少年拉开椅子坐下

“大哥,不要这么认真吗,老师只是说说而已”

“补课”少年带着点恼羞成怒的咬牙切齿

“哼本姑奶奶凭什么听你的”叶秋作势要走

“啊”你个秤砣王八心的,这样对一个女孩。

“走,你现在走你课桌的东西可能明天就……”看着不小心被自己拽倒的女孩,慕良辰克制住愧疚的心。耳根是慌乱的红。但抵挡不了他要气死的心。

“你……”自己抽屉里的绝版漫画还有手稿,叶秋服输得坐下。很久以后某女才知道这是某大学霸第一次被老师批评,往后记着她也是为了记仇。

“你以为我想!不搞定你我就要落下人生大耻”少年坦然地翻开书

当太阳照在身上时候,叶秋睁开眼。厨房传来诱人的香气滚的刚好的米粥和旁边散发香味的水晶包。厨房依旧整洁仿佛昨夜什么也没有发生。粉粉的便条上书:饭做多了,扔了。叶秋表示:扔了,死傲娇。哼,你秀色可餐吃不到本姑娘可不能饿肚子。天大地大都不如调戏秤子和吃饭重要。想到这某女笑得猥琐至极,某男把她不闻不问晾在沙发上睡了一晚忘的烟消云散

“9:00有个娱访,午饭要和《莺啼》制片见面,下午有个代言拍摄……”

“我知道了,吴姐”

“我要去公司沟通下一年艺人发展,小田陪你去z市”

“小慕,今天早上……关于你的私生活我并不干扰。你自己把握个度”对于自己手下这个偏要脚踏实地吃饭的艺人,吴敏还是很放心的。除了今天早上又出现的那个女人

“嗯”慕良辰当然知道吴敏指的是什么,俩年前的自己可谓是很颓废了,苦笑了一下。终究是投入工作狂状态。

当这个档期工作终于忙完的时候,剧组杀青宴上慕良辰喝的有点多。一只女人的手扶着他到一旁风口,打量了来人高中的一位同学。好像是剧中服装指导,这阵子一直在像自己抛橄榄枝。

“怎么脸色这么不好,看见老同学这个样子”

“成年人的世界了,我拒绝你的追求……嗝,包养”

“谁能包养你,叶秋吗?你追了她这么多年,也不见得在她心中有多重,说把你踹就踹的。”女人气急了,说出了男人星途唯一的黑点。

“……”男人沉默了,一瞬间看不清悲喜。

“走吧,大神。夜还长”女人以为这是妥协,掺起男人晃荡的走着,直到电梯口,男人一把推开她

“滚!”

“呵”女人扭头就上了电梯,成年人的世界不过如此。

男人坐着冷静会后,小田今天有事。自己就批了,按照往常自己根本不会喝醉但闲下来就会想到叶秋带给他的导致自己喝多了。熟练的打出一个号

“喂,老二今天怎么想到我了”

“喂,来福和接我”

“不是,老二。我陪女朋友呢你也不看几点了。”

“……”

“行行,给我十分钟好吧”面对对面不太正常的发小,罗启明怂了。当然半个小时后看着躺在自己店里的大爷齐很是头疼:早就让你不要喝了,还喝。我靠你大爷,你放开老子的手,老子又不是弯的。

“叶秋,是小爷我当年踹的你”

“我靠,叶秋这小婊子又来找你了,我去给你找人把她打一顿,老子最不屑打女人,tm的不能忍”“唉唉,老二,我错了,我让你打,你别把我的手搞个粉碎骨折”

“叶秋”

“老二,叶秋有什么好的。在我们哪一届不过是清秀而已”

“她很好,是我配不上她”

“什么配不上,她个学渣一年级可以蹲俩年,要不是你她能有今天。高二那年你和她告白,还拒绝你。拒绝后就失踪。”

“浣熊,你闭嘴……”

“好好,我闭嘴。你个重色轻友的慕老二,回家怎么跟darling解释,我可是要做居家好男人的人,啊啊啊”

慕良辰第二天跟没事人一样拍拍屁股离开了s市,徒留泪崩的罗启明跪键盘,还不知道涂李这个姑娘什么时候原谅自己。早知道会遇见她就不浪了,前科太多了,帅到心里苦。

这一周叶秋都没有截到慕良辰,压下心中的郁闷,在咖啡馆里泡咖啡。

“呦,叶女强人,还真是洗尽铅华安心泡咖啡。”

“你以为我是你?”叶秋瞪了自己损友一眼“挺着肚子还不安生,喝什么?”乘着杜菲还没反应过来“白开水,不要想了”

“唉,孕妇也是有人权的”

“大律师给你的人权还够,不是让你再工作一个月”

“哼!我还能再干”看着洗尽铅华的老友反而有种风味“别说,你这样子不后悔”

“没什么,人老了不适合打拼了。想换种方式了。”

“也是,你这咖啡馆还少点什么?奶茶咖啡,少……甜点,小吃”叶秋的咖啡馆很有格调,每个小桌子单个隔间,布局不同风格,感觉有安静,温暖,青春,音乐……客人大多比较杂乱,所以提供各种饮品。

“店里不需要那么多人手,你指望我?”

“我家吕管,不是和你推荐个东西小吃都可以的”

“吕棋推荐的我去拜访很多次,根本连脸都没见着。人家说他没有这个安排,只是把这项当娱乐。”

“唉,后来我动用资源帮你打听到,我们遇到的时候他是临时顶替的,他师傅病了。后来我让吕管打听了下:餐厅老板他们说说是因为他喜欢的女孩喜欢吃,他开始找师傅学,很有天赋,后来喜欢的女孩走了,就再也没做过”

“既然这样也不好强求人家,他的确不是那种缺钱的人。”

“嘿,你个叶抠抠,自从这个咖啡馆出来你就鼠目寸光不图发展”看着老友洗去了职场女王范,竟有岁月静好。恨铁不成钢也没办法

当手机响的时候,叶秋打趣道:别找了,我的。你家吕大管家还没查岗呢”

“滚一边去,我怕他”很明显气势不足

看着陌生的号码,叶秋按下接听键

“叶秋”

“浣熊”

“不容易叶大小姐,亏你还记得慕良辰身边的事”

“你有什么事?”叶秋邹了下眉,自己和罗启明并不是很熟,只是知道慕良辰的发小,现开着一家酒吧。

“我能有什么事,我的日子过得赛过神仙。我只是求你好好对老二,老二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只因为你落魄像条狗。”

4“……”叶秋不说话,是啊他的人生仅有不完美都是因为自己,第一次被老师批,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孩被拒绝,唯一一个黑料被包养……视线逐渐模糊

4“等下,你不要挂电话”见叶秋没说话,罗启明着急了。“你要真为他好就好好待他,不能好好待他就滚远点永远不要回来”缓了口气“你看看娱乐新闻。他工作起来不是人,但闲下来……最近又醉酒厉害,你……”

“嘟嘟嘟”叶秋颤抖的打开浏览器,搜索慕良辰,《震惊,某实力小生住处惊现富女》,《你是这样的莫尼黑》,《某实力小生第二次抱金主大腿》《某实力小生不为人知的发家史》……一封封有图有真相,网上的娱向都向着网络暴力发展,慕良辰的女友粉简直疯了。慕良辰……你像太阳温暖但不亲切,可他们不知道你很温柔。别人看到的是你的黑子,我看到确是你的阳光。慕良辰……你个混蛋。

“唉,叶秋你慌什么”看着夺门而出的叶秋落在桌上的手机莫敏了然一切

叶秋整个人都在颤抖,发现车钥匙都插不进。她直接放弃了走到路边疯狂拦车,久混职场的女强人从未像现在慌乱。“师傅名苑小区”高大的建筑在不停后退。

车铃声,小贩的叫卖声。我居住在一个老式居民楼里,我在十岁前是别人家的孩子,后来我的父亲母亲离婚了。我的母亲又嫁了李叔,我不怪他们,我母亲需要一个包容她的人。在李叔他们依旧待我很好,甚至在有李浩的时候,小心翼翼的看我到发下心。李浩出生不久奶奶来了,她对我的一切和我母亲的无暇顾及。我终于意思到我姓叶,我终究是这个家多余的。

我像只刺猬拒绝了这个世界所有的温暖,我成了他们眼中的坏孩子差生。自然我成功留任小学尾巴,俩年后考了个不坏不好的初中。我以为我的人生会一直这样下去,可我碰到了那个少年。其实我挺讨厌他的,在18岁那年:一个16岁的小屁孩奶凶奶凶的,拔光了我所有的刺。给了我一只手让我追求我的梦让我去努力和他们和解。

高一那年分科,少年在喜欢的女孩面前告白了。那年自己家门口的星星格外耀眼,一如自己看少年的眼睛。可少年还是落魄的走了,他那么高傲。那天倔强的少女哭红了眼睛,哭完后擦干眼泪给老叶打了电话,和妈妈聊了会。当九月来临的时候叶秋已经在美术培训的路上。就这样山水不想见,朦胧自然也就破灭。这些年感情一开始是忙,现在是平淡如死水。

再见他时是一个剧组,自己的漫画改真人,自己去宣传。见到他那一刻整个人都像很久没拨动的弦,被拨动古老的琴音和琴弦弹落得灰,使整个人都醉了,醉在灯红袅袅中。

第二天,叶秋从不喜欢裸睡身上出现的班班痕迹,便知道出事了。转身望去抱着自己的人锁骨留丽,年青的绒毛静静的躺在脸上。自己把慕良辰睡了,名不正言不顺得潜规则了!谁敢这么计算他,叶秋很想报复回去。可自己把他睡了,他醒来怎么办……于是叶秋落荒而逃。

日子依旧很平静的度过:写文案、建模、开会。但当叶秋加班到深夜时,看到等在自己车边得某人提着行李箱,便知道有些要命的人,要命的事是躲不掉了。

叶秋反应过来,已经引贼入室了。很明显这位爷很不爽,他不喜欢等人,好在吃暂时满足了他。叶秋还没来得及反思到底是他在寒风中的单薄还是那张脸让自己犯下失误,慕良辰已经开始第三桶泡面了。

“咳,叶大明星,你看时间……”言下之意你可以滚蛋了。

“圆滚滚,你这样为人就不地道了。”

圆滚滚很好,叶秋感觉控制不住体内洪荒之力,一遍遍平静自己“秤子弟弟,毕竟你也是个公众人物。如果被人发现对你不好”

“圆滚滚,第一我比你小三岁不要叫我弟弟,当然‘小’更不可能。第二我是娱乐圈透明,先不说因为你张导那个人精设计我,我也不是白睡的。遭受这样委屈不干点什么不符合小爷我的脾气。第三我现在连吃土都没地方,你还睡了我心安理得这样对我,你信不信我让你身败名裂,让全世界知道你提上裤子不认人的潜规则我。”

“慕良辰,你给我走,我可以给你联系酒店,甚至给你介绍资源……你给我滚出去”狮子总于是露出来原本的样子让自己身败名裂便是害天盛,害自己的孩子是个狮子都会炸毛。“神经病,我睡你,你吃什么亏了。”叶秋燃起的熊熊怒火被慕良辰的眼神浇灭,湿漉漉的像极了无家可归的小狗。

“我可是良家妇男,那是我的第一次,你不负责。……”

“……”叶秋感觉无能为力,自己此刻像极了欺男霸男的恶霸。果然他不如前任们好解决。

就这样最后的结果是慕良辰赢了,他轰轰火火的闯进了叶秋的生活。后来和慕良辰在一起后彻底进狗窝才发现:你大爷,你可以住宿舍!而且……那时候正是他顺风顺水,吃土是不可能。自己是唯一一个潜规则他反应最小的……屁,根本是他愿意的!可狗窝出不去了。

来到老式居民楼,叶秋想到那天慕良辰租了房子把她忽悠去后,在她耳边说:我很开心,我可以给你一个家。再也不用担心你不见了。那时候望着像小孩子一样的慕良辰,叶秋知道自己不仅在只是有属于自己睡觉的地方,她的心也有地方安放了。叶秋在楼梯里跑着,她只想给她的秤子一份温暖。果然门口可怜的绿植里放着备用钥匙,三年了当叶秋咔哒打开锁的时候。

看见没变的装饰和三年前一样被自己抛弃的男孩,几天没打理自己邋遢的靠在沙发边上,她跑过去抱着他“秤子!……我来了,我再也不走了我发誓我圆滚滚会陪着秤子,我不走了……秤子”

“哭魂呢,我还没死呢”望着蹭着自己青青胡茬,哭的不像样的女强人。慕良辰摸了摸她的头“圆滚滚这么多年我累了,一会我们好好聊聊。”

叶秋看着擦干自己眼泪的男人,摇摇头说“你不用收拾自己,我喜欢看你现在的样子,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叶秋,三年前,我最低谷的时候你说没关系我养你。可就因为我们俩关系以包养曝光了,你不管不顾的走了,你还回来干什么呢?”

“那是因为你不告诉我你难过,可我们生活半年了。你不耐烦的表情就是藏起来我也可以发现……”这是叶秋第一次不敢看慕良辰的眼睛

“所以你听吴姐的,第一你怕我伤自尊,所以没办法。第二你怕我失去我喜欢的事,所以你离开了”。“可你知不知道本来我进娱乐圈是想让你来找我,逐渐我喜欢上了戏中的感觉。你和它一样重要你知不知道当时我心里多难过。知道真相的时候我真想把你的腿打断。”

叶秋听到这抬起哭的鼻涕眼泪混合在一起的眼睛“我找你,是因为我老了自己还不能将就。……慕良辰我来嫁给你,以后我们俩个人一起累,一起……”叶秋哭的太厉害话都说不清

看着叶秋颤抖的手叶良辰不说话默默取下了脖子上的项链,迷糊的泪眼中叶秋发现大家说的慕良辰最宝贵的是那枚银戒,叶秋特智障的说喜欢的“不要怕,傻瓜。你看我一直都是你的”

看着套在叶秋中指的银戒,和叶秋眼中冒出的贼光。慕良辰觉得三年不算太晚,还好实现了。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