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捡回的僵尸是个熊孩子

林伊01 2019-01-24 18:05:23

“嘀,001绑定宿主。”

世界:我的僵尸。

任务:阻止男主艾希辰爱上女主林沉悠。

“完成任务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离月:……我这是中奖了?

1

洞里漆黑而阴森,四周阴冷的空气不断往我的毛孔里钻。

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我说系统,男主呢?这什么破地方,你不是指错路了吧?”我裹了裹身上那件紧身的牛仔外套,整个人如鹌鹑一般抖着,半点没有之前美丽清冷的模样。

“系统不会出错。”冰冷的电子音响起。

当然,只有离月能够听见。

“离月,你看,这里有口棺材。”林沉悠喊到。

“呵呵,我就说跟着女主不会出错,愚蠢的人类。”机械的电子音里莫名多了几分嘲讽的味道

“你闭嘴!”我咬牙切齿道。

要不是这个破系统,我这个美女级学霸现在应该还在校园里,享受众星拱月的追捧。

冰冷的水晶石棺在不见光的洞里熠熠生辉,折射着溢彩的流光。

一个十分俊美的男子躺在其中。

男子一头黑发长及下巴,皮肤白的透明,唇若樱花,睫羽乌黑,只是整个人过于单薄苍白,就像一个失了颜色的精致娃娃。

这就是男主,沉悠艳福不浅啊!

我暗暗想到。

剧情的下一步是什么来着,对,女主把血滴在了男主身上,然后男主活过来。

“沉悠,这阴森森的还是走吧,我们别管他了,还不知道他是不是什么怪物呢?”我拉着林沉悠就要走。

不让男主爱上女主,嗯……男主都活不来还怎么爱女主?我真是太机智了!

“那好吧,我们下次再来。”沉悠有些依依不舍。

下次什么下次,过两天我就偷偷把男主运走,看你还怎么找到他!

“哎,沉悠,帮忙拿下那个戒指。”古董戒指肯定能卖一个大价钱。

我沾沾自喜到,搬运男主花一笔之后,应该还能剩不少钱,然后在这个世界再玩玩,就当旅游了。

这个任务不亏嘛!

“呀!”林沉悠的手指被戒指旁的一个小钉子划破,鲜血从水晶棺的缝隙里渗入。

我要被自己蠢哭了。

“走吧,赶紧去医务室包扎下。”走的时候,我没忘把戒指拿上。

男主没醒,应该是血不够多吧。

我侥幸的想。

2

寝室里,我端详着戒指。

已经两天了,戒指还是没有卖出去。

怎么就不祥,怎么就邪物了,这可是男主身边的陪葬品欸,啧啧,真没眼光。

我百无聊赖地把戒指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欣赏着。

突然一阵光,戒指消失了。

我揉了揉眼睛,戒指真的不见了。

“算了,没就没吧,反正也卖不了钱。”

我想着想着,突然感觉有人在戳自己。

寝室里就自己和沉悠,沉悠刚才出去买饭了。

那现在……我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男主都僵尸了,不会还有什么别的吧。

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爬了一胳膊。

我尽量放低声音,轻柔地说:“大哥,有事好商量。”

那个人没理,继续戳着。

我脊背绷得笔直,“我们好好说啊”,慢慢转过头。

“我去!”男主?!

“我去!”艾希辰眨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

“我不是说你啊,那个你怎么上来的?”这可是八层楼啊。

“我不是说你啊,那个你怎么上来的?”艾希辰重复到。

“别学我。”

“别学我。”

“你不是傻了吧?”

“你不是傻了吧?”

“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吗?”

“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吗?”

得,男主真傻了,应该是血不够多让他活了,却没激发他的记忆。

“艾希辰。”我指了指他。

“艾希辰。”他指了指我。

“是你叫艾希辰,我叫离月。”

“是你叫艾希辰,我叫离月。”

“艾希辰。”我握着他的手指指了指他。

“艾希辰。”他一把抓过我的手就要指我。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艾希辰。”他委屈的咬着嘴唇指了指自己。

“离月。”我指了指自己。

“离月。”他犹豫的顿了顿,还是指了指我。

艾玛,教熊孩子真累!

“嗒”门开了。

艾希辰一跃而起,抱住了沉悠。

这就是男女主光环的不可逆性?

“艾希辰,你给我松开!”

艾希辰立马松开,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离月,你别这么凶”,沉悠把食盒里的饭拿出来,转向艾希辰“饿了吗?”

重色轻友!

艾希辰目光灼灼,任是一副痴汉脸。

沉悠小脸绯红:“你要吃哪个?”

“他要吃你。”

“讨厌,离月。”沉悠的脸红的能滴出血来。

“……的血。”

刚才系统告诉我,艾希辰之所以对沉悠这么热忱,是因为他饿了。

女主的血总是对男主有莫名的吸引力。

“呵呵。”请原谅我不厚道的笑出声来。

艾希辰抓起沉悠的胳膊,张嘴直接咬了下去。

“啊!”艾希辰吸了血后,从窗户跳了出去。

我知道他是怎么上来的了。

3

对于艾希辰这种吃完就跑,拍拍屁股不负责的态度我还是很欣赏的。

然而,现在将台上出现的他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们新转来的同学,艾希辰。”

校长亲自介绍,这个僵尸不简单啊!

“来,你就坐在沉悠同学旁边吧。”

“不,我……”沉悠一脸后怕,看来昨天艾希辰咬她还是给她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坐我旁边吧。”我站起来。

我怎么能给他们创造独处的机会呢?

“好吧,那艾希辰同学就坐在离月同学旁边。”

沉悠感激地看了我一眼。

“离月。”艾希辰高兴地坐下,冲我露出标准的八颗大白牙。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