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丑橘

边南水苏 2019-01-17 18:04:51

1

12月20日,下午三点。

“你胖了。”

咖啡厅里,贺东盯着姜叶的脸笑嘻嘻地说着。

姜叶低着头,两只手握着杯子,只觉得浑身发冷。

“那东西,你是不是没戒。”

姜叶看着贺东瘦得颧骨突出的脸,他看起来比以前更加颓废了。

贺东没回答,他看着姜叶手上的戒指,说道:“你要结婚了吧?不过,我看那个男人不靠谱。”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能不能一次说清楚?”姜叶抬起头,直视贺东的眼睛。

贺东仍旧笑嘻嘻的,“怎么,你害怕?那个男人不知道你跟我之间的事情吧?”

姜叶紧咬嘴唇,随即说道:“有话你就直说。”

“这都不明白,我缺钱啊,你以为我是想跟你重温……”

姜叶的表情越发难看,贺东没有说下去,他话锋一转,说道:“我手里的那些照片和视频……你不在的时候,我经常拿出来看,说实话,我还真的挺想跟你……”

“够了!”姜叶站了起来。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贺东偷偷留下不少“证据”,姜叶没想过他会这么卑鄙。

“这么激动干什么?”贺东连喝了好几口咖啡。

咖啡厅里的人都在看着姜叶,姜叶只好重新坐下来。

她紧紧握着杯子,问贺东:“别绕弯子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贺东笑了笑,一把拽过姜叶的手,将她手上的戒指扯了下来。

“你!”姜叶愤恨地看着贺东,“这戒指不值钱,还给我。”

贺东把戒指放进了口袋里,“值钱不值钱,不是你说了算。”

“这戒指你不能动,我把我所有积蓄都给你,当我求你。”姜叶向贺东服软。

贺东喝了一口咖啡,眯起了眼睛,“那得看有多少钱,再说了,这么多年的感情,能说散就散了么。”

姜叶气到说不出话。

贺东看着姜叶沉重的表情,禁不住笑开来。

贺东是恨姜叶的,恨到想杀了她,只不过他现在觉着折磨她更开心。

姜叶也恨着贺东。

她和眼前这个男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曾经他们之间也有许多美好的回忆,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抹杀掉了一切。

2

12月20日,下午五点。

姜叶在厨房榨好了丑橘汁,她的未婚夫梁盛正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姜叶盯着失去戒指的手指,心神不宁。

想到下午在咖啡厅里跟贺东的谈话,姜叶仍然气得发抖。

贺东手上有她洗不掉的过往,如果她的过去都被摊开来,以梁盛的个性,绝对不可能再跟她在一起了。

……

姜叶走到客厅,把丑橘汁放到桌上。

梁盛笑着拉过她的手,揽她入怀。

“怎么没戴戒指,你不是天天都戴着吗?”梁盛注意到姜叶的手上没有戒指。

姜叶心虚,赶忙回道:“啊,我收起来了,怕弄丢。”

“嗯。”

梁盛没再问,姜叶松了口气。

“对了,咱们俩都没什么亲人,婚礼就不办了,度蜜月的话,你没有没想去的地方?”

“度蜜月……”眼下姜叶根本没心思想度蜜月的事情。

“其实在国内就行,不然太折腾,你觉得呢?”

“听你的。”姜叶回道。

她只想和梁盛过安生日子,并不在乎这些。

“好。”梁盛满意地点点头。

他原本也没打算跟姜叶去国外度蜜月——太浪费钱了。

姜叶一直很懂事,从来没有向他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

正因如此,其实他心里反而不安,总害怕她另有所图。

梁盛低下头看了一眼姜叶,她眉头紧锁,忽然紧紧抱住他,似乎有什么心事。

不过,梁盛从来不会去问。

3

12月31日,晚上十点。

就要新年了。

梁盛独自坐在客厅的地上,他的身边一片狼藉。

烟蒂,酒瓶子,残羹剩饭。

桌子上,姜叶买的那袋丑橘已经都烂掉了,那是她消失前一天买的。

电视里的歌手正在假唱,梁盛跟着哼了几句,然后倒在沙发上大笑,笑自己怎么总是被女人骗。

姜叶“失踪”七天了。

他们本来是要一起过跨年夜的,1月份他们就要登记结婚了,可是如今的局面让梁盛十分窝火。

几天前有个认识的人告诉他说看见姜叶和一个男人在见面。

梁盛立刻起了疑心,但是他没有问姜叶这件事,他想私下把事情查清楚,可是他还没来得弄清楚姜叶和那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家里的保险箱就被搬空了,姜叶也完全联系不上了。

梁盛曾和姜叶提起过他有将近二十万的存款,是他自己攒的,加上父母留给他的。

但是梁盛并没有把那张银行卡放在保险箱里,保险箱里只有五万块现金和一张只是幌子的银行卡,全部都被拿走了。

“骗子!”

梁盛觉得自己简直窝囊至极,他看错了姜叶。

他不住地吼着“骗子”,接着就又喝起了酒。

几年前他的初恋女友就是骗了他的钱以后消失的,从那以后他便变得多疑。

和姜叶在一起他做了很多心理斗争,只是没想到姜叶也和他那个初恋女友一个样。

4

晚上十点半。

一个女人呆呆地站在梁盛家楼下,一直踌躇不前,最后蹲在路边哭了起来。

她的头发乱蓬蓬的,脸上还有伤。

女人正是“失踪”七天的姜叶。

她是回来的,眼下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梁盛,并向他解释清楚自己消失的这七天和保险箱里的那些钱。

这一切都是因为贺东。

姜叶与贺东是在一个孤儿院长大的,一起出来打拼,一直相互照应。

但是好景不长,贺东跟着狐朋狗友染上了毒瘾,后期甚至让姜叶出卖身子去赚钱。

姜叶竭尽全力帮他戒毒,然而贺东完全不配合。

姜叶忍无可忍,选择了离开。她怕遭到贺东那伙人的报复,所以并没有报警。

没想到,半个月前她和梁盛一起出门时竟然再次遇到贺东。

姜叶开始每天惴惴不安,她没能躲过贺东的纠缠。

那天,贺东抢走了她手上的戒指,还拿以前他们在一起时他偷拍的照片还有录像做要挟。

姜叶拿出自己所有积蓄,只想换回戒指,然后和梁盛坦白,因为她清楚知道贺东就是个无底洞。

然而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贺东囚禁了她,还跑到家里搬空了保险箱,他从一开始就做足了准备……

5

十一点多。

一阵敲门声响起,梁盛踉踉跄跄地走到门口。

门一开,一个女人便闯进了门。

是姜叶回来了,梁盛顿时清醒了几分。

他往姜叶的身后看了看,没人跟着她。

其实姜叶回来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也是他在保险箱被搬空后没有报警的原因。

“你还回来干什么?那个男人不要你了?”梁盛怒目圆睁,他倒是想听听姜叶会怎么编故事。

“我……对不起,阿盛,但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姜叶愣了几秒,急忙道歉,她暗自纳闷:梁盛是怎么知道贺东的存在的?是贺东来过了吗?

“那你就把事情给我解释清楚!”梁盛狠狠抓住姜叶的手腕。

姜叶一个劲儿点头,向梁盛坦白了所有事情。

在贺东出现以前,她准备让以前的事情在她肚子里烂掉,可是如今已经不可能了。

梁盛的父母因为意外过世,他和姜叶一样是孤独的人,两个人愿意做彼此唯一的依靠,相互扶持过下去。

她原本就是要坦白的,她没办法再欺骗他。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