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青梅竹马也很慌

瓜州客 2019-01-08 21:08:37

“你相信我啦,我这么实诚的人怎么会骗你呀。”杨桦说着顺手夺过了我的背包。

当然,如果他没有把我存了一个多月的零花钱洗劫一空的话,我可能会昧着良心假装相信他那么一回。

1.

说起他来也觉得传奇。明明是个插班生却硬生生的干掉了已经当了半年领导人的班长,成功坐上公事私办的第一把交椅。平时老对老师嬉皮笑脸的损样原以为会引起老师的反感,却在期末师生测评的时候妥妥的优秀。在班上插科打诨样样不落,却深得同学们的狗腿。

我把这些都归结于他鬼畜无害的脸蛋和四肢发达的身体。睿智如斯的我在班上却是个意外,毕竟是我早已受他的荼毒多年。就是他把我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子逼成了现在这副人挡杀杨桦,佛挡也杀杨桦的鬼样子。

下午,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我背着一包书两手抱着一堆复习资料心情舒畅神清气爽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连已经走了十几年的梧桐道都觉得它格外的好看。

高兴的原因足够简单,也足够让人快乐。三天的国庆假期对高三学子来说简直是莫大的恩赐了。正当我脑海里构思我该怎么好好地利用这三天复习功课顺便吃喝玩乐的时候,杨桦这厮和他几个好哥们儿的谈笑声从后面飘到了我的耳朵里。他们几个篮球队的谈的大都是国庆打机看球类云云。

我翻了个白眼,作为祖国的花朵一点努力向上的决心都没有。我暗暗加快脚步,满腔热情可不能因为杨桦给浇灭了。

正当我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光速离杨桦的时候,杨桦踏踏踏地跨步追上我。

“哟,这么着急为祖国母亲庆生呀。”杨桦一把扯住我的书包。

我看他两手空空的只背了个包,明明都是一个班的为什么他两手空空走路带风的而我却苦命的又背又搬。

我恨!

我被迫停下了脚步,想着算了,后面还有那么多同学给他留个面子,压低声音恨恨地说道“把你那蹄子给我拿开。”

并不是我想要和他那么剑拔弩张的,实在是这货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性子。我要是放他一点点,他一定又会开始跃跃欲试的在我底线周围徘徊。

杨桦的好友们也开始三三两两的也走了过来嬉皮笑脸的打哈哈。

“科代表就是不一样,书挺多呀。”

“那是,也不看看人家的家底儿。”

“对啊,家底儿都用来买《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知道这些对话有什么好笑的,听着他们此起彼伏的笑声,我幼小的内心充满了绝望。我是造了什么孽能遇到这帮拉底平均智商的家伙。特别是我身后这个一直在哈哈哈哈哈哈的家伙。

“哈哈哈,真好笑。对了,你们的英语作业最好多做几份,万一我一不小心交的时候手一抖给掉到了不知名的垃圾桶里,让你们挨英语老师的骂,那多不好啊。”我和颜悦色的诚心提醒。

“千万别,姑奶奶,我们这不开玩笑呢嘛。”有一个人憋住气儿开口道。

终于,在我以英语课代表的威严镇压下他们才停止了自以为很有趣的调侃。杨桦挥手让他们先走,但是水仙说要和我们一起回去。

说到这水仙,姓孟名锦留。人如其绰号,长的好看有仙气。

“你不饿吗?快走啊。”杨桦推了一下我,往上提着我的书包,我感觉背上一轻。

杨桦轻飘飘的在我旁边问我假期打算,愿不愿意扶老助弱写两份作业。

“你倒是告诉我你和老弱哪里沾边了。”我呵呵了一声道。

“你不懂吗?心灵上的衰老,身体上的柔弱。”

“你别恶心人了。”

“写一下嘛。”

“你走开。”

果不其然,杨桦又想讨打了。

在我们打闹了一会儿后我才突然想起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水仙。”

杨桦就这点让我觉得奇怪,只要我和水仙要一起,他就总在我身边打岔。水仙本就不爱说话,搞得有时候我都忽略了水仙。

“嗯?”

“你怎么走路总在后面走那么慢,快走上来。”我书包被杨桦提着回不了头,只得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

“好。”

孟锦留走到我旁边我顿时手中一轻,资料全跑到了他手里。

杨桦夸张的捏着嗓子打趣“诶呀不得了了,野猫被英雄救美了。”

“诶哟,看来你的眼睛也没全瞎,你也知道我美啊。”

“你”杨桦一股劲儿地往上提我的书包。

我切了一声对旁边的孟锦留轻声道“这次考试发挥的如何,保送应该稳了吧。我看好你哦。”

孟锦留笑了一下“难得温柔啊。”

“喂,别不领情啊!”

“领情领情。”孟锦留边笑道。

“喂,走快点,回去晚了你爸又得说了。”杨桦情绪不明道。

“我爸什么时候说过?这才下午又不晚。欸,你别拽我啊。杨桦,你一直往前拽我干嘛!”

我们一行三人在我和杨桦得互掐中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哦,差点忘了。我现在找不到我妈,她和老爸离婚后就去了另一个城市。

我也不知道我爸妈为什么要挑着我高二的时候离婚。平时看着还挺恩爱的两口子,突然告诉我他们已经离婚了,让我挑一个过日子。

想想那段日子真是黑暗,杨桦也在那是从颇负盛名的实验转到了我就读的三中。

最后在杨桦的挑唆下我留了下来跟着爸爸生活。现在看来,我不怪她。我知道她有了另一个喜欢的人,愿意为了那个人抛弃我们两个。与其让她为了我过已经厌倦的生活倒不如让她自己去找自己所喜欢的日子。

今天是国庆放假的第一天,本来打算不睡到中午不罢休的我拗不过体内早已养成的生物钟,六点半就醒了。走出房门看到老爸倒在沙发上看早间新闻。

他大概是听到了我关门的声响,转过头看向我这边。一边说着我放假怎么起的那么早一边走向厨房准备早餐。我也有点纳闷,一年到头出差不在几次家的老爸自从和老妈离婚后变成了二十四孝好男人。开始学做菜,煲汤,有时候还会破天荒的看看我做的作业工不工整。

“爸,我要喝皮蛋瘦肉粥。”

“好嘞。”

虽然他做的饭菜老是差强人意,刚开始做的饭菜简直是我心中黑暗的根源。

但是光看着他愿意照顾我为我忙碌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正在我跳台准备追一追偶像剧的时候,门铃响了。打开门一看竟是杨桦那厮。

“白叔,我过来了。“他穿着白t牛仔裤比我还睡眼朦胧,说完便推开我径直走向客厅。

我被推到一旁,三下五除二的带上门大力冲上前揪住杨桦的衣服。

我压低声音恐吓道“给我放尊重点,这是我家。信不信我马上把你踢出去。”

“哦,不信。”说完往旁边带了一下挣脱了我的束缚。

正当我准备追上去打他的时候,老爸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是小桦来了吗?”

杨桦应了一声推了我一下疾速冲进厨房开始狗腿我爸模式。

隐隐听见他们在厨房的谈笑声。

我认命地坐回沙发。算了,忍着吧。谁叫我爸看不清杨桦这道貌岸然的样子,偏偏还觉得他品学兼优家教良好。

说起我爸和杨桦的关系,那就有得聊了。

三岁的时候家里因为老爸工作的原因举家南迁来到这里。杨桦的老爸我称他杨叔,是我老爸的大学同学。他们同窗四年的情谊自然非同凡响。现在我们住的房子都是杨叔找的,虽然我一直怀疑杨叔是偷懒才在他家隔壁找的房子。

杨叔夫妇都是科研人员都很忙,杨桦的奶奶又在乡下不想上城来。所以杨桦通常都是在我家吃饭,以前是我老妈叫他过来吃饭,后来爸妈离了婚,就变成了老爸。

老爸也是奇怪,四十多岁的人和一个十几岁的人聊的火热,还老在我面前说杨家两父子像得不得了。我面上不反驳,心里却不可置否。杨叔叔什么人啊,肤白貌帅大长腿,明面儿上是个浪荡公子,一开口就知道是个文化人。杨桦,也就和他老爸姓氏一样。

杨桦陪老爸聊了一会儿就乐呵呵的出来了,在我极度嫌弃的目光下他依旧厚着脸皮纹丝未动还一脸怡然自得的坐在了我旁边。

我和他互损了一会儿,老爸就扯着嗓子叫我们去吃饭了。

在饭桌上他们讨论起今早电视里的新闻,我真的是搞不懂杨桦为什么会每天和我爸一样每天看早间新闻。我看他们聊的起劲插了几句想让他们不要忽视他们身边这个学识渊博的姑娘。

“欸,前几天我听新闻说这英国在打伊拉克,又开始军事侵略了。这英国真是胡搅蛮缠的。”我说的义愤填膺。

杨桦憋笑“你别说了,要打伊拉克的是美国。“

“哦,原来是这样!“我为了弥补尴尬我假装受益匪浅的恍然大悟。

“哈哈哈哈哈,不行叔叔我憋不住了。“

老爸看我目光幽怨轻咳了几声止住笑道“没事儿,乖女儿。老爸不笑你。“

“杨桦,你就不能像我英明神武的爸爸一样有点儿包容心吗!“我厉声道。

“有,有。“杨桦强忍住笑意点头。

早餐时间是在我掐着杨桦的胳膊中度过的。吃完饭后杨桦洗碗,老爸有事要出门,我日常回房记单词。

虽然我学习的欲望很强烈,但是在杨桦的威逼利诱下我不得不离开了我最爱的书本去了万恶的游戏厅。

“看吧,还说你不来,整天自己一个人闷在家里有什么意思。”杨桦看着我玩打地鼠玩得正嗨扯了扯我的马尾说道。

“你可别误会,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是怎么玩物丧志的而已。”说完继续心无旁骛的打游戏。

杨桦嘲讽了我几句技术差从手中夺过锤子。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确实他打地鼠的技术略高于我。

我四下环望一眼锁住了远处的篮球框。

在我错失几个球以后,杨桦又悄无声息的站在我身后。

“你先看看我的吧。“杨桦嘴欠的说完,夺过我的球。

我看着他投球的个数频频刷爆最高分心里泛出淡淡的忧桑。好像他投球的技术也略高于我的样子。

在他投球耍帅的时候我又悄悄地往后退,退到了跳舞机旁边。

我看他玩的正投入,心想这回他应该不会半路跳出来了吧。

我跳到一半杨桦又飘到我身旁。

他笑着说”以前以为你只是四肢僵硬没就想到你这岂止是僵硬。野猫,你是个僵尸吧。”

我假装看不见他。他吐槽归吐槽始终没离开。就像小时候我被院子里的孩子王欺负了。平时从不理会这些事的他却揍的那人找不着北。

虽然事后他也说我蠢打不过别人也不知道跑来着。

我看着面前的他眉眼间带着笑意。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儿右肩挎着我粉色的书包让我莫名的想笑也莫名的温暖。他有时候很欠有时候也有那么一点点点温暖。

他对于我来说就是这样,是我从小到大都不能理解的存在。

快乐总是短暂的。国庆假期转瞬即逝,熬成大熊猫的我抱着昨晚才赶好的作业无精打采地行走在清晨的回校路上。杨桦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拍了一下我的头。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