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剜心图

麦洁 2018-11-21 20:16:21

童铭的画风颇为诡异。

那幅画上,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年轻女人的胸前,有一个撕裂开的巨大伤口。女人的左手五指屈曲,手指伸在伤口里,似乎正在用力撕开伤口。右手从伤口里正掏出来,而右手里握着的,却是一颗心脏。

女人胸前的伤口,还有血在喷涌出来,女人右手里的心脏,似乎还在跳动,鲜红的血液,正顺着女人右手的指缝间滴落下来。

而女人的脸上,却露出一种说不上来的表情,像是痛苦,又像是快乐,嘴角还微微上扬,带着像是微笑的表情。

据童铭说,这张剜心图,是他根据一张残缺的古图画出来的。那张残缺的古图上,女人的脸不见了,而现在这幅图上的女人,是童铭的一个模特郑然。卫晓晓想象不出来,郑然那时是什么表情,会不会和图上这张脸,笑得一样诡异。

然而,对于卫晓晓来说,最诡异的事情是,童铭是死在这幅画前的。

童铭之死,给这幅本来就充满诡异的风格的图,更带来了诡异的色彩。

更诡异的是,童铭的死状,和他的剜心图一样,剜心而死。

童铭胸前的巨大伤口,和剜心图里的女人一样,童铭一手捂胸,一只手里握着自己的心脏,血喷涌得到处都是。剜心图上沾染了童铭的血,令那幅本来满是鲜血的画,更鲜红如血浴过一般。

只是,剜心图上的女人,模样依旧,童铭喷溅出来的血液,诡异地沾染在了那幅画本身画有血液的地方。

童铭是知名画家,他的一幅画少则卖上万,多则几十万。

而这幅剜心图,也因童铭的死,身价倍增,一时间,这幅画和童铭的死状,成了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头条新闻。

现在,这幅剜心图就在卫晓晓的面前。

黄思和给卫晓晓打来了电话,问卫晓晓要不要把那幅剜心图卖掉。黄思和是个商人,而且专做艺术品的生意,童铭的很多画,就是黄思和卖的,当然,黄思和也赚了不少,两边拿佣金,偶尔还可以赚些差价。

剜心图是童铭留给卫晓晓的唯一的一幅画,也是最值钱的一幅。除了这幅画,童铭就只给卫晓晓留了一套公寓房和一辆不值钱的车。

按说童铭这么多年一直在做画卖画,钱是肯定赚得不少了,可童铭的钱哪里去了,卫晓晓一点也不知道。跟童铭恋爱这么多年,卫晓晓从来没问过童铭的钱。但她没有想到,她才和童铭注册登记拿了结婚证,童铭就这么诡异地死了。

卫晓晓有点拿不定主意,这幅剜心图到底要不要卖掉,毕竟,这是童铭留下的唯一一幅画,卖了有点舍不得。可是,不卖的话,卫晓晓甚至连养房养车的钱都没有,仅靠卫晓晓那一点工资,还不够她自己生活的。

“趁现在,这幅画被媒体炒得那么热,可以高价出手。”黄思和力劝卫晓晓卖掉画,“有个老板出了高价,你可以考虑一下。”黄思和见卫晓晓不出声,他报了个价给卫晓晓,就挂掉了电话。他知道,越是这样劝,卫晓晓越是拿不定主意,冲着这个价格,黄思和让卫晓晓冷静地考虑一下。

黄思和刚挂上电话,卫晓晓就接到了另一个电话。

电话里的噪音很重,卫晓晓“喂”了半天,那头才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剜心图千万不要卖掉!”那个男人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但从这句话的声音听来,有点像童铭,死去的童铭。

卫晓晓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就凝固似的,冷。

童铭是个有些传奇色彩的人物。

六年前的童铭,还是画坛里名不经传的家伙,那年他已经三十岁,即没有固定工作,画的画也没人要,妻子因此离开了他,那是他一身最低落的时刻。

事情的转变是在五年多以前,童铭的新画一改往日的风格,开始走魔幻般的色彩道路。画风清冷,偏爱冷色调,偶尔用的暖色,也表现得有些奇诡、阴森。这种风格在当时的画坛上,还没有什么人敢大胆使用,但童铭的画一改风格,立即受到了热捧。

不出一年的时间,童铭就成为画坛新秀,被誉为画坛里最年轻最有钱途的画家。

童铭的画,成为有钱而又想装高雅的人的收藏品,童铭也时常成为他们饭桌上的客人。童铭不仅是画坛新秀,同时也成了社交名人,四处出席各种宴席、接受媒体访谈、接受学校的邀请讲课……童铭同时落下一个好好先生的称号,因为只要有邀请,他几乎从不拒绝。

谁也不知道童铭是在什么时候做画的。

但童铭有个原则,在酒桌上、访谈中以及各种邀请的社交活动里,从来不答应帮人作画。而且童铭严格控制画的产量,这样可以令他自己的画,价格居高不下。

很多人都说童铭是人精,确实,童铭是人精。

在那之后,童铭离异的前妻,依旧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前妻数次想回到童铭身边,都被童铭拒绝了。后来,童铭的前妻落魄不堪,嫁了个酗酒又好赌的男人,那男人为此几次丢了工作,还因欠赌债被人追杀。

童铭的前妻的丈夫,因为欠了很多赌债跑路了,童铭前妻为此找童铭借过钱,但童铭依旧没有答应,那女人只好卖了房子还债。

一次酒醉后,童铭对黄思和说,一个在他落魄时抛弃他的女人,在他发达后想要回头,是不可能的,他不会给那个女人一点点的同情。

黄思和说童铭:“你的心是石头做的。”童铭咧嘴笑了,黄思和说什么,童铭都不会反驳的,因为童铭要靠黄思和卖画。

大约三年前,童铭认识了卫晓晓。

那时卫晓晓还在上大学,最后一学年。童铭被卫晓晓所在学校邀请去讲课,在那么几百人之多的礼堂里,不知道为什么,童铭一眼就看见了卫晓晓。

卫晓晓和别的女生完全不一样,她不化妆,也没有很最时髦的衣服,但她那么没心没肺地一笑,就让童铭觉得,春天在那一瞬间到来了。

卫晓晓确实有些没心没肺,她笑起来从来不遮掩,那笑声像银铃一般洒得满地都是。

卫晓晓确实很漂亮,而且让童铭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童铭选择卫晓晓,不仅仅是因为她漂亮,也不仅仅是因为那似曾相识的一见钟情,最重要的是,卫晓晓真的没心没肺。

她不在乎童铭比她大很多,也不在乎童铭并不帅,而且,她从不找童铭要东西,也不过问童铭的事业和钱。她跟童铭在一起,哪怕是在街边吃一块钱一串的麻辣烫,她也能感觉很开心。

童铭觉得这才是他想要的女人,不求他金钱、地位、事业,卫晓晓给了被前妻抛弃过的童铭一种精神上的安全感。

卫晓晓是个孤儿,她是养父母领养的,养父母的生活条件也很差,卫晓晓上大学的大部分钱,都是她自己边上学边打工赚来的。卫晓晓从来没主动找童铭要过钱,即使大学毕业后,卫晓晓只找到一份勉强能让她在这个城市立足的工作。

卫晓晓的简单和不依赖,终于让童铭在跟她恋爱了三年之后,决定娶她。

童铭身边的女人,其实不止卫晓晓一个,但在童铭成名之后,唯一肯承认恋爱关系,并且肯注册登记结婚证的女人,就只有卫晓晓一个。

只是,童铭自己也没想到,才注册没多久,他自己就诡异地死在了自己郊区的画室里。

画室是从里面锁上的。

黄思和有急事,却找不到童铭,打电话给卫晓晓,卫晓晓说童铭去了画室,无论两人怎么打童铭的电话,都没人接。这不是童铭的风格,童铭的电话随时在身边,就算偶尔没听见电话声音,他也会打回去的。

黄思和和卫晓晓去了童铭的画室,发现画室从里面锁上了。

画室的门,是黄思和找人撞开的,门撞开后,发现童铭坐在那幅剜心图前,以和剜心图里的女人一样的姿态,剜心而死。

卫晓晓当时就昏了过去。

卫晓晓还是把剜心图给卖了。

不是因为钱,也不完全是因为黄思和的劝说,而是因为,卫晓晓觉得剜心图太诡异了。

在童铭死的那天,黄思和找人撞开门的时候,卫晓晓倒下去之前,看见的剜心图里那个女人的脸,是童铭的脸。卫晓晓告诉黄思和,可黄思和不相信,他对卫晓晓说:“你当时一定是吓坏了,出现了幻觉。”

卫晓晓不认为那是幻觉,卫晓晓确定自己当时看见画里的人脸,是童铭。

卫晓晓把画卖了,卖了一个上百万的高价,买画的是一个有些古怪的商人,开着数家连锁式餐厅。

就在画卖出去没多久,童铭的模特,郑然也死了。

郑然是童铭的模特,也是童铭的情人,她长得有些妖艳,卫晓晓觉得她笑起来的时候,真的有些像狐狸。只是,卫晓晓一直都不知道,郑然居然是童铭的情人,卫晓晓单纯地相信,郑然只是童铭画画的模特。

童铭每次请郑然当模特,给郑然的钱是行价的数倍,除此之外,郑然的车,也是童铭买的,比童铭自己开的那个要好得多了。

黄思和一直都知道童铭和郑然的关系,但事关生意,他总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郑然和黄思和之间,也有些说不清楚的暧昧关系。

但黄思和一直不明白,以郑然那样的女人,为什么甘愿只给童铭做情人,而为什么童铭又会喜欢卫晓晓,并和卫晓晓注册结婚。

童铭的理由是,卫晓晓单纯,这让他可以放心,不再怕婚变。

黄思和也同样问过郑然,郑然一直不说,只是有一次,黄思和和郑然单独出去,那天郑然喝多了,她告诉黄思和,她和童铭在一起只是为钱。

黄思和戏谑地说:“嫁给他,他的钱不都是你的了吗?”

郑然冷笑了一声,“我怕有那些钱我就无福消受了。”

后来郑然在黄思和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郑然说,她其实很害怕童铭。

郑然为什么害怕童铭,黄思和不知道。

就在剜心图被卖掉之后,郑然忽然打电话给黄思和,郑然在电话里说,黄思和不应该劝卫晓晓把画卖掉的。

黄思和问郑然为什么。

郑然说,她怀疑剜心图里藏着一个秘密,至于是什么秘密,郑然不知道。郑然说,童铭曾经告诉郑然,等剜心图画完之后,童铭就会告诉郑然一个秘密。

然而,剜心图画完的时候,童铭却莫名其妙地剜心死在画前。

郑然说,她一定要找到童铭的秘密,这可能和童铭消失不见的财产有关。黄思和对秘密什么的没有兴趣,郑然说的话他也就忘了。

可就在郑然说完这话的第二天,买画的商人给黄思和打来了电话,问黄思和,画装裱好没有。黄思和莫名其妙,他并没有帮商人装裱过什么画,细问之下才知道,郑然居然以黄思和答应帮商人免费装裱剜心图为理由,把商人手中的剜心图骗走了。

黄思和立即打电话给郑然,郑然的手机却没人接。

黄思和让商人报了案,两人一起赶去了郑然住的地方。在房门外,黄思和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撞开郑然家的房门,郑然已经死了。

郑然的死状和童铭一样,也和剜心图里的人一样,都是剜心而死,连死时的姿态都差不多。

郑然身上的睡衣已经被撕裂,胸前有一个巨大的作品,她左手扒着自己的伤口,右手捧在胸前,手里赫然抓着她自己的心脏。

郑然的姿势神态都和剜心图里一模一样。

只是,让黄思和惊恐的是,郑然面前的剜心图,里面的人脸已经变了。

那张脸不再是以郑然为模特画出来的脸,那张脸,分明是黄思和的脸。

剜心图成了一个恐怖的传说。

对于卫晓晓来说,最恐怖的还不是剜心图,而是她又看见了童铭。

郑然死后,剜心图被买家送了回来,那个商人虽然有些怪异,但他并不喜欢一个长着男人脸的女人。剜心图里画的是个女人,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女人的,头发也是女人的,唯有那张脸,却成了黄思和的脸。

而黄思和的那张脸,不仅说不上美,还真有些不怎么样。肥肥的腮上,两块肉横在那里,左右看不出哪里有一点点像女人。

黄思和不肯退钱,商人也不肯要画,于是就把画扔在了黄思和的店里。

最终,这幅画又回到了卫晓晓的手上。

黄思和把画送到了卫晓晓的单位,黄思和对卫晓晓说:“人家不要这张画了,也不用还钱,这是童铭的遗物,还是交给你保管吧。”其实黄思和是害怕这幅画,如果不是出现这样诡异的事情,人家把画还回来,说不定黄思和就私藏,或者二次卖了。

卫晓晓收下画,细细包好,放在了办公桌的小柜子里。

中午,卫晓晓到公司楼下的快餐店吃快餐。那是一个临街的小门面,卫晓晓面对门口坐着,她习惯面对着门口,这样,她就能看见街上的人来人往。

然后,卫晓晓就这样看见了童铭。

童铭好像逛街一般,就那么从快餐店前的街道上走过。

卫晓晓一时间呆了,等她反应过来,立即追了出去,只见童铭的背影,在十字路口闪了闪,就转向了右边。卫晓晓确定那是童铭,因为童铭在转弯的时候,还回头看了卫晓晓一眼,甚至还对卫晓晓笑了笑。

当卫晓晓追到路口的时候,童铭已经消失了。

卫晓晓给黄思和打了个电话,“我……我刚才好像看见童铭了……”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和我都看见了,别多想了。”说着,黄思和就挂掉了电话。

可是,没过多久,黄思和却忽然给卫晓晓打来电话,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我也看见童铭了。”

黄思和告诉卫晓晓,童铭一直在黄思和家的楼下,来回转悠,不走开,也不上去。

卫晓晓放下电话,立即开车去了黄思和家,可是等卫晓晓到的时候,童铭已经不见了。黄思和告诉卫晓晓,就在卫晓晓到之前几分钟,童铭忽然匆匆离开了。

黄思和满脸是冷汗,他问卫晓晓:“晓晓你说,那幅画是不是真的那么邪门?童铭死的时候,你说进去看见画上是童铭的脸,后来郑然死了,那张画上的脸就变成我的脸了。这是不是表明,下一个死掉的会是我?”

卫晓晓茫然地看着黄思和,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