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寻找聂小倩

燕冬生 2018-11-21 20:09:52

1

“我叫宁采臣,那个苦苦寻觅小倩的人。”网上直播平台上,一个说着流利普通话的年青人,正在直播。除了面相,他的装扮与《倩女幽魂》里的张国荣,一模一样。

网友在下方鼓噪,男的调侃说,你要是宁采臣,我就是燕赤霞;女的会说,快来找我,我就是聂小倩。

直播者宁采臣便一一解释,说自己活了三百年,蒲松龄写的情节并不是真的。结果,越解释越没人信,大家早当故事听了。最后,宁采臣也累了,索性赋诗一首:“十里平湖愁满天,青华苦觅三百年,若得佳人能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就下线了。

青华县某个房间,刚直播完的宁采臣,带上了手套。从书房的保险柜里,取出了一卷泛黄的卷轴,小心翼翼展开,再次端详画中的女子。

十七八岁的聂小倩,白衣黑发,正用摄魂夺魄的目光,看着他。小倩,你在哪里呢?宁采臣怕思念濡湿画作,又再次收了起来。

他擦了擦眼角,来到隔壁,一个老者盘膝而坐,身旁放着一个陈旧的木匣。见宁采臣来,说,“采臣,坐。”

“赤霞兄,他们依然不肯相信!”宁采臣对面前的燕赤霞说,“恐怕只有最后一个办法,拿出那画来,小倩在网上看了,自会前来相会。”

老者捋了捋白胡子,“不急,万一有人假扮把画骗了,岂不悲哉。”继而苦笑摇头,“唉,这个世界我真看不懂……你既然学了我传的长生术,也不急一时半刻找小倩吧。”

宁采臣说,“怎么不急!今日房东来过,说再不续钱,就要告官。兰若寺得到的银钱,本就不多,给了股市,奈何拿不回来。唉……屋漏偏逢….”

老者赶忙制止他,“唉,又来。我说年青人,几百年来,你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儿,我可是烦透了。想当年救小倩时,你可不是这般模样。难不成是手头紧?”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露出愤愤不平

“哼!你刚才说股市,他是谁?敢赖账?告之于我,我的剑定取他项上人头。”

宁采臣一拍额头,真是自找麻烦。于是费一般唇舌,告诉老者股市不是人,而是一个什么东西。临结束,他还总结一句,“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这一条太对了。”

老者听得头大,手不停摩挲着木匣。“这些我不懂,我只会用剑杀人,赚钱的事,你来办。”

2

由于直播有特色,宁采臣的节目被推荐至首页。许多人打赏,宁采臣意外得了一万多块,一下子解决了燃眉之急。此外,让他感到安慰的是,有一网友留言:我相信你就是宁采臣,说出你的秘密

其实,宁采臣还有个长生的秘诀,但他知道,燕赤霞肯定不准他吐露出去。因为一个坏人若得长生,岂不天下大乱。

退而求其次,他瞒着燕赤霞,在之后的直播里展示了画卷。果然,许多人争相购买,标价一路攀升到了一百多万。可宁采臣不为所动,他说此画乃小倩的遗物,自己宁可命都不要,也不愿割舍。直播后,他的痴情形象一时光芒万丈。

然而,茫茫人海中,聂小倩依然没有出现。后来,他的直播意外吸引到某个大媒体的目光,对方派出一支采访团队,可是双方差点闹僵。

整个事情源于开场白。当时,女主持面带职业微笑,说,“宁采臣,你的这个网名起得好,你讲述的故事也很精彩,我们几乎认为是真的。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个名字最初源自蒲松龄的志怪小说《聊斋志异》,历史上并没有这个人。”

宁采臣本性端正,网友说说也就罢了,一旦被大媒体误解为网络红人,他就再难解释。于是气愤地想反驳,被陪在一旁的燕赤霞,劝解一番。

老者嘴唇翕动,外人看来以为他在磨嘴皮子。实际上,宁采臣脑海里已听到一句话,“机会难得,为了小倩,忍忍!”

宁采臣颔首,才没有当面发作。

采访持续了半天,宁采臣知无不言,他没放弃努力,反复提醒主持人:我说的都是真的,请一定要相信。主持人只好说,“我知道了。”

采访后期,节目组设置了一个环节----向聂小倩表白。宁采臣面对镜头,说:“小倩,也许你不知道自己是聂小倩,请你看看自己的身体,在某处有个印记。”主持人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宁采臣脸一红,印记位于脐下某处,他怎好解释。

他把预先准备的图样,展示给了观众。心里埋怨起燕赤霞。只因老者告诉他,聂小倩投胎转世,没有前世记忆,但会携带印记。凭借这一点,方能确认身份。

3

节目播出后,宁采臣成了身价百万的网红,生活宽裕了不少;节目另一个效果,是给纹身师带来了大量业务。因为,许多女子在节目播出后,会特地纹上印记,然后来找宁采臣。

这些女子觉得确认身份的过程,会充满旖旎、暧昧。比如,在某个私密房间,脱掉衣服,慢慢检查确认,甚至还有不可描述的事情发生。如果,自己真是聂小倩转世,命运就改变了。

按照双方约定,宁采臣会先加微信好友,查看女子的照片。然而,让宁采臣无语的是,图片里不但有印记,还有非礼勿视的内容。这让宁采臣夜不能寐,他只看印记,结果受到了惊吓。

无奈之下,宁采臣改变方式。他不再看照片,而把见面地点选在人流密集的广场。众目睽睽之下,双方间隔一米以上,聊上几句,宁采臣就会说,对不起,你不是聂小倩。

这句话击碎了无数女子的梦想,一些人质问,“你没掀开衣服看,怎么就知道我不是。”还有人直接说宁采臣是骗子!有一次,宁采臣当场挨了一记耳光,他不停赔礼道歉,照例给女子送上盘缠路费。

一直在附近看热闹的燕赤霞,嘿嘿坏笑。他说,“采臣,喝了我配的透视符水,觉得怎么样?”

宁采臣捂着脸道,“灵验又怎样,她们的印记都是假的。”

老者不知从哪取出酒壶,喝了一口。“假的又如何,有些女子生得好皮囊,怕比你的小倩美上百倍。劝你别一棵树上吊死,找个中意的算了。”

“不,我只要小倩。”

4

网红宁采臣约见女网友的事情,也成了一个新闻。他虽然没有干过什么,可是,事情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

有人带着恶意在网上散播谣言,让宁采臣的身份从痴情男,变成了一个睡网友的色狼。发帖者仿佛为了实锤,特意附上了不堪的床照,惹得网上舆论沸腾。

宁采臣的直播被勒令停止,宁采臣也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他虽自知冤枉,可束手无策。

幸亏一个网友指出照片是PS的,否则,宁采臣真要无路可了。然而,他还是摊上了大事。有女子报警,说宁采臣侵犯了自己。

不久后,宁采臣在街上行走时被警车拦住,他情急之下喊道,“大人,我是冤枉的。”一个警察说,“冤不冤枉,调查完了就知道了。”

调查持续了48小时,拘留所里,宁采臣夜不能寐。共处一室的几个痞子嘴上不干净,指着宁采臣说,“我们都听说了,强奸犯,你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随便玩弄女性!”宁采臣简直要被气死了。

当天夜里,辗转得知消息的燕赤霞,凭空出现在了拘留所内。那几个痞子震惊之余,准备喊救命。燕赤霞随意地吹了口气,让他们昏死过去。

燕赤霞想带宁采臣出去。宁采臣摇头拒绝,他感动之余,保持着清醒。此刻擅自离开,不但罪加一等,还显得做贼心虚。既然他没做过亏心事,就安心接受调查。燕赤霞便陪着他,坐到天明。

在被拘留48小时后,因缺乏证据,宁采臣本可以走出拘留所的大门。没想到那几个痞子向警方举报了燕赤霞。这让宁采臣陷入了另一次纠纷。他不肯撒谎,承认了燕赤霞夜闯警局。

这下,麻烦大了。夜闯警局放在古代,就如同劫法场,燕赤霞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警方已经立下专案,正准备抓捕嫌疑人。

让宁采臣没想到的是,警方留下笔录后,就把他放了,可能想放长线钓大鱼。宁采臣便急匆匆地回到出租房。燕赤霞不在,房东则在第一时间出现了,他让宁采臣马上搬走,说不想把房子租给罪犯。宁采臣也懒得解释,应付走房东,就出来找人。

在广场游荡的时候,遇到了乔装的燕赤霞。宁采臣说,“赤霞兄,你怎么还不远走高飞,官府正在寻你。”燕赤霞说,“无妨,我推算一番,此事应能解决。当务之急是请得力讼师。”

后来,在律师的帮助下,警方撤销了对燕赤霞的案子。但与燕赤霞签订了一份秘密契约,让不愿与人打交道的燕赤霞一直闷闷不乐。那几个痞子不肯善罢甘休,纷纷以身体不适为由,讹诈大量补偿。燕赤霞听说后,恨不得割掉这几个烂人的脑袋。

脑袋当然没割成,宁采臣也彻底没钱了。经历了这么多破烂事儿,他终于得到了清白。平台也解除禁令,欢迎宁采臣继续直播。可是宁采臣心灰意冷,不准备再干。他对燕赤霞说,找小倩的事先暂停吧,反正时间有的是。两人搬到了乡下,当起了农民。

某日,宁采臣久无动静的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我就是你要找的人,周小花。”

5

几个月前,北京的一个写字楼里,一个叫张娜的女孩,看到了采访宁采臣的视频。她想起,一起租房的舍友,身上有这样的印记。下班后,她回到出租屋,就朝室友勾手指头,“周小花,麻溜过来,把裤子脱了。”

周小花放下正在读的书,说,“娜娜,你不会喜欢女人吧。”张娜说,“不,听话。姐送你一场富贵。”

……

两人看过了视频,张娜抚摸着周倩小腹那块天生的印记,说,“聂小倩,你可隐藏的真深啊,还不赶紧去见宁采臣。如果成了,可别忘了我这个红娘啊。”

周小花的小腹上传来痒痒的感觉,她把那只怪手扒拉开,说,“我不是聂小倩,这事哪有这么巧的。”

张娜嘴唇上翘,忽然说,“周小花,难不成你认识宁采臣,还一起睡过?否则,人家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迎接她的是周小花的愤怒,“娜娜,信不信,我今天把你先睡了。”

两人打闹了一气,张娜说,“唉,我说,你是个穷得叮当响的单身狗,人家是不差钱的网红,你就犹豫了,想好了就赶快去找他。”

身旁,周小花正在擦汗,说:“那又怎么样,我不能为了钱,去找他。”

“啧啧,你就装吧,穷鬼!”张娜一脸不屑,她不信有人不为所动。

几天后,网络上散播着网红强奸粉丝的传闻,张娜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包括宁采臣。周小花摇摇头,眼神却骗不来人,充满了失望。

后来,又传来宁采臣被捕入狱,后被释放。张娜说,有钱人真好,什么事摆不平,把人强奸了,还能放出来。

周小花听不下去了,说这几天我看了宁采臣的直播,他不是你认为的那种人。张娜反驳说,“是吗?那你去找他啊。”

“不,我还没想好。”周小花依然这么回答。

“哼,装什么?”张娜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第二天,周小花的事情,就出现在网络上。她身上的印记,也变成照片,散播到处都是。网友评论说,可惜了,便宜了那个强奸犯宁采臣。还有的说,身材不错。

隔天晚上,周小花气哄哄地推开张娜的房门,“张娜,这是不是你干的,把我照片传到了网上。”

张娜头也不抬,说,“周小花,别诬陷好人。你跟睡过,自己清楚。还用得着我。”

周小花默默进了卫生间,在那里,她哭了。平日里忙得像狗一样,她连找人睡的时间都没有。她想到,该死的,都怪那个宁采臣。若不是他,我会变成这样吗?

我一定要找到他!

6

周小花在工地见到宁采臣的那天,燕赤霞带着木匣子跑掉了,临走前说出去公干。

原来,接到短信后的几天夜里,宁采臣一直睡不着。最终,他辗转反侧,决定把见面地点安排在城里,这样显得正式一些。

可是,另一个问题出现了,宁采臣穷得连路费都拿不出来了。他作为陌生人,初来乍到农村,也借不到钱。幸好有一家村民正在盖楼房,贴了招供启示:雇一个小工,工资日结。宁采臣想都没想,就去了工地。

三百年里,他没干过这种活。手头紧了,就去给人家做几天帐,赚点小钱。而燕赤霞忍受不了铜钱臭气,不肯为五斗米折腰。

平日燕赤霞只喝酒。这酒钱,也得宁采臣出。谁让他跟燕赤霞学过长生术,宁采臣也心甘情愿。因为有些积蓄,日子倒也周转得开。可如今,马上能见到“聂小倩”了。他反而被钱难住了。

工地上,宁采臣已经干了三天,尽管身体疲惫,却还没有拿到钱。包工头说,他干得不好,达不到日结的标准。宁采臣只好继续苦干。他的要求不高,挣够去城里的路费就好。可是,就这点要求,还是未能如愿。

宁采臣想走,人家不让。因为宁采臣不会搅水泥,浪费了不少材料,工资非但不能发,还得倒搭。其实,这些都是假的。无非是包工头看他好欺负。

周小花来找他的时候,宁采臣如同一只泥猴,正在与一辆独轮车搏斗,由于不会使用,弄翻了车子,水泥砂浆溅了他一身。包工头来训斥他,说他是个笨蛋。

这句话,让周小花听见了,心里感觉不舒服。她在上班时,老板也喜欢这么说她笨蛋。所以,周小花走过去跟老板说,这些水泥值多少钱,我赔你。

周小花的模样,隐约有聂小倩的风采,少了一些柔媚,多了一些干练。也许是工作环境决定的。宁采臣一时痴了,跟傻瓜一样,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眼前只有这个姑娘的脸。

这时,他被人抓住了,原来是该死的包工头。他吼道,“废物,你还有脸看美女,赶紧赔我水泥。”宁采臣仿佛没听见,头朝着姑娘,徒劳地想挣脱包工头的手臂。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重获自由。

那个姑娘收起了钱包,朝他走来,拉起他说,“走吧,你住在哪里?”此时,宁采臣已清醒过来,脸上发起烧来。

他前头领路,身后传来包工头和工人的笑声,“瞧这个笨蛋。”

7

在一处废弃的院落前,周小花愣住了。宁采臣仿佛失去了语言能力,双手绞了半天,才说,“周小花,这是我住的地方。先等我一下。”

他跑进房子里,换了一身古代儒生服装。他以三百年前的礼节,在大门口延请周小花。周小花见到宁采臣的新形象,没有觉得突兀,有种这衣服就该他穿的感受。

两人在院子里,一起品尝宁采臣打来的井水,不知不觉聊起了直播的事情。等这些闲话聊完,又不该说什么了。周小花提出看一下画卷,宁采臣有些为难,他说,外面风大,画卷在院子里容易损坏。

“好吧,我跟你进去。采臣,你跟女网友的事,不是真的吧。”周小花语气随意,心里却很紧张。宁采臣眼圈红了,“我不会做对不起小倩的事儿。”周小花提给他一张纸巾,跟他进了房间。

房间简陋到几点,几块木板搭在地上一张床。上面铺着一张凉席。一个包裹放在墙壁,里面露出一个卷轴。

宁采臣走了过去,小心拿出卷轴。在凉席上展开。“小倩,哦,对不起,周小花,这幅画是我的生命。没有它,我根本坚持不了三百年。”

“你真活了三百年?”周小花难以置信,不久后,她看到了画上女子。一股电流,从她脚下传来,走遍全身。她觉得画上女子跟自己很像。更神奇的是,她仿佛知道画中女子在想什么,也许用心意相通来形容,最为恰当。

宁采臣看到周小花在流泪,就默默握住了她的手,一起看画。等两个人从画中醒来时,发现已彼此依偎紧贴在一起。宁采臣觉得失礼,准备松开怀抱。被搂住的周小花说,温柔地说,“不,采臣。”

她把宁采臣的手,移向小腹“你想看看印记吗?”。宁采臣感受到了热力和曲线,手像被烫了一下子拿开了。

他把周小花身子扶正。说,“不”。周小花转身说,“这很重要”。宁采臣想了想,“不,我是说,我不知道。”他心里有了期待,期待产生负担,负担让他有些畏首畏尾。

周小花解开了仔裤纽扣,将衣物拉下了一些,露出了那个印记:一朵小花。“我叫周小花,这是名字的由来。来,看看,跟小倩的一样吗?”

没了燕赤霞的透视符水,宁采臣就别无选择了。他说了声抱歉,便俯身看了,又伸出了手。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