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四五二十

柠zi 2018-03-20 09:46:04

“啪!”室友麻利地关上了灯。

我闭上了眼睛。

“祝你生日快乐~~~~~刘欣!”

言小谢起头唱了第一句,发现刘欣没有跟着一起唱,就号了一嗓子,让刘欣一起唱。

“煮你生日快乐~~~~祝你盛日快乐~~~~猪你生日快!乐!!!!!”

鬼哭狼嚎完了一首生日歌,我睁开眼睛,呼地一声,吹灭了插在蛋糕上的九只五颜六色的蜡烛。这个是刘欣的主意,因为她说四五二十,插九根吧。

我们放了一点音乐,平淡地吃着蛋糕和零食,最后我们喝了一点点酒,庆祝这璀璨地流逝着的青春

其实也没有悲伤地走完了过生日的程序,我们收拾完了食物残骸,我拎着水桶下楼去接水打算洗澡。

初冬的夜真的冷得猝不及防。我穿着奶牛色的绒睡衣,慢慢走下楼,打完水见到宿管阿姨,宿管阿姨说:“哟,你这穿的什么呀!”我看着自己扣错了一溜扣子的上衣,自己也笑了。

拎着很沉的水桶上楼,忽然整个宿舍楼一片黑暗。难道是忽然停电了吗?

我不怕黑,但是我没有带手机,便摸着楼梯的扶手走到二楼,一节一节的台阶摸索着。

满满地我移动到了三楼,忽然发现,三楼宿舍走廊的灯亮着!那我可以从三楼这里横着过去,然后再上一层,就可以直接到我自己的寝室啦。

这样想着,我拐了一个弯,走到三楼的寝室区。天哪,忽然从黑暗之中走到大灯下面,眼睛还一时适应不了光,我眯起了眼睛。走完三楼寝室,我又拐弯继续上楼。

果然,从右边的楼梯直接就通向了我的寝室,我打开了门。果然只有楼梯间的灯坏了啊。

“下面打水的人多吗?不多的话我也下去打个水啦。”

“不多,就我一个人……”等等,这声音是……爱心?她不是这学期开始就去美国做交换生了吗?

我睁大眼睛,果然是她,穿着冬天的粉色睡衣,坐在自己的桌子前,桌上的pad正在播放动漫。“诶,你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刚刚啊,你不是下去打水?我正好和朋友聚餐完就回来啦。”

等等,不对。

爱心去美国之后,刘欣就占领了爱心的桌子,她现在一个人用着两个人的位置呢,桌上早就被堆满了,爱心从美国回来,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把桌子恢复成她走时的样子?我环顾了一下自己生活的寝室,大体倒是没变,难道说?

我走到自己的桌子前面,拿起手机。

屏幕上时间没错,是我下去打水的那个时刻之后,八点二十七分,但是桌面上是一个头上戴着花环,脸上肉嘟嘟的小男生,举着话筒笑咪咪地看着我。是我之前的爱豆chunji。再一看手机屁股,没错,两个洞,是个6s。它半年前在地铁站被人偷走。如果我所有的判断都没错的话。

我穿越了。

这可好,人家穿越都是穿越成公主,穿越成贵族公子哥儿,那好歹还能潇洒一番,我呢,这可好,这简直就是把时间往前推几个月啊,这个穿越也太没料了。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