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绝不能让他活着

忆寒枫 2018-03-17 23:06:03

民国时期,山东某县警察局的巡捕韩滨,正带着几个巡警在大街上百无聊赖地晃荡,路过一个小巷巷口,看见里面有条野狗正在扒拉垃圾堆。韩滨不以为意,走过了几步回头一看,巡警小樊望着野狗直皱眉头。韩滨叫小樊快走,小樊却摇摇头,说觉得有点不对劲,要进去看看。

韩滨无可奈何地跟了过去,心想小樊就是多事,要不是看在他是常局长的内侄,才不愿意跟他一组呢。小樊挥舞着警棍赶跑了野狗,接着一扒拉,发现果真出事了:垃圾堆里竟然露出了一只人手!

小巷口拉起了警戒线,韩滨组里的巡警都赶过来了,把垃圾堆扒开,尸体整个出现在众人眼前。巷口有看热闹的人认出了死者:“这不是‘二鬼那虎吗?”

小樊听了,跑过来问:“他就一个人,咋叫‘二鬼?”

那个看热闹的人说:“那虎是有名的赌鬼加酒鬼,大家就给他起了这么个绰号。其实他原来有份不错的工作,就是因为好赌又好酒,前不久被东家给辞退了。”

小樊追问那虎的东家是哪家。对方说:“咱县里有名的大户沈家啊,那虎以前在他家当花匠,多好的工作啊,可惜被他自己给折腾丢了。”

韩滨听了这话,心想原来这个死人还和首富沈家有点关系,虽说那虎死前已经被沈家辞退了,不过到底是宾主一场,不知沈家对此事如何看,就叫小樊去沈家说一声。

小樊来到沈府,找到管家说明来意,管家愣了一下,说:“那虎已经跟沈家没关系了,不过既然你来通知,我去跟老爷说一声吧。”

小樊等着回话,他东看看西看看,花园里的花木草丛都修剪得很整齐很漂亮,他问一个经过的小丫环:“你家又请了新花匠吗?”

小丫环说:“没有啊,这些花草还是那虎没走的时候侍弄的。”

小樊说:“看来那虎的手艺还真不错,如果不是贪杯好赌,或许沈家也不会辞退他。”

小丫环道:“那虎干活的时候从来不喝酒的,小姐最喜欢他种的玫瑰花……”小樊刚想追问,管家回来说沈老爷已经知道了,会派人给那家送去一份奠仪。

小樊谢过管家,走出大门口。这时一辆汽车停了下来,司机打开车门,一个身穿洋装的妙龄少女下了车,她问小樊:“警官,我家出了什么事吗?”

小樊说:“您就是沈小姐?那虎被人杀死了,我来报个信。”沈小姐呆住了,没说话,步履沉重地走进了大门。

小樊回到警察局,法医的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那虎是昨夜约十一点半遇害的,凶器应该是锋利的小薄刀片,一刀割喉毙命!

韩滨开会分析说,那虎是在小巷被杀的,身上一文钱都没有,肯定是劫财!小樊低声道:“那条小巷离赌场不远,我离开沈家后顺便去查问了一下,那虎昨晚十一点离开赌场时,已经输得身无分文。”

韩滨被噎了一下,说:“也许凶手杀完后一搜身才知道那虎没钱呢?要不就是仇杀,仇人在小巷堵住了那虎的去路……”

小樊又说:“那条巷子是死胡同,没去路。”

韩滨气得一拍桌子,想起小樊毕竟是局长的内侄,总算忍下一口气,冷冷道:“你……既然你对这案子这么上心,那就交给你侦办了!”

警局局长办公室。常局长皱着眉说:“你把小巷的案子交给樊之友侦办了?就他那笨头笨脑的样子,还能破杀人案!”

韩滨赔笑道:“这就是个劫财或仇杀的小案子,我想锻炼锻炼他。有了破案功绩也方便局座您日后提拔他啊。”

常局长烦躁地一挥手:“让他当个巡警已经算对得起他樊家了,还提拔他!到嘴的鸭子又让他弄飞了,这种笨蛋没处找!”韩滨心中暗笑,常局长惧内人人皆知,给老婆的侄子一个饭碗本来也没什么,可这位“贤侄”实在让人窝火,有人来求局长办事,送上一个大红包,局长刚客气了一下,恰好让他看见了,立刻将红包还给了事主,局长只得说了几句场面话,结果好处没捞到,事儿还得给人家办了。

常局长叮嘱道:“虽然那个死者只是个花匠,但是毕竟和沈家有点关系,你也得盯着点。”韩滨点点头,心想和沈家有关系的事儿都是烫手山芋,丢给小樊正好,出了啥纰漏,上面还有局长顶着。而且这案子细琢磨还真有点复杂,就让小樊那个笨蛋碰壁去吧。

小樊这几天确实到处碰壁,虽然还没头破血流,但是一点儿有用的线索也没查出来,眼看这天已经是那虎的“头七”,小樊急了。

晚上十一点多钟,小樊又来到了那虎被杀的小巷,在巷口看见里面火光隐隐,立刻警觉起来。他悄悄走过去一看,竟然是沈家的大小姐沈海棠在烧纸钱,口中还喃喃道:“那虎,今天是回魂夜,你的魂魄要是真回来了,就现个身,告诉我你是怎么被害死的!”

小樊很惊讶,这事儿要是乡下大婶干的,那不奇怪。可外表看起来洋气开明的沈大小姐也相信这种怪力乱神的说法,那只有一个解释:她太想知道凶手是谁了。

小樊想起了那虎年轻俊朗的面容,还有小丫环说过的“小姐最喜欢那虎种的玫瑰花” ……

“谁?谁在那里?”忽然,沈海棠惊呼起来,小明以为自己“暴露”了,刚要现身,就见巷子最深处慢慢出现了一个黑影。“那虎,是你吗?你真的回来了?”沈海棠惊疑不定地问。黑影扬了扬手臂,一股阴风刮灭了燃烧着的纸钱。小巷里一片黑暗,只有那个黑影瞪着一双发着绿光的眼睛,一步步朝沈海棠走来。沈海棠惊叫一声,转身就跑。

看着沈海棠跑出了巷子踪影全无,黑影停下了脚步。他左手打着火照亮了当初埋尸的垃圾堆,右手拿着什么在垃圾堆里探来探去,终于,“啪嗒”一声,像是吸到了什么东西,黑影举到眼前仔细端看,正是他要找的那个东西。

火光照清楚了一个小小的圆形徽章,也照亮了黑影阴冷凶狠的眼神,隐藏在一隅的小樊看到这熟悉的身影,心中一震:原来是他!

第二天,小樊来到警局,一个巡警告诉他常局长正等着他。小樊见到常局长,常局长说那虎的案子已经移交另一组了,让他不要再管。小樊垂头丧气地出来,正碰上韩滨。韩滨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一大早沈老爷就派管家来传话,说昨晚沈小姐因为那虎的案子被吓病了,整个县城这几天议论那虎的时候也都捎带上了沈家,所以沈老爷要求尽快结案,因此这个案子已经被另一组以流窜犯劫杀了结了,成了一起‘空中垂直案。”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