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真实灵异:玩伴

o唐豆豆o 2017-10-18 04:25:46

之前跟朋友聊天,想起了我小时候遇见的一件事。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小时候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在没有家人陪伴的时候,和“另一个人”玩。长大了之后大家都会说那只是小孩儿因为孤独想象出来的“假想玩伴”,或许吧,但在我的记忆里,这个“玩伴”一点都不虚幻。

我因为生日在七月比较尴尬,上学的时候将将六岁,是当时班上年龄最小的一个。爸妈上班又都很忙,没时间带我,所以放暑假就会把我送到二舅家。二舅家有三个孩子,全是姐姐,最大的比我大十几岁,最小的比我大七岁,整个暑假就是三个姐姐带着我玩。

因为我当时太小,三个姐姐几乎是无微不至寸步不离地陪我,所以我们那两个月开发出了无数种可以玩的游戏,其中有一种传小水桶的游戏我最喜欢。

二舅家住三层,三个姐姐里有一个陪着我呆在楼上,另外两个姐姐在楼下放个大盆等着,我们在楼上把小水桶装满水,然后系根绳子从窗户往楼下顺,楼下的姐姐接到之后倒在大盆里,反复直到大盆接满水,我再下楼去玩,浇花浇树啊之类的,水没了再继续。

我当时特别喜欢玩这个,几乎每天都要玩,而且毫无节制,玩起来收不住,实在太费水了,玩了几天之后二舅就宣布每天只能玩一轮。

第二天三个姐姐就很听话的玩了一轮就要喊停,可我还没玩够啊,闹着非要继续玩,楼上陪我的大姐见我开始胡搅蛮缠就有点生气了,在窗口招呼二姐三姐上楼,然后自己回卧室生闷气,我从窗口往下看看见两个姐姐愣在那有点不知所措,以为她们还能继续陪我,于是干脆自己拿着小水桶去装满,然后拎回来从窗口往下顺。

我到现在也记得很清楚,我探出头去的时候,楼下只剩下一个姐姐,就是最小的三姐,她仰着头笑着看我,伸手做出一个接的动作。我当时可开心了,赶紧把桶顺下去了,然后亲眼看着三姐把水倒进了大盆。

然后就这个时候,大门响了,与此同时我听见身后大姐特别严厉的一声:

“XX!你干嘛呢!”

我吓了一跳,赶紧回头,攥着的绳子直接就撒手了,紧接着从大姐身后走过来二姐和三姐。三个人都特别惊讶地看着我,我竟然也没看出来哪里不对劲。

然后大姐就一个箭步冲过来,探头往窗外看,然后开始训我:

“不陪你玩你就把水桶扔出去了?摔坏了以后怎么玩?你怎么这么任性?”

我当时都蒙了,特委屈说刚才三姐在下面接着的,我没把水桶扔出去,可三姐站后面赶紧说了一句:

“我跟老二一起上来的。”

大姐就更生气了,抓着我说你自己看!我从窗口看下去,大盆不见了,小水桶倒在楼下,水撒了一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我当时就觉得我简直不能更冤了,话都说不清了,一边哭一边说我刚才就是看见三姐了,可是我越说姐姐们越生气,最后连三姐也不理我了,小水桶被没收了,我再也没玩过这个游戏。

为这个事我和姐姐们呕了好久的气,可到今天我也不明白,我确实看到三姐了,也明明看到她把水倒进水盆了,难道都是我的幻觉?

如果不是幻觉,到底是谁陪我玩了这最后一轮游戏呢?

不过说起幻觉,一个人的误判可能是幻觉,那两个人呢?下次给你们讲一个我刚上班的时候遇到的故事。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