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奇妙能力俱乐部:反猪脚光环

Healer_s 2017-10-06 18:19:20

李尔是一个超能力者,而且他的超能力是与生俱来的,但是真正使他意识到这一点,还是从他有了“想要”这个重要概念开始的。

那是李尔在幼稚园度过的第一天,在快要放学的时候,老师提出要给表现好的小朋友们发奖励,向来乖巧的李尔也有资格。

这是李尔第一次参与分苹果,也是噩梦的开始。

因为他发现不管怎么分发,就算自己是第一个拿到的也好,到最后他手中的苹果总是所有小朋友里面最小的,而且每次都是这样,没有一次的例外。

这让只能眼睁睁看着梦寐以求的大苹果落入其他小朋友手中的小李尔很是有些愤懑不平,这一天眼看老师又要发苹果,李尔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渴望,主动向老师表示他想要那个最大的、一只手都拿不住的苹果。

老师笑着听完李尔的要求,宠溺地摸了摸李尔的小脑袋,这孩子在班上属于比较听话的类型,乖巧可爱而且从不故意捣乱,于是微笑着把最大的那个苹果在其余小朋友们齐刷刷投递而来的羡慕目光下分给了李尔。

终于得偿所愿的李尔兴冲冲地拿着最大的苹果抱在手里,翻来覆去就是舍不得吃,可是不吃心里却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生怕下一秒就被别人给抢走了。

终于下定决心咬了一口,脆生生的,真甜啊,小李尔刚沉醉在突如其来的幸福中,就听见大门突然‘嘎吱’一声被推开了,是院长回来了。

“小朋友们,院长叔叔今天路过水果店,给大家买了很多好吃的香蕉,都来尝尝。”

“好!”

“好啊!”

“谢谢院长!”

听到院长说带来了更好吃的香蕉,原本乖乖坐着等待分苹果的小朋友们站起来一拥而上去抢院长手中提着的一大袋香蕉。

不出意料,这次李尔分到的又是最小的那个,他看着自己手里只有别人一半大小的香蕉,欲哭无泪。

经过李尔无数次事实验证后得到了一个结论,其实也不一定非得是院长,也有可能会是隔壁班的老师或者某个孩子的家长,总会带着一兜比苹果更有吸引力的水果推门而入。

上帝在李尔的面前似乎永远都没有概率这个说法,无论他想要得到什么,最后总是会得到最小的那一个,这就是李尔发现自己所拥有的超能力,而且很有可能是史上最无用、最愚蠢的超能力,没有之一。

还以苹果来打个比方,如果一盘苹果,让李尔闭上眼睛去拿,那他总是会抓到最小的那一个,没有一次是例外的。

当然了李尔并不总是会闭上眼睛去抓,这就出现了上面的情况,只要他顺利拿到了那个对他而言是最大的苹果,而盘子里也再没有出现比他手中苹果更大的苹果,这时上帝就会展现他的奇迹,让苹果变得不再重要,也就是说他的好运永远都处于一种失效的状态。

其实那时候李尔也不觉得怎样,不就是只能分到最小的苹果么,但是随着他慢慢长大,发现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单个来说也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上帝生怕李尔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与众不同,而孜孜不倦地、不舍昼夜地、不分轻重地、毫无怜悯地向他展示出来这一点。

每次参加生日聚会分蛋糕,不管来了多少人,是谁的生日,李尔总是会拿到全场最小的那一块,蛋糕上的草莓也是最小的。

每月一次的宿舍聚餐,哪怕是AA制,301块让五个人抽签平摊,李尔抽到的一定是61块;哪怕是和相熟的小伙伴们一起争抢着上厕所分手纸,他最后得到的也会是最短的那一条。

“这天杀的上帝!”

这一天八岁的李尔参加小伙伴的生日聚会,不出意料又一次拿到了一块比谁的都要小而且上面的草莓也小得可怜的蛋糕,早就受够了这一切的李尔满怀着愤怒走到无人的角落一把就将那块似乎在嘲笑他的蛋糕摔到了地上。

一般来说,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伴随着从地上捡起东西吃这一非常普遍的行为长大的,而且总有一个人会告诉你一个常识,那就是掉在地上的东西其实在三秒钟之内迅速捡起来放进嘴里还是可以吃的。

可是我们的李尔却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在他的记忆里似乎从来没有一次,能够成功地将摔在地上的蛋糕没沾灰的那一面捡起来再吃掉的经历。

他并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因为李尔每一次把蛋糕摔在地上,一定而且必定都是涂满了奶油的那一面先落地。

可怜的李尔。

不,是该死的上帝!长大后的李尔在一旁嘟囔着道,其实他是一个无神论者,只是如果没有了上帝李尔还能去怪谁呢?

要知道我们正常人都是在物理学无时无刻地监视下才得以健康成长,但对于李尔,物理学似乎变得傲娇而无赖起来,从来都不肯主动眷顾于他。兴许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会偶尔瞥上那么一两眼,但很快就翻了个白眼又走开了。

今天是李尔的女朋友苏芮22岁的生日,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