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 许愿签(中)

    来这里,明天我将一切都告诉你老刘被苏妈妈恭恭敬敬的带去了婧芸的房间。 小元一路跟着前去,到了地方却不敢再往前一步了,毕竟还是个孩子,且寄人篱下,又能有多少勇气呢? 老刘进了婧芸的房间,苏妈妈关了门,下台阶的时候顿了一顿,但只有那一下,随后她看了小元一眼,然后就平静的离开了。 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就从房间里传了出来,婧芸平日很能吃苦的,小元想不到她遭受了些什么,此刻才会发出如此绝望的嘶吼。 不知道过了多

    Sevenyi 2020-10-25 13:53:29 阅读全文>>
  • 鹿林里没有鹿,有你

    你在我身边,我跟着你,就早已成为习惯,那么习惯,大约就是爱情的开始。 文/旅一 刚到巴黎的时候,因为倒时差,星语凌晨五点就坐了起来,百无聊赖中,她便盘腿坐在落地窗旁边。 那一刻,她看到了这个城市最美的日出,天边泛起鱼肚白。 巴黎举行了一场印象画展,莫奈画作巡回展览。《日出》这副被称为捕捉光与色之下世界万物的“瞬间印象”确实吸引了不少艺术家的观摩,资深老的画家围在一起啧啧称道,用手指来回比划。

    一粒小婉 2020-10-25 12:02:39 阅读全文>>
  • 【千寻•前世之旅】佼人无盐

    生死相生相成。世上人来人去。一 杨枫这小半辈子,二十一年,耳边听得最多的名字——除去祖父“杨老将军”外——必然就是“听雁公主”了。 别人在杨枫面前提起杨老将军时,多是恨铁不成钢:“杨老将军怎么就有了你这样的孙儿!”字字铿锵,咬牙切齿。 可说起听雁公主就不一样了,来人多是一副揶揄的神色,挑高了眉梢,看热闹般笑他:“你那个听雁公主,听说被陛下许给了辽西王?” 天下谁人不知,辽西王拥兵自重,正盘算着谋反

  • 打狼

    几乎绝迹的野狼突然袭击了村里的羊群,打狼小组与狼群斗智斗勇,展开了殊死的较量。生产队的羊圈在夜里被狼掏了个大洞,狼钻进羊圈咬死了 只羊,还叼走了 只。 羊圈安札在村里的后山坡上,是用近两米高的桦木杆围成的。 狼在夜里用锋利的牙齿咬断了有些发朽的桦木围栏,偷袭了羊群。 通过羊圈周围留下来的狼爪印和偷走羊的数量来判断,羊群是遭遇了狼群,而且狼的数量还不少,至少有六七只。 桦树营子生产队已经多年没有出

    庄晓 2020-10-23 18:02:38 阅读全文>>
  • 你比北京美丽(四)

    只是那个时候,她不会知道在往后的一些年里,再提起爱情,自己只剩缄默不语。上期回顾: 大Boss曾荻邀约纪星赴局,不轨意图被韩廷识破,直接在洗手间点破了她,纪星就这样莫名被邀请,莫名被打发,内心情绪涌动。这样被不尊重地呼来喝去,又为她辞职压上了一根稻草…… 《你比北京美丽》 周四那天,纪星接到栗俪的电话,说发工资了,请她和魏秋子两个闺密去吃饭。 纪星本想加班的,秋子抱怨说她不是加班就是陪男友,好

  • 只想为你挡桃花

    祁阳本来准备说帮我挡桃花,又觉得这个不够她报恩,换了一个说法:“做我女朋友。” 祁阳觉得喜欢一个人一定要想方设法、连哄带骗的将对方骗到手,万一骗着骗着就骗到手了呢? 果然就他收获了一只小老鼠。 社会的套路太深了。 再被某家盈利的教育机构骗了之后,林悦衾就开始这样想了。 一个月前,林悦衾还向往着大学的自由和美好,充满了热血与斗志。就在自己因为被洗脑花了好几千买了哪家教育机构的课后。林悦衾被室友吐

    苏淼淼 2020-10-23 15:03:25 阅读全文>>
  • 宴宴知秋

    “江闻歌,一别多年,别来无恙否?”宴宴知秋 文/周真真新浪微博:@周真真Ann 序 秋天的时候,沈棠来到东松树胡同 号。 天边彤云密布,她踏过湿漉漉的地砖,上前叩响门环:“请问有人吗?” 院里响起一阵脚步声,过一会儿,才有一阵苍老的声音传来:“找谁?” 沈棠本想说江大师,又想起来北京前同事同她说的:“江闻歌此人,作为上世纪最著名的建筑设计师,才名昭著,同时也倨傲冷淡,很多想要采访他的媒体杂志都被

    晟煜旻 2020-10-23 15:02:45 阅读全文>>
  • 我家师兄太纯情

    那满江湖的悬赏令,还有那飞奔逃亡的一个月,其实都是这个男人蹩脚又真诚的爱慕。【一】 江湖趣闻年年有,今年更是别样多,从半个月前,整个江湖都笼罩在了八卦的“腥风血雨”之中。 试问武林盟主的宝贝儿子被人“戴了绿帽”这种事情谁不感兴趣?! 谁不想八卦八卦,是哪位不怕死的壮士,偷腥居然偷到了青越盟的头上?居然还让青越盟未过门的媳妇——娇娇大了肚子? 于是,紧跟着的是一场腥风血雨,满江湖的悬赏令上,两个大字

  • 爱情的千百种样子:你是我的北极星

    “回来了怎么也不联系我?”转过头,是肖言。“因为星星本来就应该在天上呀。” 满天都是繁星,只有北极星是指路明灯。 林书书隔壁新住了一个邻居,不过,林书书没见过他,只是听到隔壁有时有些动静。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林书书也只是注意了下,和她没有关系的事,她不想管,也没有精力管。 一天的工作结束,林书书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 微博上面只关注了一个人,那人叫肖言,打开微博,上面空空如也,今天还是没

    柳榴琉 2020-10-21 13:33:03 阅读全文>>
  • 有匪君子

    “姑娘没见着这漫天的飞雪吗?怎么能跑得快?”这样我才能早些回来,早些再见到他。 遇见他之前,我一直都没有名字。有的只是养母口中那一声尖利而冷冽的“野丫头”。 据说,我是她从一间破草棚里捡回来的。可她待我并不好,总是想方设法地虐待我。 终于,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午后,我带着兜里仅存的两枚铜钱从家里跑了出来,并且发誓,永远不再回去。 我跑得那么快,连发髻散了也顾不得理。 突然,只听得一声马的嘶鸣传来。马

    郁馥 2020-10-21 13:30:20 阅读全文>>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