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 请重新登录

    “对不起,您已被登出,请重新登录。”“对不起,您已被登出,请重新登录。” 阿旭看着手机上这行小字,微微皱了皱眉头,熟练地在跳转的登录页面上,输入手机号码,然后获取验证码。这软件更新后怎么这么难用?只允许一个设备登录吗?老是给我登出。阿旭心想。不过阿旭没有多想,收到验证码,登录软件之后,他就把先前的疑惑全都抛诸脑后了。 进入软件,列表显示的都是一千多公里外的人,阿旭瞟了一眼,就下拉刷新了列表。这些推

    宗政旭琰 2021-04-26 12:08:05 阅读全文>>
  • 我们的缘分从一双鞋开始……(上)

    两个人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他突然站起来,跑了?! 年秋,窗外枫叶正在飞落,马路上汽车正在行驶,路边小贩正在叫卖,学校里传来学生朗朗的读书声,和老师流利的讲课声…… 音乐室内一群学生正在排练比赛歌曲,“来来来,这个音不对,要这样,啊……” 伴着下课铃的声音,排练的学生们陆陆续续离开教室,只剩下几个人在教室内玩耍打闹。 我是七年级的学生,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让全校号称“母老虎”的音乐杜

    晏晏2497 2021-04-26 11:59:57 阅读全文>>
  • 浪漫至死

    孙可盈于 : 分抢救无效,宣布临床死亡。故事很短,结束在那个下午。 孙可盈毕业的时候只有 岁,三年的护士专科无法在大城市立足,孙可盈硬着头皮在大城市继续奔走于各大招聘会。似乎上天看不下去了,老家的医院 年不招聘,居然在今年招了 个护士,父母拿出来积蓄,这事总算尘埃落定。 说实话,医院的工作枯燥乏味,不过似乎很适合孙可盈这种不言不语的小姑娘,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而这一切发生改变的是在

    郑伟红 2021-04-26 00:00:06 阅读全文>>
  • 弹木吉他的抒情先生

    四年了,叶瑶以为一切都会改变。可现在看来,裴寂的冷硬残酷倒是一点也没变。 叶瑶回国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被损友拉去做压路机。 苏仪将车停在一家清吧前,调侃道:“国外帅哥多,你搭讪的能力必定提升不少吧?进去让我开开眼界呗。” “搭什么讪,我是去认真读书的好吗!” 可叶瑶的白眼不能阻止苏仪似火一般的热情,话还没说完就被连拖带拽拖了进去。 清吧里播着柔和的爵士乐。叶瑶在那个嗜酒如命的国度里没养

    莺歌海 2021-04-25 17:59:54 阅读全文>>
  • 爱上最后一个血族少年

    “你以为莫青渊真的喜欢你吗?他不过是想利用你!知道吗?你的血,能让他父亲重生。” 正午,一棵古榕映在阳光下。 一个银发少年躺卧在隐蔽的枝桠上,他双手枕在脑后,目光落向树荫下的庭院。廊檐下,一个穿吊带裙的少女正在凉椅上午睡。一把小提琴放在地板上,她的手里仍然握着琴弓。 庭院外是一条幽静大道,一个少年正在跑步。他穿一身黑色运动服,四肢健朗修长,但步态略显踉跄。 “哟?莫青渊。”树上的少年邪邪一笑,“

    蒹葭苍苍 2021-04-25 12:00:11 阅读全文>>
  • 狐见

    我是一只妖,一只狐妖,却爱上了一个人。 我是一只妖,一只狐妖。自我出生,便待在无回山。 乐伯说他捡到我的时候,我奄奄一息的窝在娘亲的怀里。 我没见过她,乐伯说她是无回山出了名的大美人,我长的也美,但不及她的一半。乐伯说我可能随爹,但没人知道我爹是谁。 山中岁月悠长,我又是个无趣的性子,最爱做的事就是发呆睡觉,或是去山中跟桃姨唠嗑唠嗑。 桃姨是个桃花妖,我娘的旧友,对我很是照顾。闲暇时,我最爱

    和铃央央丶 2021-04-24 18:00:56 阅读全文>>
  • 偏要娇宠你(下)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就是喜欢宁妗,我想让她当我老婆。”编者注:前文请看《偏要娇宠你(下)》。 “谢远,有老鼠。” 谢远被吓了一跳,抱住宁妗,埋在她的颈窝里害怕的不敢动,一双桃花眼水光潋滟:“啊!真…真的吗?我保护你!” 那怕得要死的模样,可是不一定谁保护谁呢。 宁妗低头,下巴都能触碰到他软软的发丝,她叹了一口气,拍拍他的后背,摇摇头:“骗你的。” 这小老虎,未免也太可爱了。 谢远抱紧她的手又开始僵

    某只阿包 2021-04-24 18:00:31 阅读全文>>
  • 短篇小说:孤独醒来(下)

    一座小城,一支笔,一个人,孤独醒来。 . 他主动走上前,和对方打了个招呼:“早啊!” 对方抬头看了他一眼,笑着回应:“早”。 他找了个位置靠着,静静地听音乐,时不时地瞄一眼她。她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吃着早餐。早餐很小的一份,一个包子,一瓶牛奶。她小口吃着,细嚼慢咽。 他记得她的名字,琳。其实他也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叫这个名字,毕竟,英文翻译过来能对应上的文字太多了。 琳觉察到了他的目光,回过头微笑着说:

    谢丹儒 2021-04-24 12:00:06 阅读全文>>
  • 平凡人生:中年之困

    中年失业,催生二胎,夫妻矛盾......哪个才是压垮中年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陈,你听说了吗?这批裁员名单周三递上去了,估计人资很快就要逐个谈话。” 陈眉心里“咯噔”一下。 疫情之后,很多行业受到巨大冲击,营业收入大不如前。陈眉所在的公司一度徘徊在破产边缘,幸好后来有了政府的支持,多方交涉,公司被其他企业所收购。 自从三个月前公司被收购,单位里就谣言四起,人心惶惶。新东家是业内著名的领头羊,管

    空空鱼 2021-04-23 21:01:43 阅读全文>>
  • 骆华

    你曾占据了我整个青春的幻想,像润物无声的细雨伴我长大,而你浑然不知。 骆华学习努力是出了名的。 大学的悠闲节奏让许多人都放飞了自我,铆足了劲将自己的生活丰富起来,骆华不是这样的。 总所周知,数学系的文静女孩骆华,无论刮风下雨,每天按时起床,先在食堂吃了早餐看书,掐着图书馆开放的时间去占座位。生活过得井井有条,规规矩矩。若是想偶遇她,掐着点在道上等,一逮一个准。 对于努力的人,大家都是怀着敬意的。

    士丰 2021-04-23 21:01:05 阅读全文>>

最新推荐

  • 晚晴

    我是一个感知极其迟钝的人,那会儿,我没有察觉到方雪喜欢我。可等她搬走了,我才模糊地发现,我对她的感情是思念和喜欢。

  • 情劫难渡

    女官将他引进去,“圣僧,您进去,陛下在等您呢,我就先告辞了。”玄奘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女官给锁住了。

  • 剜心图

    “你眼花了吧,童铭死了,你我都看见了。”黄思和挂掉电话。可没过多久黄思和声音颤抖着对卫晓晓说:“晓晓,我也看见童铭了。”

  • 寻找聂小倩

    最近网上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个怪胎。他说自己叫宁采臣,一直在苦苦寻觅聂小倩。并且,已经找了三百年。

  • 所谓完美,只是包容了残缺

    再次听到琴声时,她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长满太阳花的院中拉琴,一条长长的被单从轮椅上垂下,风掠过他的发。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