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蓝朋友

高喜庆 2020-04-29 14:03:20

1.一枝桑葚出墙来

五月的南城消防大队内,黄奇站在宿舍玻璃窗前,微微抿着的唇角不自觉地向上翘起,眺望着远处的眼眸里流露出盈盈笑意。

这已经是他这个月第十六次看到那个女孩了。

窗外正对着的是消防大队的篮球场,不远处围墙外的马路牙子上站着的是一位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姑娘。

“队长,看什么呢?”宿舍的门被推开,黄奇收回了视线,摇了摇头。

“没什么。”

肖力不信,以他对自家队长的了解刚刚那神情分明不对,于是他仰起脖子朝外看了看。

“咦,怎么又是那个姑娘,昨天下午不是刚来过。”肖力咂舌。

“队长,你说这姑娘是不是看上咱们消防大队的人了,隔三差五就来蹲点。”肖力脑洞大开,他是在想不到比这更合理的解释了。

这姑娘最近一个月可是成了消防队篮球场的熟人了,起初大家也只是以为就是路过看到他们打了篮球所以驻足观看,可是接连几天她天天都来,每次都是静静站在墙外的护栏旁不言不语。

按照这个时代小姑娘们的性格,哪个能像她这样,持之以恒的,肯定不是单纯的欣赏他们的打球技术了,大家都猜测这姑娘八九不离十是看上谁了。

黄奇笑笑,并不作答。

肖力又往外看了看,继续猜测:“我觉得这姑娘喜欢的是韩副队。”

黄奇闻言来了兴趣,放下了手里刚拿起的热水壶,微微挑眉:“怎么说?”

肖力回头摆出一副柯南经典动作,造型摆了近一分钟,嘴里却迟迟不说一个字。

黄奇觉得好笑,抄起床下的拖鞋就砸了过去:“说不说,不说下去跑圈去。”

肖力双十合十赶紧求饶,不再卖关子,拽着自家队长到了窗前,努努嘴示意他看向篮球场。

然后一副了然于心的姿态:“我发现这姑娘来这一个月,有好几次都是赶上韩副队在篮球上上打球,肯定不是巧合。”

“韩副队本来就长得好看,再加上篮球上英姿飒爽,哪个小姑娘看到不被他迷得七荤八素。”

黄奇淡淡扫了一眼正在打球的韩宇,确实一副好皮囊分外夺目。

“队长你说我猜的对不对?”肖力越看越觉得自己猜的没错,急切地等着黄奇的肯定。

“不对。”

“哪里不对?”肖力不满,不可能猜错的。

黄奇指了指窗外篮球场内墙边,问:“看到那是什么了吗?”

“桑葚树啊,怎么了?”肖力不假思索。

“五月中下旬是桑葚树成熟的季节。”

黄奇没有点明,只是旁敲侧击几句,肖力突然打了一激灵,不可置信的开口:“队长,你的意思是这姑娘是冲着咱们队里这可桑葚树来的?”

“嗯。,百分之八十。”黄奇胸有成竹,这小一个月他可没少琢磨这事,直到一周前打球时,他在换场间隙站在那棵桑葚树下喝水被掉落的桑葚砸到了头,他才恍然大悟。

约莫了这姑娘第一次来的时间,对比了桑葚树的位置跟这个姑娘每次站的位置,他确认无误,这姑娘是冲着他们队里的桑葚树来的。

“不是吧,这是什么套路。”瞅瞅篮球场上卖力运球、挥洒汗水的韩副队,再瞅瞅墙外仰着头望着桑葚树的妙龄女子。

肖力感觉自己世界观都坍塌了,此等美色当前这姑娘居然只想着吃的,究竟是世界变得太快,还是自己太落后。

消防队篮球场外,连翘仰头仰的时间长了,刚低头就一阵眩晕,她活动活动自己的脑袋寻求清醒。

她拿出手机打开日历,五月十二日,已经一个多月了。

她是四月中旬左右搬到南城这边的,刚来第一天就发现了这边有棵桑葚树,于是她隔三差五过来看看这棵桑葚树是否已经结果,这几日这树上的果子明显已经泛紫,估计不用几天就可以采摘了。

想到桑葚的美味,连翘吞了吞嘴里泛出的口水。

只是,这棵树是消防大队的,不知道会不会让她摘几颗尝尝。

连翘往里望了望,透过护栏她只看到篮球场上几个消防队员在打球,桑葚树这边并没有人专门看着,而且据她来过这几次的勘察,这些人好像一般不会过来这边。

转念她又心想就算不让吃院里的,这长到墙外的总是可以的吧,谁让一枝桑葚出墙来,自己可是看着这些桑葚长大的呀。

2.都闭上眼

“铃~”南城消防大队被一声出警铃音打破了寂静。

黄奇火速集合队伍,不过几分钟就已经整装待发的坐在了出发到事发地的消防车上。

“队长,这次什么任务?”肖力面色紧张。

黄奇盯着车外,眉毛早就紧蹙在了一起,无奈的开口:“玉犀巷南城小区八栋四单元三层三零一...”

车里分外安静,大家都等着队长继续。

黄奇顿了顿,轻咳一声:“三层三零一住户报警,被困在浴室了。”

“咦,不是女生吧。”车内队员异口同声。

黄奇扶额,片刻点了点头。

车内几个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的壮汉面面相觑,都不说话了。

南城小区是八十年代造的老小区,小区内最高建筑只到六层,所以统一没有电梯。

黄奇带着兄弟们到达以后,只能一趟一趟搬着可能需要的工具爬上报警人员的三层住所。

肖力扛着千斤顶跟在扛着电锯的黄奇身后,吭哧吭哧的爬着楼梯。

“啧啧,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入伍三年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自己把自己关到浴室出不来。”肖力边爬楼边感叹。

“队长,你说屋里那姑娘穿衣服了没有。”

黄奇埋头爬楼,不答。

等到他们上楼破门进入以后,浴室里第一时间就传来了一声女声,刚好肖力将千斤顶放在地板上发出了一声响动,黄奇没有听清浴室里说的内容。

“您刚刚说什么?”

室内女生支支吾吾重复道:“那个...我没有穿衣服。”

“唔...”黄奇无奈的挠了挠头,转身看着身后的兄弟,轻叹了一口气。

“全体都有!”黄奇喊出指令。

“到!”

“咳,未婚、没有对象的兄弟留下,其余车上集合等待!”

“是!”话刚落下,刚刚站成一排的队员瞬间就散去了大批,只剩下黄奇跟肖力还有另外一个新兵魏鞍。

“队长,现在怎么办?”肖力硬着头皮问。

“你俩先开锁。”黄奇冷静安排。

“姑娘,你衣服放在哪里?”

“主...主卧衣橱里您随便帮我拿一身就成。”

黄奇径直走进主卧,开了衣橱随手拿了一件挂着的长裙,刚出门就又折了回来,思考再三翻开了衣橱里的小抽屉。

“队长,锁已经开了,只是这门估计废了。”肖力汇报着眼前的情况,因为门老旧的原因,刚刚开锁时工具震动,连带另一侧的衔接处的接板也被震的掉落,现在只能魏鞍紧紧抓着门框,维持浴室门倒不下去的现状。

黄奇扫了一眼浴室门,点头:“都闭上眼。”

“是!”肖力跟魏鞍合力扶着浴室门,服从指令,都紧闭上了双眼。

“姑娘,情况你都听到了,我现在让我同事移开浴室门,我把衣服递给你,你换好再出来,有问题吗?”

“没没...”

“肖力、魏鞍你俩慢点移开,留个缝就行,我把衣服递进去。”

“是。”

浴室内,连翘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只被蒸红的虾子。

前半个小时,她从外面回来洗澡,平时都是用浴巾裹起来,今天她偏偏就忘记了浴巾还在阳台挂着,没有拿进来。

最倒霉的是她的浴室门居然打不开了,虽然从搬进来第一天房东就跟她说过浴室的门不太好用,可她哪里知道会是这个情况下坏了。

她在浴室折腾了好久,怎么也打不开这个门,这才没办法打给了119,毕竟她在网上看到过,消防队员上能灭火救人,下能救被困的小猫小狗,万能的蓝朋友一定也能救自己。

她光着身子站在门后小心翼翼地接过门缝里递进来的衣服,拿着衣服的是一双很细长且粗糙的手,手指之间还夹杂着一点点黑色的油渍,看着像是润滑油一样的东西。

此刻,她觉得这双手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手,堪比上帝之手。

她接过衣服,心急的翻开往自己身上套,衣服里裹着的东西掉出。

连翘细看,血涌上心头,脸被涨得更红了,仿佛下一秒就要憋炸了。

地下那团粉色的东西,竟是自己的内衣裤。

消防员的细心让连翘觉得自己更没脸见人了。

“姑娘,你穿好了吗?”黄奇见浴室内迟迟没有动静,忍不住询问。

眼看肖力他们满脑门的汗,他也心急,恨不得赶紧带这两人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

“好了。”

浴室门刚搬开,连翘就红着脸埋着头出了浴室。

“谢谢消防员叔叔,给你们添麻烦了。”连翘头也不敢抬,只是赶忙道谢。

“为人民服务!”黄奇一本正经的回答。

“肖力,魏鞍你俩拿着东西下去等我。”

肖力、魏鞍收到指令,搬着千斤顶、电锯、工具箱火速离开现场,头也不回。

收尾就是队长的事情了,他们可是害怕忍不住笑出来,毕竟职业素养这种事情还是队长最强!

“你检查一下还有没有问题,没有的话签个字我们就撤了。”黄奇冷静道。

连翘唯唯诺诺连连点头,想了想又赶紧摇头:“我就是最大的问题,我出来了剩下的都不是事情,谢谢消防员叔叔!”

叔叔?黄奇盯着眼前低着头地女孩忍不住笑了出来,自己也就二十几岁,现在被一个看着跟自己差不多的姑娘叫叔叔,难道自己的声音显老?

连翘听到头顶的笑声,终于忍不住慢慢抬起头。

黝黑的皮肤,精壮的肌肉,剑眉目星,笑意盈盈。这哪里是叔叔,分明是小哥哥。

“是你。”黄奇喃喃自语,眼里藏不住的惊讶,原来她就是经常去消防队篮球场外的那个姑娘。

连翘并没有听到,只是麻利地接过黄奇手里的文件大笔一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现在她只想赶紧送走这位“蓝朋友,”他再不走,自己怕是真的会尴尬而亡的。

3.连翘、黄芪

最新推荐

  • 金鱼精

    就在尧家烧出釉里红之前的一个月,尧为民不声不响地突然就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而且这个大美人姓甚名谁没有一个人知道。

  • 点穴杀

    如此穴地,难得一遇,不能浪费了,风水师决定去碰碰运气,说不定那往生之人恰恰就是牛年牛月牛日牛时出生的人呢?

  • 乡村古话系列之打魂桩

    说来也怪,安葬任师傅后,这水闸修起来无比顺利,很快建成投入使用。只是刚投入使用前一周,就有过闸的渔船翻了……

  • 妖怪们的妖怪事:鹤女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孙哲脑海中浮现,看着走进屋子的何文远,孙哲舔了舔嘴唇。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