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点穴杀

何吴Who 2018-11-21 20:13:44

这件事发生在过去,也许将来也会发生。

有一个风水师,学了十年的堪舆术,最后却迷上修仙术。

风水师云游四海寻龙点穴,专为富裕之家选穴安葬。

所谓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

开一次张,他就可以静下心来一门心思专修一年的仙术。

这一年即便再寻找到什么好风好穴,他也绝不卖价于人。

风水师觉得他以后是要位列仙班的人,不能总是透漏天机,不然以后跟玉帝老大相见,得多尴尬啊。

十几年过去了,他依然还在人间猫着呢。

一成不变。

这一日,风水师翻过一座山岭,来到山的背阴面,进入另一个县的地界。

这是一座不很高的山,多草石而少大树。

站在山峰高处,依稀可以看到山下有几处村落以及成片的水稻农田。

从山上顺序望到山下,似乎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再从山下往山上看,风水师大喜,半山腰竟藏有一个“麒麟穴”。

风水师赶紧从包里掏出罗盘,双眼盯着罗盘指针转动,嘴上念念有词,右手不住掐算。

“可惜啊,近来此地界并无富贵之人往生,白瞎了这么块好福地了。”风水师长叹一声。

收起罗盘,风水师往半山腰走去,近距离欣赏一番这难得一见的麒麟穴。

走近一瞧,才发现原来自己看走了眼。

“难怪没有富贵之人往生,这竟不是真麒麟穴,是个要风水师命的‘牛仔穴’啊!”

风水师大惊失色,往常但凡他所找到的穴地,方圆十里以内必定是有人往生,他好赚了一钱的生活费。

这是风水师一年只点一次穴地所练出来的精致本事。

若论麒麟穴便是绝佳的穴地,不管穷富人家葬之,其子孙后代的运程都会越来越好。风水师只有将此等穴地点于富贵之人,方能立刻换成大红礼,以成一年之生活所需。

与麒麟穴相似的便是这牛穴仔,它和麒麟穴拥有同样的功能,无论什么人葬入,其子孙后代都能福寿绵延。不同的是,它还有个别名叫“杀师穴”,“师”便是“风水师”。

杀师穴是老天爷留给风水师的地雷,风水师一旦踩着,就得见老天爷去。

“这可难不了我,杀师穴只杀得了那些半调子的风水师。很少人会知道这种穴只要葬的是牛年牛月牛日牛时出生的人,便与麒麟穴无异。只是这样的人,不好找啊!”

本身这样的人命已是不凡,他的子孙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

正当风水师琢磨此事时,忽听得山下传来阵阵的哭声,难道山下有人过世了?

风水师重新掐算一把,原来此地界近来是无富贵之人往生,普通人倒有。

如此穴地,难得一遇,不能浪费了,风水师决定去碰碰运气,说不定那往生之人恰恰就是牛年牛月牛日牛时出生的人呢?

老天爷的事情,谁也说不清。

风水师顺着哭声来到山下村落,村子面向西南立着一门石制牌坊,上书“牛厝村”三字。

风水师乐了,真有这么巧的事,连这个村子都姓牛。

牌坊前十来米远的地方,有一方浅水塘,里面荡游着成群的家鹅。

水塘的外面就是成片的水稻田,一望无际的绿油油。

这样的格局,每个进入牛厝村的无论是人牛还是车马都得绕得弯进村。

风水师打量起这一方水塘,想瞧出这是不是有什么风水布局在里面说道。

看半天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水塘无非是天然形成的。

风水师拦住一位扛着锄头准备进村的农夫。

农夫抬眼见是一个外乡人,不太愿意搭理他。

“在下是一名风水师,专门为人查风看水找身后安身所在。路过贵宝地,听得几声悲切的哭声……”

“风水先生?哎,算了吧,那人家请不起风水先生的,您还是别费工夫吧。”

“大爷,可否带我去?”

“不用费那工夫,顺这条道一直往里走,门上挂白布条的就是!”

农夫进村后向左道拐了进去。

风水师直走了约摸有二百来米,看到一座破旧的单层石头房,房门上正挂着白布条。

五六个人进进出出,看样子是在忙碌着置办治丧事宜。

风水师自报家门之后却被轰了出来,理由是不需要!

“但凡人过世,总是需要寻得一安身穴地,哪有不需要之理呢?在下是个云游四海的风水师,不需要钱,给口饭吃填饱肚子即可。”

“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您不正是等这口饭吃的吗?”

说这话的看样子是事主的亲戚。

“主家有大德,今日便遇上了我。想来孝子也不愿意自己的父亲随便找个地方草草安身吧。”

一群人都不敢言语了。

事主家穷,治丧的钱都得他们这些亲戚出,能省则省罢了。但是,这风水师说不要钱,他们就不敢再自做主张了,有一个人跑进里屋。

不一会儿,孝子走了出来。

“先生,您就别逗我们穷人开心了。”

孝子披麻戴孝眼睛红肿,声音有点发哑。

风水师端详起这孝子的面相,“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令尊没有儿媳妇送终。”

这下,所有人都惊讶了,风水师居然看得出孝子还未娶妻。

“先生,您先请坐。”

“先生,您喝茶。”

孝子心里盘算着,也曾听人说过,有厉害的风水师可以使人转运发财。但是,风水师这回事,不灵的还是比灵的多,更何况,自己本就没有钱可以请得高明的风水师为父亲看坟地。

如今,这位风水师一眼就能瞧出他还未娶,可见是有本事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即便花点钱请这位风水师看坟,也是值当的啊。说不定将来真有翻身的那一天,就再也不用让这些亲戚瞧不起了。

“主家怎么称呼?”

“我叫牛大力。”

“嗯,姓牛,好。”

“先生,您说免费看坟是真的吗?”

“别急,有件事我想先请问一下。令尊的生辰八字是什么?”

“这个嘛,等一下,我得问下我母亲……”说着孝子转身回里屋。

有人说:“嗬,自己老爹的生日都不知道!”

另有一人说:“哎,那你知道你老爹的生日吗?”

风水师笑了。

过了一会儿,牛大力出来告诉风水师父亲的生辰八字。

“实不相瞒,在下今看得一个极好的穴地,但是这个好穴需要牛年牛月牛日牛时出生的人安葬,才好用。令尊仅是出生于牛年牛月而已……”

这个时候旁人都一片嘘唏,牛大力没有这个福份。

风水师又说:“不过,得亏主家姓牛。葬于此穴,日后发达是没问题。只不过……”

牛大力听闻,立马要给风水师跪下,风水师扶住他。

“听我说完。这个穴给你没问题,我现在也不需要你给红礼。只不过,我给你点完这个穴之后,我可能会双目失明。如果,将来你发达了,而我瞎了,你愿意养我到老,那这个穴可以点给你。”

“愿意!愿意!”

“好!”

对于牛大力来说,这是多么值当的交易。

对于风水师来说,将来自己瞎了,有人可以养自己一辈子,等将来自己得道成仙了,还能再是瞎子吗?

那可是整天都拥有上帝的视角,感觉就是不一般。

双赢互利。

五年后,云游四海不断修仙的风水师瞎在了人间,一直没有任何成仙的迹象。

这便意味着,牛大力一家应该发达了。

又是一个大好的晴天,一辆出租车停在牛厝村村口,风水师拄着盲拐下车。

站在村口的浅水塘边,耳边传来阵阵鹅的叫唤声,这里依然还养着鹅。

风水师耳朵所能听到的和五年前一样,眼睛所不能看到的是,牛厝村前大片的水稻农田,如今早已建起一个大型的电子工业区。

“请问,村子里最漂亮最大的房子在哪里?”

风水师凭借脚步声拦下一个人。

“那是村长家,你找村长有什么事?”

“有事,有事。你能带我过去吗?”

“我忙着呢。”

风水师拄着盲拐,又前往走了几步,拦下另一个人。

“请问牛村长家在哪里?我是牛村长家的亲戚。”

那人打量着风水师,“我们村长不姓牛,姓马!”

“这里不是牛厝村吗?”

“是牛厝村没错,可是,牛厝村姓牛的只有十几户,大部分都是姓马。”

正在风水师纳闷之时,只听得有人叫唤他。

“先生,您来啦!”

最新推荐

  • 金鱼精

    就在尧家烧出釉里红之前的一个月,尧为民不声不响地突然就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而且这个大美人姓甚名谁没有一个人知道。

  • 点穴杀

    如此穴地,难得一遇,不能浪费了,风水师决定去碰碰运气,说不定那往生之人恰恰就是牛年牛月牛日牛时出生的人呢?

  • 乡村古话系列之打魂桩

    说来也怪,安葬任师傅后,这水闸修起来无比顺利,很快建成投入使用。只是刚投入使用前一周,就有过闸的渔船翻了……

  • 妖怪们的妖怪事:鹤女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孙哲脑海中浮现,看着走进屋子的何文远,孙哲舔了舔嘴唇。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