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

  • 从此不再芬梨道观光

    “他家窗帘的样式是我挑的,我的粤语是他教的,他还教会我怎么煮黄桃糖水。” 祝琳琅第一次见到谢白是在婚礼上。 那时她是参加自己母亲的婚礼。不同的是,妈妈带着她从闽南一路乘坐轮渡迁来香港。所幸,那人给妈妈邮来的是二等舱的票,还附赠了一套带着珠光的卡片。 祝琳琅抽出这套卡片,轻轻一拉,变成了一座会下雪的城堡。 妈妈摸着她的头:“喜欢吗?叔叔特地从国外给你带回来的。” “嗯。”祝琳琅乖巧地点头。她已

  • 汉宫·李夫人

    不知何时起,院里已染了些秋色。【一】 不知何时起,院里已染了些秋色。 寒莹辽远的天际下,池内的菡萏早已凋谢了干净,只残留着一大片残败枯竭的荷叶。 我伫立于池畔,伶俜自怜间竟起了兴致,于是迎风挥袖跳起了一曲轻舞来。 这时,哥哥又派人来向我传话了。 他说,即便我在公主府跳一辈子的舞也终究只是一个下贱贫寒的舞姬,倒不如入宫侍奉君王,享尽荣华富贵,光耀母族。 我蹙眉苦笑,心道,这一天终究是要来临了。 即便

    葵小默 2020-10-25 11:04:36 阅读全文>>
  • 鬼鲛(上)

    沂河里的鲛人叫鬼鲛,是从黄泉里被赶出来的。而老头来抓鲛人的。 一九七八年刚开春,沂河岸边搬来一个放蜂的老头儿。看模样,老头六十出头,一脸的皱纹。 老头拉着一个平板车,车上装满了蜂箱,蜂箱里全是嗡嗡的蜜蜂。 老头扎蜂箱的地方,离我太爷爷住的地方不远。在一处杨树林儿的坡上边儿。老头扎完蜂箱,还专门拎了一罐子蜂蜜送给我太爷爷。 我太爷爷还回了礼,回了一条烟。老头接过烟,嘴里嗷嗷直叫,手上一个劲儿的瞎比

    最美好的青春 2020-10-25 11:03:12 阅读全文>>
  • 有人萌历史系杨教授吗

    这是本校成立一百年以来最甜的一对!爆哭!【萌学院】学校论坛上某天多出一个帖子:历史系杨教授有人萌吗?帖子热度居高不下,可那风靡万千少女的高岭之花杨教授,心尖上偏偏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啊,人称钟无艳…… 论坛体+双老师的稿子,设定有点小萌,但情节有点弱,偏日常,也没啥反转,就是一个校园小甜饼。感觉看下来还挺轻松的,交来试试。带针 有人萌历史系杨教授吗? 某大学的论坛上,某天忽然多出这么一个帖子——

    灯下尾鱼 2020-10-23 15:04:09 阅读全文>>
  • 仙界监护人

    身为仙帝遗落在人间的私生女,元淳表示她是真的不想成仙啊!楔子 元淳发誓,她不是故意用那片金叶子的。 她从蓬莱仙山逃出来的时候本来就没带多少东西,人间的物价又飞涨,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花光了那些银子。元淳饿了几天,实在饿得不行便找了个茶寮吃了个肉包子,本来想说打工还债,却不想那虎背熊腰的茶寮老板根本不同意。 元淳只好再翻自己的荷包,不想却从荷包的夹层里找到一片金叶子。茶寮老板一见金叶子眼睛都绿了,不由分

    摩羯大鱼 2020-10-22 16:04:39 阅读全文>>
  • 引路租车

    他想,他们应该不会内疚。“先生,快 点了,我不拉人了”; “啊?”陆小黄看了一眼表“还有一分钟才到 点嘛,拜托就送我一下吧,我加钱好吗?”; “先生”司机话未说完“嘀~” 点到了,司机看了一眼车外面,“赶紧上来”; 车行驶了很久,“司机,好像不是这条路,欸,这也不是,这是哪里,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凌晨两点我会送你到的,这期间你就老老实实坐在车里”; “黑车?酷啊!”,车停了,上来一个青

    叻女 2020-10-22 10:02:47 阅读全文>>
  • 归雁声断云碧残

    原来她那样低若尘埃的贱命竟还有人会关心,那时她便知道他会是个不一样的人。 楔子 天色窅冥,月影婆娑。 后院青鲤池猛然一声“噗通”响彻了寂静的长夜。闻声前去的当值丫鬟阿珠不知看到了什么,竟吓得似丢了魂般仓皇逃离去。 彼时月光惨淡,坠落的绢灯在地上轱辘滚动着,直至落入暗处一个人影的脚边。 灯被骤然捡起,须臾后那脚步声竟渐渐消失于暗沉夜幕中。 拂晓初露时刻,碧婵是被同房的几个丫鬟给吵醒的。 而她们口

    葵小默 2020-10-19 17:05:21 阅读全文>>
  • 【萌学院】电竞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在游戏里抱着大腿的小姐姐是个男人,还是一个(伪)女装大佬?简介:作为电竞界的“装男大佬”,苏绵绵从来都是女扮男装去祸害无知少男,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在游戏里抱着大腿的小姐姐是个男人,还是一个(伪)女装大佬?果然天道好轮回,报应……永远不会迟到! 绵绵思远道 文:薄骨生香 楔子: “远道!你就忍心看见你的室友被人这么欺负、侮辱吗?!”A大的男生宿舍,传来路此行的嘶吼声,仿

    林顽 2020-10-19 16:02:39 阅读全文>>
  • 凛冬散尽,喜你万千

    愿诸君爱世人,爱良善的自我。凛冬散尽,喜你万千 文/林望荷 微博:@林望荷 何书臣,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带我去看蓝鲸呢。 作者有话说:佛家把贪、嗔、痴归为修行三毒,我想说,在情感中亦是一样。贪爱恋,易求不得;嗔爱人,易失去;痴迷不悟者,得而复失。行走世间,只有爱自己的人才值得被他人爱慕。 愿诸君爱世人,爱良善的自我。 她已不再是少女,他也不再意气风发,但这才是她在静水流深的时光里摸透的爱。 ——《

    秦时初月 2020-10-19 14:03:08 阅读全文>>
  • 我的心机男友(一)

    “你想追凌夏语?”单世安直直的盯着余月静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嗯……我想追。” “您好,欢迎光临,请问您这边需要购买点什么呢?”余月静双腿交叉盘坐在床上,一手从脚旁的薯片袋里拔出几片薯片塞入嘴里,另一手正劈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 “你好。”屏幕出现了对方发出的一句话。 “您好!请问你要咨询点什么呢?”余月静又追问了一遍。 看了看时间,正是晚上七点五十分,距离她给自己制定的八点可追剧两小时时间还剩

    赖赖赖姑娘 2020-10-19 13:33:20 阅读全文>>

最新推荐

  • 金鱼精

    就在尧家烧出釉里红之前的一个月,尧为民不声不响地突然就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而且这个大美人姓甚名谁没有一个人知道。

  • 点穴杀

    如此穴地,难得一遇,不能浪费了,风水师决定去碰碰运气,说不定那往生之人恰恰就是牛年牛月牛日牛时出生的人呢?

  • 乡村古话系列之打魂桩

    说来也怪,安葬任师傅后,这水闸修起来无比顺利,很快建成投入使用。只是刚投入使用前一周,就有过闸的渔船翻了……

  • 妖怪们的妖怪事:鹤女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孙哲脑海中浮现,看着走进屋子的何文远,孙哲舔了舔嘴唇。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