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

  • 神秘的盒子(下)

    好不容易找回黑盒子,穿梭时空回去时却因为时空颠簸调入几百万年前,他们该何去何从?这下可好了,用来穿梭时空的黑盒子被弄丢了!难道他们就要永远被困在这儿了吗?大家都焦急地到处寻找,找了两天两夜,终于在一个垃圾桶里找着了,约翰逊一回想,才想起:自己是扔饮料瓶的时候,不小心把黑盒子连着扔进去了。总算找到了黑盒子,他们启动了黑盒子,坐上了时空魔毯,返回 年了。 大家都感到这次旅行十分快乐而有趣,互相聊

    取名有点儿难 2021-04-27 00:01:54 阅读全文>>
  • 假酒有点甜

    我脑海浮现六皇子那张普通无比的脸,内心悲切。我跟他连照面都没打,他怎么就要娶我? 我在仙界卖假酒被逮了。 这是我眼下唯一的经济来源,我自然要据理力争:“凭什么说我卖的是假酒?我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手工纯酿,经过繁复的九九八十一道工序,历经七七四十九天的发酵,才勉强得了这十坛,你可不要污蔑我!” 带头逮我的仙官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如果一坛神仙醉兑水做成十坛也算是手工纯酿的话,你这生意可真是一本万

    草莓怪怪 2021-04-26 15:00:57 阅读全文>>
  • 牵挂于你(中)

    当时的他将眼里仅有的希望看向了他。贺凡伸手,疼痛去按压伤处,即便声音很小,也忍不住去呻吟。冷汗已浸湿了衣服,紧张加大了伤口的出血量,贺凡只能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但有一个事实不得不承认,他的腹部受了伤,虽然没有被打穿。 活着回来,如今真的成了奢望了吗?平稳的喘息,又扯下衣服的衣角塞进伤口里,这才慢悠悠的站起来。 暮色已经四合夜幕,为他设好了天然的屏障,现在他要考虑如何干掉那个狙击手。 好像那个狙击手

    万里万里 2021-04-25 21:00:43 阅读全文>>
  • 一世薄凉两相忘

    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是一只鬼,按阳间的算法我今年十岁了。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是一只鬼,按阳间的算法我今年十岁了。 我日日坐在奈何桥头,在等一个人的出现。 “阿婆,上班呀?”我笑嘻嘻的跟孟婆打招呼。 “怎么,喝汤吗?”孟婆白了我一眼,径自拿着勺子翻搅着那一锅黑乎乎的汤。 倒不是有多难喝,我就是在等一个人,他说,我俩不论谁先死了,都在奈何桥上等一等另一个人,他还说如果我先死了,他立马就殉情,然后一

    ﹏、左下角. 2021-04-25 18:00:49 阅读全文>>
  • 明夏萤火静晚风

    青春的爱恋虽然酸涩,但在岁月的发酵下,总是充满回甘。一 这是一个普通的夏天的傍晚。明夏将店铺门口用来吸引顾客的花搬进店内,摘下了围裙放在旁边的花架上,又四处环视了一圈,在看到西南角那簇如阳光般耀眼的夜来香时,她微微一顿,轻轻叹了口气,脑海里又想起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林晚风……” 前些天,明夏在好久都没人发过消息的高中同学qq群中收到了同学聚会的消息,毕业五年了,这还是同学们第一次除了毕业聚会外

    冬月_6922222 2021-04-25 15:00:57 阅读全文>>
  • 神秘的盒子(上)

    一个神奇的黑色盒子飞进教室里,天呐,这竟然是个时光机?! 世纪的这天,斯蒂芬老师一如既往的上着课,正上到高潮呢,他激动的讲着。就在这时,窗外飞进一个黑黑的小盒子,一下子砸在斯蒂芬老师头上。就这样,斯蒂芬老师的讲课被打断了,他气得火冒三丈,大手一挥,就把黑色的盒子扔进了垃圾桶里,继续上课。可好奇心极强的,约翰逊并不认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盒子,里面可能藏着 世纪从来没有过的伟大科技!想着想着“咚!”

    取名有点儿难 2021-04-24 21:01:52 阅读全文>>
  • 丞相天天睡龙床

    堂堂一国之君 怎可对当朝宰相心怀不轨! 可是 朕真的好喜欢他哇! 朕,名为穆川,取自利涉大川之意,是南阳国的君主。 眼前那个坐在桌案前奋笔疾书的俊美男子是我国丞相,朕的老师也是我的···心上人(害羞jpg) 什么?!你说我一个皇帝好龙阳?不不不,其实我是女子,童叟无欺,但不给验明真身的那种。 虽说南阳国没那么多的封建思想,男尊女卑的现象在几代帝王的妥善规划下大有改良。 女子有许多像男子一样到学堂

    怪盗姬德 2021-04-24 15:03:00 阅读全文>>
  • 负春风

    我本想金盆洗手,再不做这强抢少年的勾当,可一想到即将见到的人,就没办法就此罢休。 “画像已经送过去了,怎么办,就看你的了。” 一片黑暗中,我听到有人说话。 我睁开眼睛,擦了擦眼角的泪。 我本想金盆洗手,再不做这强抢少年的勾当,可一想到即将见到的人,就没办法就此罢休。 我想我这辈子,又要做傻事了。 二虎三虎来见我时,我正对着一张画像流口水。 画像上一位大师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手持禅杖,看得我根本

    阿灿灿 2021-04-24 00:01:11 阅读全文>>
  • 岁月催人老

    又想起那句:岁月催人老,风月花鸟一笑尘缘了很久之前总想起岁月催人老,直到现在一伸手也能摸到两丝白发,抬眼看向镜子却恍成另一人的模样,忽然有些唏嘘。 我出生时天色并不太好,隐隐约约的几分阴沉里边还有几分冷冽的风,于这春寒料峭时间里一下又一下的扑过来。母亲那些年月受了苦,纤纤手指渐渐覆盖上茧子,厚的宛如她回头对我笑时的模样。她一个女人带我并不容易,以前光鲜亮丽的容貌最后只有灰白麻布蹭着她,我不知道她怎

    有疏 2021-04-23 18:01:35 阅读全文>>
  • 凌晨两点的绝望主妇

    她挣扎过。文/童馨儿 一 总是要忙到这个时候,周晓燕才有空停下手来。看一眼时间,凌晨两点。 公共阳台上堆满了杂物,五婶家还在角落摆了一张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旧课桌,上面放一只锈迹斑斑的单眼燃气灶,旁边搁一只煤气罐,再过去是五婶自己动手钉的木架子,杂乱地摆放着锅碗瓢盆。 五婶家人多,这房子就一个小直套,加一个几乎转不开身子的小厨房,五婶在厨房也摆上了一张床,这阳台的小角落,就权当厨房了。 有人也提过,这

    童馨儿 2021-04-23 00:01:20 阅读全文>>

最新推荐

  • 金鱼精

    就在尧家烧出釉里红之前的一个月,尧为民不声不响地突然就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而且这个大美人姓甚名谁没有一个人知道。

  • 点穴杀

    如此穴地,难得一遇,不能浪费了,风水师决定去碰碰运气,说不定那往生之人恰恰就是牛年牛月牛日牛时出生的人呢?

  • 乡村古话系列之打魂桩

    说来也怪,安葬任师傅后,这水闸修起来无比顺利,很快建成投入使用。只是刚投入使用前一周,就有过闸的渔船翻了……

  • 妖怪们的妖怪事:鹤女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孙哲脑海中浮现,看着走进屋子的何文远,孙哲舔了舔嘴唇。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