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月赠一枝春

阿陈岑 2020-04-29 20:03:14

1

阮月坐在海洋馆外的石梯上,手里还拽着一大把传单,她反复拨打着手机里那个号码,终是通了……

“喂,老吴,你这给我找的什么活儿?我不是演员么?怎么来发传单了?”

电话那头是她的经纪人吴青山,吴青山连连解释:“姑奶奶,您出了那档子事,能来扮熊发传单,已经是不错了……”电话那头传来催促的声音,“不说了不说了……思思叫我了。”

阮月看着手里那叠传单只觉得好笑,几月前,那吴青山还对她惟命是从,如今却是这般狗眼看人低。

高楼大厦之下,两道的树被风吹起,她转过身去,海洋馆外的喷泉正涌出美丽的浪花,在空中起舞又消逝,一如她最初的悸动,正慢慢被后来的一切吞噬。

阮月本是一重点大学的学生,学的是工商管理,她学校的王牌专业,本来就这样循规蹈矩的,毕业说不定还能进国企。

可是命运偏偏不让她沦为凡人,所以她遇见了顾春山。

那时,阮月刚刚大一,没有如今的市侩,有的也只是最原始最单纯的东西。

顾春山也只是一个小导演,拍过两部电影,不过口碑都扑街的很严重。但他并没有被这些打败,反而越挫越勇,在拍电影这条路上走到第二年,他已经开始筹备自己的第三部电影《月春》。

本来《月春》这部电影的剧本写得特别出彩,但那些投资人鉴于他之前的电影扑街的太严重,不敢轻易投资。

于是,顾春山四处拉投资,勉强凑了点钱能支持这次的拍摄,所以在演员方面,他也只能挑十八线的小明星。

男主角选来选去,倒是能勉强找到一个,可女主角,他望着那些粉黛浓重的女子,没有一个人是他心中的月春。

他心中的月春,是出世不染的玉兰,是月光下的白窗帘,是亘古星河……

有人建议他去蹲点,剧本里的月春是才入世的大学生,鉴于是在A大取景,他便从A大开始。

开始,蹲了一个多星期,他快被别人当作偷窥狂了都没有遇见想要的人选。

心里顿时气馁了许多,但还是没有放弃之举。

很快他便遇见了阮月。

阮月记得她初次见顾春山是在学校的小超市。

那天微雨朦朦,她刚刚上完高数课,想去超市买几盒方便面。

雨不大,虽然没带伞,她还是能慢悠慢悠地穿过花丛,步履如碟。她穿了一条粉色荷叶边的棉质裙子,上面被小雨染得雨迹斑斑。

顾春山蹲在小超市蓝色的雨棚下躲雨,他被小雨携来的北风冷得微微发颤。

抬眼之间,便是阮月的容貌,她的一举一动与身后的草丛深嵌在一起,像是从电影大屏幕上截下的美图。

他一时看得出了神,再无法将眼神从她身上挪开。

这一年,顾春山二十五岁,遇见了他的缪斯,阮月。

2

花了一晚上打听阮月的身份,顾春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去劝她做他电影的女主角。

那天,他端着食堂才出锅的花生粥在十六公寓的楼下围着那棵红枫树转了一圈又一圈,可是,阮月还是没有下来。

他按亮手机屏幕,看了看她们的课表,今早八点有市场营销这门课,现在却已经八点十分。

顾春山转得烦了,就在树下坐着。

一直等到十二点,依旧未见阮月的影子,手中的花生粥也被自己喝掉,只剩一个塑料袋装着塑料杯子。

他望着那栋楼,不知道如何是好。

于是他有了个大胆的决定,阮月既然不出来,那他便自己去找她。

上部电影里剩下的服饰道具还没有退,他给自己画了淡妆,戴上一顶黑色内扣的长发,又挑了件淡青色的宽松背带裤,他不能选裙子,腿毛太多,容易暴露。

顾春山生得清秀,乍一看还真以为是小家碧玉的姑娘。

公寓进去要刷门禁卡,他是跟在别人身后混进去的,一楼有阿姨看电脑上的监控画面,他便尽量走地不急不缓,从而蒙混过关。

这里的寝室编号没有规律,长长的走廊,他挨个挨个的看防盗门上的红色数字,好一会儿才找到阮月的寝室。

酝酿许久,他轻轻扣上门扉。

阮月也没问是谁,以为是室友落了什么东西,就直接开了门。

顾春山朝里面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寝室,只得阮月一人。

她因为昨天淋了小雨,还处在低烧状态,她迷迷糊糊地问:“你是谁?”

顾春山在裤兜里摸了半天才将那皱巴巴的名片拿出来,又捋了捋上面的皱褶。

楼道里有监控,顾春山怕站久了会让楼管阿姨起疑,笑着道:“可以进去吗?”

阳光照到阳台上,落到阮月种的鹿角海棠身上,两个人各自对坐在板凳上,顾春山自顾自地讲起来。

“你想让我演?”阮月打了个喷嚏,“不好意思啊。”又抽了张纸捂着鼻子。

“没事,所以你……”

她脑子很混乱,迷迷糊糊的。

“我……我不知道,我怕演不好……而且……我的课很多。”

顾春山唇角笑成了弯弯的月牙,他长得白净,如果放在古代,那一定是文弱书生的代表。

“没有试试,怎么知道?况且,我可以配合你的时间。”

阮月看着他笃定的眼神,不知为何,心跳的好快,偌大的寝室,空旷的只剩下她的心跳声。

她在下一秒低下了头,睫毛颤颤,她不敢看他,只应声了句:“好。”

顾春山从怀里掏出了剧本:“你好好看看,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再联系。”

互相加了QQ与微信,顾春山便匆匆下了楼。

往后的日子,顾春山都会给她送花生粥。软软糯糯的大米配上椰汁与花生碎,喝下一口,赛过神仙。

后来,阮月也曾问过他为什么要天天给她送花生粥,顾春山抿唇不答,只一双笑眼盯着她。

再后来,她猜想剧本里的男主角也是天天给女孩送花生粥,他在带她熟悉角色。可她不知道,从那时起顾春山就有了私心。

3

迎来十一小长假,阮月终是能歇口气,又将剧本读了遍,这剧本写得真好,她每读一次便是声泪俱下。

十一长假,顾春山帮她对戏,教她些演戏技巧,这部电影要等她放寒假才开拍,一月多的时间便要完成,所以他要确保自己女主角的NG次数。

柳江湖旁,绿水波光。

她与他相对站在梧桐树的阴霾下,一遍一遍的念着台词。

“阮月,这里不对,‘啊’的语气再重一点,还有这里……”她看着顾春山仔细的将那些错处标出来,认真又好看。

黄昏的太阳渐渐淹没在远处薄薄的青峰下,顾春山将东西收拾好后又把她的包背在了自己身上……她下意识去夺包,他却道:“替女主角拎包是我的荣幸。”

阮月没忍住就笑出了声:“我不一定会火。”

“我顾春山教出来的人,怎么不会火?到时候,我给您拎包,您不嫌弃就好。”

她走在顾春山身后,听他说完这句话便顿住了脚,顾春山转身疑惑着道:“怎么了?”

只见她稚嫩的脸上,极其严肃认真,一字一句顿出:“顾春山给阮月拎包,阮月永远不会嫌弃。”

他此时被她逗地乐呵呵咧开了嘴,这姑娘,总是这般莫名其妙,又总是这样吸引人。

学校组织开运动会,每个班级都得自己排舞。她们班级,以一个寝室为单位,每个寝室推选一人领舞,阮月在寝室抽签,她极其“幸运”地成为那个人。

空荡的桌面,她站在黑色桌帘后,看着手机上播放的视频,文艺委员特意选了简单的舞蹈,但动作极其夸张,她完全是在尬舞。

后来是顾春山教的她。优美的音乐回荡在舞蹈室,顾春山只看了一眼视频便做的一般无二,望着顾春山,阮月突然觉得那些动作好像也没有太夸张了。

期末临近,A大的图书馆总是爆满,五点时,天还未亮,空气里寒气也还未退。图书馆前就已排起长长的队伍。

她亦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挂科这种事,是每一个大学生都不想的。

那段时间,她没日没夜地复习,顾春山都陪着她。她总是会打趣他说:“你这个无业游民,一天到晚陪我,喝西北风么?”而顾春山只是淡然一笑,拿着一个剧本修修改改,使女主角的性格与阮月更为接近。

期末考试结束那天,顾春山站在教学楼外接她,为了让她放松说要带她去市中心的猫咖撸猫。她听后乐呵呵地,顾春山却说:“提前进入场景,剧本里也有,这一段是为了体现月春的单纯善良。”

阮月再没说话了。

其实,她都知道,那些顾春山带她做的有趣的事都是剧本需要。有时候,她真觉得,与其说顾春山是找她拍电影,不如说顾春山是创造了另一个月春。

在阮月的认知里,他的生活,他的眼里从来只有电影。

后来,顾春山坐在学校的天台下,眼眸低敛,将学校里的宁静与薄光尽收眼底,他告诉阮月,自己对拍电影的痴迷,对创作的热爱,当看见由自己编造的人物被大众青睐时,他就像在茫茫一片的白雪里看见一树茂密的樱花,在里寒冬看见暖春。

阮月听他这样说,淡然一笑,可他又转头望着阮月道:“我生活在寒冬里,比任何一个人都渴望暖春。”那时,她听的似懂非懂,后来,便懂了。

无论这条路多么难,他总能看见那丝浅淡的期望。

4

与家里打了通电话,阮月独自立在楼梯间的阳台,耳边全是箱子拖拉与哄闹的人声,大家都在收拾行李,楼下还有开车来接的家长,她目光淡淡,明日便要参加开机仪式。

其实她很紧张,她不知道自己这个月春能否成为他心中的月春,更不知道会不会辜负了他的期望。

但这一天终是来了。

一月的天,料峭的风携来小雪,外面万物都镀了层薄薄的白霜。

顾春山没有预料到会下雪,他的剧本里也没有关于雪的这一场景,便让阮月先与男主角何言熟悉,带着人布置室内,先拍室内的部分。

雪花飘落,无声落到远处枯木。

现场不知布置的如何了,阮月抬头朝里望了一眼,顾春山修长的身影打到教室门口,她没注意到何言一直在用眼角的余光看她。

“阮月。”她回过头来,何言对她微微一笑,“名字真好听。是软软的月亮吗?”

台阶上,她与何言没有说过话,许是这个男孩觉得有些尴尬,率先开了口。

“嗯……”她淡淡点头,眼神却还是停留在那道阴影。

“我们对对戏吧。”何言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又道:“他们应该还有一会儿。”

今天拍摄结束,阮月看着摄像机里的回放,她第一次看见摄像机里的自己,脸比镜子上胖了些,但顾春山说,这是正常现象,还夸她上镜好看。

室内大大小小的戏份都拍得差不多,顾春山望着连绵了大半个月的小雪,眉头皱得像块抹布,阮月站在他身后:“怎么了?”

“你看,小雪不断。”

小雪不断,室外的戏份又怎么拍呢?他的剧本里多是阳光晴朗的天气。

阮月把头埋在笨重的羽绒服里,像一只慵懒的小猫,她站在他身后翻看天气预报,接下来的一星期还是小雪,她垂垂眸,又仓促将手机揣回包里,安慰他,总会晴的。

其实顾春山想过要自己做场景,但时间太赶,怕做得粗糙,毕竟“慢工出细活”。

最新推荐

  • 等你八百米

    顾灵涯明知她胃不好还让顾姨做那么多辣菜,她觉得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置她于死地。

  • 我老爸到底制服了这个鬼

    先进大堂的一个木工师傅发现一口棺材盖子给挪开了,往里一看,“妈呀!”大叫一声跑出来,哆嗦半天,才指着大堂说齐画匠躺在……

  • 孤单星球

    白清澈并没有悲伤的情绪,却让她听得一阵心疼,这是有多孤单,才会将灵魂一分为二与自己为伴。

  • 黑龙潭纪事

    四人纷纷议论,明明知道这潭中有鱼,平时路人也多有看到,可为何这鱼鹰下到水中后却逮它不住?

  • 姑娘爱财

    钟眉不缺钱,但她对钱的热爱却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地步。大家都笑称她是新时代的流浪者。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