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你的一往情深,我得地久天长

橡皮擦oR 2020-02-11 20:03:36

1.初识

左童从小便是一个文艺积极分子,外加长得漂亮可爱,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中学,就深的老师的器重,只要有演出活动都会叫上她,时间久了多少也算是个名人了。

当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去考电影学院的时候,她却选择了外语学院,学的还是国际关系。当然,她依旧保持着一颗文艺的心。大一下学期已经成为学院话剧社的一名台柱子了。

任宇在外语学院已经是大四了,他的文艺热情已经被将要步入社会的残酷所磨灭。

“同学,你看看,这是我们的宣传资料。”任宇将一张纸递到左童面前,“我们能做文字翻译,口译,英语,法语,德语都可以。”

左童一笑,眉眼弯弯地看着他,“这可是外语学院,你推销错人了吧!”

“你们这栋楼都是国际关系或者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的,肯定需要我们这样的服务。”任宇打量着左童,她有一双明媚的眸子,笑起来嘴角边还有一个小小的酒窝,不张扬,也不会让忽视。

“好!有需要我会来找你的!”左童挥挥手里的宣传页,跑回了自己的宿舍。

学校的剧团开始拍演新的话剧,剧本是左童和苏兰写的,苏兰和她是同一专业,同一寝室的好友,“左童,我觉得我们还差一个男主,我觉得这个男主应该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你看我们剧团的男生,长得帅的不稳重,稳重的长得有有些尴尬。”

左童正改着剧本,听着她这么一说,停了手里的动作,噗呲一乐,“你倒是说说想找怎样的?是不是你的择偶标准呀?”

“去,去。”苏兰有些脸红,“我看就从你的追求者里找找。”

“对啊!”左童一拍脑袋,“我得回去一趟,想办法打发了那个何斌,这小子就是个狗皮膏药。”

“啊?明天还有课。”苏兰想拦的时候,左童已经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

她家离学校本就不远,坐地铁来回也就两个多小时,现在还不是高峰,上了地铁找了最边上的位子坐了下来,可她没注意的是对面居然坐着任宇,“同学,你好!”

左童左右看看,这才注意到对面的任宇,“hi,这么巧,你也回家吗?”

“我去面试的。”任宇抓抓脑袋。

“你是大四的学长吗?”左童笑的落落大方。

“是啊,马上要毕业了。”对于工作还没着落的事情,已经快成了任宇的心病。他的家庭不富裕,学费还是用的助学贷款,外加马上要离开学校,想留在这个城市还有住房这个不小的开销。

“你是学什么专业的,英语?”

“就是,这专业学的人太多,再加上英语在这个城市里已经不是什么热门的东西,所以,想找合适的工作也不容易。”左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她从没考虑过工作的问题,身为外交官的父亲,早就为她规划好了,只要她愿意,她的一生将会是一帆风顺。

“同学,你不住校吗?”任宇接着问道。

“住,今天回去有些事!”左童脑子里突然有了个想法,就是他了,“我叫左童,请问学长怎么称呼。”她伸出手来。

任宇起身跟她握了握,“任宇!”

地铁的报站声响了起来,“任宇学长,我到了,有机会我们学校再联系。”

“好的!”任宇的心里突然激起了一些水花。

2.冒牌男友

左童回家就进行了强盗式翻找,“丫头,找什么呢?”说话的是左父,“你不在学校好好读书,跑回家干嘛?”

“你有我顾城哥哥的照片吗?”左童找到一本相册,一页页的快速翻了起来。

“有。小时候你们的合影。”

“不行,我要一张现在的。”左童还在不甘心地翻着。

“你这个疯丫头找他的照片干嘛?”左父敲了敲她的脑袋。

“有用!”左童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心里有些泄气。

就在这时,外门传来了开门声,紧接着是一个妇人的声音,“老头子,快看看谁来了!”

“谁呀?”左父点了点左童,“快点收拾好,小心被你妈骂。”左童对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最近左母进去更年期,这脾气差,这两父女可是一直都在夹着尾巴做人,尤其是左父,天天都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左父刚到客厅便叫道, “顾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叔叔,我今天刚下飞机!”顾城忙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我从国外给你们带了东西。”

顾城?左童听着声就跑了出来,“顾城哥哥!”她跑着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你可回来了。”

“这都走了两年了吧!”左父有些感慨地说。

顾城的父亲也是外交官,两家本就是世交,顾城本人算是子承父业,两年前被派去德国,做了一名驻外联络员。这次,是他两年里第一次回来。

“差不多。”顾城被左童拉着坐在沙发上。

“顾城哥哥,你这次回来还走吗?”左童热络地问道。

顾城拧了拧她的鼻子,“不走了,这次直接调入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中心。”

左童不满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怎么还嫌我鼻子矮吗?小时候就骗我鼻子揪揪就会变高的,你看我现在哪有变高。”

“不揪的话不是更塌呢?”顾城说着,手又在她鼻子上揪了一下。

左童想起了刚刚照片的事情,手伸到他的面前,“给我一张你的照片。”

“啊?”顾城一脸的疑惑。

“哎呀,快点。”

“这年头还有人印照片吗?”顾城反问道。

“顾城你快点给她,这回来就疯到现在了。”左父看了看在厨房忙碌的左母,“你阿姨更年期,她再这么疯下去,我们好日子过了。”

“谁更年期呢?”左母耳朵特别灵,就这点声音都被她听到,拿着菜刀便冲了出来,“老头子,你怎么不说你有更年期呢?”

顾城起身,忙推着左母回厨房,跟她敲敲说了几句,左母惊呼一声,“真的?”顾城点点头,“好小子加油,我看好你!”

重新回到客厅的顾城一下子被这两父女围住,“你跟我妈说什么呢?”

顾城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保密!”

“切!”两父女又回到了之前的位子上,左童随手拿过他的手机,按了四位数的密码,翻看起手机相册,顾城一点都不在意,开始跟左父聊起了国际局势。

左童总算找到一张满意的照片,发到自己手机上,回到房间,打印了出来。

照片中的顾城穿了件白色衬衣,卡其色的风衣,眉眼间透着一股子倨傲的英气。

左童挥了挥手里的照片,“谢谢顾城哥哥,我回学校了!”

“我送你!”顾城起身。

“你送他干嘛?让她自己坐地铁回去!”左父忙拦,“你阿姨今天给你做好吃的。”

“吃,吃就知道吃,顾城送左童回去不是停好的。”左母听着声又出来了,一个劲地对左父使眼色。

“那行吧!下次来家里吃饭。”左父这是惹不起躲得起的节奏。

“没事你就来啊!”左母一脸的欢喜送出了两个人,回头还不忘瞪左父一眼,“没眼力劲。”

左童和顾城一路热聊,她总是好奇地问东问西,顾城也是很有耐心的回答着。时隔两年再见左童,他觉得她已经长大很多了,虽然还是很可爱,但已经有了女人的风味。

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顾城要请她吃饭,但被拒绝了,她说今天要办件大事。顾城只得无奈地摇摇头。

左童回到寝室的时候,苏兰还在认真看着剧本,在剧本上点点画画的,她把顾城的照片放在桌上,“怎么样,我找的这个男朋友帅吧!”

苏兰拿起照片,“你上哪找的这么帅的男朋友!”

“不告诉你!”边说她边把照片夹进晚自习的书里,“等着,今天晚上就让何斌撞南墙去。”

3.邀请来的男主

何斌跟左童不是一个专业的,比她还高一个年级,但他最近追左童追的紧,每天晚上左童上晚自习都会看到他。今天依旧如此。

左童故意坐在最后面的位子上,边上还空了一个位子,她的那本夹着照片的书就放在那。

何斌如期而至,一屁股就坐到了她边上,“左童,听说你们剧团招人,你看我怎么样?演你的王子不错吧!”

左童撇了他一眼,“最近学习紧张,这是苏兰负责。”

“是吗?哪不会,我教你!”边说何斌边翻起了左童的书,左童正偷偷看着他。

突然,那张顾城的照片掉了出来,左童假意去收,“这谁呀?”何斌问道。

左童抢过照片,忙夹进书里,“我男朋友,你别跟别人说。”

“你男朋友,都快30了吧!老牛吃嫩草吧!”何斌一脸的嫌弃,“我跟你说,左童,你不能像有些大学生,为了钱傍大款。”

左童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他真是我男朋友,高中时候我们就在一起了,说好等我大学毕业就结婚。”多年的表演经验,让她这些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

“左童,你没觉得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人吗?你可得擦亮眼。”

“他家跟我家是世交,我们从小就认识。”左童有些生气了,她的顾城哥哥是什么样的人,觉得容不得何斌这个毛头小子来评价。

“切!”何斌一脸的嫌恶,“行,左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是看他帅,有钱吧?你们女孩都一样。”说完他悻悻地离开了位子。

苏兰一直都留意着后面的动静,见何斌走了,对着左童竖起来大拇指。

左童对着照片,做出了非常对不起的样子,心里默默地说,“对不起了,顾城哥哥,这个锅只有你来被。”

之后几天,左童和苏兰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来演男主,左童狠狠心,拨通了任宇的电话,“任宇学长,我们剧团需要一个男演员,你能来试试吗?”

任宇接到这个邀请,先是一愣,想了一会,“左童是吧!我最近忙着呢找工作,恐怕……”

“任宇学长,我们每天排练的时间不会太久,不会耽误你的时间的,要不你来看看再说。”左童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毕竟别人找工作是大事。

任宇又犹豫了一会,“我没有表演的经验。”

“我觉得你本人的气质和我们的要求很符合。”

“这个……”

“学长,你先试试,如果你觉得不合适,就算了。”左童只能以退为进,人来了,还能跑不成。

任宇想着,这两天没有面试,去看看也无所谓,于是,两个人约好了在学校剧场见。

左童最近没课就泡在剧场里,周末连家都没回,天天的张罗着大家排练,比团长还积极。

任宇来的时候,看到台上正热火朝天地排着正热闹,忍不住认真观看了起来,这对他完全是一件新鲜玩意。

直到中场休息,左童发现了他,对着他招了招手,跳下了舞台,“学长,你什么时候来的?没耽误你吧?”

“没有!”任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她。

左童把剧本给了任宇,又给他讲了讲大概得剧情,“学长,今天我们就试一段,标红的地方就是你的台词。”

“那这个呢?”他指了指剧本上画绿色的地方。

“我的,一会我们太对戏。”说着,左童又窜上了舞台。

任宇边背台词边继续看着舞台上的排练,他看着左童认真地跟每个人说着戏,时不时还亲自示范,不由地露出了笑容,她很特别。

两个人对戏很顺利,不得不说,左童的眼光真不错,任宇一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带跟着左童走戏,慢慢也进入了角色里。

左童很开心,任宇最后答应了她的邀请,“谢谢,学长!”她伸出了手,两个人的手握到了一起。

顾城已经进入的外联部工作,他自身的条件本就不错,加上上面的提携,很快就成了独立发言人。

最新推荐

  • 等你八百米

    顾灵涯明知她胃不好还让顾姨做那么多辣菜,她觉得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置她于死地。

  • 我老爸到底制服了这个鬼

    先进大堂的一个木工师傅发现一口棺材盖子给挪开了,往里一看,“妈呀!”大叫一声跑出来,哆嗦半天,才指着大堂说齐画匠躺在……

  • 孤单星球

    白清澈并没有悲伤的情绪,却让她听得一阵心疼,这是有多孤单,才会将灵魂一分为二与自己为伴。

  • 黑龙潭纪事

    四人纷纷议论,明明知道这潭中有鱼,平时路人也多有看到,可为何这鱼鹰下到水中后却逮它不住?

  • 姑娘爱财

    钟眉不缺钱,但她对钱的热爱却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地步。大家都笑称她是新时代的流浪者。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