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鱼祸

苏米子 2020-01-14 18:18:44

【一】

大柱在田头偷偷看翠花。

翠花穿着短短的上衣,和花布短裤。

夏天的太阳光打到翠花身上的时候,大柱能看到翠花衣服里身体的轮廓。

干农活的少女,有着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的紧致和弹性。

村子里一共百十口人,大家都熟到听脚步看影子都能认出对方。

村子里最好看的就是翠花。

同时在偷看翠花的不止大柱一个。

还有二狗和胖子。

每次翠花弯下腰,三个青年处男就感到一阵燥热。

那圆圆的弧线,是那么的美。对三个处男的吸引就像猫喜欢滚动的球一样。

当然大柱是寡言的。

大柱是村里最高大的青年。

他长着古铜色的方脸,身上的肌肉就像缠在一起的麻绳。

二狗和胖子这时已经顾不上手上的活儿了,他俩望着翠花,嘴里嘀嘀咕咕,手上比划来比划去,一阵窃喜,笑着捶打对方,仿佛在说:你真流氓。

大柱跟二狗和胖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大柱不会参与到这种讨论中,也不会跟他们一起偷看翠花,大柱觉得二狗和胖子配不上翠花。大柱都是自己一个偷看。

当然大柱觉得自己也配不上。

但是大柱真心喜欢翠花,喜欢到晚上翻来覆去。

太阳洒在翠花的身上,大柱能看到汗珠的晶莹。

白,真白。

脖子白,胳膊白,小腿白。

大柱会在翠花不经意扭头回望的时候,迅速把目光转回到手里的锄头上。

大柱忘不了翠花身上的味道,擦身而过时,闻到的,那股阳光蒸发过汗液的味道。

跟村里所有的姨和婶子身上的味都不一样。

让这个高大青年,身体躁动的味道。

【二】

大柱的村子四周都是山,山把村子围了起来。

村里有个规矩,叫做“不准想村子外边的事。”

二狗小时候是村里最淘气的孩子,总是嚷嚷着要看看外边的世界。

二狗娘就给二狗说:“狗儿,翻过这个山,外边就是狼和大老虎,专门叼小孩儿,你出去了就回不来了。”

二狗流着鼻涕不服地问:“娘你带着大砍刀,就是咱家做饭的大砍刀,我就是想看看大老虎,我看一眼就回来。”

二狗他娘装作没听见,继续做手里的活儿。

二狗不干了,“我就要出去看看,就看一眼,就看一眼……”

二狗他娘被闹的没办法,往屋里瞪了一眼,说:“你的娃你管不管?”

屋里二狗爹一脸阴沉,狠劲挠了挠头,拿着大砍刀就走了出来,二狗他娘一下炸毛了:“你拿刀干啥!?”

二狗爹一愣,赶紧跑回屋,换了一根木棍冲了出来。

接下来的场面,震撼到了大柱。

二狗爹拿着木棍朝二狗屁股上抡去,“砰”的一声,二狗飞了出去。

二狗的爹妈从来没有打过二狗。这是唯一的一次。

大柱忘不了二狗爹抡二狗的那一棒子,跟胖子他爹杀猪时候敲猪脑袋的力道没有啥差别。

二狗就像麻袋一样,躺那不出声了。

村长任叔走了过来,只是说了一句:“赶紧看看孩子有事没有吧。”就走了。

大柱杵在原地愣了半晌。

大家都喊村长任叔,任叔是村里年龄最大的人,村里的人都怕他。

大柱的村里如果没有任叔,就乱套了。

可能是生活太无聊,村里总是有人打架。

可能是村里人身体太好,一打架就出事。

胖子他爹年轻时候跟村里壮汉打架,手指断了三根,门牙掉了一对。

二狗爹总是取消胖子爹:“老弟,你说风呼呼的吹。”

胖子爹抄起杀猪的棒子就撵二狗爹。

胖子爹比他儿子还要胖,自然是追不上二狗爹。

二狗爹一边跑一边喊:“风呋呋的吹,风呋呋的吹……”

平时只要有人想干架,任叔一声吼就镇住。

任叔最反对的就是打娃,谁家娃只要一哭,任叔就会过去对他爹妈说:“敢打一个试试!”

但是这次二狗挨打,任叔居然没有提前制止。

孩子打架任叔一般不管,二狗挨打前,大柱还准备找机会和二狗决斗。至于为什么要决斗,大柱现在已经不记得了。

但是看见二狗像个麻袋一样躺在地上,大柱觉得二狗很可怜,就不想决斗的事了。

不想决斗只是第二感觉,第一感觉是怕,浑身打颤的怕。

直到任叔拍拍大柱肩膀,领大柱回家,大柱才发现自己好久没有挪过步。

大柱喊任叔“任爷”,大柱是任叔带大的。

大柱问过任叔自己爹娘在哪儿,大柱对自己的爹娘从来就没有记忆。

任叔总是慈祥的看着大柱说:“当你壮的像头牛一样那一天,你爹娘就会来找你了。”

过了好多天,二狗能出门了,大柱去看二狗,还给二狗带了任叔蒸的包子。

任叔做饭手艺一绝。

二狗吃着包子给大柱说:“俺娘说外边有狼和大老虎,我不信,我没听见过狼和老虎叫唤过。”

大柱说:“你慢点吃,别噎着。”

二狗说:“我有时候晚上出来尿尿,总是听见山上的风的声音。”

大柱说:“别洒包子馅,你种包子呢?”

二狗说:“山上风的声音,像鬼在哭。我害怕。”

【三】

啥是鬼,大柱不知道,其实二狗也不知道。

二狗娘在二狗不听话的时候用了很多东西吓二狗。

比如:狼、大老虎、大老猫、鬼。

前几种二狗都不怕,除了鬼。

因为二狗娘对二狗说,鬼长得就像人一样。

大柱对这个很不理解,因为任叔从来没有吓过大柱。

为什么长得像人的东西会最吓人呢?大柱想不明白。

直到大柱看到二狗那次挨打,二狗爹的样子把大柱吓得够呛。

二狗挨打的时候,大柱还瞟了一眼二狗娘,就是当二狗爹拿着大砍刀出来,二狗娘吼二狗爹的时候。

大柱感觉到了二狗娘的恐怖。

那个每次都给大柱塞好吃的二狗娘,那个喜欢弹全村男娃小鸡鸡然后笑嘻嘻的二狗娘,从来没有这么吓人过。

大柱从来没有想过一点,为什么基本上全村的人家里做饭用的都是大砍刀,而不是切菜刀。因为大柱没有在村子里见过切菜刀。

切菜刀是什么,没人说过,大柱不知道。

鬼也没人见过,但是都说的绘声绘色。

害怕这种东西,让人很不能理解,二狗娘天天吓二狗,就把害怕种到了二狗心里。

二狗就比没有被种过害怕的大柱胆子小一点。

大柱想到鬼,觉得很害怕,然后更多的是兴奋。

大柱问二狗:“狗,挨了打,还想不想出去看看?”

二狗本来已经忘了屁股的疼,被大柱一问,屁股上的疼好像活了过来,二狗不由自主去摸摸屁股,手刚挨着,二狗就龇牙咧嘴,越摸越疼。

二狗垂头丧气的说:“唉……不出去就不出去呗,有啥呢,咋过不是一辈子。”

大柱想出去看看了,大柱觉得自己出去一定不会挨任叔的打,不知道为啥,就是一种直觉。

大柱看着二狗这个样子,感觉挺可怜,自己都不好意思再撺掇他出去。

但是外边如果有啥吓人的东西的话,确实俩人比一个人强。

这时候翠花过来了。

这个时候的翠花刚开始发育,身体还没有完全展开,少女的心思也没有完全展开,太阳洒在脚步轻盈的小翠花身上,大柱和二狗都看傻了。

有的人,从小就注定比别人皮肉好看。

翠花看见了二狗的龇牙咧嘴,对二狗说:“屁股还疼啊?”

并关心地摸了一下二狗的屁股,二狗立马红着脸龇牙咧嘴。

翠花说:“其实我也想出去看看。”

二狗立马说:“那咱现在就去。”,并站起身。

最新推荐

  • 等你八百米

    顾灵涯明知她胃不好还让顾姨做那么多辣菜,她觉得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置她于死地。

  • 我老爸到底制服了这个鬼

    先进大堂的一个木工师傅发现一口棺材盖子给挪开了,往里一看,“妈呀!”大叫一声跑出来,哆嗦半天,才指着大堂说齐画匠躺在……

  • 孤单星球

    白清澈并没有悲伤的情绪,却让她听得一阵心疼,这是有多孤单,才会将灵魂一分为二与自己为伴。

  • 黑龙潭纪事

    四人纷纷议论,明明知道这潭中有鱼,平时路人也多有看到,可为何这鱼鹰下到水中后却逮它不住?

  • 姑娘爱财

    钟眉不缺钱,但她对钱的热爱却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地步。大家都笑称她是新时代的流浪者。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