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老天为师

巴愚 2019-02-17 18:04:39

1

我爷爷在我们这里是个十分出名的木匠,做的东西又好又便宜。而且我爷爷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外号,叫做‘天师’。因为我爷爷的木匠手艺是无师自通的,当年我爷爷不过只是一个传统的农民,只知道耕地种田,跟木头最亲近的时候,应该就是拿着柴刀上山砍柴的时候。

后来,不吃大锅饭后,每家分了二亩三分地,可是那点地根本养不活爷爷一家,因为当时我奶奶已经生了四个小孩。大儿子,二儿子,三女儿,四儿子。六口嘴巴等着吃饭,这可急坏了爷爷,那时在我们那小地方最赚钱的职业就是木匠。

我爷爷想去当木匠但是没有木匠师傅愿意收我爷爷,因为我爷爷那是已经三十岁了。我爷爷很生气所以自己赌气买了一堆木匠工具,地也不种了,每天就待在家里钉钉咣咣的做东西。

这可把我奶奶急坏了,不管怎么说爷爷,爷爷就是不去种地。奶奶没有办法,我的爸爸和叔叔们就只好遭罪,虽然他们之前也中过地,但是那都是在有爷爷帮忙的情况下。

爸爸和叔叔们敢怒不敢言,每天只能在吃饭的问爷爷,他的东西做好了吗?可爷爷什么也不说,吃完饭后就直接去做东西。

奶奶和爸爸,叔叔们只能听着房间里叮叮当当的声音,小声讨论着爷爷是不是中邪了,中了半辈子的地,干嘛突然要当木匠啊?而且还是没有师傅带的情况下。

他们讨论着要不要找个大仙来跳大神,或者叫魂。

可是大仙还没请来,三天后,我爷爷真做出一张八仙桌,而且质量还是不错,不比那些做了十几年的木匠老师傅做的东西差。家人们围着爷爷新做好的八仙桌转了几圈,都怀疑是爷爷偷偷去买的别的木匠师傅的八仙桌。爷爷看出家人的怀疑,很不高兴的点上一根草烟说道:

“这是老子我自己做的东西,不要怀疑。我现在已经学会木匠了,修房子我都行。”

家人摇头不信了,第二天爷爷真跑到村里一户正准备修新房子的村民家里,说把修房子的事情交给他,如果出什么问题了。我爷爷愿意原价赔偿了。

就这样我爷爷开始帮人修房子了,村里的木匠师傅都说我爷爷傻了。可是看到我爷爷说的头头是道,手上功夫也不错。都怀疑我爷爷是不是找到了好师傅,或者我爷爷根本就会木匠活。

村民问我爷爷,是谁教他木匠活的。爷爷指着上面,回答:

“老天。”

从此,我爷爷有了天师的外号,意思就是老天为师。

我爷爷除了做一般的家具外,还做一种一般木匠不愿意做的工作,那就是棺材。与死相关都是不吉利的,没有哪个有家室的木匠师傅愿意接的,即使加钱也不敢接,敢接这种活的木匠师傅,不是八字够硬,就是孤家寡人。

可是我爷爷从第一天当木匠开始就要接棺材活,不管我奶奶怎么劝,我爷爷就不听,也不告诉奶奶理由。不过好在棺材活给的钱多,奶奶就是嘴上多说几句。

等有点钱后,爷爷就在离家不远的空地上自己修建了一间房,这件房是我爷爷做棺材时专用的工作房,平时都是大门紧闭。一般情况下,这种房间内都会贴上各种符咒保佑平安和各路神仙的画像,可是我爷爷什么也贴,光光秃秃的墙上什么都没有,唯一有就是烟头熄灭时的痕迹。

我问爷爷为什么不贴神仙的画像呢?其他做棺材的木匠师傅家里都有,他们都说不贴点什么,心里不踏实,因为棺材毕竟晦气。

爷爷听到我的问题,站起身在我面前走了好几圈,好像这个问题十分的麻烦,最后无奈的说道:“开心娃,不是我不想贴,只是我不知道贴谁?贴错了,得罪神仙可不好。”

“啊?”当时的我完全听不懂爷爷的话,“贴错了,得罪神仙,什么意思啊?”

“你以后会懂得。”

从此爷爷便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了,那间房也是我小时候最不敢去的地方之一。

在我有记忆开始,我爷爷已经没有木匠活可接了,因为那时已经有工厂开始生产家具了,各种款式都有,所以没人愿意找我爷爷做家具了。当然也不是所有活都不找我爷爷,棺材活还是会有人找我爷爷。

虽然也有工厂生产棺材,但是在我们当地那种棺材十分不受欢迎,因为人们都觉得给死人用的东西,一定要用活人的双手做出来的东西才会有灵性,或者说灵魂?这种用人手做出来的东西才能安抚去世之人的灵魂,用冷冰冰的机器制作出来的棺材是没有灵魂的,是无法安抚死者的灵魂。

好在我爷爷之前做了很多棺材放在家里,保护措施也不错,基本上没几年就全部卖完了。

我爷爷做棺材的时候,一般都是要看一眼即将去世之人的照片,或者是直接去客人家里面看看那个需要棺材的人或者遗体。然后问一些问题,大概了解一下情况后,和客人约定好时间,什么时候交货。之后我爷爷就会回到自己的工作房专心致志的工作了。

在我记忆中,自从有我之后,我爷爷只做过三口棺材。

2

第一口棺材是给我发小的奶奶的做的棺材。

发小的奶奶是一次交通意外去世的,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这样,早上好精神抖擞的和菜贩子讨价还价的发小奶奶,晚上就出了交通意外。

发小的奶奶送到医院没多久,就宣布死亡了。深夜发小的爸爸,冒着大雨来到我家,钉钉咣咣的敲门。我爷爷披着一件军大衣开门,看清来人问道:

“小雷啊,怎么了?”

“大伯,我妈妈去世了。”雷叔叔焦急的说道。

“啊?”我爷爷有些吃惊,“这么快啊?”

“不是,我妈不是病死的,是出了交通意外。”发小的爸爸解释道,“大伯,这要求虽然有点强人所难,但你能不能在几天内做出一口棺材啊?价钱不是问题。”

“知道了。”我爷爷平静的点点头,“三天后,你来拿吧。”

“谢谢大伯,谢谢大伯。”

第二天,我爷爷吃完早饭,拿着收音机就去了那间专门做棺材的工作房。我吃完饭后,小心的跟着爷爷。因为我妈妈不允许我去那间房间,认为那里晦气,所以我只能悄悄跟去。

我看到爷爷,拿出钥匙打开工作房的大门,里面就有一口半成品的棺材。爷爷活动了一下筋骨,打开收音机,收音机里放着川剧的声音。爷爷听着收音机,手上的动作克一点也不慢,十分的熟练。搬木头,用墨斗弹线,用小电锯确定大小,很快就把棺材底做好,现在就差棺材的盖子了。

这时,爷爷决定休息了一下,坐在凳子上喝了一口浓茶,听着川剧,点上烟。烟抽完后,爷爷又搬来一块大木头,再用墨斗在木头弹出一条条黑色的线。弹好黑线后,爷爷把手放在木头上,闭上眼睛沉思了很久,好像是在祈祷什么。

这时,躲在一旁的我突然听到妈妈的声音,吓得我连忙回家,因为我的家庭作业还没有做完。等下午吃饭的时候,我又偷偷跑爷爷的工作房看了看,盖子基本上已经完成就差上色了。爷爷把盖子做完也不打算再继续工作,坐在凳子上喝小酒听着川剧,直到天黑。

给棺材上色的工作,爷爷第二天上午就上完了剩下就是等漆干了就行了。

第三天,发小的爸爸来看棺材的时候,十分的满意给我爷爷包了个大大红包。以前的我都十分的好奇我爷爷为什么总能提前把棺材做好的,难道我爷爷都习惯提前把自己一些的老朋友的棺材都做好?

这样也太不好了吧,人还没死就提前做棺材。想到这,我对爷爷的印象就多了一丝的恐惧。

这个恐惧感直到我外公去世才得以减弱。

我外公是得了肺癌去世,医生也提前让我舅舅做好心里准备,所有我舅舅在我外公去世前三个月找到了我爷爷,希望我爷爷能给我外公做一口好点的棺材。那是我的爷爷已经得了糖尿病,身体十分的虚弱,但我爷爷还是接受了这份工作。

爷爷一个人在工作房十分吃力的搬动的木头,用墨斗在木头上小心翼翼弹出一条条黑线,随后用锯子把木头锯出自己想要的形状,随后用刨子把凹凸不平的木头刨出笔直的平面。才把一根木头给做好,爷爷就已经气喘吁吁的坐在等着上,喝着浓茶。我有点看不下去,我问我爸爸,他们干嘛不去帮爷爷?

爸爸也是无奈的看着我说道:

“不是我们不想帮,是我们都不会啊,想帮也帮不了。”

我有些不解,问道:“爷爷没教你们吗?”

“你爷爷他真没教我们木匠活。”爸爸苦笑。

“爷爷为什么不教你们木匠活啊?”

“不知道。”爸爸摇摇头,“其实我和你二叔,幺叔小时候都想学木匠,但你爷爷就是不愿意教我们,说我们没有天赋。说木匠这活是祖师爷赏饭吃,没这天赋是做不好木匠活的。”

“那我们就不能去帮帮爷爷,爸爸你看爷爷搬个木头都累个半死,我们不能帮帮吗?”

“那你帮帮吧。”爸爸说道,“你妈妈现在在医院照顾你外公,我要上街买菜。”

我点点头,屁兜屁兜的跑到爷爷的工作房,问爷爷要不要我帮忙。爷爷笑了笑点头同意,让我干一些很简单的活。帮他拿工具,帮他拿拿木头。

“爷爷,你不觉得棺材太晦气了吗?”我拿着墨斗问道。

“晦气?”爷爷用食指勾住沾满墨汁的墨斗线,轻轻弹了弹,光滑的木板上便出现一根笔直线条,“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态,谁也无法抗拒。认为这个晦气的人,自己才有毛病。”

“哦。”我是懂非懂的点点头。

“开心娃,你喜欢你外公嘛?”

“喜欢啊。”

“那我们就把棺材做好点,让你外公睡了舒服好嘛?”

“好。”我拼命点头。

一个月后我外公的棺材才做好,这样的速度比起以前的爷爷真的慢了很多。我看着还没上色棺材和一旁累的气喘吁吁的爷爷。我问道:

“爷爷,这还没有上色啊。”

“你上呗。”

“我不会啊。”我苦着脸。

“很简单的。”爷爷喝着浓茶说道,“我教你。”

于是我花了三天给外公的棺材上色,在棺材做好的第二天,舅舅就来到我家。那时的爷爷因为身体原因并没有带舅舅去看棺材,而是让我爸爸带着舅舅去看棺材。舅舅看到我爷爷做的棺材显然有些不满意,不过好在爷爷不在这里。爸爸也看出舅舅的尴尬,问道:

“棺材不太满意?”

“嗯。”舅舅点头承认。

“那真是不好意思。”爸爸道歉。

“应该道歉的是我。”舅舅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大伯一把年纪还这么麻烦他,我才是不好意思。”

说完,舅舅拿出一个红包说道:

“这是孝敬大伯的。”

“别别。”爸爸连忙拒绝,“东西没做好,钱就不用了吧。”

“这又不是工钱。”舅舅说道,“是我孝敬大伯的。”

虽然舅舅说不是工钱,但我们都知道这个是给爷爷的幸苦费。爸爸不好推辞只好收下,随后舅舅便我爸爸还认不认识别的木匠,爸爸想了想还真认识几个。虽后爸爸便把钱给了爷爷,嘴上说舅舅很满意棺材。说完便带着舅舅去找其他的木匠了。

爷爷打开红包,拿出一张给我,说道:

“开心娃,拿去买吃的。”

“爷爷。”我想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爷爷,但是说到一半。

爷爷摸着我头,笑道:“放心,你外公会用上这口你做的棺材的,你外公会在你做的棺材里安安心心的睡觉的。”

我是懂非懂的点点头。

“开心娃,如果有一天爷爷也走了你也帮我做口棺材好吗?”

“我不会啊。”

“那就做你会的。”

最后真像爷爷说的那样,两个月后,我外公病逝,我舅舅又来到我家把那口棺材拿走了。

外公去世后,我爷爷也得了重病,得了老年痴呆。

4

得了老年痴呆的爷爷,完全被家人限制了自由。不允许他离家太远的地方,因为我爷爷之前失踪了好几次。被限制自由的爷爷只好整天呆在家里,每天看着七八十年代的电视剧。吃了看电视剧,看着又吃,吃了又睡。没多久,我爷爷就胖了一大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爷爷又开始去那个做棺材的工作房了,钉钉咣咣的不知道做什么东西。我们问爷爷,爷爷也不说。我们都认为爷爷是得了老年痴呆了,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

一天,我们来到爷爷的工作房,只看到房间里放着一口棺材。奶奶问爷爷,这是给谁做的?

爷爷没有说什么,低着头。爸爸看着爷爷做的棺材,问道:

“爸爸,这是你给自己做的吗?”

爷爷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二叔看了看爷爷的棺材,说道:

“大哥应该不是,你看,这口棺材太小了。”

爸爸看了看,的确太小了。爸爸想了想说道:

“或许爸爸只是无聊,只要不出意外就行了。”

家人一致同意就没有再管爷爷,从此每天爷爷都会待到工作房。不知道过了多久,爷爷终于把最后一口棺材做好,但是还没有上色。正在爷爷准备上色的时候,爷爷却突然倒在了工作室里,从此便重病不起。

最新推荐

  • 等你八百米

    顾灵涯明知她胃不好还让顾姨做那么多辣菜,她觉得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置她于死地。

  • 我老爸到底制服了这个鬼

    先进大堂的一个木工师傅发现一口棺材盖子给挪开了,往里一看,“妈呀!”大叫一声跑出来,哆嗦半天,才指着大堂说齐画匠躺在……

  • 孤单星球

    白清澈并没有悲伤的情绪,却让她听得一阵心疼,这是有多孤单,才会将灵魂一分为二与自己为伴。

  • 黑龙潭纪事

    四人纷纷议论,明明知道这潭中有鱼,平时路人也多有看到,可为何这鱼鹰下到水中后却逮它不住?

  • 姑娘爱财

    钟眉不缺钱,但她对钱的热爱却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地步。大家都笑称她是新时代的流浪者。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