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等你八百米

六喜 2018-12-11 18:58:51

1

林清清家住在距离校草顾灵涯家八百米的地方,加之父母们相识,所以顾灵涯每天早上都会骑车来找她上学。时间一长,关于他们两个的绯闻传满了整个学校,开始的时候他们俩个还会否认,可时间一长,他们也就对这件事情麻木了。

认定他们俩个在一起的人越来越多,来找林清清麻烦的人也越来越多,她们都是喜欢顾灵涯的人。

从一开始的偷作业本,再到后来将她锁在卫生间里,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父母从小的教育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反击。

小孩子般的小打小闹,基于善良,她已经忍下了,可是这回她们真的做得太过分了。

数九寒冬,她们将她放在一旁的羽绒服偷走,浸在冷水里,外面雪花漫天飞舞。看着结了一层薄冰的羽绒服,林清清冷冷一笑,来到卫生间打了满满一盆冷水,走到一直闹她最凶,也是此次事件主谋顾襄面前,将水一滴不差地泼在她身上。

林清清揪着她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这只是一个教训,你知道的,你们对我做的远不止这些,倘若你们还敢来招惹我,后果自负!”

人总是在出丑的时候下意识去看自己在乎的人,顾襄一瞥就看见本来正在睡觉的顾灵涯被惊醒,正盯着她们两个看。当着自己喜欢的男孩子被落了面子,顾襄觉得丢脸极了,她气急败坏,伸手就要给林清清一个巴掌。

林清清没躲,近乎本能地抬起手也朝着她的脸扇过去,她想,大不了就同归于尽,一人挨一下,她不想让人觉得她欺负人。

清脆的声音在教室里响起,可巴掌没有落在那个女孩脸上,更没有落在林清清的脸上,这个巴掌落在了顾灵涯的脸上,林清清倒吸一口凉气,脑海中飘过两个大字:完了。

顾灵涯松开了扯着那个女孩的手,刚才他冲过来,生怕那个女孩的巴掌落到林清清脸上,没想到却挨了林清清一巴掌,他挑了下眉毛,摸了摸自己的脸,冷笑着说道:“我们俩的账回去再算!”

然后转身看着那个女生问道:“清清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们都对她做了什么?”

顾襄支支吾吾,林清清也没有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将她们对她做的事情说出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她扯着顾灵涯的胳膊想要将他拽出班级,没成想顾灵涯却将她甩开,他说道:“林清清你傻吗?你看不出来我是在为你撑腰吗?!”

“我看得出来,看得出来,”她又指着班级的同学们说道,“以后顾灵涯就是我大哥了,你们以后再想欺负我,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啊,大哥,我们走吧。”

顾灵涯知道她这是在为顾襄解围,可是她能不能心疼心疼自己?

嗯,顾灵涯完全忘了刚刚那个一盆水扣在人家身上,虎虎生威的林清清,此时的林清清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弱柳扶风,任人欺凌还打不还手的弱女子。

没等他继续开口,林清清便打了一个大喷嚏,顾灵涯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用自己的羽绒服将她裹了个严实,然后说道:“班长,去林清清的班级帮她请个假,再帮我跟班主任说一下,回来给你买可乐。”

班长:“得嘞!”

看着顾灵涯男友力爆棚的动作,全班暧昧地起哄。

出了门,顾灵涯让林清清坐在自己的自行车后座,临走之前,他又把林清清身上他的外套裹紧了些。

自行车车轱辘转得飞快,带起一阵冷风,林清清不自觉打了个冷颤,然后她带着浓浓的鼻音问道:“顾灵涯你把衣服给我了,你不冷吗?”

顾灵涯想都没想就回道:“管好你自己就好,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感冒会有多严重的后果。”

林清清在后座上伸了个舌头。

又过了一会儿,即将到达林清清家的时候,顾灵涯再次开口:“她们对你做的事情真的都很过分吗?”

林清清这个人可以咽下天大的委屈,但是委屈这种东西一但有人问,就像是河堤漏了个口子,河水倾泻而出一般,林清清近乎发泄般说道:“还不是因为你魅力太大!脑残非理智粉太多,导致我这个无辜的小可爱屡次三番受到牵连!”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就在林清清打算推翻自己的说法,减轻顾灵涯愧疚感时,他突然开口:“对不起,但是你放心,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林清清笑了笑,抓着他腰间衬衫的手攥得更紧了些,她说道:“好,我相信你,但是你还是要请我吃火锅烤肉羊肉串,香瓜鱿鱼麻辣串赔罪。”

2

因为这个小插曲,同学们都觉得林清清与顾灵涯的关系板上钉钉,明朗得不能再明朗,可只有林清清知道,他们两个之间有一条越不过的鸿沟。

“林清清,你们家顾灵涯来找你了!”同桌狂拍她的胳膊,企图将她唤醒。

“小美,你别拍了,胳膊都要被你拍掉了,我昨天晚上失眠多梦,你让我睡一会儿吧。”

小美恨铁不成钢,“林清清你到底听没听我说话,我说你家顾灵涯来找你了,我看咱班其他小姑娘眼睛都要粘他身上了,你要是再不起来,他就要被别人拐跑了!”

林清清瞬间起身,没好气地嘟囔着:“我起,我起还不行嘛!下次别再说我家顾灵涯了,他跟我没什么关系!”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我们两个至少可以算是回家搭档。”顾灵涯低沉的声音在林清清身后响起,语气中是掩盖不住的失落。

林清清装作没听出来,抬眼问道:“你来干吗?”

顾灵涯将手里的可乐放到她的桌子上,叹了口气说道:“林叔叔这两天有任务,林阿姨这两天要出差,所以你这两天在我们家住。”

林清清顺手将可乐拧开,问道:“我妈出差为什么不告诉我要告诉你?”

顾灵涯毫不客气的投给林清清一个白眼,“你看看你手机还有电吗?”

林清清一拍脑门,果然,自己昨天晚上熬夜打游戏上分忘记充电了。

顾灵涯转身离开,可刚走两步他又掉头回来,拿起林清清刚拧开还没来得及喝的那瓶可乐,笑着说道:“不知道你爱吃什么,我就让我妈做了辣子鸡丁,水煮肉片,辣椒炒肉,麻辣鳕鱼,希望合你口味。”

看着顾灵涯离去的背影,林清清强忍下心头的怒火,小美扯了扯她的胳膊,担忧地说:“清清你没事吧,你怎么在抖啊?”

林清清咬着牙说道:“没事,我好得很,要是能给顾灵涯两脚我就更好了。”

此刻林清清的内心活动都是不能播出的那种,她觉得自己真是瞎了眼,居然相信顾灵涯会好心送自己可乐,顾灵涯这个卑鄙小人明知道她胃不好还让顾姨做那么多辣口菜,她觉得顾灵涯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置她于死地。

当晚林清清发现餐桌上的饭菜都很清淡,顾姨热情地对她说道:“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听灵涯说你胃不好,就做了点清淡的,不知道你爱不爱吃。”

林清清赶忙答道:“爱吃爱吃,顾姨做的我都爱吃。”

顾灵涯在一旁翻了个白眼,“马屁精。”

这一句话将林清清因为误会他而产生的内疚感一扫而光。

晚饭后林清清主动刷碗,但顾姨却眼疾手快地将她手里的活抢了下去,说道:“你们现在学业重这点小活就不用你做了,你妈妈特意叮嘱我要让灵涯教教你功课,快进屋学习去吧。”

林清清望着顾姨溢满笑意的眼底,不情不愿的拖着沉重的脚步进了顾灵涯的屋。

她刚一进去就看到顾灵涯正在玩游戏,她冲到电脑旁,看着顾灵涯一枪爆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你这枪法不错啊,有我当年的风采!”

顾灵涯看都没看他,冷冷地说道:“谁是你兄弟,某人不是说过跟我没什么关系嘛。”

“哎呀你还记仇,我这不是为了堵住悠悠八卦众口嘛,快,我也要玩一把,让你看看我绝地小枪手的英姿!”

顾灵涯瞥了她一眼,林清清顿时头皮发麻,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心头,果然,当晚她是在数学题的陪伴下度过的。

3

时间一晃,期末考试悄然来临。

小美看着美滋滋地哼着小曲儿的林清清问道:“清清,你都不担心自己的成绩吗?”

林清清故作悲伤,“担心!怎么能不担心呢?!”

“您这担心可真是流于表面,大榜都贴出来了,也没见你去看一下。”

林清清一愣,然后转身出门,边走边说:“我这不是正要去看呢吗?!”

大榜贴在教学楼的大厅里,林清清看着自己处在末端的排名又看了看顾灵涯高居榜首的名字叹了口气。从小到大她跟顾灵涯上的都是同样的学校,同样的幼儿园,同样的小学、中学、高中,甚至连补课班上的都是同样的,如此看来,她是真的不太适合学习。

“你打算一直混下去吗?”突然从背后发出的声响,吓得她一颤,回过头吼道:“顾灵涯你有病啊,吓我一跳!”

顾灵涯没看她,反倒一直盯着大榜上她的排名,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你打算一直混下去吗?”

她忽然有些心虚,低下头轻声说道:“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什么打算?我们马上就要上高三了,你的打算就是放弃自己吗?”

他的话激怒了林清清,凭什么他就认为她什么都不是?!凭什么他以一副老气横秋的面孔指责她?!凭什么他不相信她?!凭什么?!

越想越气,她没理顾灵涯转身离开。

当天放学,林清清破天荒的没等顾灵涯,自己骑车回家,正巧她需要去见一个人。

等到顾灵涯去到林清清的教室找她的时候,没看到她人,却接到了林母的电话,“灵涯啊,你今天没跟清清一起回家吗?我刚刚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清清在路上出了车祸!我和你叔叔正在赶过去的路上,你在医院吗?”

顾灵涯的脑子嗡的一声,他没时间解释,赶忙问道:“哪家医院?!”

等到顾灵涯赶到医院的时候,林清清正在手术室里,他懊恼地捶墙,这时顾夫顾母赶来,他内疚地说道:“叔叔阿姨都怪我今天惹清清生气,要不然她不会一个人回家,也就不会出事,都怪我!”

顾父安慰他道:“没关系孩子,不怪你,清清出事不是你的责任。”

又过了一会儿,手术室灯光终于熄灭,医生从里面走出来,见到他们摇了摇头,林母踉跄了一下,靠着林父的搀扶才勉强能站住。

医生又开口:“哈哈,我就是感叹一下,这么大车祸,这孩子就受了点轻伤很不可思议而已。”

这时林清清被医护人员推了出来,一双眼睛瞪得溜圆。

林母冲上前,摸着她的头问道:“清清你还好吗?还认识妈妈吗?”

林清清笑道:“妈,我是伤了腿,又不是伤了脑子。”

旁边那个医生上前说道:“林小姐只是腿部有轻微擦伤,我们已经为她缝了针,但碍于林小姐身体情况特殊,我们建议住院观察两天。”

4

来到病房,林父因为警察局有急事便回去了,林母去给林清清弄住院手续,一时间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那个……”顾灵涯刚一开口,便被一个进来的陌生男子打断,看见男子林清清一副很开心的样子,赶忙和男子攀谈起来,顾灵涯觉得自己在一旁活像是一个第三者

男子待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林清清终于有空搭理他了,转头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林清清回答道:“你没听到吗?他说很遗憾这次见面失败,希望我们下次约见,好好聊聊!”

“聊什么?”

林清清瞪了他一眼道:“关你什么事!”

顾灵涯叹了口气,为林清清削了一个苹果,将苹果递给她的时候说道:“我为我今天在还没了解你的真实想法之前,说出的伤害你的话道歉。”

林清清傲娇地拿起苹果,“光道歉就可以了?!”

“包你一个月零食!”

“成交!”

过了一会儿林清清说道:“其实,我已经想好想要做什么了,刚才那个男人是国内知名电竞队的教练,他想让我去他们队打比赛。”

顾灵涯愣了一下,他知道林清清游戏打得好,却没想到好到这个地步,而且她也从来没有向他提起。

半晌过后,顾灵涯摸了摸林清清的头,笑着说道:“那你更应该好好学习啊,不能让别人觉得打电竞比赛的人都是因为学习不好才去打电竞的。”

林清清没说什么,林母从外面推门进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三天后,林清清出院,顾灵涯特意请假去医院接她,他站在医院门口,看着林清清在林母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出来。他不知道,当时天空碧蓝如洗,阳光灿烂得出奇,他站在阳光下的少年模样,带给林清清多大震撼。

林母去取车,顾灵涯扶着林清清,她突然开口:“我思考了你说的话,我觉得你说得对,既然是你让我好好学习,那么你就要负责提高我的成绩,”她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说道,“兄弟,你任重道远啊!”

顾灵涯点了点头,然后从背后掏出一枝玫瑰,递到林清清面前,笑着说道:“恭喜出院!”

林清清叹了口气,她如何拯救顾灵涯奇特的脑回路,恭喜出院她也就忍了,人家出院不都该用柚子叶去去晦气吗?送玫瑰是什么操作?

因为要好好学习,林清清整个寒假都泡在顾灵涯家里,那几本五三都快被翻烂了,终于在过年的前一天,顾灵涯给林清清放了假。

除夕夜,外面三三两两烟花绽放,屋内林母煮饺子的热气蒸腾,在倒计时响起之前,顾灵涯向林清清发来视频通话邀请。

最新推荐

  • 等你八百米

    顾灵涯明知她胃不好还让顾姨做那么多辣菜,她觉得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置她于死地。

  • 我老爸到底制服了这个鬼

    先进大堂的一个木工师傅发现一口棺材盖子给挪开了,往里一看,“妈呀!”大叫一声跑出来,哆嗦半天,才指着大堂说齐画匠躺在……

  • 孤单星球

    白清澈并没有悲伤的情绪,却让她听得一阵心疼,这是有多孤单,才会将灵魂一分为二与自己为伴。

  • 黑龙潭纪事

    四人纷纷议论,明明知道这潭中有鱼,平时路人也多有看到,可为何这鱼鹰下到水中后却逮它不住?

  • 姑娘爱财

    钟眉不缺钱,但她对钱的热爱却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地步。大家都笑称她是新时代的流浪者。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