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血色玫瑰

苏簌 2018-11-21 20:11:06

独门独院的别墅里,唐音正在房门前的空地上浇花。这个时候刚好是春天,红色的玫瑰花开得正好,在晨曦的微光下舒展着身姿。

唐音看着那丛在日光照耀下反射着微光的红玫瑰花,微眯了眯眼睛,像是被吸引了似的,弯下腰伸手捏了捏玫瑰娇嫩的花瓣。

警察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

他们敲响了她的院门,等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之后,向她出示了证件。

“是唐音唐小姐吗?你好,我们有事找你,请跟我们走一趟。”为首的警察看起来二三十岁的年纪,板着张脸,似乎有些不近人情。

唐音看着这群不速之客,忍不住抿起了嘴,心里却没有多少意外。她朝院门的方向走了过去,将门打开,而后看着面前的警察轻声说道:“走吧。”

严季看着眼前女人格外苍白的脸和脸上虚浮的笑,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但是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略略点了点头,然后就上前用手铐将她铐住了。唐音没有挣扎,整个过程都很镇静。

等到了警察局一个人待在审问室里的时候,她才有些不安地轻轻揪了揪自己的袖子。这是她的习惯,一旦感到不安或者紧张害怕的时候,总喜欢揪点东西来缓解压力。

没过多久,之前见过的那个年轻警察走进来了。

他的步伐沉稳,走到她对面拉开椅子坐下,而后将手中的文件摊开,抬眼看向她。

“你应该知道我们找你有什么事吧?”

唐音想起两天前的事情,脸色苍白地点了点头。

两天前,她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在一个酒店里,而她的丈夫就躺在不远处,身上血迹斑斑,被捅了好几个窟窿。而她手里居然拿着一把刀,刀上还有血迹!

当时她脑子一片空白,慌张害怕之下什么都想不到,只顾着把手中的刀扔下,然后拔腿冲出了房间,惊慌失措地回了自己家。

回忆到了这里,唐音的脸色似乎更白了一点,揪住衣袖的手也不由更加用力,几乎要让那质量极好的衣服起了褶皱。

“但是,我丈夫不是我杀的。”她深吸口气,努力想让自己镇定下来,“我睁开眼的时候,我丈夫就已经死了。”

严季拿出一个本子,一边记着什么一边抬眼去看她,“既然你说你丈夫不是你杀的,那你发现命案的时候,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报警,反而匆忙回了家?”

“我……我……”唐音咬住了嘴巴,眼底有些惊慌,“我当时实在太害怕了!唯一的念头就是跑!等回家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我知道再报警已经晚了,所以……所以……”她揪了揪袖口,深深低下了头,身体隐隐有些颤抖。

严季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一般人发现自己身处命案现场,自己手里又拿了一把染血的刀时,的确第一反应就是逃离。胆子小的女性就更不用说了。而且看她的样子,明显是被保护得很好的大小姐,会有这样的反应也不奇怪。

想着,他又继续问:“你觉得你是被陷害的?”

唐音听了他这话,赶忙抬起头,看着他连连点头,“对!我丈夫真的不是我杀的!”

但是严季却挑了挑眉,“但是你有这个动机不是吗?你丈夫出了轨,在外面有好几个情人。因为这个,你跟你丈夫吵了好几次架,最后还分居了。这么看来,你怀恨在心,想去杀了你丈夫,也不是不可能。”

“真的不是我!”听他这么说,唐音再没办法让自己镇定了,情绪变得激动起来,“的确,我是恨他出轨背叛了我,但我不会去杀他!杀人犯法这件事我还是清楚的,更何况……更何况……”她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捂住脸微微啜泣,“我对他也下不了手。”

看样子她对她丈夫还是余情未了?

严季不由再次挑了挑眉。但是这样,反倒显得她更有嫌疑了。余情未了,才会对丈夫的背叛更加愤恨,乃至失去理智杀人。

不过她激烈表示不是自己杀人的样子,似乎也不是假装的。

他握着笔沉吟一会儿,再次开口:“如果你坚持不是你杀的人,那就请你配合我们好好调查。如果真的不是你杀的,我们一定会找到真正的凶手,还你一个清白。”

听他这么说,唐音眼睛一亮,赶忙连连点头。

“一定!我一定好好配合!”她死死揪住衣袖的手下意识松了松。

严季瞥了眼她的小动作,没说什么,继续发问:“那就请你将那天晚上的事情完完整整说一遍吧。”

唐音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回忆起来。

“我记得那天……”

那天是很平常的一天。唐音在自家公司下了班,开车回家打算吃晚饭。到家的时候,钟点工已经把饭都烧好了,唐音就去洗了个澡,放松了之后,出来准备吃饭。

她吃饭的时候一直有个习惯,吃之前喜欢喝几杯红酒。那天,她照常喝了几杯,然后又吃了饭。

但是吃完饭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觉得眼皮子开始沉重起来,不知不觉就失去了意识。

等到再度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那个酒店里,手里拿着把刀,身边躺着冰冷的丈夫尸体。她吓坏了,匆匆忙忙就跑出了酒店。

“就是这样。”唐音叙述完毕,就抬头紧张地看着严季,“警官,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杀了我丈夫!”

严季用笔的末端轻轻敲击了几下桌面,眯起眼睛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说你中途失去了意识?你知道大概是几点吗?”

唐音愣了愣,回想了一下之后有些不确定地回答:“大概是七点左右吧?”她六点到家吃的饭,看电视的时候,差不多就是七点。

严季微微点了点头。

唐音见了,就慌忙问他:“警官,你是不是有什么线索?”

严季摇了摇头,“也算不上是什么线索。只不过法医鉴定出来,骆恒是在晚上九点左右死亡的。”骆恒就是唐音的丈夫,“照这么说来,如果你撒谎的话,的确有足够的时间去作案。”

“我没有撒谎!”唐音立刻着急地叫了起来,“我真的没有杀我丈夫!”

严季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又说道:“如果你没有撒谎的话,那就说明有人故意将你迷晕带到酒店里,然后在九点的时候杀了你丈夫,又将被迷晕的你搬到了你丈夫的房间,把刀放到你手里,造成是你杀人的假象。”

他淡淡陈述,然后又皱起了眉。

“但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个局有些不太好设。首先,那个凶手必须知道你晚饭前喜欢喝酒的习惯,还要想办法在你的酒里下药;其次,他需要闯进你家里,把你搬走神不知鬼不觉地运到酒店;最后,那个凶手一定是你丈夫的熟人,所以能够在和你丈夫喝酒的同时,在酒里下药。”

“酒里下药?”唐音睁大了眼睛,捕捉到了这个关键词,“我丈夫究竟是怎么死的?”

“被迷晕之后,被人用刀捅死的。”严季说着,忽然眯起了眼睛,探究地看向她,“法医鉴定出来,骆恒身上一共有四处刀伤,其中三处在心脏周围,只有一处是正中心脏。也就是说,这个凶手是个从未杀过人的初犯,对人体器官也不怎么了解。更重要的时候,法医从伤口的深浅痕迹判断,那应该是个女性。”

唐音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立刻发白,手也忍不住再次揪紧了袖子,“你怀疑是我?”

严季瞄了眼她的小动作,而后淡淡开口:“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你能够让你丈夫毫无防备地喝下被下药的酒,而且还有足够的动机、足够的作案时间,也没有不在场证明。”

“真的不是我!我不是说了吗?我是被迷晕了带到酒店的!”一再被怀疑,唐音忍不住急了起来,声音也越来越大,最后发出的声音几乎在这空荡的审问室里发出回响。

严季不受她影响,只是依旧淡淡开口:“你所说的局实在太复杂了,必备要素太多,不如想成是你在故弄玄虚,想要营造出一种有人陷害你的假象,然后再逍遥法外,这样要好理解得多。”

“我真的没有杀我丈夫!我确实是在被迷晕之后带到酒店的!”唐音着急地跳了起来,要不是有着手铐的限制,估计她早奔到严季面前去抓他的衣服了,“你要相信我!”

“对了!”唐音想到了什么,忽然眼睛一亮,“要是你不信的话,你可以检测一下我身体里有没有迷药的成分在!”

严季却看了她一眼,而后微微摇了摇头,“已经过去两天了,就算你身体里真的有迷药成分,现在估计也已经因为新陈代谢而消失了。”

唐音激动的神色立时凝滞,而后颓丧地瘫在椅子上。她想到了什么,咬住了嘴巴,懊恼地说道:“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应该先来警察局的!”不应该因为害怕,就一直在家里惴惴不安地等着。

严季瞥她一眼,淡淡说道:“现在你意识到了?如果你确实是被陷害的,当时第一时间报警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到了现在,不说你身体里的迷药成分没了,有些关键性的证据,说不定早就被凶手销毁了。”

听他这么说,唐音立时神色惶惑起来,焦急地看向他,“真……真的会这样吗?那要是证据没了,岂不是抓不到真正的凶手了?”

严季只是沉静开口:“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就算直接证据没了,还有间接证据在。如果凶手真的另有其人,我们肯定会抓到她的。”

唐音顿时松了口气。

这时,从审问室外面走进来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警察。他手里拿了个笔记本电脑,边放到严季手边,边对他低声说道:“头儿,这是我们调出来的监控录像。”

这是严季要求他去调出来的监控。

严季将笔记本电脑移到面前,然后对着那个小警察点了点头,“辛苦你了,小刘。”

“不辛苦。”小刘笑着朝着他摆了摆手,又低声说,“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

严季点点头,又重新把视线放到唐音的身上。

唐音之前一直沉默地看着他们互动,这会儿顿时着急不安地看着他,“怎么了?”

严季没说话,只是开了笔记本电脑,手指在键盘上点了几下,然后将调出来的画面给唐音看。

“看一看,这个是不是你?”

唐音看到电脑里的画面,顿时傻了眼。

“这……这个人究竟是谁?!”

监控里的那个人,有着跟她一样的发型,穿着跟她那天穿的一模一样的衣服!乍一看,那似乎就是她本人!

再看监控上面的时间,居然是那天晚上八点半!

可问题是,她当时已经被迷晕了啊,怎么可能会走着出现在酒店里?

唐音瞪大眼睛,指着监控里的人叫了出来:“这不是我!肯定是有人假扮的!”

严季却又拿出了她的手机,然后又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也是一个手机。

“我们检查过了,虽然你手机里的短信被删了,但是技术人员还是找到了痕迹。当天晚上七点半,你给你的前夫发了一条短信,约他在那个酒店见面,说是要好好谈谈离婚相关的事情,对吧?”说着他拿起她的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

唐音只是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似乎完全不知道这件事。然后她反应过来,急急开口解释:“我没发短信,也没想要跟他离婚!你不是说短信发出的时候是七点半吗?那个时候我已经晕了,怎么可能发得了短信?估计是那个带走我的人拿着我的手机发的,发完之后又删了!我的手机是指纹解锁,那个人只需要拿起我的手,就可以解开密码使用我的手机了!”

严季没说话,只是取回了笔记本电脑将盖合上,然后双手交握,沉着地盯着她看。

唐音咬着嘴巴,倔强地跟他对视回去。

良久,严季才收回视线,微微点了点头开口:“如果你说的确实是真的,那就要拿出证据来证明。”

证据?唐音的脑子开始飞速地动了起来。她皱着眉苦思了许久,忽然眼睛一亮,“对了!酒!只要找到那瓶被下了药的酒,就可以检测到里面的药物成分了!这样子,就可以证明我说的都是真话了!”

严季微微点了点头,忽然站了起来,掏出钥匙解开了她手上的手铐。

唐音顿时惊讶起来,瞪大眼睛看着他。

严季收了手铐,淡淡瞥她一眼,“现在证据不足,将你拘留也得不到什么结果,不如将你放回去。”

而且如果凶手真的是她,放她回去之后说不定会露出什么马脚。

唐音顿时欣喜若狂,朝他连连道谢。

严季只可有可无地说道:“你先别急着谢,先自证清白吧,要不然我还是会将你再带回来的。”一边说,他一边往外走,“走吧,去你家看看你说的酒。”

唐音慌忙点头,跟上了他的脚步。

严季开着警局发配下来的车,将唐音带回了她家。

唐音掏出钥匙开了院门,严季就在一边看着她的动作,忽然若有所思地说道:“你们家都是这种锁?”

唐音闻言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对。这别墅虽然看着大,但其实是十几年的老房子了,是我妈留给我的陪嫁。”

严季点点头,心中了然。

难怪了。这房子的安保系统不怎么样,就连监控也没装,很好入侵。

不过虽说如此,他跟着唐音走过来的一路上,也没发现什么被侵入的痕迹。

“你匆忙跑回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自家被人闯进来过?”

唐音这会儿已经在开大门了,闻言就叹气回答:“我发现自己被莫名带到了酒店,回家当然好好检查过了。但是锁也没坏,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后来我还特地找人来看了看,但是也没发现异常。”

严季打量了一下四周,又问:“你丈夫那里有你这里的钥匙吗?”

唐音愣了愣,然后点头回答:“有的。我虽然跟他分居了,但是还没离婚,所以他是有这里的钥匙的。”

严季就点点头,明白了。看来凶手是从她丈夫手里拿到了这座房子的钥匙,然后顺顺当当地闯进来的。

这么看来,凶手百分百是她丈夫的熟人,而且既然是女人,说不定还是骆恒在外面的情妇。如果是这样,凶手这么了解唐音倒也不奇怪。

最新推荐

  • 等你八百米

    顾灵涯明知她胃不好还让顾姨做那么多辣菜,她觉得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置她于死地。

  • 我老爸到底制服了这个鬼

    先进大堂的一个木工师傅发现一口棺材盖子给挪开了,往里一看,“妈呀!”大叫一声跑出来,哆嗦半天,才指着大堂说齐画匠躺在……

  • 孤单星球

    白清澈并没有悲伤的情绪,却让她听得一阵心疼,这是有多孤单,才会将灵魂一分为二与自己为伴。

  • 黑龙潭纪事

    四人纷纷议论,明明知道这潭中有鱼,平时路人也多有看到,可为何这鱼鹰下到水中后却逮它不住?

  • 姑娘爱财

    钟眉不缺钱,但她对钱的热爱却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地步。大家都笑称她是新时代的流浪者。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