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记得,帮我哄他入睡

柚子牧 2018-01-20 06:38:05

图片源于百度

程麓唇红齿白、高高瘦瘦,读书时便颇受女生追捧,是个名副其实的美少年。

因此,胡同里的街坊邻居闲暇无事,总爱调侃他,这等俏儿郎,将来不知会便宜了哪家姑娘。

孰料,顽话易落实,很快就发了芽、结了果。

新搬来的温暖窈窕婀娜,明眸善睐,对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亲切模样。

再则,她明明穿衣简单,通身贵气却难以掩饰。

某日傍晚,众人惊愕地发现,素来清冷的程麓竟欢快地踢踏着小碎步进了温暖的家门。

余晖倾斜,为巷子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光。陈筱边嚼着草莓干,边扭头轻笑:“莫非,我们水灵灵的小麓麓被包养了?”

话音刚落,卖油条的王婶便捶了她一下,皱纹遍布的脸佯装嗔怒:“小孩子家家瞎说八道!”

王婶劲大,陈筱差点就被草莓干噎住,等好不容易缓过来,蓦地苦着脸道:“我开玩笑的嘛。”

李大爷悠悠摇着蒲扇,时不时地驱赶蚊虫之余,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依老夫看呐,他两有戏。”

闻言,众人联想起程麓孤苦伶仃的身世,继而联想起这些天温暖对其细致体贴的照顾,登时犹如醍醐灌顶,齐齐彻悟:

妥妥的日久生情啊!

他们猜得兴起,殊不知,花香缭绕的客厅内,男女主角正其乐融融地喝着奶茶。

温暖初次见到程麓,是在拐角的牛肉面馆里。彼时,他仿佛一只慵懒的猫,穿着黑色短袖,慢条斯理地吸溜着拉面。

苍天可鉴,她从不乱搭讪,可那天的程麓似乎极富魅力,周身一直散发着诱惑。

“你好,我叫温暖。”

程麓愣怔之际,但见一双纤细洁白的手横在自己胸前。

他还未及回答,便听她续道:“希望能和你做朋友。”

一冷一热,恰恰互补。

一来一去,逐渐熟稔。

巷子里的人皆知,程麓无父无母,孤独地活了二十四年。

却不知,他每到夜晚,都会整宿整宿地失眠:因为只要闭上眼,父母惨死街头的模样即历历在目,像根刺,尖锐又残忍。

程麓接近崩溃时,温暖宛如一束明亮的光,照进了他的黑暗。

在她轻柔的催眠曲下,他终能沉沉入睡。

“暖暖,你是天使吗?”

情愫滋长间,程麓缓缓地牵起温暖的手,脸上赧意顿浮。

后者稍稍一僵,旋即直接揽过了他,唇齿微张:“是你的专属天使。”

初秋季节,程麓和温暖交往了,猝不及防,又理所应当。

最新推荐

  • 等你八百米

    顾灵涯明知她胃不好还让顾姨做那么多辣菜,她觉得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置她于死地。

  • 我老爸到底制服了这个鬼

    先进大堂的一个木工师傅发现一口棺材盖子给挪开了,往里一看,“妈呀!”大叫一声跑出来,哆嗦半天,才指着大堂说齐画匠躺在……

  • 孤单星球

    白清澈并没有悲伤的情绪,却让她听得一阵心疼,这是有多孤单,才会将灵魂一分为二与自己为伴。

  • 黑龙潭纪事

    四人纷纷议论,明明知道这潭中有鱼,平时路人也多有看到,可为何这鱼鹰下到水中后却逮它不住?

  • 姑娘爱财

    钟眉不缺钱,但她对钱的热爱却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地步。大家都笑称她是新时代的流浪者。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