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红嫂子

清晨起 2017-11-02 23:37:31

又到下午了,红嫂子坐在自家街门边的石凳上。她家的院门朝南开,出了门就是村里最宽的一条街。她面无表情,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

这条街是东西向的,也就七八米宽的样子,街是土街,但天是晴天,街面便硬朗紧实起来,路中间两道深深的车辙,中间高高耸起的宽宽的脊梁更是光滑得有点儿闪亮。

这车辙到底存在了多少年,红嫂子不知道,她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她知道,土路上的车辙就像天上的太阳一样,是天经地义存在的。所以此刻,她宁肯盯着对面王老二家已经碱得有点破败的后墙,也不会多看几眼这经过多少岁月,被多少马车碾压过的,给人们指定着方向和轨道的车辙。

不过,红嫂子的眼神还是活动了一下,不得不活动了一下。

谁家的男孩儿,骑着自行车从西边过来了,车把儿一顿乱晃,连人带车摔倒了。大愣路过了,顺手扶了一把,大声嘻笑道:“小兔崽子,心还不小呢,在壕壕里骑,能把正把儿再显摆吧。”

也许是那自行车,也许是大愣的声音有点亮,红嫂子脑子活动了一下。她好像想起了什么,猛地坐起来,转身就回了自己家的院里。

那时候,我已经好几年没进红嫂子家的院子了。

红嫂子家的院子里有一棵大枣树,就长在西房的门前,那树干可能大人的胳膊才能抱得住吧。印象中,她家的院子里即使是炎热的夏季,总是一院的阴凉。风雨过后,总会有大大小小的绿枣落下来,小孩子们会进去捡拾。红嫂子便说,吃了青枣会拉肚子的,我给你们蒸蒸。她麻利地把孩子们手里的枣收了,一会儿就端着屉子出来了。蒸熟的枣儿微微泛着点皱,吃起来甜甜的,有的枣儿屁股上还顶着一个圆圆的红圈儿,如果谁能抢到了,总会高兴地举起来,让其他小伙伴们看,红嫂子就高兴地说一句,这个好娃娃。

红嫂子家的孩子叫狗儿,他比我们大好几岁呢,也不去上学,成天在上房屋里的炕上躺着。有时候,我们会忘了大人的嘱咐,打起门帘子进去瞅瞅,狗儿高兴地坐起来,但一会儿又咳嗽个不停,我们就吓得跑出来了。红嫂子急得就说,快躺下,娘给你叫德生伯伯去。

德生伯伯是村里保健站的,他经常骑着一辆好看的自行车出现在这条正街上,他骑车还不走两边的平路,就爱走车壕壕里。到了红嫂子家门前,他总是手一捏闸,就单脚着地停下了车,然后,再把车子从壕壕里一提,就推着走进院门。

德生伯伯背着枣红色的人造革包,像一个精致的碉堡模型,正面印着白色的“十”字,他灵巧的双手就那么一摁,就听得“嘎巴”一声,机关就打开了,碉堡里面全是高级武器装备,红嫂子会从德生伯伯手里接过一个白沙布包裹,起锅造饭般烧起了水。

看得入迷的我们知道要给狗儿打针了,也许是想起了大人的嘱咐,也许是想起来了自己也经受过的疼痛,悄悄地退了出来。

德生伯伯漂亮的自行车就停在枣树下,后座上有时候会落几个枣花,有时候会掉一颗枣儿,有时候是几片枣树叶子。

红嫂子回到院子里。

红嫂子走回正房里。她看着空空的炕头发了一会儿呆。

红嫂子又走出正房,来到了枣树下,她看到地上有一颗青枣。

红嫂子盯着枣儿看了半天,弯腰捡了起来,放在嘴里,咧着嘴笑了。

红嫂子走进西房里,地上摊着一堆小玻璃瓶,跟前还摊着一本小学课本,她蹲下来,看着书里的插图不停地在那里摆弄着,一会儿就排出长长的万里长城,又堆出高高的天安门。小玻璃瓶似乎用也用不完。

摆累了,红嫂子就往地上一躺,似乎是睡着了。

德生伯伯走来了。

他把红嫂子轻轻地扶起来,递给她一本书,说,狗儿的病要治,也要给他读点书的。要不,孩子太闷了。

德生伯伯那天打完针没有走,给狗儿讲书中的故事,讲北京天安门,讲万里长城。

德生伯伯还说,你娘一个人拉扯你不容易,等狗儿长大了,可得带你娘去北京玩儿玩。

狗儿看着德生伯伯手中的书,听着德生伯伯讲外面的世界,眼睛里有了光。他不停地说,我多会儿就能去上学?

德生伯伯说,好好地坚持打针,很快就能了。上了学就能考上学校,考上学校就能出去见世面。

狗儿兴奋地围着被子坐了好久。

红嫂子高兴地给德生伯伯炒了两个菜,打开了自己酿的小坛酒。

德生伯伯成了红嫂子的暖心人。

一阵风儿吹进来,红嫂子打了个哆嗦,转头瞅瞅那白晃晃的万里长城,还有那天安门,慢慢地坐起身来。

天有些暗了,她看见德生伯伯向她走来,她看见了她的狗儿对她笑。

最新推荐

  • 等你八百米

    顾灵涯明知她胃不好还让顾姨做那么多辣菜,她觉得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置她于死地。

  • 我老爸到底制服了这个鬼

    先进大堂的一个木工师傅发现一口棺材盖子给挪开了,往里一看,“妈呀!”大叫一声跑出来,哆嗦半天,才指着大堂说齐画匠躺在……

  • 孤单星球

    白清澈并没有悲伤的情绪,却让她听得一阵心疼,这是有多孤单,才会将灵魂一分为二与自己为伴。

  • 黑龙潭纪事

    四人纷纷议论,明明知道这潭中有鱼,平时路人也多有看到,可为何这鱼鹰下到水中后却逮它不住?

  • 姑娘爱财

    钟眉不缺钱,但她对钱的热爱却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地步。大家都笑称她是新时代的流浪者。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