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一梦妖楼(十五):血鱼梭与白玉天炉

清煮一湖月 2017-10-12 23:48:31

黄梁府内,妖楼一座,外做皮肉生意,内辟医馆三间。

楼内有一妖、一人、一人妖,听天下故事,埋妖之遗骨,炼自己心魂。

他日或可破茧,或要自缚。众妖众生相,万事当由心。救人如救己,无土枉生根。

小板凳到齐,故事开讲。

——

君影草开了又谢,谢了又开,离若的“月惊”,因为白马妖安的到来,竟然出乎意料地平和下来,对此妖医黄岐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能形成这个局面,对他而言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所以他也懒得探个究竟。倒是白马妖安对离若生出的异样情思,让他觉得既可笑又可怜。

白马妖安依然在离若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地在心中勾勒她的样子,在离若看得见的地方,继续听着故事,埋着姑娘。

今日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叫清平镇的地方。

清平镇,只所以叫清平镇,大抵是因为清平镇一向清平,既不是富贵之乡,也非那赤贫之地,民生喜乐,不知苦为何物。

还可能因为,清平镇境内有个清平山,清平山腰有座清平观。

这清平观,远非一般道观可比,据说里面供着某位了不得的仙人,仙人聆听信民许愿,大多会让其心想事成。无论求财还是升官,婚嫁还是生子,皆是有求必应。

清平观内无有道长、道童及一干人等,诺大的观中,只设有一座大炉,大炉玉质天成,威光凛凛,非是一般凡物可比。而凡有求者,只需向炉内掷铜钱若干,同时心中念其憾事,不久后皆可成真。

只是拜清平观、掷许愿钱也是有些门槛的,所以也不是人人都愿为。百善孝为先,所以第一件便是孝字;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第二件是个尊字;占理三分让,举头三尺有神明,第三件是个谦字。

清平镇虽然清平,但贫富差距总是有的,门户之见体现在婚姻大事上就更是不能免俗。

所以出身于富户张员外家的三小姐张羡鱼,便注定嫁不了从小喝同一口奶长大的乳娘的小儿子韩敦儿。

虽然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虽然他们两情相悦,甚至还差点私定终身。

但是在世俗礼教面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是决定婚姻嫁娶的金科玉律。

羡鱼小姐自顾自地在闺楼嘤嘤哭泣,身边是一脸不忿的丫环小鱼。

“小姐,老爷是老糊涂了吧,那万家少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咱们全镇的人可都清楚,他怎么会答应将你嫁给他?”丫坏小鱼忍不住开口道,她平时和羡鱼小姐关系要好,又是个热心肠。只有一点,说起话来不知轻重,现在还公然在背后说张员外的坏话。

只是羡鱼小姐并没有呵斥她,依旧趴在软榻上继续哭她的。

“那韩敦儿也是,平时还挺能耐,小姐一遇上大事,他连个鬼影都看不见。得亏小姐平时对他最好,教他识字,算得他半个先生,真是……真是头白眼狼!”

丫环小鱼说到韩敦儿就一肚子气,仗着老娘是小姐的乳母,那韩敦儿竟然不把她这个小姐的贴身丫环放在眼中,有几次,小姐竟然还因为他训斥了自己。

“这白眼狼,真是无情无意!”丫环小鱼又重复了一句。

“住口,你这小妮子再乱嚼舌根子,就将你许了那护院的白大疤,封了你这张嘴。”

羡鱼小姐终于在百忙中回了身边鼓噪的丫环小鱼一句,只一句,那小鱼就再也没了动静。

羡鱼小姐见她总算识趣,便向后摆了摆手,顺便换了个姿势又想继续趴好哭她的。

砰!只听楼间一阵巨大的声响传来,接着一个白面大汉出现在门外,大汉健壮魁梧,只有脸上从额头穿右眼框斜插入鼻翼的一道腥红伤疤引人注目,想必此人便是羡鱼小姐口中的白大疤。

果然,只见那羡鱼小姐心中埋怨一句,口中却温和地言道:“白大兄怎么来了?”

“小姐叫俺,俺就来了。”白大疤摸着胸前光秃秃的大脑袋壳,瓮声瓮气地回道。

最新推荐

  • 等你八百米

    顾灵涯明知她胃不好还让顾姨做那么多辣菜,她觉得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置她于死地。

  • 我老爸到底制服了这个鬼

    先进大堂的一个木工师傅发现一口棺材盖子给挪开了,往里一看,“妈呀!”大叫一声跑出来,哆嗦半天,才指着大堂说齐画匠躺在……

  • 孤单星球

    白清澈并没有悲伤的情绪,却让她听得一阵心疼,这是有多孤单,才会将灵魂一分为二与自己为伴。

  • 黑龙潭纪事

    四人纷纷议论,明明知道这潭中有鱼,平时路人也多有看到,可为何这鱼鹰下到水中后却逮它不住?

  • 姑娘爱财

    钟眉不缺钱,但她对钱的热爱却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地步。大家都笑称她是新时代的流浪者。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