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你曾许我共白头(4)

抱剑观花 2020-05-01 16:02:55

林可可动身回来那天,陈暮森买了许多花插在家里,将他们仅有的一张合照洗了出来,放在客厅她进门能一眼看见的位置。

满心欢喜地捧起一本书,陈暮森突然心脏猛得一痛,手中的书掉在了地上,里面一封自己写好的信飘落而出。无奈地摇头笑了笑,不知是怎么了,突然有些心绪不宁。

压下这股焦虑,捡起地上的信,看着“可可亲启”几字,温柔地笑了起来,“可可,十四年的爱全在期间。只等你归来,展信佳。”

不一会手机响起,是秦初打来的,陈暮森接通了电话。“喂”了一声,等待对方开口,却一直无声。

心下的焦虑和不安似要喷涌而出,他试探地开口:“秦初,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电话那头终于传来声音,却是细细地呜咽。秦初几次开口,却如鲠在喉。最终哭着挂断了电话,手指颤巍地打下几个字,像是用尽所有力气,瘫软在地。

陈暮森看着短信,手机从他手中滑落。捂住胸口跌坐在椅子上,额上青筋鼓起,觉得四肢百骸都疼得移位。

秦初:可可,死了。

死在了去机场的路上,死在了一场飞来横祸当中。用自己的身体救下了一个在失控汽车面前的孩子。

陈暮森想打个电话问问林可可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却发现泪水早已将屏幕打湿,颤抖的手连页面都打不开。

而那封信,在冥冥之中静待那人如约而至,却自此落了尘埃,再无人亲启。看过繁春,受过暑月,也与落叶风雪伴过岁月,而那人却只是他生命里翩如惊鸿的过客,独余他只剩相思辗转,夜间孤枕泪几行。

他脚下踏过的三十多个岁月里,近一半的征途都有她的身影。他们曾年少欢快,曾步步紧逼,也曾坦然说爱。可蓦然回首,却是怆然落泪。

此刻,无她,无笑,亦无心弦撩动。再不见故人轻敲他门扉,在他尚未反应时刻,紧紧搂住他,带了他一身香甜,一日明媚。

可是啊,不知她是否知晓,他也曾偷偷潜于她门外,直至灯灭仍驻足微笑;在她误会转身离去时,悄悄紧随却不敢上前;在她吃醋嗔怒间,他,真的真的很想再见她那模样了。

那样,他一定会迈出那一步,告诉她:你,才是我十多年的满心欢喜。

拂过照片里的人,他苦笑:“林可可,你一直站在我身后等我。当我以为我转身只和你相隔一寸气息时,你却弃我于尘世,让我踽踽独行,踟蹰彷徨,这样的你,叫我怎么习惯。”

时而思念如涌,奢望来生相见。时而,梦醒了然,只当南柯一梦。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