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你曾许我共白头(3)

抱剑观花 2020-05-01 16:02:55

秦初也确实替她难受,伸手安抚道:“可可,咱们算了好不好,都这么多年了。我们这样的条件什么男人找不着?”

“秦初,我决定了,那个援助非洲的项目我要报名。”林可可嗓音哑哑的,却是难得的坚定。

秦初一听十分激动:“什么?你疯了?那什么地方!可可,你可千万不要一时冲动啊。”

“秦初,我想了十多天的,没有今天的刺激我也会去,只是今天下定决心罢了。”

“不行!你都二十九了,再去那里待上两年都老啦!”秦初此刻只想撬开她的脑袋,看看她到底在想什么。

林可可红着眼极为真切地看着秦初,像是回忆一件很久远的事情,慢慢说:“秦初,我妈妈曾经就是因为我们家太穷,医疗条件不好才走得早。所以,我想去有需要的地方,帮助更多的人。”

“可可,你自己千万想清楚,总之我是不赞同你去。”秦初闷声劝诫。

7

林可可最后还是决定要走,和老爸打了声招呼,千般叮嘱,万般不舍。但是,他总是会无条件支持林可可去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

家里大小的事情都已交代完,她想只有他不知道自己要走了。去机场前,林可可再三犹豫还是拨通了他的电话。

“喂,陈暮森。”

电话那头的人紧紧握住手机,语气里有些难以掩饰的喜悦,“可可。”

“陈暮森,我们五十四天没有见面了。”林可可低声笑了笑,第一次这么长,实在是个奇迹啊,“陈暮森,我要去非洲的阿尔及利亚两年了。还有半个小时我就要去机场。”

电话那头久久无声,林可可有些失望,手无力地垂下。良久,抬起手打算挂掉电话,却听到一个紧张的声音传来。

“林可可,在你家等我,不准走!我马上就到。”

“哦。”林可可胸口闷得厉害,本就该一走了之的,可到底有些不舍,还有些不甘。

坐在沙发上,林可可听到门口钥匙转动的声音,在人进来的时候,林可可转身背向了他。

“陈暮森,你先别过来。”林可可连忙开口,“看着你,有些问题就不敢开口了。”

“可可……”

“李冰蕾拿了你家的钥匙,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林可可小心翼翼地开口。可身后的人却没有一丝回应,只是皱着眉站着,浑身的儒雅早已被寒霜覆盖。

林可可自嘲地笑了笑,说:“不回答没关系,那问下一个吧。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不是法律上的兄妹,你会不会和我在一起?”

林可可刚问完,就又连忙出声:“不回答没关系,不用太为难。最后问你一个问题。”林可可转身看向陈暮森,“我十八岁那年喝醉了,做了什么让你从此对我若即若离?”

陈暮森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门边一直凝望着她。

轻叹一声,林可可笑了一下,说:“该去机场了,送我最后一程吧。哥哥。”

拿行李箱从他身边走过,手腕却被他握住。林可可低头看着两人的手,嘴角苦笑,抬手将手腕拽了出来。

去机场的路上,陈暮森把车开得飞快,一路沉默不语。到了机场,林可可摸着身下的座椅,想着这位置以后坐的都不会是自己,心下失神。

伸手要解了安全带,一旁的陈暮森却更快地解开了安全带倾身吻了下来。

林可可的身体被束缚进了一个坚实温暖的怀抱,温热的舌滑进了她的口腔,贪婪地攫取属于她的气息。只在这一瞬间,林可可一颗已死的心立刻悸动,抱着他回吻,贪婪地探索属于他的每一个角落。

一吻终罢,林可可喘气看着他。陈暮森的指腹按揉在她的唇畔,温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上。

“可可。”陈暮森一只手温柔地摸着林可可的头,轻声解释:“那日的钥匙我给了我同事,叫他去家里拿点东西,然后他恰巧有事,又觉得李冰蕾是我的学生,所以才让她代拿的。如果我知道,绝对不会同意。”

“十八岁那一年,你喝醉了,吻了我。我也喜欢你,所以回应了你。但是母亲看到了,她和我说我们之间的爱情是见不得光的,我和你在一起,不仅会害得你们被街坊四邻嘲笑,而她和你父亲也会陷入尴尬。所有人都会觉得我们是……”

最后的几字像是受到极大压迫,从喉中艰难吐出,“乱伦。”

此刻林可可眼泪汹涌而下。他一个熟读圣贤书,深知何为克己复礼的男人,面对这份情感该是多么的备受折磨?

陈暮森伸手擦过她脸上的泪,声音低沉嘶哑:“你的步步紧逼,早已将我围困,可是我仍旧不敢回应你。你不知道,我多么想将你占为己有。我有时候自私想,我们就这样一辈子不结婚,身边只有一个唯一也很好。可理智告诉我,我不能耽误你一辈子,可可。”

两人之间最痛苦的是日日相见,看着心爱的女孩走出九十九步,自己却克制地不肯迈出一步。两人非要形同陌路才肯罢休,互断心肠才肯甘心。

林可可眼泪不停地流,羽睫微扇。陈暮森将她紧紧搂在怀里,问:“所以,你别走好不好?”

“陈暮森,这个申请不可以撤回的。”林可可埋在他怀里。

闷声说完,就能明显感受到抱着自己的人身体僵硬,心跳密密急急,透过胸腔传到她心里。

林可可难得见到这个男人如此失态,虽然眼眶湿润,但唇角带了笑意:“你都打算和我不结婚过一辈子,还在乎这两年吗?”

他将她抱得更紧,诚恳地说:“不,我只是害怕又让你久等了。”

8

来阿尔及利亚眨眼就两年,林可可看着陈暮森发来的邮件笑了笑。

陈暮森:可可,很想你!(思念)

林可可:我晒黑了,头发剪短了,皮肤变糙了。等我回去,你不能嫌弃我。陈先生!(撒娇)

陈暮森:陈太太,等你回来,我们就把证领了,然后和爸妈说清楚。

林可可:所以是先斩后奏?

陈暮森:生下孩子再上奏也不是不可。(坏笑)

林可可:陈先生,等我,还有十一天我就要和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啦!(含情脉脉)

陈暮森:可可,这句话本来的意思可不太应情。它的本意是指沙场共患难的好兄弟发誓愿紧握对方的手,一起死在沙场上。而我们此刻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林可可:忘了你是中文教授了。(吐舌)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