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你曾许我共白头(2)

抱剑观花 2020-05-01 16:02:55

男性,身高一米八,八块腹肌,神仙颜值。问她去不去看看。

林可可被她说得有些懵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可秦初连追不舍:“可可,你之所以这些年都吊死在这一颗树上,是因为你从来没有领略过其他男人的优秀。所以,你去看看,不喜欢也可以做朋友啊。”

“秦初,你看我,现在是有那种心情的人吗?”林可可有些忧郁地趴在桌子上。

“好吧。那,我请你吃东西吧。”

“好呀好呀。”林可可立刻来了精神,“世间唯有美食不可负!”

“以前不是世间唯有暮森不可负吗?”秦初嫌弃地看了她一眼。

5

林可可挑了一家最近新开的日式料理店,价位不高但好评如潮。两人进店,看着几乎没有空座的大厅,连忙去找座位。

刚一坐下,秦楚却突然色变,拉着她说换家店吃吧。

不明所以的林可可有些茫然,却也尊重她的意见,拿着包起身就要和她一起走,耳边却传来柔柔的声音喊着“暮森老师”。

看了看秦初尴尬的面色,女人的第六感让她回头印证自己心里的想法,却刚好看到李冰蕾娇羞地朝陈暮森笑了笑。

手中的包直直落在椅子上,看着陈暮森也朝李冰蕾莞尔一笑,林可可心里酸得厉害。

似是感应到这边的目光,陈暮森抬头看了过来。见林可可呆愣地站在那里,他眼神晦暗不明。

林可可心中五味杂陈,拿起包拉着秦初就要走,却在那声“暮森老师,怎么了?”过后,转身又拉着秦初,抬头挺胸一脸笑容地朝那两人走去。示意秦初坐在李冰蕾身边,而她,一屁股挨在了陈暮森边上。

两只手挽住他,声音甜甜地喊了一声哥哥。陈暮森看着眼前人笑靥如花的模样,本该是最甜的呼喊,可这么多年,她直呼他名的模样早已让他更为铭记。

一顿饭吃下来,林可可都觉得自己要疯了。为了能够名正言顺地压眼前女人一等,自己竟然喊他哥哥。明明该一开始就走的,可她就是接受不了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说笑。而且,这个女人心思明显不纯。

看着李冰蕾一脸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模样,林可可心里本该有一种优越感,可一想到这种优越感是她喊一声哥哥换来的,那种情绪瞬间会被浇灭,让她兴致全无。

吃完饭,林可可见李冰蕾跟着陈暮森,一副理所当然要他送她的模样,拉着秦初就大步跟了上去。

林可可走上去挽住陈暮森,笑着说:“哥,我晕车,坐前面哦。”

陈暮森看了眼站在副驾的李冰蕾,继而盯着林可可挽住他的手,有些无奈又好笑地嗯了一声。

秦初站在后面扶额,林可可晕车她可从来没听说过!

车上林可可不停地找话题,对李冰蕾嘘寒问暖,俨然一副“正宫”的模样。

按理林可可家近,本该最早下车,可陈暮森却直接疾驰而过。送完了另外两人,才转回了她家。

自李冰蕾下了车,他们早就沉默,如今这车内,气氛古怪至极。林可可客气而又疏远地说了声谢谢,准备下车,却被陈暮森握住了手腕。

陈暮森看着林可可,极为认真说:“可可,那是我带的学生,那天赶一个项目。我们本来在学校的,可是有个文件在我家,就一起去拿了。

然后她说那天是她生日,想吃长寿面,就向我借厨房,后来就弄脏了头发。

今天也是她为了感谢我请我吃饭,学生的邀请,越是推脱越显得有什么,我就应约了。打算今天和她说清楚。”

林可可听着他的解释,心中暖流涌动,回过头,问:“你为什么要向我解释这些?”

满心欢喜地等待他的回答,可陈暮森看了她许久,喉结起伏,最终移开视线,压抑地说:“因为你是我的,妹妹。”

把心举得高高的,然后跌落到尘埃大概就是这种感觉。林可可嘴巴张了几次,都没有发声。趁眼泪落下前,推开车门跑了出去。

陈暮森看着那孤清冷艳的背影决绝而去,整个人跌躺在座椅上,眉色郁郁。透过车窗长久而又哀恸地凝睇,至背影模糊不可见,才勾起嘴角嘲讽般地笑了笑。

6

林可可坐在椅子上,看着正在和新男朋友聊天的秦初,恨不得偷偷举报她上班期间玩手机。

三十六天没有见到陈暮森了。

林可可想起高中每年的暑假找陈暮森补习英语,他总是那么温柔地教她啊。一个满腹书香,性格温柔的人,在不经意间日久生情是一件多么正常的事情。想到这里,林可可不由得嘴角带笑。

当林可可高中毕业那年借着酒劲向他告白过后,他就开始对她若即若离。为什么对别人可以那么好脾气,对自己却总是冷冰冰的呢?林可可神色顷刻间抑郁了下去。

想一个人,笑着笑着就沉默了,是多么刻骨铭心的伤痛。

“林医生,外面一位叫李冰蕾的女士找您。”听到李冰蕾三个字,林可可抑郁的脸变得更黑。

看着李冰蕾一脸嘚瑟地拿着一把钥匙朝自己微笑,林可可强忍着情绪波动,一声不吭。

“林医生应该认识这把钥匙吧?”

怎么可能不认识,陈暮森家的钥匙谁都没有,自己亲自要过也没有要到,可如今却出现在了这个女人手上。

“你用三十六天得到这把钥匙,想向我表达什么呢?炫耀吗?那你搞错了,我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

“没有?”李冰蕾笑了笑,“没有他会在办公室桌上摆你的照片?林可可,你和他是兄妹,你们之间是没有可能的。如今,他把钥匙给我,就说明他在慢慢接受我。”

李冰蕾后来讲什么,林可可都认真听着,大概就是说陈暮森原先对自己仅有的那点感情也被她夺走了。如今她来宣誓主权,并告诫自己,自己和陈暮森只能是兄妹,现在是,以后是,一辈子都是。

“说完了?”林可可挑了挑眉,“李冰蕾,你这算挑衅吗?”

李冰蕾将一缕碎发别在耳后,轻声笑道:“是又怎样?”

“那你听过一个医学的妹子可以捅人刀刀避开要害,最后只判轻伤吗?”林可可看到李冰蕾瞬间变了的脸色,笑了笑,“所以,赶紧给老娘走。”

说完一脸傲色地走回办公室。回想自己刚刚说的话,心中涩然,如果陈暮森听到自己自称老娘,会不会又要好好纠正她一番?

“可可,可啊!对付这种女人就该这样,蔑视加无视。”秦初听了半天墙角,对林可可的不屑加威胁颇为赞叹。

可林可可却突然神色郁郁,一把抱住了秦初,伤心地问:“秦初,陈暮森把钥匙都给了她,我是不是真的没戏了?”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