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的同学摸了下面故事,受不了了好胀啊太深了_王炸

隔壁小王 2020-02-03 18:01:11

(1)

日玻岛回来,台里给节目组放了一周假。

胡鸾去英国前的室友潘凝已经找了新的合租人,于是她回国后只能暂住在同学家,趁着假期四处找房子。照常上班这天,胡鸾以为会是傅睿白来安排后续工作,没想到是吴穹。

他向组里人传达了一个上级通知,《岛上生活》节目的后期剪辑工作将交由吴穹团队,傅睿白及其团队不再负责。会上,吴穹分别点了肖然、杜清、胡鸾和其他两个去了日玻岛的导演名,让这五个人主盯剪辑,其他导演统一去后期机房看素材。

吴穹走后,办公室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叫好声,妮妮姐甚至当众用激动而高昂的语调道:“风水轮流转,自作孽,不可活,苍天饶过谁。”

胡鸾听不下去,倏地站起身想和她争辩几句,被一旁肖然硬拉着坐回原地,随后,胡鸾收到她发的一条微信。

——你先去楼道,我一会儿过去,有事跟你讲。

胡鸾不明所以,还是照做。

在楼道等肖然的时间里,胡鸾心中的愤怒和困惑完全没有消退,她不懂,为什么吴老师团队的人会都这样低劣,这么希望傅睿白出事,竟还做得出拍手叫好的事,太颠覆她对人性的认知了。

肖然出现后,先是小心地四下探看了一圈。“傅导被停职了。”她站在几级台阶下说,“周雾团队和台领导聊的,如果傅导不退出这个项目,他们就退出,今年综艺市场这么惨,四季度节目的广告招商都很惨淡,就靠这个节目撑着,——主动权在周雾那边,台里没得选。”

“那为什么,为什么睿白姐团队的人,比如豆子姐……”

“吴老师没要,傅导的人也不想来,就这样。”

听了肖然的解释,胡鸾在脑中过了一遍来龙去脉,算是明白了现状,她满心惆怅地走下台阶,道:“我不太喜欢组里现在的风气,我是说,吴老师这里。”

“没办法。”肖然继续往下走,“眼红傅导的人很多,她们未必真的希望傅导多悲惨,只是见不得她出风头吧。”

胡鸾静静思忖了片刻。“你呢?”

“我什么?”

“睿白姐说你也想去她的组,现在她这样,你还想——”

“还想。”肖然语气坚定地说。

胡鸾听了很高兴,三两步跃下台阶。“不然咱们一起走吧,不留这糟心了,跟着睿白姐,总不担心没节目做。”

肖然笑着摇了摇头,迎上胡鸾满含期待的目光。“要走也不是现在。”

“不是现在?”

肖然点头:“我希望这个节目有始有终,不只是我,我希望你也能坚持,跟完荒岛的后期,等它上线播出。”

胡鸾茫然地看着她。

“吴老师让我主跟,代表我对剪辑有一定控制权,我跟了录制,至少能对节目负点责,可要是把权力交出去,给组里任何一个人我都不放心,我不相信她们。”肖然目光闪动地对胡鸾说,“但我相信你。”

“我?”胡鸾难以置信地指自己,她还是个新人啊!

“对,你,睿白姐对你评价很高,节目前期你参与了策划,中期跟了录制,不跟后期太可惜了。”

“可是睿白姐会不会失望?会不会觉得,我们这么做在背叛她?”

“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找她说,讲明白,她会理解的。”

肖然的说法把胡鸾推入了一个两难境地,这使她的心情有些沉重。明明昨天她还在有睿白姐的群里和她底下的导演们开玩笑,今天她就被“叛徒”了,原本做离开的决定对她来说很容易,去找吴老师坦白,说明自己的去意就可以,然而肖然的话又不无道理,她清楚地明白,从原则上,从个人职业化的态度上,她应该跟完节目后期。

和肖然在楼梯间的谈话结束后,要做选择的这层愁云始终萦绕在胡鸾头顶上,傍晚,颐立果来接她看房,一上车,他就盯着胡鸾瞧了好半天。

“咋不问我这大奔哪来的?”他拍着方向盘上logo,语气夸张地问。

“哪来的?”胡鸾转身系好安全带,神情敷衍地回问。

“问刘生龙借的。”

“哦。”胡鸾配合的兴致到此结束。

“咋不问刘生龙——”

“你好好开车,我静一静。”

被粗暴打断的颐立果冲着后视镜使劲地努了努嘴,满脸委屈的样子。“好凶哦你。”

胡鸾打开车窗透气。“我心里烦着呢。”

“为睿白姐的事儿?”

“你也听说了?”

“肯定的啊,这么大的事儿呢!”颐立果发动车子离开广电大楼停车场,“几个负责人被叫去开了一上午的会,下午就周知了。”

“你们那边怎么看?”

“能怎么办?制片组是公共部门,管不着这事啊。”

胡鸾短暂犹豫了片刻,还是把下午和肖然的谈话复述给了他,末了,她补充道:“我还没想好到底要怎么做。”

“肖然说得挺对,”颐立果换了个严肃的语气道。“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表忠心,而是别让你们前边做的事儿废了。”

“所以你们都觉得,表忠心这事儿不重要?”

“都重要,但也得分优先级轻,你如果担心睿白姐难过,可以去找她聊聊,不过我劝你这几天先别轻举妄动,台里今天开会她没来。”

“啊?”

“可能前几天就知道结果了吧,周雾经纪人闹得凶,完全不肯善罢甘休。我听周雾助理说,周雾他妈和姐弟俩都吵翻了,最后还是当妈的赢。”颐立果道。“睿白姐以前在台里还有点发言权,不过在这事儿上没有。你没注意最近网上风评吗?睿白姐的微博都被粉丝攻陷了,谁带的?还不是周雾团队,不就怕周雾优质偶像身份破灭,女友粉脱粉,所以拿咱们台里当冤大头,说咱们恶意营销炒作呗。”

胡鸾惊讶地看着他。“你一个男的,怎么知道这么多粉圈的事?”

“开玩笑——你以为我加的那些粉丝,周雾工作人员,都白加的?”

胡鸾朝他比去一个大拇指。“所以,照你的意思,周雾团队找咱们台里背锅,台里再把这锅甩给睿白姐?”

颐立果皱起眉。“我还没想到这一层,反正睿白姐今天没来上班,人也消失了,龙龙说她不回微信也不接电话。”

“她一定很难过。”胡鸾忧伤地低头道。

“她没你想的那么弱。”说话间,车已开到目的地小区,颐立果伸手拍了拍胡鸾的头顶,“这会儿她不露面肯定有她的考量,你别想太多。”

两人在广电附近的小区看房,连看了三处房子后,颐立果在小区便利店买了两份米浆,递了一份给胡鸾后,他领她在偌大的小区里散步。

秋夜的风带着凉意,助人冷静。胡鸾反复想着节目、睿白姐,三个房子都没仔细看,还是走着走着,进了小区湖光粼粼的人工湖边,才骤然想起问颐立果:“你觉得哪套比较好?”

“哪套都不好。”

“啊?我觉都还行啊,合租房,哪能要求那么高。”

“反正只要合租房,我都觉得不好。”

胡鸾瞪他:“哪里不好?你是不是瞧不起合租?”

颐立果摇头,默默把喝米浆的吸管叼进嘴里,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

胡鸾不得已出手摇晃他。“快说!”

“说什么?”

“合租房哪里不好?”

“就,”颐立果停下步子,眨巴了两下眼睛,“我去不方便啊。”

未防他说这个,胡鸾登时脸烧起来。“你态度能不能认真点?”

“不能,”颐立果一脸无赖的笑容,眼神忽而落向胡鸾手里塑料杯上插着的吸管,“你都不知道我多想当那根吸管。”

胡鸾重度害羞之下举手作握拳状。“我提醒你别再乱说话了啊。”

“我也提醒你,我们好久没……”他用爪状的手指戳向自己撅起的嘴,“它很想你。”

胡鸾伸手要捶他,被一把抓住,小打小闹变得像调情。颐立果右手还握着米浆杯呢,竟然那么轻易地环住了她。

发起攻势前,他最后的话说在她嘴边:“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饥渴,连睿白姐的醋都吃。”

他说话时,吐出来的气息甜甜的,加上这么一句话,简直腻得发慌,胡鸾起先还硬气的手势到此时全体发软,整个人中蛊一样任他深入、退出、缠绕、吸吮……大脑变得像浆糊,挂心一天的烦恼也像天幕上模糊的星,远到银河系外去了。

依稀记得颐立果似咬非咬地沿着她的耳廓说:“跟我一起住吧。”

她好像没拒绝。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