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宝贝快给我我硬的好难受,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漫画_何处闲春剪烟枝

隔壁小王 2020-01-28 09:01:48

作者有话要说:

偶要说,偶写的辛苦,可惜点的人不多,留言的更少,有点子泄气。

还是要谢谢给偶留言打分的朋友,动力啊动力,偶需要一点动力!已经快过年了,天气愈发得冷。早起推窗,触眼一片刺目的眩亮——竟然下雪了。大雪浑融飘逸,似素梅卷野,弱絮追风;开封城中,有山皆瘦岭,无处不花飞。

烟洛和刘管家在客房风风火火核对“宋萌”的帐目:细算了算,这大半年酒楼和客栈都大有盈余,足够过个红火的大年了。烟洛琢磨着给大家发些年终奖金,而且预备给每位员工都准备一份小礼物。钱嘛,总是挣不完的。她可不想自己的员工背后管自己叫“葛朗台”。

忙完了,烟洛开始盘点手头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大半年来符宁一家帮了自己许多,她自然要精心准备些谢礼。送符宁的是一副精致的苏绣绣屏:月圆花幽,旁边附着一阕词,专咏符宁钟爱的桂花。姐夫柴荣不容易打发,她绞尽脑汁,托人将一幅后周的地图画在薄板上,亲自动手在背面描成许多凸凹的小块,再找最好的木匠小心的把这片图块块分开,马马虎虎,算是个简易拼图了,让姐夫没事也可动动脑筋。符晶魏兰的是两件烟洛自己发明的丝绸内衣,“华仔”的是个胖嘟嘟的熊猫娃娃……

可巧符宁打发人来请她,烟洛便收拾了一下,嘱喜儿取着一堆礼物,随自己冒雪去晋王府。柴荣又不在,也不知近日在忙些什么。进府,发现符宁的三妹符芷来了。符芷端庄娴丽,活脱脱又一个符宁。倒叫烟洛喜出望外,忙差遣喜儿又回府补取一件丝绸内衣来。彼此见过,才知道符芷这趟是奉父亲之命押玩疯了的符晶回去过年的。符晶虽然刁蛮,也只能嘟嘟囔囔打包行李,一日后动身启程。因为舍不得烟洛,所以又在临行前请烟洛过来。

符晶心眼直,拉着烟洛不放手,“妹妹,我有爹爹管着,不方便常常出门。你有闲一定要来探我!”

烟洛被握得心里热乎乎的,只晓得用力的点头,一大一小望着就要哭鼻子的架势。符宁抱着烟洛送“华仔”的公仔过来,笑眯眯的打岔:“这软绵绵的是个什么?怪爱人的!”

“这个啊,是国宝大熊猫!”烟洛又开始说外星语,在场三个女人很默契的过滤掉这句话,只有符芷面露疑惑。烟洛晓得自己忘形了,尴尬的笑,“各位姐姐,外面的雪景正好,咱们也别净在屋里呆着,不如,出去打雪仗吧?”

“烟洛!”符宁蹙眉摇头,责备的不太认真:“哪里像个姑娘家?”

符晶却来了兴致,眼珠儿忽闪,“好啊,反正姐夫也不在,咱们院里好好疯去!离了这里回去了,爹爹哪会准许我玩这些个,成天无聊死了!”也不等了,和烟洛两个疯小子般飞进院里,冲到渐积厚的雪融中,各自团了雪球就开始互相攻击。

一时间,玉屑四溅,琼寒胭红,欢笑四起。符宁符芷魏兰都只肯做观众,见两人不断被对方击中,一头一脸的雪,符宁忍不住出口:“晶儿,让着些妹妹,哎呀,烟洛,小心别砸到眼睛。你们两个,等会子被砸疼了不许哭!”眼看劝不住,只好叫下人们帮忙拉着挡着,别让两位小姐受伤。

符晶本来就比较年长,又练过武功,果然没几下就把烟洛砸的抱头鼠窜一败涂地。好在符晶也没下大力,那些个雪球只是碰在身上便散了。烟洛负隅顽抗了一阵,打不过,只好叫饶,举着红通通的小手:“交枪不杀!”

符晶却嫌不过瘾,追着下人们继续,下人们只得四处躲闪,哪里敢还手呢?登时满场人影狼藉,脚印乱飞,一片凌乱。符宁见闹得不像样子,劝了几句没劝住,竖了眉眼:“晶儿,闹够了没有?”

烟洛看出符宁有些火了,忙绕到后花园那边,故意一声惊呼:“哇!”

符晶原本就是好奇宝宝,丢下众人,不负所望的三两下跃过来,探头问:“什么啊?”

烟洛捂着嘴笑,指指前方:“梅花开了!”

烟雪中,梅枝上傲挺起三三两两清冽冽的琼玉花朵,轻红游弋如丝,若隐若现。一股孤傲的冷香,不知不觉间,便自雪气中渡向心口,如诗般幽幽。烟洛看着符晶定住的模样,忍不住淡笑莞尔,忆起了极爱的一首梅花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惟有暗香来。”此时此刻,真是很对景呢!

这时不止符宁,连款款行来的符芷也忍不住喝彩:“好诗!想不到烟洛妹妹竟然才高如此!”

烟洛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忙着摇手,“这个,这个不是我写的,我随便念着玩的。”

“哦?那么是谁写的?”符宁笑问。

黑线!总不能说是宋代王安石吧。烟洛汗下,支支吾吾道:“我从哪本诗集上看过的,忘了!”

符宁再剜她一眼,明知她说谎也不再点穿逼问。烟洛总会有许多不同于寻常女子的思维见识,问她缘由,她又总是闪躲心虚。好在她不曾存着坏心,这一点,自己还是很有把握的。符晶不喜欢那些个文绉绉的诗词,揪着烟洛,求她再唱首小调来听听。“我可要走了呢!这回要个最好的!”

烟洛本就想让符晶开心,略一思索,心道有了。点头,清了清嗓子,开唱:

拈朵微笑的花想一番人世变换到头来输赢又何妨

日与夜互消长富与贵难久长今早的容颜老于昨晚

眉间放一字宽看一段人世风光谁不是把悲喜在尝

海连天走不完恩怨难计算昨日非今日该忘

浪滔滔人渺渺青春鸟飞去了纵然是千古风流浪里摇

风潇潇人渺渺快意刀山中草爱恨的百般滋味随风飘

雪晴了,阳光悄破微云,丝丝点点撒满素白的庭院。络绎梨白的树下,烟洛盈盈独立,乌黑的发上还沾着几颗雪粒,缀羽的淡黄衣裙随风轻扬,全身被日光的明亮的黄芒穿透过一般,晶莹剔透。她轻启皓齿,一片通透心意便行云般吟出,似看透沧海的玄妙,万事皆休,百世千生。

一曲罢了。符宁,符晶,符芷,魏兰,还有四面服侍的王府下人,通通通通的,呆了。怔怔的盯着烟洛不说话,不知是为了天籁般的歌声,抑或是那词里蕴藏的无尽的洒脱。烟洛唱毕,不禁也有几分得意。自己这副歌喉要是到了现代,肯定能捞个歌星当当。低音温柔磁性,高音清越穿透,唱出的歌字字婉转动人,真培养一下保不齐还可以混上个天后啥的,嘿嘿。

水灵灵的眼满场一转,却对上了两个人,却猛吃一惊。那二人俱是英俊无匹的帅哥,此时却神色各异,都目不转睛的锁紧着自己,心下不好意思,脸上发烫,朝他们的方向微微一福:“见过赵大哥,赵二哥!烟洛献丑了!”

众人回过神来,符宁一见是赵氏兄弟,倒仿佛意料之中,立马热络的招呼道:“小妹晶儿明日要回去了,奴家略备了水酒,代表舍妹答谢将军的搭救之恩。听晶儿说,令弟亦人中龙凤,少年气概,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大家年轻人,一起自然更加热闹。寒舍招待简慢,望赵将军休要拘束!”

“这是从何说起?”赵匡胤一袭玄色的斗篷,里面是藏青的衫子,越发显得沉稳挺拔,他拱手为礼:“不敢当,如此,叨扰卫国夫人了!”

赵匡义是一套靛蓝的宽衫,披一件青灰斗篷,较他大哥微瘦微矮,却冷定秀美,别有一番风采。跟在大哥身后,也向符宁拱手为礼。

符宁点头,道声“请”,便领着一行人,缓缓往堂屋里去。

这是哪一出?烟洛满腹狐疑,眼光乱飞,飘到了符晶微红的面上,再看,符宁也有意无意的,回首瞧了瞧要远别的妹妹,于是恍然大悟:符宁真是细心的姐姐!在这个时代,女子没有自由恋爱的权利,若能如愿多待在喜爱的人身边几刻,让他注意到自己,也许,便会得到一丝共结连理的机会。便是不能,至少还会有这几刻,可以让人放心地收藏,幻想些些的幸福。符宁应该是看出了妹妹的心思,才会作此安排吧。只是,符晶分明一直都在追着赵大哥,为何符宁连带赵匡义也请了来的?记忆里零散飘过几个片断,烟洛一时更加感叹义姐的用心良苦:赵匡胤已经娶妻,而赵匡义才十四五还未有妻室。符宁此番,想来也是瞧出妹妹对赵匡义也不无好奇吧。真真正正,是个明智又肯替人操心的好女人!

烟洛正在那里开小差,符宁却又折回来,轻轻咬一句耳朵:“烟洛妹子,别在雪里发呆了,你再待着,大伙也都挪不动步了。看来我请来的男子,都被你迷住了!”

烟洛臊了,蹦起来就跑,“姐姐取笑我,不来了!”

却被符晶一下逮个正着,“刚刚那个曲子好,快教教我!”

符芷笑着微泯朱唇:“你就知道曲子,那首梅花诗更好!”

“请教!”赵匡胤显然很感兴趣。

烟洛羞愧,头摇得拨浪鼓一样,死不肯讲。符芷便轻轻柔柔重复了一遍刚刚烟洛大小姐剽窃的诗歌作品,让当事人恨不得干脆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她就知道,乱用古人文化遗产是会遭天谴的。果然,两位帅哥射过来的目光,电力又卯足了几分,闹腾得烟洛越发严重心虚。进了客厅挨桌坐了,她低眉顺眼的缩在一角,只望被彻底忽略掉才好。

到底是王府请客,菜色丰富至极。烟洛最爱美食,自然心里窃喜,转而埋头吃菜,偶尔与符宁她们谈笑两句,绝对不往男客那边望。手边这盘清酿鸭子火候正好,酥软清香,让人唇齿留香。进攻再进攻,烟洛不客气的努力,不时喝一口温热的黄酒润喉。

稍后,盯上了赵大哥面前的一碗五香鹅肝,眼睛贼亮。勾手去挟一块,哦,好吃!可惜离自己太远。烟洛咽口水,目光继续深情凝视着那盘鹅肝。一会子一道筷影稳稳下去,挟了些鹅肝,递到一旁的符宁碗里。唔……我的鹅肝!烟洛眼红的盯一眼。筷子又动了,这次,是大大的一柱,冒着腾腾的香气,这就空降到烟洛的碟内。好耶!那个,顺便顺便,离她远的那盘红烧狮子头也飞过来一下。呵呵,还真是有心灵感应的筷子啊!烟洛意犹未尽的凝望那双筷子,企图再次开启它的遥控装置。就听见一个温朗的声音:“府上这两道菜实在风味绝佳,夫人与烟洛坐得稍远,赵某借花献佛了!”

不用抬头,这好心的筷子先生必定是赵大哥了。烟洛垂首笑笑,没收到赵匡义那边咄咄的逼视,也正好瞧不见在场至少两个女人面色一白。算了,明知道抬头有风险,老实作猪吧。吃吃喝喝睡睡,没心没肺,无忧无虑。

一旁的符宁却开口道:“晶妹,把你那边的蟹黄小包也挟给客人尝尝,这是我让家里厨子向烟洛妹妹学的,看看可不可口?”

烟洛眯眯眼,想起上次在她那里吃火锅,赵匡义因为怕辣,后来就只吃了几个当点心准备的蟹黄小包。倒是符宁,怎会知道了?难道,是符晶讲的?哦,这小丫头,看来对赵二公子观察的还挺仔细的!

符晶难得的听话,站起来拈了包子递过去,烟洛却忍不住“扑哧”一乐,心里盘算着,符晶和赵匡义的正好相差三岁,“女大三,抱金砖”,也还挺合适的。不自觉地四顾,瞥见赵匡义眼中一闪而过的懊恼,尴尬,赶紧继续低头猛吃。

总之,烟洛可是踏踏实实吃了一顿“饭”。肚里撑得动弹不了,可头皮微微发麻,不知为啥有点心惊肉跳。和符晶道别后,便急匆匆地想往回赶。然后就听到赵匡胤很恳切很有责任感的对符宁阐述:“时候不早了,赵某与舍弟担负护送烟洛小姐回府之责,卫国夫人不必担心。”

呜……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