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凤凰归

纪安时 2019-12-01 17:04:12

1

“这小公子生得真俊。”阿凰歪着头,痴痴地看着坐在树下读书的少年。

少年一袭白衣,墨染青丝衬得肌肤雪白,长长的睫毛蝴蝶翅膀似的呼扇着,在她心中扇起了点点涟漪。

她看得痴,竟忘了自己站在树上,脚底一滑——

“啊!”

阿凰死死闭上了眼,可等了许久预想中的疼痛也没有传来。她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被人接住了。

莫非……

一睁眼,果然是先前读书的白衣书生。

“姑娘若是无事,小生先走了。”书生放下呆呆的阿凰,一甩袖子,拿了书转身便走。

“公子留步!”阿凰这才反应过来,“公子救了小女子的命,小女子无以为报,当以……”

书生回头,皱了皱眉。于是到了嘴边的“以身相许”便被阿凰违心地咽了下去。

“以后慢慢报。”阿凰一脸真诚地说,晶亮的眸子里没有任何图谋不轨的痕迹。

书生思率片刻,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阿凰。”少女甜甜地说。想到以后可以跟在这个好看的小公子身边,阿凰觉得连阳光都分外灿烂。

“篁竹的篁?很有诗意的名字。”书生白净的脸上泛起两个浅浅的酒窝,让她醉的一塌糊涂。

于是,一塌糊涂的阿凰任由他给她改了名字。

算了,看在这小书呆子长得好看的份上,就不和他计较了。

第二天,市井传言,那个新搬来的书生昨日带了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回家,没拜天地就入了洞房。

阿凰掩着嘴偷偷地笑,书生无奈抚额,感慨自己的清白就这样被一个不知羞的小姑娘莫名其妙的毁了。

阿凰没有想过,一个白白净净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怎么能接住从树顶上掉下来的她。

书生也没有想过,他靠着读书的梧桐树,怎么会突然掉下一个叫阿篁的小姑娘。

2

书生叫李砚,姑苏人。时值先皇驾崩,宦官专权,太子失踪,朝堂上下明争暗斗。屋漏偏逢连夜雨,东南又起了蝗灾。李砚自小父母双亡,独自一人逃难到了日月镇。

那日,李砚嫌镇中太闹,躲到镇南的日月山上求清静。清静没求着,倒求着了个一顿吃两碗饭的小姑娘。

说到这里,李砚瞪了一眼正在往嘴里扒拉饭的阿凰。

“一个小姑娘吃的比男人都多。”那两个浅浅的酒窝,又在少年的脸上绽开了。

可阿凰哪有心思注意这些。怕李砚抢似的,急急忙忙把一大块牛肉塞进嘴里。少女肉乎乎的包子脸上,露出了一个纯良且无辜的笑容。

李砚看着她幽深如古井的眸子里泛起了些许宠溺。那一刻,他终于发现从前孑然一身的生活,真的是太过冷清了。

庭前的桃花开了两次,阿凰酿的桃花酿喝了两坛。读遍了市集上卖的所有杂书,李砚似乎习惯了与阿凰朝夕相处的日子。每日煮粥喝茶,饮酒赋诗。

夜深人静的时候,李砚常常想,如果可以,他愿意一辈子住在这小屋之中,与阿凰白首不相离。

可是有些命中注定的事,是忘不了也逃不掉的。

3

“太子。”几名黑衣人跪在地上,毕恭毕敬地喊出这两个字。

“现在天下大乱,群臣无首,龙云帮愿追随太子,诛宦官,除逆贼,助殿下登上皇位!”

李砚站在庭前,仍穿着平素穿的白衣,长发被秋风吹起,嘴角噙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阿凰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太子?龙云帮?皇位?阿凰觉得脑子一团糟。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却隐隐地感到,那个只会读书的文弱书生,再也不会回来了。

李砚回首,看向了茫然的阿凰。少女的眸子里闪烁着惊慌,像一只找不到家的小猫,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怜惜。

李砚走过去,将阿凰拥入怀中,温柔地抚摸着那黑缎子似的长发。良久,他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阿凰不怕,等我做了皇帝,一定回来娶你。”

男人俯在她的耳畔轻声呢喃,鼻息弄得她有些痒痒,可滚烫的泪水却打湿了白色的衣衫。

“你不许一个人去!”阿凰哽咽着说,神情带着一种脆弱的倔强。“不许丢下我一个人走!”

李砚垂下眼眸,白净的脸上浮动着说不清的复杂情绪。“阿凰,不要耍小性子,刀剑无眼,太危险了。”

“我不管!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

那一刻很安静,院中的桃树上飘下了一片枯叶,少女的抽泣声渐渐低了下去。沉默许久,李砚抬起头,紧紧拥住了他的阿凰。

“待我功成,定当让阿凰成为这世间最幸福的女人。”

第二天,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驶出了日月镇,一路向北。

4

阿凰站在残破的庭院中,望着夜空中的一轮圆月。今日是中秋,远远的传来几声爆竹,夹杂着吆喝声、车马声钻进她的耳朵。

她想起上一个中秋,李砚买了几块月饼,在庭院中摆了桌椅,两个人坐在树下一起看月亮。那夜的月真圆,她靠在李砚的肩上,吃着月饼看着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她还清晰地记得,那夜李砚凝视着她的眉眼,眼底浸满了柔情。“真想一辈子都像今天一样。”他轻轻地说,眸子里有一丝落寞一闪而过。

“这有何难?”她将一大块月饼塞进嘴里,“阿凰陪你一生不就行了?”

李砚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

“傻阿凰……”

看着眼前的萧瑟,阿凰觉得有些凄凉。那时候,没有太子,没有皇位,没有权谋,没有家仇国恨,只有她和李砚两个人,看着一轮很圆很亮的月亮。

“阿凰。”李砚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她身后,将一件披风搭在她的肩上,“时候不早了,回去睡吧。”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和,听不出任何异常。阿凰却像预感到什么似的,紧紧地盯着那双漆黑的眸子。

李砚低头,躲开她灼灼的目光。“回去睡吧,明天我带你看桂花去,京城的桂花开得可好看了。”

“有我好看吗?”阿凰将目光移到一旁,恢复了往日娇憨的模样。

“阿凰最好看了。”李砚抬起头,嘴角艰难地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

午夜时,辗转难眠的阿凰听到院门发出了一声极轻的响动,然后重新归于沉寂。

5

“太子小心!”

话音未落,一支箭从身后飞来,擦过李砚的耳廓,流下了一道殷红的血。

大殿中灯火通明,昔日万人朝拜的御阶已成了尸山血海。龙云帮纵然高手如云,杀进皇城已然元气大伤,终究寡不敌众,只剩下十几个人还在与几百御林军血战。李砚看着龙云帮的人一个个地倒在阶前,唇角漫上了一抹讽刺的笑。

果然天要亡他,连御林军都杀太子了。

“阿凰,对不起,不能娶你做皇后了……”一滴泪从沾着血渍的脸上滚落,打湿了闪着寒光的铁甲。

李砚举起手中的剑,冰冷的月色下,血迹都显得那么苍白。

是幻觉吗?天空中为何有光落下……

李砚缓缓抬头,满心的震惊。

夜空中,一只大鸟在翩翩起舞,绚丽的羽毛染的黑暗也明媚。每旋转一圈,大鸟身上便落下一点淡黄色的光,在夜色中散开。

渐渐,喊杀声停了,所有人跪在了血泊里。

“皇上。”

这梦寐以求的两个字李砚并没有听到。大鸟落下,化作少女的模样,虚弱地躺在他的怀里。

“我本是天上的神鸟,叫凰,不是篁竹的篁。”她调皮地笑了一下,努力让他安心。

“日月山是天庭的门户,我偷偷溜下来玩儿,偏巧撞见了你。”

“我没什么用,还让你如此挂念,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就跳了支舞,帮你安定天下。”

“可是呀,天下太大了,耗掉了我不少灵力,已经不能继续留在凡间了。以后你要做个好皇帝,不要让我伤心……”

李砚的泪不住地滴在少女越来越轻的身体上,直到怀中空无一物,终于放声大哭。

泪眼朦胧中,他忽然想起小时候宫女给他讲的一个故事。

有鸟名凰,五彩而文,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他自诩读尽人间书,却还是忘了这个故事。

后记

新元元年,靖帝登基,轻徭薄赋,鼓励农桑,天下安宁。

新元二十九年,靖帝崩,无子嗣,举国哀。

几十年后,又是桃花盛开的季节,一个宫女坐在树下给小皇子讲故事。

“传说啊,天上有一对叫凤凰的神鸟,雄的叫凤,雌的叫凰,每日和鸣,形影不离。”

小皇子睁着一双大眼睛,半信半疑地问:“真的吗?”

宫女笑着点了一下小皇子的额头,“还敢骗小殿下不成?”

【全文完】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