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席设计尸

九命妖 2019-02-18 12:05:21

从娘胎刚出生的一个婴儿,就能看到那脏东西,每天呜哇哇的大哭个不停,令父母焦头烂额的,急得都快崩溃了。

好心的村邻居帮忙找来镇上最有名的诊所医生,当中年白卦医生看到婴儿充满黑雾的额头时就知道了。

“你们的儿子没有生病,治不了。”白卦医生用手推了推眼镜,认真严肃的盯着对方一脸沧桑的妇女怀里的婴儿看。

而男人的样子也是如此,还多了无奈的表情。

“医生,拜托您救救我的儿子吧,不管要多少钱都没关系的。他可是我和我丈夫的第一个孩子啊,您可怜可怜我们吧。”

女人泪流满面的祈求着。

男人更是急的不停的在白卦医生面前来回走动。

“嗯!”白卦医生沉思了一会,缓缓说道:“我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驱邪的,看你的儿子印堂发黑,指不定是被阴气缠身所留下的,导致他能看到脏东西,所以才会哭的很厉害。”

“啊!”

突然,中年男人一个激灵停下脚步来到白卦医生面前,“听您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我妻子是在七月半晚上生的,那时候还差点难产。”

“那就对了。七月半是游魂野鬼的节日,阴气特别重,你们的儿子恐怕没那么容易救,况且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这么小的空间里湿气又重,建议你们把他交给我,我扶养他长大,还教他驱邪术!”

白卦医生盯着婴儿瞧,眼神一点都没移开。

妇女听了,脸色苍白,心里更是焦急,“医生,难道在我家驱走我儿子身上的邪不行吗?”

还以为这个医生真是来救治她的儿子,没想到他胡说八道的,就在他们夫妻俩没注意下,白卦医生使出邪术将婴儿腾空而起飞到自己身上,随其抱着他跑了。

“我的儿子啊——”

整个屋子外面传荡着妇女凄厉的大叫声,一路没看到医生的影子,而中年男人骂骂咧咧的,爆粗口。

后来托邻居找那医生,小诊所却搬走了。

妇女得知后每天在昏昏沉沉中度过,以泪洗面,中年男人发誓:只要找到这个人面兽心的医生,不管什么结果,一定要杀了他。

直到有一天,妇女病死了,中年男人在悲伤中悄悄的把邻居给杀了。自此之后,中年男人心中总是不安,仿佛和他儿子一样能看到脏东西,感觉眼前有飘忽忽的东西移来移去。

儿子被抢走一事早就在村子里传开了,很多村民都很同情他,由于逝去的妻子和被抢走的儿子,他心灰意冷的过着日子。

一个好心村民看不下去,帮他找到一份高薪工作,工资高达一万。他百思不解,那村民说是给死人尸体做寿衣,正好他妻子生前做的就是寿衣。

想到妻子,中年男人决定拼搏一下,不能再颓废下去了。

就是在这一瞬间,他重新振作起来,去面试了工作。

万万没想到,他被录取了。领导还立马让他上班。

“于歌,等会有客户来,你和他沟通好就行。”

“没问题。”

领导吩咐于歌,也就是这个中年男人。

于歌说话声音很浑重,带点沙沙哑哑的嗓子,领导是个敞亮的人,对他还挺好。

可是,一天都快过去了,客户还没来,到了傍晚六点的时候领导来了电话,“于歌,客户很忙,你还是去客户家吧,我已经和客户联系好了。”

这工作刚开始就不顺利,怎么这客户这么难搞?带着疑惑,于歌按照详细地址开着公司的车来到一栋别墅大铁门前。

此时的天色昏昏沉沉的,空气里弥漫开莫名的压力感,于歌有点紧张的走了上去。

前面的房门也是打开的,里面黑压压一片。

于歌心想这客户也太奇怪了,家里也不开灯。

“铃铃……”

在这压抑的空气中,于歌的手机铃声响了,惊得他一个激灵,接通后是个陌生的声音。

那声音说让他自己去客厅里打开地下室的门,尸体就在那里面,让他看着尸体身形设计寿衣样式。

“这,虽然我胆子不大也不小,可我第一次面对别人家的尸体,还是有点怕的。”

电话挂断后,于歌自言自语的开着手机灯找到灯的开光,宽敞的客厅里很冷清,听不到一丝丝声音。

根据客户提供的方位,他打开了地下室的窗口。看着白白的灯光,他才不觉得害怕。

这里面窄窄的,有一点杂七杂八的废品,能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

于歌找寻味道的来源,慢慢转过身来,面对着泛黄的窗布,嗅了嗅,好难闻,就是这个味道。

他拿开窗布,里面正好是破旧的衣柜,伸手过去正要打开衣柜门,被里面发出敲打的声音惊住了!

犹豫着要不要打开,他逼自己一下打开衣柜门,从里面就伸出一只手来,正好掐住他的脖子。

此时面对着的是闭着眼睛的女尸体,于歌抖动着身体和手,将女尸体的手用力拿下来。

女尸体的样貌很清秀,年纪在三十来岁左右,身材很苗条匀称,有点像他妻子的身材。

他冥想了一会,忽然不经意间看到柜子里有虫子。

“原来如此,是你发出来的味道。抱歉,我先抱你出来。”

于歌对女尸体鞠了个躬,然后抱她出来,出来的时候于歌摸到尸体背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虫子,吓得他赶紧将尸体扑在地上,用窗布擦掉,再踩死它们。

这时候,女尸体忽地飘起来,冰冷的盯着于歌看。

这一幕吓得他直后退,嘴皮都打架了,说话也不利索,“我是来给你做寿衣的,再怎么有怨气和我没关系的。”

“谢谢你放我出来,还引走蛊虫。”女尸体开口说话,但她似乎没有恶意,“那个千刀万剐的渣男还让你来给我做寿衣,好啊,你让他来给我做。”

“这,我是专门做寿衣的,我知道你有怨气,可是你不要为难我好不好?”于歌看女尸体对自己挺客气的,就很大胆的说。

“嗯?”女尸体突然瞪大双眼盯着他,“如果你不让他自己来,也可以,你就让我咬一口。”

于歌这下懵住了,只见女尸体扑了上来,就要咬他的脖子。

天哪,这哪是赚钱,分明拿生命赚钱。原来女尸体出不来是被虫子缠住,这下可好了,女尸体被自己放了出来。

吓得他挣脱女尸体的手,“不要杀我……”

用最大的力量挣脱开了,然后跑了出去。

“哈哈哈哈……”

空中传荡开女尸体阴森森的大笑声。

跑到院子里,于歌没见女尸体来抓他赶紧上车回公司。好在一晚上,它没来缠自己。

第二天,领导又吩咐于歌做其他客户家人的寿衣,仿佛忘记第一个客户似的。想想都觉得奇怪,后面客户的工作进行的很顺利,都做了寿衣,而且设计的款式还挺新潮。

那些客户都很满意,领导笑啄颜开的还将于歌升为公司里的首席设计师一职,其他同事反而用怪怪的眼神看他。

他不明白他们的意思,问他们的时候,一个同事很小心的说,“我们公司里之前有个首席设计师,而且是个女的,据说她和一个神秘客户走在一起,再后来那女的就消失了。好像在这个世界蒸发一样!”

另一个同事也说:“还有啊,那个神秘客户我看到过一次,好像他是个有钱人,而且我听到有人说他是一个什么驱邪人的弟弟。总之神秘的很。”

“对啊,那神秘客户和前首席设计师是一同消失的。”又一个同事说。

于歌听到什么驱邪人的弟弟话,心里咯噔一下,问同事估计他们也不知道,都说是神秘客户了。

不过只要找到神秘客户,就会知道那驱邪人的下落,就能找到儿子了。

可是,自己不知道那神秘客户的方向,家住在哪里?

而且,第一个客户的事情领导真的忘记了,也不问他到底是什么情况?或者那客户压根没和领导提!

这晚,于歌自己加班设计传统的白色寿衣,没有加其他元素,设计好后看着画稿陷入沉思!

他又想他妻子了,回想到以前和妻子一起美好的时光里。虽然那时在村里,可他妻子老厉害了,通过做寿衣赚了不少的钱,因此,家里的经济都是妻子赚来的,而自己呢,那时懒,没有去工作,但在家里做家务减轻妻子的负担。

有时候自己向妻子学习做寿衣,怎么都学不好,现在才明白以前是自己没用心做。想到妻子那温柔的眼神,善解人意的性格,于歌露出暖暖的笑容。

“哈——”

忽然,感觉从脖子处传来阵阵寒意,吓得他惊慌失措踉跄的站起来,办公椅之间发出咣当的声响,此时公司里就他一个人。

“嘶嘶……”

天花板上的吊灯泡里发出声音,还一明一暗的,看着有些怕怕的。

“哈……”

于歌又感觉到有阵阵寒气传来,这次是背后的脖子上。

“哈哈哈……”

突然,有女人的尖笑声冒出来,吓得他朝声源处望去。

只见办公室的房门处站着一个女人,而且是脚离地,她正阴森森的瞪着自己尖笑:“嘿嘿……”

“又是你这个女尸体,我不给你做寿衣了,拜托你别来缠着我。”于歌都快崩溃了。

“刚才你设计的传统寿衣我喜欢,给我我就告诉你那神秘客户也是我的负心汉的详细地址。”女尸体,不,是女鬼,它飘了进来。听到这句话,于歌的眼神亮了,“好,这件传统寿衣送给你,不要钱。你告诉我那神秘客户的地址。”

于是,女鬼把神秘客户的地址告诉了他。

第二天下午,于歌找到了神秘客户的住址,并且还看到了人。

“你是谁?”

原来神秘客户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年青人,住在C城市的花园小区里,他迷茫的看着于歌。

“我叫于歌。”于歌自报姓名。

神秘客户想了想,才缓缓道,“噢,原来是之前联系做寿衣的设计师。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于歌干脆开门见山,“今天来找你不是为工作,我想知道,你有没有一个哥哥是驱邪人兼医生的?”

神秘客户愣了下,“你怎么知道的?”

“你告诉我你哥哥在哪里?我是他以前的一个朋友。”于歌不方便说出事情,只好骗他。

神秘客户看于歌一脸焦急,指不定他找哥哥有要事。哥哥交代过,谁找他都不行。

“不好意思,我哥哥他神秘的很,就连我这个做弟弟的都不知道。”

于歌垂头丧气的噢了声,“既然不知道那就算了。”

本来是慢慢的开着车的,但不知道何时忽然瞧见那个神秘客户的背影。他谨慎小心的在人行街道右旁直走,继而往前面的拐弯处走进去。

那里不是一个小胡同吗?于歌对神秘客户很好奇,就停下车悄悄的跟了上去,接着就来到一家小屋子门前。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