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生命法庭

淳酒 2019-02-18 12:05:20

每个人生来无罪,但是一生之罪孽,在死后又将由谁承担,是子孙?还是再世的自己?又或者真的有那么一处,将为人这一生的罪孽来买单的地方那。

1.

“你好,罪人先生,这里是3344号引导员为你服务。”余生有些呆滞,精神有些恍惚,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记忆中的自己早已经死了,那么现在站在这空白的世界自己又是怎么一回事?

“罪人先生,你好,请看这里。”声音传进余生的脑内,下意识的抬起头,一道光圈一点点的组成了人的形状,最后化为一名身着白色礼服的男子站在了余生的面前。

"这里是?”余生呆滞的向男子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他搞不懂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可能比他上大学时学习的高数还要难以理解。

“地府?地狱?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这里便是那种地方。”男子微笑的看着眼前的余生“但用我们的话来说,这里被称之为生命法庭。而来到生命法庭的你们,被称之为罪人。”

余生依旧没有听懂白色礼服男子在说什么,虽然抓住了地府,地狱,法庭,罪人几个关键字,但是对于身处的白色世界依旧丝毫的了解都没有。“这里是地狱?”余生咽着口水问道,“我已经死了是吗?”

“是生命法庭,罪人先生。”白色礼服男子依旧微笑着,他的面容似乎并不会改变“理论上,你没死,但是生命法庭最后的审判,便决定了罪人先生最后是否彻底死亡的结局。”

男子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黑色的伞,撑起伞,左手牵起余生“那么现在,罪人先生,我将带你去法庭,接受审判了。”话音刚落,整个白色世界瞬间崩塌,余生的身体向下坠落,但因为男子左手的牵扯,两人随着黑伞一点一点的向下漂浮。

终于余生与白色礼服男子落在实体地面后,男子放开了牵着的手,走到了余生的身前“罪人先生,接下来我们将用罪人先生最熟悉的审判环境,来为先生做最后的审判。”

余生看着眼前的男子,依旧是没有任何的话语,他在思考,或者说已经被眼前的场景震惊到无法用言语表达了。“那么看来罪人先生已经准备好了,那么我们这就开始吧。”一点点的白色礼服男子化为星光,消失再来余生眼前。

2.

余生看着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还是同一个地方同一种站姿,依旧是那块嫌疑人牌子,不牌子上还是有不一样的,那里写着的是罪人,而不是嫌疑人。“已经确定我有罪的话,为什么还要审判那。”余生已经适应了眼前的一切,但是对着罪人的这块牌子一阵苦笑,这次他的双手上没有了手铐。

脚步声传来,从门口走进来一位青年女子,一个孩童,女子在左,孩童在右。女子敲了敲手中的木锤“现在,审判开始。”余生怪异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这里没有那时那些开庭前的繁琐程序,但一切也依旧是那么的自然,或者说早该如此。

孩童首先拿出一摞文件夹,从中左挑右挑,终于翻出一张纸,看了一眼罪人席上的余生。便将纸张从头到尾审视一遍“罪人余生曾因年幼无知,不遵守交通法律规定,导致一面包车与卡车相撞,最终导致5死1伤。”孩童没有丝毫感情的将纸张上的东西总结出来“生命平等,因你一人之错,导致五人失去生命,此罪,罪无可恕!”

余生的眼前,孩童的面孔不断放大,扭曲。孩童的脸不断变化,最终幻化成五个从未见过的面容,在余生的耳边低语“我死的好痛苦,还我命来,偿命。”

害怕,恐惧充斥在余生的心里,他想跑,但是似被施乐定身咒一样,只能在原地感受那五张面容给他带来的低语。“我没有,不,不是我,我没有害死你们。”

余生浑身冒着冷汗,嘴中不断冒着类似的语言,手在发抖,如果这时有其他人在场,便会惊奇的发现,余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变成孩童,蹲在罪人位的栏杆角落。“不,不是我,我,我没有。”那种曾感受过的恐惧,死亡的恐惧离自己的面庞很近很近。

窒息,窒息。

3.

“尊敬的审判长大人,请停手,此罪可恕。”罪人席的旁边,白色礼服男子又一次出现,用左手挥散了恐怖面容,扶起了余生,依旧是那副微笑面容。余生从孩童的身体重新变了回去。但是那种恐惧像是烙印般深深地印在了余生的记忆中,冷汗不断地渗出,心有余悸。

“你为何打断我的审判”审判台上孩童很是不高兴,他的表情就和被损坏心爱的玩具的孩子一样,伤心有愤怒,或者用被压抑的暴怒更加合适。

白礼服男子深深一鞠躬“尊敬的审判长大人,请看你手中的文件。”白礼服男子从衣服中掏出一张纸,和孩童手里的纸张一模一样的纸,“审判长大人请看,我们的罪人先生虽因为一己知错,害死五人,但是不知道审判长大人是否看到,我们可爱的罪人先生是为何跑到那宽阔的大马路上那?”

孩童嘁了一声,“不就是因为要救一位小女孩吗?”孩童把纸拍在了桌上,“3344号,难道你认为一人的生命比五个人的生命更有价值?”

“尊敬的审判长大人,那我想问,为何你认为小女孩的价值不如这五位不幸去世的人那。”白礼服男子从身后拉出一台幻灯机,“审判长大人,请看,这是现在这个时间段的小女孩,她已经成为了一名美丽的白衣天使,在她手中被救活的生命,已经接近三十人,这个数字在未来只会不断增加。”

孩童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那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生命,导致五个生命的丢失。”孩童恨恨的说到。

白色礼服男子摩擦了下双手,用着那经典的微笑对着孩童“审判长大人,你说过,生命平等。那便涉及到罪人先生的人类社会一道著名的哲学问题——是否要牺牲一人,而拯救更多的人。”

孩童的脸变得僵硬,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女子。女子向他点了点头,示意3344号的话成立,余生此罪可恕。孩童噘起了小嘴,一个孩子的噘嘴,一转身,跳下了审判台,离开了这个审判庭。

“那么请审判长大人继续对我们的罪人先生进行审判。”男子向后退了一步,站在了余生的身后。

“咚咚咚。”女子敲了三下木锤,示意了审判将继续进行。

4.

女子看到孩童走了出去,也翻出了厚厚的一摞文件,从里面挑出一张纸,在仔细阅读后,轻开红唇“罪人余生,因个人恩怨,害死女子一命,罪无可恕。”

余生抬起头,看着那位女子,随着话语的入耳,记忆如同海浪般汹涌的进入脑中“可儿!是你吗?可儿!”余生癫狂了,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可儿你没死吗?可儿你还活着是吗?”台上的女子依旧以最平淡的面容面对着余生。余生想要翻过罪人位的栏杆,冲上前去,仔细的观看眼前的人。

但是余生怎样也翻不过这个栏杆,这栏杆似有百丈高一样,余生每想要向上翻过,栏杆便伸长一些,让余生只能留在原地。余生内心的崩溃情绪已经覆盖了之前的恐惧,双手抓着栏杆,双眼泪如雨下。

痛苦,痛苦。

那张脸,好想再抚摸一遍。

“可儿对不起。”呜咽声从余生口中传出“可儿原谅我。”跪下,双手随地耷拉着,泪滴流地面。

这时一只手拍在了余生的肩膀上,白衣礼服男子,笑着蹲在他身边,“罪人先生,请安静下吧。”男子手上一股寒流直击余生内心,一刹那,余生内心的所有情绪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摩擦下泪水,余生歪着头瞅着男子的脸“谢谢。”很尴尬的话语。

“这是我应做的,罪人先生。”彬彬有礼的回答。

“审判长大人,我觉得此罪可恕!”白衣礼服男子,掏出一张纸,“这是罪人先生口中可儿小姐在生命法庭审判时,留下的记录。”纸上有字的一面面向女子,一排字从纸张飞了出来,在女子面前组成一句长长的话“我不后悔死去,我爱他。”

女子惊讶的面对着这句话,起身“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审判庭。

5.

余生看着女子的走去,眼泪止不住的流下“可儿。。。”。

“罪人先生,请收起你的泪水,最后的审判即将开始。”说着白礼服男子,走上了审判台,坐在了一把高高的椅子上,一个响指,新的文件出现在男子的手中。“罪人先生,现在隆重的向你介绍,我是本次3344号审判长,我现在的名字是余生。”

余生抬起头,可能是终于注意到,或者可能其他的原因,他发现眼前的男子,和自己完全一模一样,“你。。。你到底是谁?”惊悚?可能是这种情绪,也可能是其他情绪。但是相比最开始,已经没有那么大的感觉了。

“罪人先生,我在某种意义上,可能就是你。”男子清了清嗓子“那么现在审判开始。”余生将纸张展开,满满一页的楷书,写着的是余生一生中在生命法庭中的最后一个罪状“自杀”,“罪人余生,于xxxx年x月x日,于监狱中自缢,其罪有违生命法庭最高法律,其罪,罪无可恕!”

余生站立在罪人席上,喃喃自语道“自杀,是啊,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我这是到底在干什么,我到底在什么地方。。。”无数的疑问从余生的口中蹦出,声音很弱,但是字字清楚,整个审判庭中,只有那个男人可以倾听余生的话语。

白衣“余生”静静的等待余生将问题问完,他知道余生的问题不是在真的问什么东西,而是那种对未知的恐惧。终于余生停下了话语,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抬起头“审判长大人,请为我做出审判吧。”余生似乎已经接受了事实,在事情的最后,岭然面对,似乎成为人的本能。

“白衣余生”看着余生微笑的表情依旧挂在面容上。“罪人先生,你可知如果你一人自杀,如果没有影响他人,其实并不至于罪无可恕,但是”男子似乎是叹了口气“先生的父母,因此大病一场,生命岌岌可危;因你而死的可儿小姐,你将无法为她正名;在狱外,为你跑前跑后的兄弟,你又如何对得起......”男子摇了摇头“生命平等,罪人先生你一人之过,导致数人生命发生改变,这无法被生命法庭宽恕!”

6.

白衣余生拿出一张黑色金丝边纸张“现宣判对罪人余生的审判结果,罪人余生因自缢而亡,属自杀行为,对他人生命产生集齐严重的负面影响,严重违反生命法庭的准则,今日宣判结果如下:一、百年内不可转生为人。二、在生命法庭工作二十年,为他人审判。三、八十年内将其灵魂赋予顽石之上,不动,不闻。思考一生。宣判结束,宣判人3344号审判长。”

余生抬头听着穿着白色礼服的自己的话语,如同他的微笑一样,也展现在了自己的脸上。“谢谢。”一句话后,余生的周围开始崩塌,当再次有意识能思考时,眼前是无尽的海洋。而自身只能树立于此,经历八十年的思考等待。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