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都市猎妖堂之邪灵初现(一)

美人兮人美 2019-01-24 20:05:38

这是一条高楼林立的大街,人流如潮,车水马龙,有这样一家奇怪的店铺屹立在黄金闹市口,而人们却熟视无睹的从旁边走过,甚是奇怪!

“哎,师兄,都下山半个月了,连个鬼影都没有,何况人呢,这历练任务何时才能完成啊,无聊死了,还不开张,来人啊……”

只见一个约有十六七岁,身穿一袭粉红长袍古装的女子,单手撑着下巴,嘴里却含着棒棒糖,歪着脑袋对旁边的男子问道。

说话的古装女子正是这家奇怪店铺里面的人之一,放眼望去,店铺里有三个人。

一人头戴青玉金丝冠,长发及腰,身穿一件青色长袍,盘坐在案堂前,闭目养神,而额头上仿佛有一只眼睛若隐若现,十分的诡异。

而另一个人,却是一个胖子,头上也同样戴着一个青玉冠,穿着一件蓝色长袍,隐约能看出是一件道袍,手里把玩着类似魔方的球体,一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外,看着大街上川流不息的人流,喉咙里时不时发出咕噜的声音。

除了这三人偌大的店铺内便无他人,店铺陈设也极其简单,几张木桌木椅,桌上零落摆着一些物品,其中最显眼的便是那,一葫芦一宝塔一铜镜。

再一看只见店铺的正中央是一块极其醒目的匾额,上面写着“猎妖堂“三个烫金大字,下面写着一副对联。

“捉鬼画符易如反掌”、“猎妖伏魔手到擒来”

中间是一副古画,上面并排坐着三个古人极其古怪。

这古装女子,话刚落口。

“叮当”

门口的铃铛响起,有人进来了。

“有人吗?”

清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随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齐膝的长靴搭配着修长的美腿,而上身却是一件黑色的皮衣衬托出婀娜的身姿,在配上一张精致的面孔,这无疑是一个美女。

盘坐在案堂前的男子猛然睁开了双眼,身穿道袍的胖子也擦了擦口水,而古装女子这时也取下了嘴里的棒棒糖藏于身后,并刹那间坐直了身子。

进来的女子目光向屋内环视了一圈,目光经过胖子时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最后目光锁定在盘坐在案堂前的青袍男子身上。

“姑娘,抓鬼捉妖还是伏魔?”

青袍男子面无表情的问道,却依然盘坐着。

这时候女子看见眼前的一幕感觉十分的诡异,怕是误入了一些邪教组织立马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走错了走错了”

说着一只脚连忙向后迈去,紧绷着身体弓着腰,准备向门外退去,十分的滑稽。

“姑娘且慢!”

“到手的鸭子怎么能飞了呢?”青袍男子内心想到嘴里也不假思索的喊道。

正准备退出门外的女子听到呼喊,脚步顿时一顿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男子。

望着女子疑惑的目光,青袍男子继续说道。

“姑娘最近是否头晕目眩,气虚无力,耳边经常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去各种医院检查都是正常的”

“对的对的,你怎么知道?”女子立马回答道。

“那你就来对地方了,不着急走,请坐下一谈”青袍男子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既来之则安之,我是警察我怕啥”,女子内心想到,一咬牙随即抬腿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小灵,上茶”

青袍男子对旁边的古装女子吩咐道。

“好咧,师兄”。

只见古装女子一骨碌的起身眉开眼笑的回答道,便去了屋后。

“姑娘不用怕,我们不是坏人,你且看外面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如此繁华地带,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们这家店铺,而你却走了进来你不觉得奇怪吗?”青袍男子开口道。

这女子一听向门外一望是有这么回事,脑袋里迅速回忆:“自己在这条街逛了没有十万也有八千次,如果有家店铺不可能没注意到,很奇怪,难道闺蜜说的是真的,这个世界上真有灵异事件?”

作为警察并且受过高等教育,无神论者的沈琴这个时候世界观开始了动摇。

见女子不说话,青袍男子也没有气馁继续说到: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可能一时半会你难以接受,莫慌,既来之则安之,听我细细道来。”

“你心里猜得没错,这个世界上确实有灵异事件,而我们就是负责处理这类事件得人”。

沈琴听到青袍男子说出了她心中所想的话心中顿时一惊,目光“唰”的一下望向了男子。

“还好用了一个读心咒,要的就是这种效果”青袍男子内心嘿嘿的想到,随后又正襟危坐的说:“别担心,小小的读心术,不会乱读你的心思,你且再看。”

说着只见男子一挥手,沈琴突然一阵眩晕,下一秒映入眼帘的却是让她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画面,正是这个画面打开了她新得世界,让她走上了另一条道路,当然这是后话。

高耸入云的山峰,空中却飘浮着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各种楼阁,可谓是琼楼玉宇,仙灵之地,四周仙气盎然,不时有荧光从头上飞速而过,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此时的沈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眼前的一幕,脑子一片空白世界观彻底的崩塌了。

“嘿,堂主的斗转星移用的是越来越没有痕迹了,小爷我都着道了。”

这时候沈琴得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猥琐的声音,沈琴还没来得及开口,又是一阵眩晕。

再下一秒,沈琴定睛一看发现自己回来了,自己依然坐在椅子上,而那青袍男子嘴角微笑着看着她,那一丝笑容配上那冷俊的脸庞让沈琴心里不由的一陈慌乱,她轻微的埋了一下头,躲避红了耳根的脸,手也不自觉的捏了捏衣角,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而道袍胖子看着眼前的一幕,一只手遮着脸庞,内心却想到:“完了,完了,又一个漂亮姐姐沉沦了,为什么受伤的老是小爷我。”另一边则偷偷透过指缝的向青袍男子挤眉弄眼。

青袍男子一瞪眼,不用读心咒也知道胖子内心在想些什么。

道袍胖子悻悻的缩了缩头,连忙解释道:

“姑娘,我来介绍一下,你面前的这位便是我们猎妖堂的堂主,问天堂主。

用你们的话说就是老大,管事的,而我则是他的伙伴,你可以叫我胖子,干什么的以后你就知道了,

而给你上茶去了的那位也是我们的伙伴叫灵儿,而你刚才所看到的眼前一幕不是幻觉是真的,这是我们堂主的独门绝技,“斗转星移”,

刚才是他用大法力把我们意识一瞬间拉到了另一个空间然后再放回来,诺,就是你刚才所感受到的,至于你为什么能看见我们店铺,其他人不能看见,那是你身上可能有一些特殊的东西,符咒啊,邪气啊,总之很多。”说完胖子又把一双猥琐的目光放到了门外。

沈琴听完抬了抬头看向面前的问天堂主。

问天堂主不由得点了点头开口说到:“他说的没错,现在相信了吧,来说说你的事情吧!”

沈琴正了正身体开口说道:

“是这样,我是一名实习刑警,叫沈琴,最近局里接到了一桩奇怪的案子,是我们辖区派出所的一位同志负责,我刚好在那边学习,便也参与了这案件,开始是有人报案说自己老公失踪了几天了,杳无音讯,这本来是一件简单的失踪案,很快就能结案,但最后却不同寻常。”

这时候沈琴顿了一下,咽了咽口水继续说到,

“我们做了笔录登记,发布了寻人公告,没过几天,接群众报告,失踪的人找到了,在一个考古遗址发现了他,发现他的时候他独自蹲在一个古墓口,嘴了重复的说到,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随后我们赶到现场经过勘察没发现什么问题,而我们的精神专家一致认为他只是受到了惊吓刺激神经,可能患有间歇性精神障碍,然后独自跑了出来,来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

据了解这位失踪人口是一位考古专家,而这个考古遗址也是他们团队前一个月刚发现的。

我们的精神专家说这样的病人很普遍,短期治疗就能康复,于是我们把他送到了医院治疗,准备在他神智清醒的时候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医生开了镇定的药以后,只留下家属看着,我们便回了局里。”

沈琴继续说道,

“第二天,我们又接到家属电话,说那考古专家在医院不见了,我们立即来到医院查看监控,可是没有任何记录,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呼……”

沈琴吐了吐口中空气,停了下来。

这时候去上茶的灵儿也回来了,手里还端着几杯茶而茶还微微冒着热气,奔奔跳跳的她尽然没有让一丝茶水洒落,很奇怪,沈琴很疑惑,也没在意便随手接着碗茶,也不顾烫,打开茶盖便一口下去,

“咕噜咕噜”

完全不顾形象的喝了几大口,继续说道:

“经过我们不断寻找终于找到了,还是在那考古遗址,我们找到了他的时候那专家已经死了,眼珠突裂,全身皮肤干瘪,像一具木乃伊,十分恐怖,吓坏了不少人”,

“为了不引起群众恐慌,我们封锁了现场,进行现场尸检,当法医打开胸腔得时候,里面的一幕让大家哑言,没有内脏,没有血迹,什么都没有,没有任何内外伤,干干净净”。

说到这里沈琴又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又顺手喝了口茶,精致的面孔上布满了惊吓。

这个时候问天堂主望着惊魂未定的沈琴问道:

“沈姑娘,冒昧打断一下,是否过了几天又有人断断续续的死亡,而且死亡地点都在考古遗址,死亡特征都是一样,眼睛突出,尸体干瘪,内脏全无?”

只见问天堂主刚问完。

“嗖”的一下,沈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对,对,对,没错,”

沈琴激动的回答道。

听到女警沈琴的回答猎妖堂的三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心里同时冒出来两字,

“邪灵”。

为了验证心中猜想便立马对女警沈琴问道:

“沈姑娘,刚进门我询问你是否身体有恙,是否是接触尸体后你身体才感觉发生变化的。”

“没错”,沈琴想了想回答道。

“好了,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现在只需要你配合一下,验证一下东西,好吗?”问天堂主看着沈琴道。

而这时候沈琴已经开始完全相信了问天堂主他们,而自己也想破案,便点了点头。

只见问天堂主站了起来,手中快速的翻转,结了一个灵印,对着自己的眉心一拍,嘴里也低吼道:

“破妄眼,开。”

只见一束红光照到了沈琴身上。

而这个时候沈琴的身上竟然冒出了若隐若现的黑色烟雾,并伴随着一张人脸面孔出现,张牙舞爪的“唧唧”乱叫,想要扑上来。

沈琴看见了,也听见了叫声,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身体冰冷,肌肉紧缩,内心恐惧万分。

“哼,”

只见问天堂主一声冷哼,手上突然出现了一张黄色的纸符,口中默念道:

“疾”

随即手臂一伸两指间夹着黄色的纸符便拍到了沈琴的身上。

“轰”

一阵轻响,纸符化为一簇火光瞬间包围了到空中的黑烟。

“叽叽叽叽叽,噼里啪啦”

一阵刺耳的叫声和火燃烧的响声传遍了整个屋内,不到片刻屋内声音戛然而止,空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而地下却留下了一堆灰烬。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