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怪谈晓生录:盗尸

拾十 2019-01-21 11:41:23

“何老汉,你赶紧回家去看看,你儿子溺水死了,尸体刚捞上来。”李三对着何老汉匆忙地说道。

何老汉听到了这个消息,已经顾不上肩上的锄头,连忙扔到了田埂上,然后随着李三一起匆忙地赶回家了。

几天后,在长亭村外的山坡上。

只见三五个大汉,挥舞着铁锹将土坑两边的黄土,铲落到棺材上去。不到一个小时,长约5米,深约2米的土坑就被土填平了。

这时一旁的村长窦章高声喝道:“那就辛苦大家了!现在葬礼已经全部办妥了,那大家就好好休息吧!”窦章说完话,便走到了何老汉的身边,叹气说道:“大家已经帮你把葬礼办妥了,还有就是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何老汉点了点头,连忙说道:“村长,我还是想报警,总要让警察调查一下,这样匆忙埋了,恐怕不好吧!”

这时窦章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冷冷地说道:“报警干什么,怎么多人都可以证明你儿子是落水死亡的,就不要再给村子添麻烦啦。如果报警了,到时候警察证明了你儿子是落水死亡。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叫什么,叫浪费国家资源警力,到时候要是把你抓进去关了几天,我可不管了。”

何老汉咽了咽口水,似乎还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把话咽进了肚子里。

“老何啊!别想怎么多,还是好好地处理好你儿子的后事吧!”窦章对着何老汉说完,就和刚才填坟的几位汉子下了山,只留下了何老汉伫立在何健的坟前。

天空中,吹来了一阵冷冷的风,卷起了地面上面的纸钱,飘向远方。何健的坟前摆着苹果香蕉等供品,只是零乱地散落成一推。

次日早上,何老汉只是早早地起了床,吃完早饭,便上了山头。可是接下来的情形却出乎了何老汉的意料。何老汉来到了何健的坟前,却看到何健的坟不知被何人给挖空了,昨日被填好的土坑,不知被何人重新给挖开了,旁边堆起了一个不小的土堆,土堆上面到处都是杂乱无章的脚印和黄色的纸钱。棺材里面的何健尸体已经不翼而飞,之留下了一副空空的棺材。

何老汉望着被挖空的坟,本已憔悴不堪的脸又多增添了几分惨白,随后就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我的儿啊!是那个畜生刨了你的坟,真是个杀千刀的。我的儿,我可怜的儿。”

不久后,何健的坟被盗挖的事就传遍了长亭村。于是,窦章带领着不少的人前往何健的坟地。

窦章只看到何老汉昏倒在了地上,连忙跑到了何老汉的身旁,将手指伸到了何老汉的鼻子旁,感受到了明显的气息声。

“大家别担心,何老汉只是混了过去。”窦章对着身后的李俊说道。

“是啊!儿子刚死,坟就被挖了。要是我看了,也会昏过去。”一旁的李俊说道。

“你们几个人赶紧把何老汉送回家,把村医老李找来,给何老汉看看!”窦章对一旁的李俊说道。

于是,李俊和其余的几人合力把何老汉背下山了。窦章望着李俊等人的身影消失在了眼前,然后,便走到了何健的坟前。不过,此时的坟中,也就留下了一具空空如也的棺材而已。

窦章又在坟地的周边转了几圈,可是依旧没有发现什么。于是,窦章便在一旁找了一块平整的石头,坐在上面休息起来。

窦章坐在石头上,无意朝着周边的草丛望了望,瞧见了草丛中有什么东西似的。于是,窦章立刻站了起来,跑了过去。窦章跑到跟前,才看清那个东西,原来是一个钱包。窦章把钱包捡了起来,看了看里面,也是只有三四张10元的人民币,不过里面倒是有一张身份证。窦章看了看身份证上面的头像和名字,就把身份证放在了口袋中,然后就下了山。

在一户农村小院中,何老汉被李俊几人送回了家,就一直昏睡在床上。不久后,何老汉睁开双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妻子何老太婆在床边。

“老头子,你醒了。窦村长来了,想跟你说几句话。”何老太婆对着何老汉说道。

此时,窦村长还在屋子里的大堂喝茶,听见房间里面传来了谈话声,就明白了何老汉是醒了。于是,窦章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起身走进了房间。

何老汉想要起床,由于身体虚弱,全身乏力,双手都使不上劲,也就只好作罢,继续躺在床上。窦章见何老汉想要起来,就连忙走到了跟前说道:“刚才村医老李来了,说你由于过度悲伤,才导致的昏迷。你现在身子虚弱,还是躺在床上休息吧!”

“村长,我儿子的尸体找到了吗?”何老汉对着窦章问道。

“现在,还在调查呢?”窦章对着何老汉说道。

“要不,我们报警吧!”何老汉对着窦章说道。

“这件事,我自有分寸。如果现在报警的话,这件事到时候肯定会在周边的村子传的沸沸扬扬,对我们长亭村的名声也是影响不好的,我保证一定帮你找到你儿子的尸体。”窦章对着何老汉说道。

何老汉点了点头。

“这件事,你就不要再操心,呆在家里好好休息就行了。”窦章对着何老汉说道。

之后,窦章又跟何老汉谈了许多,就离开了何老汉的家。

到了半夜,长亭村陷入深深地夜色中。在不远处的一块山坡上,一个黑影背靠着树干上,嘴里正抽着烟。不一会儿,香烟越变越短。黑影把烟蒂扔在了地面上,随后又从口袋中的烟盒,抽出了一支烟,放进了嘴中抽了起来。只是,黑影的脚下早已落满了烟蒂。黑影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喃喃自语道:“快二十四点了,那家伙怎么还没来。”

这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黑影的身后,说道:“怎么晚了,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黑影被突如其来的人影给吓到了,连忙向后退了几步,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上了。

这时候,月亮也出来凑热闹了,从云层中跑了出来。透过月光,那个黑影脸上蒙着一块黑布,也无法看清那个黑影的真实面容。不过,那个人影,脸上没有蒙着什么,不过脸上有一块疤痕,似乎很好辨认。

“你还是这个样子,不肯相信我们。”疤脸男子对着黑影说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再说我们之间也是仅有合作关系而已,别的你们就不需要知道的更多啦!”黑影对着疤脸男子说道,“何老汉儿子的尸体是不是被你们偷去了?”

“是我们偷去了或者不是我们偷去了,那又怎么样。就像你说的,我们之间仅仅只有合作关系,我们怎样做事,也不需要向你请教吧!”疤脸男子对着黑影说道。

“我劝你们还是赶紧把尸体,要是到时候引来了警察,那你们的麻烦就大了,免得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黑影对着疤脸男子说道。

“这怕什么,等警察追查过来,我们早就离开这,还担心个屁。”疤脸男子对着黑影说道。

“还有就是以后做事把把屁股擦干净,不要总是留下一些线索给人家!”黑影对着疤脸男子说道。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疤脸男子怒而问道。

“我的意思是你们以后做事小心点。”黑影说完,就从口袋掏出了一张身份证扔给了疤脸男子。

疤脸男仔接过身份证,看了看说道:“怪不得找了一天,都没找到。原来是在你手中啊,谢谢啊!”

“毕竟我们都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们出了事,也会给我带来麻烦的。”黑影对着疤脸男子说道,“那具尸体,你们到底想用来干什么?”

“这是一个秘密,不能告诉你。”疤脸男子说道。

“我就只有一个要求,那具尸体如果你们不用,就赶紧毁掉,千万别让它落入到了警察的手中,否则会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麻烦。”黑影冷冷地说道。

半个月后,长亭村的道路上出现了一辆警车。警车停在了长亭村的村口,从车上面下来了两名警察。

“周队长,这就是毒贩口中的长亭村了。”一旁的警员小王说道。

周立说道:“可算是找到了这个村子,等会进村子里,找村民问问道,何健是那一户人家的。”

这时,恰逢李俊从镇上赶集回来。在村口偶遇到了周立和小王。

周立对着李俊喊道:“村民同志,村民同志,我们有些事想问你?”

李俊回头一望是两名警察在喊自己,就连忙跑了过来,说道:“警察同志,你们是有什么事吗?”

“村民同志,你们村子是不是死了人?”周立对着李俊问道。

“说到死人的话,半个月前的确死了一人。”李俊答道。

“既然你们村子死了人,怎么不报警啊!”一旁的小王问道。

“那个人是出了事故,掉进河里淹死了。因此,我们就没有报警。”李俊说道。

“你确定是淹死的吗?”周立对着李俊问道。

“村里人都是这样说的,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李俊说道。

“那掉进河里淹死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周立对着李俊问道。

“叫何健,尸体还是我抬上山埋的。不过,奇怪的是,尸体在第二天就被人给挖走了,还在村子里引起了不小的风波。那尸体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呢?”李俊对着周立说道。

“那村民同志,能不能带我们去那个何健的家中?”周立对着李俊问道。

“好的。”李俊满口答应。

就这样,李俊和周立随即上了警车。之后,警车行驶了五六分钟,停在一户农村小院中。

李俊和周立等人从警车上面下来了。

“就是这家了。”李俊对着眼前的小院说道。

随后,李俊和周立就进了小院。

“何老汉,何老汉……市里来的警察来找你了。”李俊朝着院子里的屋子喊了喊。

由于,何健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何老汉的身体也是一直很虚弱,这半个月来就一直躺在床上。

周立和李俊在何老太婆的引导下进了房间。周立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伸到了何老汉的眼前。

何老汉望着照片上面的尸体脸色苍白,而那具尸体正是自己的儿子何健。

“你们是在哪找到我儿子的尸体呢?”何老汉对着周立问道。

“在一个贩毒团伙的手上找到的。”周立说道。

“贩毒团伙要我儿子尸体干什么用呢?”周立问道。

“运毒。毒贩把毒品强行灌入到尸体中,然后假扮殡仪馆的员工,想偷偷地毒品给运出去的。这个贩毒团伙,我们已经盯了很久。这次,这个贩毒团伙终于落网了,我们在你儿子的尸体中找到了大量的冰毒。还有就是根据村子里人说,你儿子是掉进水里淹死的。可是,根据儿子的尸检报告,你儿子的胃里有少量残存的安眠药。而且,我们还检查出你儿子的死因并不是溺死,而是被人重击后脑勺而死亡的。”周立对着何老汉说道。

“你说什么,我儿子不是淹死的,而是被人打死的。”何老汉对着周立一脸愤怒地说道。

“我们这次来,就是要调查清楚你儿子的案子。还有就是,既然你儿子死了,为什么不报警呢?”周立对着何老汉问道。

“是村长不让报警,说怕影响村子名誉。”何老汉说道。

“你们村长叫什么名字?”周立对着何老汉问道。

“我们村长叫窦章。”一旁的李俊连忙说道。

随后,周立又问了何老汉许多问题,让一旁的小王都一一记录下来。

之后,周立、小王、李俊离开了何老汉家。

在警车上面,“那个刀疤男说道,在长亭村里他们有一个内线。就目前的情况了解来看,这个内线很有可能就是窦章。再说窦章以村长身份为掩护,让这个贩毒团伙在这个村子活动,把毒品偷运出去。”周立对着小王说道。

小王点了点头,说道:“很有这个可能。”

“你们是说我们村长贩毒吗?不可能,我们村长平时看起来挺和善,不像是干坏事的人。”一旁的李俊对着周立和小王问道。

“村民同志,咋们不是有句古话说的好吗?正如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人可不能仅仅简单地通过外表去判断呢?”小王对着李俊说道。

“我们做警察的,见过太多披着羊皮的狼啊!要是坏人能靠外表分辨出来,我们做警察就不会怎么累了。”一旁的周立说道。

随着警车拐了几个弯,一栋红色的石砖房就出现在了周立小王等人的眼前。

“那栋石砖房就是我们村长家。”李俊指着石砖房子说道。随后,警车停在了石砖房门口。

周立、小王、李俊三人下了车,走进了石砖房。

此时的窦章还在为丢失的何健尸体,急的焦头烂额。窦章明白何健的尸体要赶紧找回来,不然迟早要把警察给牵扯进来。一旦警察牵扯进来,那么自己的心血也就白费了。这时窦章才想起来,那天自己在何健的坟地的周围捡了一张身份证吗?自己根据身份证上的人物模样,找了几天,可是依旧没有什么线索。到最后,不知怎么地。那张身份证也不翼而飞的,难道是自己弄丢了。

就在窦章还在想着什么,李俊已经领着周立和小王进了屋子。窦章见李俊带了两个陌生人进了自己的屋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说道:“李俊你这臭小子,干嘛带两个陌生人进我家。我还有事要做,赶紧把他们带走。”

“村长,这两位是市里来的警察,说是有些事要跟你谈谈。”李俊对着窦章说道。

窦章一听到“警察”两个字,脸色就变得铁青一样,就像一个木头人一样杵在原地,不知道要说什么呢?

“爸!你不说明天早上要我陪你去镇里一趟吗?但是,明天我和朋友约好要一起出去玩,恐怕陪不了你了。”一个约有三十多岁的男子从房间走了出来。

男子见家里多了两个陌生人,刚想要说道。一旁的李俊抢先说道:“这是村长的儿子叫窦骁。”

随后,周立和小王从怀中掏出了警官证,伸到了窦章的面前,说道:“现在我们有理由怀疑你谋杀了同村的何健,现在拘捕你到警察局问话。”

这时,窦骁突然冲了上来,抓住了窦章的手腕。只见窦章对着窦骁大喝一声,道:“臭小子,还不赶紧滚进房间去。”窦骁被吓了一跳,松开了窦章的胳膊,一句话也没说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在侦讯室里,窦章承认了一切,何健是他杀的,为此他才一直阻止何老汉报警,以免尸体落到了警察的手上。但是,他没料到的是何健的尸体居然会被人偷去,最终还是落到了警察的手上。

随后,周立找来了刀疤男,让刀疤男站在侦讯室外,透过玻璃,确定窦章是不是他们团伙在长亭村中的内线。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