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来电请接听

陈榟宸 2019-01-08 12:28:47

梦里不知身是客,你分得清梦和现实么?

如果灵魂不经历痛苦,你拿什么来证实世界的真实?

1

白夜正坐在电脑前,点了支烟,墙上古老的时钟滴答滴答地响个不停。

眼看天就要亮了,他手头的稿子还没有完工。他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多少次加班写稿到午夜以后了。

白夜是一家网络公司的签约作家,前些年一直都默默无闻,不受关注。可能是他的勤奋给他带来了回报,最近他连载的灵异小说《梦杀》似乎很受大众喜爱。公司为了利润,催稿催得紧,不得不加班加点地赶稿。

因为之前收入不景气,他和妻子不得不搬到现在的小区。虽然比不上那些豪华的小区,但因为环境还不错,就一直住在这里了。

“老公,你怎么还不睡?”身后传来妻子低缓的声音。

白夜放下手中的烟头,转身看着睡眼惺忪的妻子和还在梦乡的儿子,伸了伸懒腰,说:“小兰,你先睡,我写完这章就来睡。”

“明早再写吧,都这么晚了,不休息怎么行呢?”

“没事,我这不都养成习惯了么。晚上精神挺好的,夜深人静,再说这种氛围写灵异小说灵感也不错。”

“老公,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我们一家三口永远都在一起。”

“放心,快睡吧,你永远都是我的女主角。”

小兰不再说话,白夜深吸一口气。卧室里瞬间恢复平静,只剩下幽幽的电脑光线和双手敲击键盘发出的吱吱声。

2

白夜已经记不清楚昨夜交完定稿是什么时间了。他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客厅,小兰做的早餐放在桌上,房间里空无一人。妻子已经上班去了,儿子也上学了。

他拿起桌上的面包,魅族PRO6突然响了起来。是公司打来的,说这次的稿子虽然还不错,但好像缺少了点什么,希望他在下一章补充一些新的元素和情节。

白夜挂了电话,早饭也没有继续吃,就匆匆出门了。

作为一个作家,是需要灵感来源的。这些天他只要有空,就会到附近的古庙去听那里的老人讲故事。尤其是那些奇闻异事,给了他不少启发。

“小白,怎么最近你都不来古庙了,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婆子了么?”刚跨进古庙的大门,就听见张婆婆扯起嗓门叫喊,虽然已经年过花甲,声音却依旧朗润。

“张婆婆,说哪里话,我昨天不是才来过么。您啊,年龄大了,记错了啊。”

“小白啊,张婆婆什么时候骗过你。你都大半年没来了,这些天都是你未婚妻来看我的。”

白夜听不懂张婆婆在说什么,自己孩子都那么大了,哪里来的未婚妻,心想可能是张婆婆记错了。

“张婆婆,您确定这些天来看您的人是我未婚妻?我都结婚好几年了,儿子都上小学了,不可能还有未婚妻的,您肯定是认错人了。”

“老婆子我虽然年龄大了,可记性好着呢。小茹啊,你的未婚妻,之前你俩一起来过的。听说你在写什么小说,我还给你讲了个故事呢。”

白夜努力回想,脑海里始终没有小茹这个人的记忆,更没有这个人的具体形象。他笑了笑,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转身扶着张婆婆进了门。

他并没有继续反驳那不是自己未婚妻的事,他知道继续说下去也是无果而终,反而会没有时间在这里找寻灵感。只好顺了张婆婆的意,随便编了个理由说最近太忙,没时间过来。

和张婆婆聊完已经是傍晚,黄昏卷积着乌云,好像是要变天了。古庙在半山腰上,要是下起雨来可就麻烦了,他赶紧和张婆婆道谢,起身离开。

大雨倾盆而下,使劲地冲刷着地面,仿佛想要打醒沉睡的人。

白夜上了车,古庙缓缓消失在视野里。雾色低迷,他没有看到此时张婆婆眼角的泪水。

3

白夜还在熟睡中,就听见外面噼里啪啦的声音。

今天是星期天,上次从张婆婆那里回来,灵感爆发一连写了很多章。自己还屯了很多稿子,所以难得清闲,想好好休息一下。没想到大清早外面会吵得这么厉害,只好穿好衣服起来。

“外面在干什么,怎么这么吵?”

“哦,好像是对面屋新搬来个邻居。估计是在收拾东西,过一阵就会好了。”

“对面?听说那里不是有问题,很久都没有人住了么?”

“总有些人不在乎那些,再说我们住这里不也没啥事么。”

白夜看了看做饭的妻子,门外的响动也已经消失了。

他坐在沙发上,想打开电视,可怎么也找不到遥控器。

他翻来翻去,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份撕成两半的报纸。一条名为“著名作家开车撞死一对母女,医院称其有精神病”的新闻映入眼帘。

他心想,现在的这些名人,为了脱责任,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由此感到一阵心寒。

白夜看得起劲,阵阵门铃响声将他拉回现实。

“老公,快去开门啊,我做饭呢。”

白夜应了一声,连忙起身去开门。门镜里一个身着红色旗袍的女子站在那里,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

“你好,我是刚搬过来的,这两天搬东西有点吵,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里有点老家的特产,一个人也吃不完,顺便卖点人情,实在过意不去。”红衣女子犹如幽灵一样注视着白夜,眼睛深邃而幽蓝。

“哦哦,没事没事。”白夜看着眼前这个女子,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有种似曾相识甚至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半天说不出话来。

“哦,对了,我叫张静茹,你可以叫我小茹。以后就是邻居了,还得麻烦你多多关照。”

“你说你叫……小茹?”

“怎么,有什么不对么?”张静茹看着白夜的反应,神情微变。

“没什么没什么,进来坐吧。”白夜忽然想起前几天在古庙张婆婆说的那些话,心里不禁一震。

“谁啊?老公。”

“新搬来的邻居,拿了点特产,说给我们添麻烦了。”

“哦,你们先聊着,饭马上就做好了,留下人家一起吃啊。”

“好,你先忙。”

“看不出来嘛,这么年轻就结婚了。”张静茹望了望厨房,眼睛在屋内环视了一遭,这才又看向白夜。

“结婚都好几年了,干我们这行的,有个稳定的家庭很重要。”

“哦,那你是?”

“我是个作家,写小说的。”说完,白夜就从旁边的书桌上拿了一本刚完稿出版的新书递给张静茹,“不足之处,还请指教。”

“《梦杀》,难道你就是那个很火的作家白夜?”

不知道为什么,白夜从张静茹的脸上看不出惊讶,这和以往遇到的知道自己身份的人不同。她显得很镇定,仿佛早就知道自己是谁了一样,这让白夜对眼前这个女人更加好奇。

“怎么,你看过我的小说?”

“嗯,我喜欢这种题材的小说和书籍。不得不说你在这方面挺有天赋的,不过你分得清梦和现实么?”

听到张静茹这番话,刚刚还略显高兴的白夜一下子又摸不着头脑了。他静静地看着张静茹,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子似乎更加神秘。

“我这不就是在现实里么,你说话怎么这么奇怪。”

“可能是小说看多了吧,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今天打扰了,改日有空再和你探讨一下《梦杀》。我这儿也有很多故事,可以和你分享。”

白夜不知道这是巧合还什么,他越来越对张静茹感到好奇。她的一言一行都充满了鬼魅般的诱惑力,在吸引着他,让他很快就陷了进去。

他不知道自己会越陷越深。他看了看还在做饭的妻子,他感觉到有一种危险正在靠近,但他却不知道这种危险来自哪里。

4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张静茹总是出现在白夜的生活中。给他送饭,和他讨论小说的事,甚至在他家来去自如。

白夜疯狂而又贪婪地幻想着她的身体,无法自拔。

妻子小兰也开始怀疑丈夫出轨,愈发无助和神经,一次次地请求张静茹离开。可这些举动对张静茹来说,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小兰带着孩子,按响了张静茹家的门铃。

屋内灯光昏暗,陈设很是古怪,东西摆放也很乱。张静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对面坐着个老太太,看见小兰进来,瞬即咳嗽了两声。

“我求求你,离开我老公好么?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了。”小兰看二人并没有什么动静,率先开了口。

“到底是谁该离开小白,到底是谁打扰了谁的生活?”张静茹笑了笑,看着眼前一身白衣的小兰。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呵,我告诉你小兰。你再纠缠小白,我不介意心狠手辣让你再死一次。”

“再死一次?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爱小白,我们一家三口永远不会分开。”

张静茹见眼前的小兰态度很是坚决,她起身想要将她的“面目”揭穿。两人开始厮打起来,老太太看着不说话,连连叹气。

白夜见妻子不在,想要问问张静茹是否知道他妻子去了哪里,若隐若现听到张静茹家有摔东西的声音。敲了两下门没有人回应,他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连忙撞开了门。

“老公,你去哪里了?”

“我一直在家啊,怎么一转眼你就不见了。”

“你都一周没回来了。”小兰看着自己的丈夫,显得有些惊讶。

“住手,张静茹你疯了吗,你在干吗。”白夜看见屋内的场景,瞬即拉开了两人。

“我没疯,疯的人是你。你一直活在自己的梦里,你愧疚,你无助,你无法自拔,你不敢面对现实……”

“够了!”白夜打断了张静茹的话,转身拉住小兰和儿子,“小兰,我们走。”

张静茹想拦住白夜,可是被老太太拦住了,“孩子你这是何苦呢,他是回不来了。”

看着白夜离开的背影,张静茹知道她又失败了,但她并没有打算放弃。

白夜走出张静茹的家,看着自己的妻儿,眼泪夺眶而下。他现在才知道,原来那种危险,来自他自己。

5

魅蓝pro6再次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电话里是个女人的声音。只是告诉了他一个地址,让他有时间过去一趟,那里有他想知道的一切。

地点在郊区的一家私人诊所,不到一小时的车程。

白夜刚到,就有人在那里等他。他跟着那人进入了一间不大不小的办公室,装饰十分简洁。

“请坐。”

“请问你是?”

“我是张静初,是张静茹的妹妹,同时也是你的心理医生。”

“我的心理医生?我又没病,哪里需要心理医生,你怎么和你姐姐一样奇怪?”

“信不信由你,接下来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要刻意去压抑自己接受这些信息。”

“好,我倒要看看你想耍什么花样。”

“两年前,你和你的未婚妻张静茹,也就是我姐姐在去古庙看我妈妈的时候,由于你连续赶稿精神不佳,出了车祸,撞死了一对年轻母子。我姐姐为了你的前途和事业,替你扛下了所有事。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