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何以最相思

非墨即墨 2018-12-20 16:06:00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

嘉云国镇国将军府。

“上官哥哥,哈哈,你打不到我吧,略略略……”

“晓晓,你就知道偷袭,这次不算。”

“爹爹说了,兵者诡道也,是上官哥哥你笨,大哥说你这叫书呆子。”

“你才书呆子呢,你看你这样,哪里像个女孩子,假小子一个,将来肯定嫁不出去。”

“嫁不出去我就跟着爹娘一起住,谁稀罕嫁出去。”

慕容南和上官睿看着俩孩子在院子里闹来闹去,脸上都带着宠溺的笑。

“晓晓这丫头被我宠坏了,他哥哥三人,好不容易盼来个女孩,还是个闯祸精。”慕容南无奈的说到。

“慕容兄说笑了,晓晓侄女聪明伶俐,尚未及笈就熟读兵法,可是比你那三个儿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哦。”上官睿笑呵呵的,“哪像我家旭儿,比晓晓还年长两岁,读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读的啥,哈哈。”

“上官兄谬赞了,”慕容南接到,“谁不知道旭侄儿熟读史书,琴棋书画更是一绝。”

慕容南,从一介平民做到如今的镇国将军,一路军功累累。上官睿,位居宰相,与慕容南是嘉云国的左膀右臂。

“慕容兄,如今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皇上年少有为,只是有件事,我着实有些不安。”

“哦?上官兄请讲。”

“俗话说,狡兔死走狗烹,嘉云国大战初停,你攘外,我安内,咱们是合作愉快,共同击退敌军。如今这太平天下,恐怕咱们是位高权重啊……”

“上官兄是说,皇上可能会对咱俩下手?”慕容南惊呼。

“禁声,慕容兄,”上官睿紧张的看了看左右,“你我心知肚明即可,这几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大战刚过需要休养生息,唉,这种事,一旦引起皇上的猜忌,可是大祸临头啊。”

“这,”慕容南皱着眉头想了很久,上官睿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一)

“晓晓,过来,”慕容看着在院子里练功的女儿。

“爹爹,什么事。”

看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慕容南从心底里疼爱。不过有些事,确实得提前做准备。

“从今以后,你和上官旭,交往别太密切。”

“为什么爹爹?你和上官伯伯吵架了么?”

“没有为什么,不许就是不许。”

“老爹坏,不理你了,切,我出去玩了。”

“哎你这孩子,别单独出去啊,带几个人,不安全。别瞎跑,一个姑娘家家的,整天往外跑,羞不羞。”

“哎呀知道了,爹爹比娘还啰嗦。我知道换男装的。走了老爹。”

“公子,我们去哪玩,”柳月问到。

“走,去找上官哥哥玩,好久都没看到上官哥哥了,不知道他在忙什么。”慕容晓晓一身男装英姿飒爽,虽然一个十三岁的小屁孩,没多少英姿。

“可是,老爷不是说了,让你跟上官少爷少接触么?”柳月不解。

“哎呀,他们俩大人吵架关我们孩子什么事,再说了,咱有秘密渠道,走。”

――――

上官旭看着面前灰头土脸的慕容晓晓,无奈扶额,“晓晓,你不会是又爬狗洞进来的吧。”

“对啊,你家这狗洞,也不开大点,不知道人家长身子了么,哼。”慕容晓晓嘟着嘴埋怨到。

“好吧,我的错,回头我就让他们开大点。”上官旭宠溺的擦擦晓晓脸上的灰尘。

对于这个小他两岁的慕容晓晓,他是打心底宠着,宰相府人丁稀少,他有两个庶妹却碍于他嫡子的身份,每次都是唯唯诺诺的,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说吧,又想去哪玩,”上官旭笑吟吟的。

“去兵器坊吧,我听说兵器坊最近来了一批样式新奇的东西,好想去看看。”

“嗯,我与家里说一声,咱们走。”

“别啊上官哥哥,你一说我不就露馅了么,走后门,嘿嘿。”

“你呀,走吧。”

――――

俩人连同各自的随从才4人,左拐右拐的转到了大街上。

“好久没出来玩了,”慕容晓晓感叹,“老爹天天逼我学什么刺绣,上官哥哥你知道么!”慕容晓晓夸张的比划着,“我的天啊,那么,那么,那么小的针,我一用力就弄弯了,我爹还把我骂一顿。”

“哈哈,慕容伯父是为了你好,你一个女孩子家终究要嫁人,哪有整天舞刀弄枪的。”

“如果嫁人就得学那些琴棋书画啊,那我宁可不嫁,嫁人有什么好,我又不喜欢。”慕容晓晓嘟囔着。

“呵,小丫头也快及笈了,知道什么是喜欢了,那告诉哥哥,喜欢哪家公子,我去给你做媒。”上官旭看着低着头的慕容晓晓。

“没有,我才不喜欢那群公子哥们,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油嘴滑舌,一群草包,还不如上官哥哥好呢。”慕容晓晓悄悄瞥了上官旭一眼,脸色微红。

“嗯?”虽然慕容晓晓那一抹微红很快逝去,但他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

平心而论,他是有些喜欢慕容晓晓的,俩人青梅竹马,记得有次他受伤被晓晓知道了,六岁的她上墙爬树掏了一个燕子窝给他送来。

“上官哥哥,我听爹爹说,新鲜的燕窝最补身子了,你看。”

他当时想笑她,此燕窝可不是彼燕窝,但是看着她一身灰头土脸还有磨破的双手,他却有些心疼和感动。

“谢谢晓晓,哥哥很快就会好的。”

(二)

“上官哥哥,上官哥哥?”慕容晓晓看着发呆的上官旭,“哥哥!!”

“啊?”上官旭回过神不好意思的一笑,“对不住啊晓晓,刚刚想些事情。”

“哈,想的这么入神,上官哥哥是不是在想哪家的小姐。”慕容晓晓突然一顿,“话说,上官哥哥你都到了议亲的时候了。”

“那,上官哥哥可有中意的人?”

看着慕容晓晓紧紧的盯着自己,上官旭有些脸红,“那个,咳咳,暂时没有,我还不想那么早成家。”

“哦~”慕容晓晓突然有些情绪低落,上官哥哥这么优秀,一定有很多家的小姐爱慕。自己什么都不会,上官哥哥会不会不喜欢自己啊。

“不行,回去我得好好学学刺绣,奶娘不是说女子送喜欢的男子礼物,都是绣个荷包之类,我得回去绣一个送上官哥哥。”

慕容晓晓打定主义。

上官旭看着有些神游的慕容晓晓,想开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现在朝堂局势他也知道一些,皇上的猜忌,让上官家和慕容家容不得那么亲近。

“算了,事情还没到那种地步,想那么多干嘛。”上官旭安慰自己。

“晓晓,前面就是你最爱吃的梅子糕,要不要去吃点,吃饱了我们去兵器坊看看,”上官旭开口到。

“嗯嗯,我都忘了,嘿嘿,还是上官哥哥好,知道我最爱吃梅子糕了。”

果然还是孩子心性,一听有好吃的慕容晓晓瞬间一蹦三尺高。

转转悠悠的逛了大半天,在兵器坊慕容晓晓看上一把匕首,造型古朴,却在尾端雕了一朵精致的梅花,很是漂亮。

“那,这把匕首我买了,”慕容晓晓拿着匕首就走。

“哎,哎,客官,您还没给钱啊。”

“找我哥。”

“呵呵,店家给你钱,”上官旭拿出五百两银票,那把匕首充其量值三百,“不用找了。”紧随晓晓而去。

“玩了一天累了吧,早点回去吧,不然慕容伯父又要担心了。”上官旭笑着跟慕容晓晓说。

慕容晓晓刚要反驳,突然想到自己想绣个荷包送给上官哥哥的,有点娇羞的说:“那我先回去了,上官哥哥你也早点回去吧。”

上官旭看着难得这么听话的慕容晓晓,眼中一片温柔。

“我送你。”

俩人在岔路口就分开了,这万一让别人看了去,说不准又要被乱嚼舌根。

“嬷嬷我回来啦!”慕容晓晓一进门就大喊:“嬷嬷你在哪啊,我有事找你。”

“哎呦我的大小姐,怎么了这是,”嬷嬷正在绣花样,闻言小碎步的跑了出来。

“嬷嬷,嬷嬷,你快教我绣花啊,嗯,就是那个荷包,要怎么绣。”

“大小姐终于开窍了,哎呦夫人保佑,走走,老奴教你。这就对嘛,女孩子总有个女孩子的样子,”嬷嬷还在喋喋不休,“大小姐还有半年就是及笈了,到时候我把大小姐打扮的漂漂亮亮,一定是整个嘉云国最漂亮的小姐!”

“好的好的,嬷嬷说了算,”慕容晓晓被奶娘念叨的头大,突然想起自己及笈礼。

“嬷嬷,那个,我问一下,男子如果喜欢一个女子,要送什么最好呢?”

嬷嬷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当然是簪子,最好是亲手做的。”

(三)

“啊,这也太难了。”慕容晓晓囧着一张脸,“嬷嬷,你看,我这绣的是什么啊,我明明想绣鸳鸯的。”

奶娘拿起那块绢布,额,能看出是鸭子的形状已是难得。

看着小姐绣的手指都被扎了个遍,奶娘也很是心疼。

“要不,小姐,咱先休息会?这刺绣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会的,你作为初学者已经很棒了。”奶娘鼓励到。

“可是,我想在我及笈的时候绣出来。”

“不行的话,就让嬷嬷帮你绣啊?”

“不要,我要自己绣。”看着奶娘一脸啥都清楚的看着自己,慕容晓晓有些红了脸:“我,我是说,我得自己学会,不能总依靠嬷嬷不是么?”

奶娘也不说破,笑呵呵的看着她,“我的小姐长大喽。”

转眼就到了慕容晓晓的及笈日。

毕竟是将军府,唯一的嫡女及笈那是非常隆重的。这不天刚蒙蒙亮,送礼祝贺的人已经是络绎不绝。

慕容晓晓难得穿的这么像女孩子。

天还没亮的时候她就被奶娘和一堆侍女叫起来,然后就各种鼓捣。衣服好几层,头上又是梳了又梳,放了好多首饰。她好奇的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摇摇头,步摇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嬷嬷,今天都有谁会来啊,我三个哥哥都回来了么?”慕容晓晓问道。

“回了回了,三位少爷昨天夜里就赶到了,怕耽误了小姐休息就没让你通知你。”奶娘笑呵呵的给慕容晓晓上妆,“我家小姐果然是大姑娘了,看看,多漂亮。”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