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小六外传(3)

痴癫字 2018-11-21 21:52:26

“以后不要再来我家楼下了。祝你此后一帆风顺,生活幸福。”黄莺又补充了一条信息。

小六后来还是感谢黄莺,到美国以后她无心读书,而是逛街逛成了代购,从此不再是一个苦哈哈的穷学生。人生观的两次突破,都是黄莺促成的,她后来一路衰老下去,但她始终是小六经常想起的人。

多年后,小六是西二环金融街上一名普通金融民工。金色高跟鞋,红唇和香烟,是她的标配。

一个发呆的晌午,刚吃完饭,正等着打嗝,手机突然响起,是家乡的号码。接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些许陌生的声音:“小六嘛?”

苏信。

小六下意识地站起身来。大脑奇妙地短路了,整个人突然回到了很多年前。那个初恋的下午,迎春花刚绽放出嫩黄的花瓣。

小六赶到酒吧,苏信在玻璃窗前翘着二郎腿坐着。她还是那么美得卓然。时光碾压她的肉体,留下的车辙竟然也是美的。

苏信惊讶地站起来:“天啊,小六,你变得这么漂亮!”

小六笑着回答:“你还说我?你一直这么漂亮,现在比以前更好看。”

几番寒暄下来,苏信讲了很多,舅舅和舅妈先后去世,海军从事业单位下岗,苏信与他离了婚,自己带儿子。

“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妈的电话,从你妈那里找到了你的电话。想要找到你,真是费死劲了。”

小六使劲看她的脸,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她现在过的生活。

并不好,兔毛大衣的袖口已经磨损得不像样子。盘头的金发圈是镀金的,外层脱落,露出里面黑色的金属底。皮鞋的尖头,也有不少裂纹。

“十五年前,有个人叫我等,等她上清华。我等了。我想问问她,现在,那句承诺还算不算?”苏信问。

小六一时语塞,“那会儿,那会儿还小,不懂事。”她的脸泛起红潮。

“我却一直记得。”苏信喝了一口酒。

苏信还是那个苏信。美貌,随和。

只是不知怎地,她丰腴性感的身体,美丽的面容,在小六现在看来,是过分沉重了。

而小六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成为一个越来越轻的人。她所向往的,是轻盈地来,轻盈地去。她变了。那种潜在的变化,不知不觉已经改变了她的整个人生。

“家里人都说你现在很有出息。不愧是考上清华的高材生。”苏信的眼睛满怀期待地看着她。

小六想了想自己当下的财物状况——为装修准备的十万块钱刚刚到账,里面有稿费,有向朋友借的钱,有老板提前发给她的季度奖金。然而,装修,毕竟是可有可无的。新买的那套房子,不装修也可以住,只要把漏水的问题解决掉,就万事大吉了!

“苏信,你有什么需要我帮的,你尽管说。我能帮一定会帮的。”

“小六,我还能和你一起生活吗?就我们俩。从此以后一辈子。”

小六呆住了,不说话。

“我的日子过得不好,你可能也看出来了。我,无依无靠了。”苏信垂下眼睑,看着酒杯里的红酒。

“我不能,苏信。你很好,但是,我没法答应你的要求。十几年前的话,你还是忘了吧。”小六咬牙说。

苏信眼里的光熄灭了,她欲言又止了好几次,终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和小六又聊了聊以前的事情,两人便散了。

小六拿起手机想告诉她给她转点钱,却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好几次,还是作罢。

几个月以后,小六从母亲嘴里得知了苏信死去的消息:自杀。

小六买房后,每个月要还一万八的房贷,老板让她出差她便只能出差,让她喝酒她便只能喝酒。只是后来,她每次喝酒之前买的解酒药,都不再是便宜的那款,她专门提醒药店的医师:“拿美国药,谢谢。”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