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木无牙 2018-11-21 21:13:02

1

“新郎靠过来点,新娘笑一笑,很好!”

摄影师的声音在球场上响起,背景里的打球的少年频频向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新娘看着熟悉的篮球场思绪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八年前的夏季。

2

“林葵小心后面!”

闺蜜莫雪的尖叫在耳边炸开,林葵反头一看,一个篮球冲着自己飞了过来,她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一动也不敢动。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来,低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在球场上要时刻注意球。”

林葵的脸微微泛红,说了句抱歉也似地拉着闺蜜离开了球场。替她拦下篮球的男生叫黎宸,隔壁理科班的班长,住在葵花巷四十四号,喜欢打篮球,除此之外别无爱好。

是的,她喜欢黎宸,因为看黎宸而忽略了从旁边球场飞来的篮球。不过因此收获了男神关心,那所有的惊恐都化为了惊喜。

林葵耳边还回荡着那句“在球场上要时刻注意球”,脸烫得像发烧一样,她不由得捂住脸傻笑。莫雪没好气地点点她的头,说着:“瞧你那点出息。”黎宸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

“文四班的林葵同学,你的饭卡掉了。”黎宸将贴着多啦A梦卡贴的饭卡递给林葵,在林葵说了谢谢后又跑回了球场。

林葵花痴地把卡贴在脸上,感受着黎宸手心的余温。倒是莫雪反应过来,疑惑地问道:“你卡贴上又没名字,他也不认识你,怎么就那么精准地喊了你名字,把卡递到了你手上?啧啧,看来你们俩有戏啊!”

听了莫雪的话林葵不由得有些错愕,她不敢猜测,生怕是自己自作多情,又忍不住往那方面想。直到晚自习的预备铃响起,林葵和莫雪才哀嚎着往教学楼跑去,夕阳将她们的身影拉长。球场门口黎宸看着两人的背影不由得勾起嘴角笑了。

3

盛夏的晚风也带着热气,林葵提着裙子从车上下来,结束了一天的拍摄,一个人漫步在小巷中。葵花巷没有什么变化,道旁的香樟树似乎更加高一些壮一些,又好像完全没有改变。

四十四号窗口的依旧摆着葵花,在月光下没了热烈,冷静却又执着,像极了八年前她爱着的那个男生的模样。

她上楼,从阳台眺望那个窗口,灯光黯淡,静默无人。一低头,送她回家的男人还站在香樟树下,倚着车,恰好与她四目相对。林葵挥挥手,男人才离开。

4

夏季的雁城气温屡创新高,莫雪热得直感谢空调赋予她新生,林葵依旧锲而不舍地每节课下课往外跑,哪怕热得汗流浃背,也要装作路过走廊,然后偷偷看一眼黎宸。可今天她才刚从位子上起身,就发现黎宸站在走廊上背单词。

阳光勾勒着他的轮廓,完美的侧颜让林葵移不开眼。

莫雪不用看也知道这副表情的林葵是看见了谁,忽然想起什么,撺掇道:“马上就暑假了,你不是要过生日了嘛,你可以约他参加你的生日会啊!”

林葵红着脸,眼眸中却满是失落,“我倒是想啊,可他都不认识我,我怎么邀请?”

“这还不简单,他那好兄弟陆征没分班前不是跟你一个班嘛,曲线救国懂不懂?”莫雪挤眉弄眼地说着,“如果你能拉来陆征,到时候姐妹我牺牲一点,帮你把他拉走给你们创造机会!”

林葵猛然反应过来,揶揄道:“我看你是自己看上陆征了吧!”

莫雪涨红了脸,抄起书作势要打。两人笑着闹着,全然不知黎宸微微地转过脸,飞快地扫了一眼,然后脸颊微红,低眸轻笑。

林葵,隔壁文四班语文课代表,家住葵花巷二十二号,离他家四棵香樟树的距离,所以每天晚上放学准时跟在他后面走。爱好写小说,四个月前登在校刊上的篮球小说让他惊艳,很难想象那样有大篇幅篮球战术又不失热血的文章出自一个文弱女生之手。

他喜欢她,虽然他们并不认识。

5

林葵最终还是赶在生日前约好了黎宸,她和莫雪猜丁壳,莫雪输了,鼓起勇气跑到陆征面前,一副为了闺蜜幸福献身的样子成功约到了陆征和黎宸。

生日那天林葵一改往日睡懒觉到中午的习惯,起了个大早。细致地洁面,涂上一层浅浅的唇釉,把头发梳了拆、拆了梳,折腾出一个还算满意的发型,然后拿着新裙子在镜子前换了一套又一套,直到莫雪的电话打来,林葵才匆匆忙忙就着身上的浅绿碎花长裙出门。

原来,为了见一个人,平常随意的姑娘可以精心打扮,花上两个小时还嫌不够。

天气并不是很好,有些阴沉,空气有些燥热。林葵挎着新买的帆布包来到约定的奶茶店,推开门,风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落地窗边坐着的身姿挺拔的黎宸望向她,抬手打了招呼。

林葵走过去,陆征和莫雪都不在,气氛有些拘谨,黎宸却自然地说:“阿征打了电话来了,说路上有事来不了,莫雪跟他一起。要吃点什么吗?”

折腾了一早上还没来及吃早饭,林葵早已饿得不行,但为了男神面前的淑女形象不得不忍着摇头。

黎宸也没多说,起身道:“走吧,既然不饿就去玩吧。我刚好有两张电影票,之前姐姐给的,一起去吗?”

林葵已经被男神邀请看电影这件事带来的喜悦冲昏了头,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比如,明明是四个人的聚会,票为什么刚好就两张?

直到两人肩并肩坐在光线昏暗的电影院里,林葵还觉得有些不真实。电影是新上映的青春片,烂熟的套路,狗血的剧情,让她看得昏昏欲睡,最后竟然真的睡了过去。

电影散场,灯光亮起,周围变得嘈杂起来,林葵脑袋一沉却被一只温热的手掌扶起,动作间也醒了过来。意识清醒的林葵不好意思地红了脸,第一次和男神看电影竟然睡着了,而自己一向睡相不好,怎么办,形象怎么挽回!

两人就这样顺着人潮出了影厅,正当林葵纠结间,黎宸递了一份爆米花给她,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吃吧。”

“我,我不饿!”林葵小声地说着。开玩笑,睡醒就吃,这不是猪吗?我可要挽回形象!

黎宸作势就把爆米花收回来,冷声道:“看你之前口水流得那么欢,看来是在梦里吃饱了,算我白买了。”

林葵惊得睁大眼睛,下意识地摸摸嘴角,睡觉就算了还流口水了?!谁知黎宸忽然轻笑出声:“还真好骗,吃吧,没有流口水,但是,肚子响了。”

林葵接过爆米花的时候内心有些复杂,说好的高冷男神呢?这么腹黑,画风不对啊。

出了电影院,林葵傻傻地跟着黎宸,完全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只能开口询问接下来的安排。不经意间,自己的生日交给了别人安排,她却觉得莫名安心。

“吃午饭,喂饱了你才有精力玩。”黎宸语气里带着愉悦,大步流星地向前走着。

收到邀请后黎宸花了三秒钟吐槽为什么不是林葵直接来找自己,而要用这么迂回的办法。然后威逼利诱陆征想办法拖走莫雪,最好从头到尾都不要出现在自己和林葵面前。

如此费尽心思得来的独处机会,他要好好利用才是,庆幸,时间还早。

6

夏季的雨猝不及防,林葵透过饭店落地窗看着外面电闪雷鸣的天气有些担心。黎宸轻声安慰她:“正好,休息一下。”

一个下午,他们体验了密室脱险主题和鬼屋云霄飞车这些惊险项目,最后以少女心爆棚的摩天轮结束。雨极其精准地在他们踏进饭店后开始倾泻。

本以为只是阵雨,然而在他们用完餐后雨势却没丝毫没有减小,这让出门慌忙忘记带伞的林葵有些担心。

两人相对而坐,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拘谨。正当林葵想要说些什么缓解气氛时,黎宸也同时出声了。两个人看着对方,然后林葵连忙说:“你先你先!”

黎宸没有推脱,沉吟了一阵,郑重地说:“虽然我们是第一次交流,但我已经认识你很久了。你住在我家前面,每天早上六点十四分出门,每天晚上十点一十从学校回家。喜欢写小说,会经常去球场看球。

我对你很熟悉,所以接下来的话也是我深思熟虑过的,你也许会觉得突兀,但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我希望我们可以在一起,希望你认真考虑。”

林葵完全没有想到黎宸会说出这样的话,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巨大的冲击让林葵一下子没办法晃过神来,她猛然起身,死死地盯着黎宸,问道:“我是谁?”

“林葵。”

“你呢?”

“黎宸。”

“黎宸喜欢谁?想要和谁在一起?请大声告诉我,我不敢相信!”

“黎宸喜欢林葵,想要和林葵在一起!”黎宸轻笑着大声说道,声响引起周围客人的注意,所有人都盯着他们。

林葵绕过桌子,小心翼翼地扯着黎宸的袖子,露出小狗乞讨骨头一样的目光,眼神里满是珍重:“这么多人都听到了,男神,你不能反悔!”

黎宸哑然失笑,丝毫没有被算计的恼怒,反而自然地拉着林葵坐到自己旁边,十指相扣。轻声在她耳畔郑重道:“不会反悔,我会好好读书,考上大学,好好工作,八年后,娶你。”

十七岁生日,林葵收到的最大的礼物,是她心心念念的男生把她列入了未来的规划。

7

雁城最大的酒店里上演着一场盛大的婚礼,林葵一袭婚纱听着司仪问她:“林葵小姐,你愿意嫁给你眼前的先生吗?无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你都愿意永远陪伴在对方身边,不背叛,不抛弃他吗?”

林葵没有回答,她看了看酒店门口,所有人都被她的举动弄糊涂了。然后她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地弯腰,脱下了高跟鞋。

她对面的男人面色没有变化,似乎已经习惯了她的脱轨行为,但眼神里还是有几分疑惑。

底下的宾客议论纷纷,伴娘莫雪站在她身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不住地拉她裙子,低声问她是不是疯了。

8

从十七岁那天开始,林葵可以正大光明地等着黎宸一起去上学,不用在晚自习铃响后掐点到校门口等黎宸出来而是直接去他班上找他。她可以在球场大声为黎宸加油,在黎宸休息时屁颠屁颠地跑去买水递上。

因为招摇,被各自的班主任叫到办公室训诫。黎宸耐心地等老师说完,然后牵起林葵的手,郑重地说:“老师,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为了给她一个好的未来,我们绝对不会影响学习。”

说罢,不卑不亢地鞠躬,离开办公室,留下目瞪口呆的两个老师愣神。最后老师看着两人同样优秀的成绩,无奈地摇头,甚至黎宸那个开明的班主任还帮着他隐瞒家长。

他们也迷茫过,高三结束后拿到通知书两人望着天南地北的城市傻眼,两人填的志愿一模一样,却天意弄人一个被第一志愿录取去了北京,一个掉到第二志愿去了广州。

那些年,三十四张火车票,四张机票是他们为彼此走过的距离。那些相隔千里却思念泛滥的日日夜夜,两人掰着指头一一捱过。大学四年,每一个假期他们都手牵手出现在同学聚会上,以至于那帮同学都嚷着如果他们不结婚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他们也争吵过,大三那年,因为忙实习忙考研三个月没见过面的林葵买了两张机票,想趁着她熬了两个夜空出来的周末去看看黎宸。可是下了飞机直奔学校,看见的却是黎宸在和另一个姑娘说笑。

那是他们争吵最厉害的一次,林葵知道是自己小心眼了,可是满腔的委屈和对未来的担忧让她没办法冷静。而黎宸对于这样无理取闹的忍耐似乎也快到了极限,三年异地恋,积累的矛盾在这一次爆发了。

那一次,最后还是黎宸妥协,他关掉了手机,打包了行李,在考研最后一场结束后跟辅导员请了假飞到了广州,然后拉着林葵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两人在西塘古镇里平静了心情。送子来凤桥上林葵趴在黎宸身上哭,所有的委屈不安都宣泄出来了。

那天天蓝云白,流水淙淙,黎宸像那年告白一样在林葵耳畔郑重道:“等我能养得起你,我就娶你。”

之后林葵考研到了黎宸的城市,黎宸则开始艰苦地创业。大城市机会很多,竞争者也很多,为了一轮投资,黎宸能连着一个月站在投资人的公司下等。夏天的烈日能把人融化,黎宸站到昏厥,从医院出来,第二天继续站,终于打动了投资人。

再之后,黎宸的公司越开越大,身价涨了又涨,觊觎黎宸的女生林葵掰着指头也数不清,可是黎宸再也没让林葵不安过。

求婚那天林葵完全被蒙在鼓里,黎宸在葵花巷摆了一路的葵花,每一棵樟树上挂一张卡片,左边是他们每年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右边是他的情书。小巷的尽头,黎宸站在那里,拿着他花了几个月自己锻造的银制刻字戒指笑着说:“我终于等到你了。”

葵花巷,他们从情窦初开起,走了七年,七年之痒,他们订婚。

9

赤脚踩在地上林葵提着婚,、脸色凝重地向男人走了两步,忽然狡黠地笑了,一下跳到男人身上,朗声笑道:“我愿意,我愿意,我特别愿意!”

男人默契地将林葵抱在怀里,沉声道:“你就是为了这个脱鞋?受伤怎么办?”

“鞋跟那么细,踢到你我会心疼的。”林葵笑容灿烂,在所有人的欢呼中大声问,“黎宸先生,你愿意娶你怀里的女人吗?无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你都愿意陪在她的身边不离不弃吗?”

黎宸笑了,将怀里的林葵搂得更紧。司仪很有眼力地递上话筒,黎宸朗声道:“我愿意。”台下掌声雷动,气氛被这突如其来的小插曲点燃。

“如果你要逃婚记得提前告诉我。”黎宸附在林葵耳边,“我会把你抢回来!”温热的气息为林葵的脸颊染上一抹绯红,林葵窝在黎宸的怀里笑得恣意。

这一次婚礼他们准备了整整一年,从场地布置到婚服定制,每一处细节黎宸都亲自参与,他要给他的爱人一个最完美的婚礼来完成少时的约定。

八年悄然而过,如白驹过隙。他们也曾声嘶力竭地吵闹,但从未想过离开。

爱可以放手,但深爱一定会想占有。我深爱你,分开的每分每秒都那么难熬;我深爱你,余生都想和你共度。葵花巷走过八年,从校服到婚纱,也许,再然后,就是白头。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