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极品前任之头号前妻艳

金薇 2018-11-21 20:10:48

艳成为前妻有那么点众望所归的意思。

消息传来的那一天,我们一众妒妇为专门吐槽艳而建的微信群里简直是鞭炮齐鸣、锣鼓喧天!

就连群里一向什么话都不说的古墓派大龄剩女龙姑娘都出来说了句:“我就觉得正经夫妻没那样嘚瑟的,清明节都送墓地,那能好吗?”

那天下午,微信群展开了关于艳离婚的种种讨论,热烈程度只有某明星周一新闻出来时才可与此一较高下。

冲动之下,大家差点组局出去大吃大喝,后来还是群主出来说了句:“艳的幸福生活到此结束,我们群是不是要解散了啊?”

至此,众群友哑然,好半天,某女出来说:“我天天还就指着刷微信和在这里吐槽活着呢!”

穿过薄薄的手机屏幕,我仿佛看到群里所有人都齐刷刷举起了手,表示同意。

艳是我们的旧同学,住在隔壁市,许多年没见,存在感基本为零。拉仇恨缘于一次该死的同学会。

同学会上,艳虽名牌加身,但也算低调奢华,没那么招人恨。

招人恨是同学会之后她被圈进微信里来。

艳并非多么地十恶不赦。大家不喜欢艳,就是因为朋友圈。

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没生活在自己的生活里,而是生活在别人的生活阴影之下。

就像网上的一个段子里说的那样——早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做了顿早餐,拿出了专门供发微信用的精美盘子盛上,拍照准备发朋友圈,一转头看见朋友圈里朋友发的逼格无比高大上的早餐,心情顿时灰了下去,还能不能让人愉快地吃顿早餐了?

言归正传,还说艳。

艳一向是朋友圈里的明星。她不是晒娃狂魔,也不走美图秀秀自拍路线。她晒幸福。幸福晒得还总有那么一点点女文青的味道

比如在大家知道她离婚消息前的一条朋友圈是:泡茶烫到手,老夫子一边给我吹手一边说,“你是躲得了懒,却不过笨……”

老夫子是艳对她老公的昵称。怎么样?透过手机屏幕,浓浓的夫妻恩爱小画面都够虐死单身狗的吧?你以为这就是这条微信的全部要义了吗?NO,NO,NO,重点在配图。那根本看不出哪有烫到的小葱白一样的手指上明晃晃地戴着一只钻戒。

朋友圈里集体沉默了小半天。谁都不点赞,不留言。谁都知道那天每个人心里都落了层厚厚的霾。

如此这般的段子,艳时不时就来两发。去帕劳潜水,恍若人间天堂;去台南吃个猪血糕,销魂到欲断肠。艳的名言是:老公才是女人最奢侈的时尚单品。

任你貌美如花,珠光宝气,旁边跟着个猪头样的男人,那日子突然就有了一股子猪油的味道。

那天,群里的姐妹说:“晚上看着躺在自己身边那个身材发福走样、鼾声如雷的‘时尚单品’,日子何止是有了猪油味,简直是猪大肠味儿。”老夫子鲜少出镜,罕见的几次出镜,也是纤瘦文弱配眼镜,浓浓的书卷气。一众旧女同学心里的醋都翻了几坛子。

这日子没法过了?可再没法过,也不能抛却自己的日子吧?猪油味好歹也是市井味道,再风华绝代的女人,不也慢慢接受着由鲜花着锦到朴实无华的人生吗?

但人总有些劣根性,觉得艳的生活怎么会完美得如同春天,八辈子积德落到她身上?

吐槽群里有天有个朋友吐了真言:“怎么同样是女的,艳相貌没比谁出众,才华没比谁横溢,怎么人就过得在天上,我们就灰扑扑地如蝼蚁一般在地上爬呢?”

生活是不能比较的,不比较,都挺好。跟马云一比,幸福指数噌噌往下落。我们每日呼吸着雾霾,计较着油价和菜价地过着普通日子,艳如同她的名字一样,艳成了一道彩虹。

所以,她离婚了,隔着微信朋友圈大家都长长地吐了口气:老天爷到底是公平的,也终于轮到她不幸。

我们都是善良的人,但这也不妨碍在某个角落里,我们有那么一点点嫉妒,一点点兴灾乐祸跳出来。

那两天朋友们大概刷朋友圈的频率都增加了不少。大家都想看看艳要怎么说。

艳果然是艳,没辜负大家的期望。她发微信:从今天起,老娘恢复单身,想追我的高富帅都可以来领号码牌。

重点仍然是配图,配图仍然是那根手指。只不过少了那枚亮瞎人钛合金狗眼的钻戒,手指素着。另一张配图是只最新款的爱玛仕包。她写:钻戒换了成了一只包,老娘不会亏待自己。

微信群里的众女人多多少少是有些失望的。大家以为艳至少会情绪低落。却没想,人这是斗志昂扬地要开始新生活的节奏。某女说:“硬撑呗,总不能让大家看笑话。”

于是,大家演绎出艳离婚的若干版本。老公出轨当然是首选。这年头,十个离婚的,九个是被小三挖了婚姻这个坟的。不是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嘛,小三来盗墓,那就是《盗墓笔记》啊!

老夫子出轨,这事挺刺激的。蔫萝卜辣心,老夫子这种,女孩最喜欢,不然最近那蠢萌胖的大白怎么成了姑娘们的心头好呢?

有姑娘跑去跟艳私聊,带回来的消息让我们这群卓伟老师的信众们灭了火。艳说:“他敢出轨?我借他三个胆。”

大家静了好半天,某女说:“装,接着装。”

如果不是出轨,那就是那什么生活不和谐。这事也比较大啊,大家都是女的,探讨得比较深入,甚至有人想给老夫子介绍老中医。大家说得热闹时,龙姑娘说:“大家能不能做做功课?你们没看艳的微信里说老夫子在床上简直就是赵子龙猛张飞啊。”

哦!

那艳为什么离婚呢?

红杏出墙?

此语一出,群里炸了锅。艳这都娘娘的待遇了,什么节都有礼物,清明节老夫子还送一块墓地给艳的父母,双十一主动清空了艳的淘宝购物车,就这,还出墙,让不让人活,让不让人活了?

大概群主受的刺激最大,手一哆嗦,群解散了。

艳仍然在朋友圈里吃饭、旅游、谈恋爱。生活五彩斑澜得一塌糊涂。大家都装聋作哑,集体失声,没人点赞,也没人评论。

直到某一天,与艳同城的同学来串门,又赶上某同学生日宴,大家小聚到一起。话题无可避免地绕到艳这。有人说:“艳怎么没来?”

另一个说:“你不知道啊,她去度蜜月了。”

“啊?这么快?跟谁?”

“老夫子啊!”

“啊?复婚啊!”

寿星悲催地沦为女二号,艳的女一形象无可取代。

知情者给大家讲了艳的故事。

艳大学毕业后并不顺利,做了几年的财务,工厂破产,她下了岗。老夫子做着小职员,两个人连孩子都不敢要。艳便在服装批发市场兜售那些所谓的A货。每天虚荣的女孩成队成队地从她面前过。日子哗啦啦过得跟流水一样。

直到该死的同学聚会。艳高调奢华没内涵地披挂着批发市场里最拿得出手的A货出场,一众同学误以为艳嫁入豪门,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羡慕嫉妒恨的油光,这让艳无比满足。那之后,我们这群人便被艳划进了一个组,每日一晒她的贵妇生活,而我们,居然让她的微信影响了情绪……

我们都有点发蒙,什么,什么意思?假的?那些照片呢?

知情人说:“现在别说找帕劳的照片,就找月球的照片还难吗?网上有,都是。不信你们看看我的微信上艳发的内容,跟你们的一样吗?”

手机往一起一碰,还真是完全两个人的嘛。大家都有些傻眼。知情人说:“要不是之前那谁出差到我们那跟我讲起艳,我还真不知道她在大家眼里是这么个形象。”

哦,买雷迪嘎嘎!

那离婚呢?好好的,干吗离婚?

婚是真离了。老夫子人不错,就是一普通人。艳逼他、作他、嫌他没本事,两人就真离了。

那然后呢?

生日宴变成了艳的个人情况说明会。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知情者。知情者有点招架不住,不停地喝水。

她问:“我这样把艳的事都说了,艳知道不好吧?”

某女说:“没事,我们保证都不说出去。”

这事说了跟没说一个样。别说十几个人,就是一个人一张嘴,那出去的秘密到另一个人那都没办法守口如瓶。

知情者已然开了头,当然没法停住。

离了婚,艳被骗了好几回。就是那种军官啊富豪啊的,跟艳谈朋友,谈来谈去谈开始借钱。有次艳还向老夫子借了几万块。老夫子苦口婆心跟艳说那是电视上讲过一百回的骗子,艳还不信……

故事的拐点是老夫子开始相亲。每次相亲,艳都列席,每次都没个好话。

三言五语,相亲对象跑了,两人一起吃个饭,手拉手回家。再过一段时间,艳生了场病,老夫子一直陪在她身边。艳给他讲了朋友圈里她做的那些事,她嚎啕大哭了一场,她说:“我就是想过好日子,怎么就不行呢?”

老夫子憋了半天说:“要不,我去嫁个富婆吧?多大岁数都行。”

艳哭着哭着就笑了,捶了老夫子两下,说:“你敢!”

俩人的蜜月地去了个小渔村,那是艳长大的地方。

那顿寿宴之后,再看朋友圈,心里有些怪怪的,我们看到的别人的生活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他们又何必做演员,把自己的生活表演给我们看呢?就像艳,她总归生活在她与老夫子的平凡生活里。离婚,复婚,日子光鲜明艳或者灰扑扑的,那真的只是他们自己的生活。

他们不必表演给我们看。

而我们,也真的可以不看。

那之后,不知道是不是风声传到艳的耳朵里,艳的微信再没更新。

最新推荐

  • 长安月下,长风万里

    连铮铮儿郎都难以扛起的重担,这些年却悉数压在苏和一个人身上,哪怕已是权倾天下,可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 青蛇

    “最近镇子里不太平,传言有强盗,还有说有邪物的,千万要小心。如遇到邪物,就咬破手指滴在你从小就带着的那枚紫金铜钱上……”

  • 小六外传

    那一天,小六想明白了,这个家除了供她吃穿,将她养活,不会再为她额外多花一分钱,她得靠自己。每一分钱,每一张纸,都靠自己。

  • 葵花巷走过那八年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男神生命里一个不起眼的仰望者,突然有一天男神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也在关注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的女友未成年

    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超幸福的!

访问公众号